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眉山市东坡区万胜镇大法弟子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8月11日】99年7.20以来,四川省眉山市东坡区万胜镇大法弟子都不同程度地受到了当地恶人的迫害。

2000年3月31日,我们与邻近几个乡的百名大法弟子在一河边的沙石草坪上炼功时(99年7.20以前每逢31号我们均要在此炼功、洪法),被抓到眉山公安局,当天有几十名大法弟子被关進眉山拘留所。15天以后,我们万胜镇的二十几名大法弟子被万胜治安人员带回治安大队办公室,每人罚款1200元(恶警强迫家属必须先交钱后放人)。

镇党委书记谢成华(现已调离),镇长岳志军(现已调离)为了往上爬而捞取政治资本,伙同镇派出所所长李勇年(已调离)、副所长伍树安、书记李洪兆、治安大队队长陈俊国,以及队员李安军、陈永强、岳自润、王义、岳亚林、彭映红等人疯狂地迫害我们全乡大法弟子。凡是邪恶之徒们认为的“敏感时期”,他们就让全乡的大法弟子到治安大队办公室连续报到二十天左右。报到期间,不准缺席,不准出远门,走亲戚必须请假,剥夺了我们的人身自由权。在谢华成、岳志军的指使下,邪恶们多次抄全乡大法弟子的家,抄走了大量的大法书籍、师父的法像、师父的讲法录音带、炼功音乐带和其他东西。

2000年6、7月份,以陈俊国为首的治安人员对我们万胜乡的十几名不放弃修炼的大法弟子采取卑鄙手段迫害我们,让我们白天打扫万胜镇各街道卫生,擦洗政府大楼,冲洗自来水厂、计生办等单位的厕所以及多处的垃圾。还强迫一位60多岁的老年大法弟子把一车砖头搬来搬去地来回好几次。他们用许多无耻的办法来取笑和侮辱我们。我们仍坚持修炼,恶徒们气得暴跳如雷,就用最细的水竹鞭抽打我们的全身,直到打累了、水竹鞭打断为止。若还有不屈服者,他们就用电棍在他们身上乱电。在这期间,不准我们回家,不给饭吃,不准上厕所。有位女大法弟子来例假,向陈俊国请假他也不准,还讽刺说:“你们不是修‘真、善、忍’吗?你就忍着吧。”晚上我们十几个人就睡在治安大队办公室的水泥地上,陈俊国还非得让一位大法弟子站着看他吃饭,把吃剩下的饭菜端给这位大法弟子吃。恶徒们还让我们长时间淋雨、长时间曝晒、长时间蹲马步、长时间在乡政府院坝上不停的跑步。他们用尽了所有能迫害我们的“招术”,一直非法关了我们19天。

以谢成华、蒋国珍(现任镇党委书记)、郑习清(现任政法委书记)、潘峰(现派出所所长)、伍树安、陈俊国为首的邪恶们先后送去我们万胜乡6名大法弟子進劳教所,40多人次進拘留所。还多次抄一位70多岁老年大法弟子的家,抢走了大法书、师父讲法录音带、录音机和老人做小生意的“百货”,而且还把老人抓進眉山拘留所,有一次抄了家还罚款2000元。又一位60多岁的大法弟子因贴真象传单和挂真象横幅被他们抓進眉山拘留所,被眉山公安局罚款2000元。还有几个坚定的大法弟子被万胜镇邪恶抓去眉山拘留所拘留3个月被释放,因交不起生活费被陈俊国强迫在自己承包的果园干了6个月的活(他说这6个月的工钱就抵在拘留所3个月的生活费)。

谢华成在一次会上公开叫嚣:“现在对待炼法轮功的人,要经济上搞垮、名誉上搞臭、肉体上消灭”。治安人员王义说:“现在只要看到粘贴和发放法轮功真象传单的人可以开枪打死,打死不查身源,直接火化,打死算自杀。”他们都说这是上面的命令。

眉山川剧团到处诬蔑、诽谤大法和我们的师父。万胜中心小学也请了该剧团,镇文化站站长李先毅也参与在其中,严重地毒害了广大师生。

2003年以蒋国珍、郑习清为首的恶徒印制了大量的诬蔑、诽谤和陷害大法的传单、挂图,发放到全镇各村,发放全镇各乡村的小学、初中、高中和各个村,毒害了许多不明真象的青少年儿童和村民。

2004年万胜恶徒又在陈俊国的“梨园山庄”办起了所谓“法制教育班”,他们表面装模作样在教大法弟子学什么技术,实际上是用一种伪善来叫大法弟子放弃修炼,以达到他们破坏大法的目地。

善良的人们,我们之所以要揭露这些,并不是对谁有什么仇、什么恨,他们这些人也是受江氏集团谎言的蒙蔽,我们只是希望和正告那些曾经迫害过和正在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人,不要为贪图一时的利益,不要为保一时的饭碗,总跟一群修“真、善、忍”的好人过不去。我们只是用真诚相劝,希望他们马上清醒自己的头脑,审时度势,明辨是非,赶紧悬崖勒马,给自己留一条后路,不要成为这场江氏灭绝运动的替罪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