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闯出收容所


【明慧网2004年8月12日】我是2003年3月在街上发真象传单时被恶警抓捕的,就在他们抓我时,我跟恶警说:我是好人,你最好放了我,如果你能做到对你是有好处的,请把传单好好看一看,希望你与法轮功结善缘。这时围观了很多人,他还是不放我,我当时想决不能配合邪恶,他们既然不听,我用手甩开恶警向前跑,可是没跑多远就被他们抓到。这时来了三辆警车,他们把我拖上警车,我一路喊“法轮大法好”。上了警车,我想既然到了这里,一定要好好的和他们讲真象,只要他们有一点善念,我们大法弟子都要救度他们。在警车上,我就跟他们讲真象,讲我修炼大法身心的变化,启悟他们的善念。他们问了我一些问题,比如自焚,我都一一回答他们,后来一个警察说:“你说法轮功好,你就自己在家里炼,不要出来。”我说“我们大法弟子是慈悲的,你们想想,这个社会上能有一个人认同法轮功好,同化真善忍,做好事,不做坏事,是不是减轻了你们警察的负担,从这一点上讲你们应该感谢我。可你们不知感谢,反而把我抓起来,这对吗?你们知道吗?江××迫害法轮功学员,现在已在多个国家被起诉。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是一条天理,希望你们与大法结善缘,不要助纣为虐。”

到了派出所,我就一直不断的发正念,彻底铲除控制恶警背后的黑手、烂鬼。他们开始审问我资料从哪来的,问我姓名、单位、住址。我笑着跟他们说:“我又不是犯人,我是好人,拒绝回答你们的任何问题。但是今天你们在这里能碰上大法弟子也是你们的缘份,我还是真心的告诉对你们生命永远都有好处的话:牢记‘法轮大法好’。”我这样一说,警察就笑了,好言对我说:“配合一下,把姓名告诉我们。”我说:“今天如果我配合了你就害了你们,如果我不配合你就救了你们。你们想想修‘真善忍’要错了,那还有什么是对的,我们师父要求我们弟子做好人,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这样的好人你们也抓,天理何在。我不会回答你们的这些提问。如果非要我说就是那句话‘法轮大法好’。”我看记笔录的警察就在姓名栏、单位栏上都写“法轮大法好”。另一个警察一看他这么写就说:“你怎么这样写?”笔录的警察指着我说:“她就是这么说的。”那个警察说“不能这么写,就写不语。”这时我想只要我们大法弟子正念强,邪恶什么也不是,“弟子正念足,师有回天力”(《洪吟二》)。

一会儿又来了一个女警,把我认了出来,后来他们把我单位领导及家人都叫来做我的工作,只要写悔过书,说出资料哪来的,他们保我回家。我当时就给他们讲真象,并坚定的说“法轮大法是正法,我要坚修到底,希望你们与大法结善缘,让我转化万万不能。”他们一看我这样就让我上车,我问到哪去,他们不说,非要让我上车我说:“回家我就上车,不回家就不上车。”后来他们说送我回家,我才上了车,结果他们骗了我,把我绑架到了收容所。我一路上揭露他们的犯罪行为,并跟他们讲真象,他们当中也有很同情我的,我就進一步讲真象,破除另外空间的黑手乱鬼的干扰,让他们真正得救。

到了收容所,派出所警察跟收容所警察说了几句话,然后他们准备回去,我立即叫住他们,说“你们把我骗来,是要负责任的。我的家人、亲朋好友都知道我是好人,是你们在迫害我。”他们听后又转身对收容所警察说了几句就走了。收容所警察到我跟前,让我站好,签字,又让我量体重。我一概不配合,就坐在那里不动,发正念。他们看我不动,就叫来七、八个人下来,并说到了这里,就得守这里的规定。这时我就大声说:“我是修炼‘真善忍’的好人,不许你们对我行恶。”我当时的气势把她们给镇住了,接下来我就给她们讲真象。后来一个警察说抬上去,就这样七、八个人把我抬上三楼,我一路大喊“法轮大法好”。我听见铁条门里的很多犯人说:看法轮功来了,她们是好人。到了三楼,牢头说“听说你什么都不配合,你这是何苦呢,吃亏的总是你。”这时我就跟她讲真象,我是好人,是被绑架、被骗到这里的。电视上对法轮功的宣传都是假的,是栽赃陷害。牢头明白了真象,也很同情我。我又進一步跟她讲做人的道理,人类为何败坏到这种程度,都与人类的道德有关系。法轮功这么好的功法却被打压,而吃喝嫖赌、贪污腐败都正常了,这对吗?牢头后来很支持我。

我隔壁也有一位大法弟子,50多岁,她与我在法上切磋了一下,我们大法弟子无论在哪里都要做好师父讲的三件事,邪恶的任何要求都不能配合。我与她说,我从现在起绝食抗争。我们俩一起背法、发正念,炼功。到晚上,犯人都干活回来,我们就讲真象,我们这一层楼有八间房,每个房间住十个人。这些人都是我们要救度的众生,我和那位大法弟子就每个房间讲真象。我讲,她发正念,有些没讲到位的地方她给予补充,我们俩配合的相当好。连犯人都奇怪,你们大法弟子没来时,打架斗殴经常发生,你们一来,这样的事都没有了。我们两个大法弟子在这里以身作则,样样做好,一言一行都体现了大法弟子的风范,也使得警察和犯人对我们大法弟子非常尊敬,没有進一步迫害。進去第一天早晨,我打坐炼功,警察拿着铁钥匙圈打我的手(一个钢圈外边穿了很多个门的钥匙),不准炼功。当时我一点怕的感觉都没有,眼睛慢慢睁开,微笑慈悲的跟她说:“我是炼功人,不炼功怎么行呢?你这样做对你不好。”于是她也不管了,就走了。

在讲真象的过程中,有的犯人明白真象后要跟我们炼功,有的犯人问出去怎么跟我们炼法轮功的联系,也想修炼,我就背法给她们听,她们听的非常认真。有一个犯人落着泪跟我们说“你们法轮功真是太好了,我要早点接触你们法轮功,我也不会到这里来”。我就告诉她们永远牢记“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从现在开始,不做坏事,做好事,将来你们出去了千万不要再做伤天害理的事。时刻记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们会有美好的未来。

在这期间我们单位领导来看过我(他们知道我是一个好人,去年我以满票被评为先進工作者,可是迫于上面的压力,说我炼法轮功,没有报上去,他们内心都知道大法弟子是好人),并想保我回单位,但邪恶非要我写不炼功的保证,我就是不写。单位领导也没有办法,我还是感谢单位领导的好意,并跟他们讲真象,单位领导走时示意我保重。我的家里人也来劝过我,我没有为情所动,并跟他们讲真象,她们都知道我是好人,含泪与我道别。

我前后绝食8天,在这8天时间里有警察的恐吓,他们认为象我这样坚定,要判我劳教。我心里想:你说的不算,我师父说了算,我很快就会出去。我按照师父说的去做好三件事。到了第8天早晨,我想,该做的都做了,我得出去,我就跟牢头说:我身体不舒服,请你向上报告。过了一会警医来了,查我的脉搏,她一摸吓了一跳,说怎么这么乱,一会又叫一个警医来看,她们俩小声说了几句走了,这时我的身体出现全身发抖,手也不听使唤的状态,但头脑非常清醒,我想很快就会出去,是慈悲的师父在帮我,我的眼泪落下来了。

没过多长时间所长来了,随行有几个警察。所长说:“我早就想会一会你,听说你绝食8天了,你这是何苦呢,你先吃饭,有什么我们都好说。”我说“我是好人,是修‘真善忍’的好人,是被绑架来的,是被骗来的,你们立刻把我放了。”所长说:放你是不可能的。我心里想:你说了不算,师父说了算。另一个警察说要输液或灌食,我当时就说:“你们谁要这么做谁遭恶报。”后来她们打消了这个念头。所长好言说“放了你吧,我犯错误,不放你吧,你又这样,你说怎么办?”我说:“你放了我,你是在做大好事,你要不放我,我要出了什么事那就是你们迫害造成的。”紧接着我就讲真象。让她们和大法结善缘,不要做助纣为虐的事。所长看了看我,和随行几个人走了。这时牢头过来,跟我说“她是所长,这里的一把手,你把她都说服了,你真了不起。”我说“这是大法的威德在我身上体现出来了,我的勇气、行为一切来源于大法,请你记住,法轮大法好。”到了下午4:00左右,她们把我放了,牢头给我打了一脸盆水,让我洗洗脸,并帮我梳头,眼泪都掉下来了说“我真舍不得你,你真好。”到了楼下,送我来的两个派出所警察、居委会主任,我爱人把我接回家去了。回来后得知,在外边的大法弟子听说我被捕后都在定点为我发正念,助我闯出收容所,在此表示感谢。

回家之后我继续上班,我的家人,单位同事对大法有進一步的认识,我又投入到正法洪流之中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