读西雅图海洋节游行报道想到的


【明慧网2004年8月10日】一位西雅图学员8月5日在明慧网发表了一篇活动报道,讲述部份法轮功学员作为义工,身穿写有“法轮大法”字样的黄T恤,出现在一年一度、在当地很有影响的海洋节游行队伍当中,并如何受到好评。报道中的图片显示,两名法轮功学员手里拿着主办单位的奖旗,引领得奖花车進行游行。

这一幕是在当地法轮功学员连续三年(包括今年)申请参加该游行都被拒绝的情况下发生的,据了解,主办单位的工作人员在游行的前一天突然告诉当地学员,如果法轮功学员同意作为义工参加,可以给15个名额。对于“零记录”来说,此事的确有其正面意义,毕竟游行队伍中第一次出现了“法轮大法”的标记让世人看到了,邪恶之徒也看到了;但纵观整件事而衡量利弊大小,却感到非常遗憾,因为主办单位的工作人员显然受到某种背景的影响,对法轮大法不是正面接受的态度,而参加游行的学员受主办人所定条件的限制,能起的作用也受到了相当的局限,更主要的是,我们当地学员又一次放过了深入讲清真象、彻底清除邪恶干扰、让更多人得救的机会。

这使我想起最近发生在美东某城市的一个类似的故事。

该城市政府很支持大法,但在江氏集团的毒害下,当地华人社区组织的节日活动三年都排斥法轮功。该华人节日活动今年同意法轮功学员参加,欢迎去表演腰鼓,而且做为开场节目,起烘托气氛的作用;但活动主办人事先讲明条件,说报节目时不提腰鼓是法轮功学员表演的,表演时舞台上也不允许有一点点和法轮功有关的衣服和标志,表演就是表演。

针对这些“要求”,当地大法弟子回去后進行了讨论:这种做法表面上看起来环境宽松了,可以上台表演了,机会难得,其实是邪恶黑手利用部份大法弟子急于向世人展示大法的美好和救度世人的心,来钻空子迫害学员与世人,让世人无法在这次活动中得到福音,让学员在这次活动中无法起到应起作用。

同时,还让学员思想麻痹,产生错觉:同意采用迂回的方法去参加活动,还想“反正我们参加活动了,这比过去的情况有好转。再努力一下,再把关系搞好一点,明年说不定就可以用法轮功的名义申请了”。有的学员还可能会想:“演完了我们可以洪法”,但实际上做不到,一来主办人不许在场内发真象材料,二来根据去年的经验,节目演完很快就散场了,没有时间给观众讲清真象。这不就成了常人中的文娱活动了吗?按照常人的想法做事,做再多的事也不是度人,不能窒息邪恶,只是常人中的好人。

《在亚太地区学员会议上的讲法》中,有个学员问:如果常人组织不允许我们用大法的名义参加游行,我们是否可以用其它名义或干脆不参加?师父回答说:那样当然我们就不能参加了,大法弟子陪他们玩哪?大法弟子是来救度众生的,就是要给世人展示大法、叫世人知道大法来了嘛。不叫我们这样做,我们当然就不做。可是不做不能是个解决的办法,为什么不让我们这样做?要去找他们,那可以讲真象。如果他是有政治目地在背后,那我们也可以通过法律去解决,不管时日长短,也要从根本上解决。

经过在法理上的切磋,该地区的大法弟子再次去找主办人交涉,说如果在报节目时不提是法轮功学员演的,就不演,如果同意,随时都可以去。由于正念足了,“奇迹”立即发生——主办人毫无难色的立即表示同意了法轮功学员的正当条件。

可能有参加西雅图海洋节游行的学员认为:我们穿上写有“法轮大法”字样的衣服就是为了叫世人知道大法来了。有这种看法的学员或许不是一个两个,也不是发生在一个两个地区。师父多次教导我们,我们向世人展示大法,让世人知道大法来了的行为一定是堂堂正正的,因为我们在做着宇宙中最正的事情。

1999年720以后,江氏流氓集团让驻海外领使馆用各种利益威胁利诱当地政府,不许给法轮功褒奖,有多数市政府抵制了中共的这种干涉外国内政的做法,但西雅图市政府在中共的压力和毒害下,把颁发给法轮功的褒奖又收了回去,后来那个市长不光彩的下了台,而继任的市长即使在当地法轮功学员讲真象后,至今仍然不让法轮功参加西雅图市举行的各种活动。

在这种情况下,唯有继续脚踏实地的去讲清真象,走好这个救度众生的过程,至于西雅图市政府的官员和工作人员们能不能被救度,那是他们摆放自己位置的问题,作为大法弟子能做的就是加强正念、继续纯净自己,更好的讲清真象,但不去执著结果。

大法弟子的每分每秒都非常珍贵,都是用来救度众生的,哪里有阻力就去哪里讲清真象。遇到困难时,是否能够放下一切常人心的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体现出我们对师父讲出的法的相信程度和对大法的信念。用纯正的方式去救度众生,才能真正的建立大法弟子的威德。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