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青的故事


【明慧网2004年8月13日】我最早从一位警官那里听说了小青(化名),因为散发法轮功真象资料,她于2001年被非法抓捕,五个月后被非法判三年徒刑。

关于小青,有许许多多的传闻,在派出所、看守所、在监狱里,那些曾关押过她的地方,人人都知道有个炼法轮功的小青。据说公安内部曾有令:做通小青的“转化”,行政升一级,工资涨三档。许多人都来试过,最后,一位警官无奈的说:我也没办法,除非把她打死。

几年后,刑满出狱的小青坐在我面前,平静的讲述了她的经历:

我是被病痛折磨着走入大法修炼的。三十岁以前,我不知道什么是健康,有病乱投医,只要听说什么地方能治病,我就去试。哪里办班我都参加,什么气功都去学,病却总也不见好。后来,一位功友到四川学了法轮功,回来让我们一起炼。

很快,我的身体好了,原来所有的病,再也没犯过,我第一次体会到了什么叫无病一身轻。尤其重要的是,自己的心灵得到净化,突然间,我明白了许多人生真理,知道了人为什么活着,将来的路应该怎样走。

法轮功的神奇功效一传十,十传百。那时我们在广场炼功,许多人纷纷来学,开始只有十几个,不到一年,增加到三千多人。后来我们到农村洪法,一个村子里有三位老太太,全是驼背,不识字,根本看不了书,我们就放师父的讲法录像。上了年纪的南方人,听普通话很吃力,可他们照样来,每天看一讲。别人问老师讲什么,他们就说:做好人,炼功。

一位老太太只看了三天录像,驼背就伸直了,九天后我们开始教功。那些老太太真精進,每天干十几小时的农活,晚上七八点钟吃完饭,扔下碗就来学。虽然不识字,话也听不懂,可一天不落,早上炼功,晚上学法。一个月后另一位老太太驼背伸直了,三个月后第三位老太太也直了。

我们带着三位老人去各处洪法,每到一地,她们都以亲身经历向人们讲述法轮大法的神奇,许多人都来学,有些村子,男女老少,全都学法轮功。

那时多开心啊,看着一些老弱病残的人走入大法,不久就红光满面、病痛全消。每天都有新学员進来,我们大家在一起学法、炼功、交流,人人都严格要求自己,努力提高自己的心性,这是一块真正的净土,学员间互相关心、互相帮助,如同一个大家庭,因为我们有共同的师父。

原以为日子就这样过下去,学法、炼功、做好人,静静的,与世无争。直到一九九九年的七月二十日,铺天盖地的邪恶镇压开始了,那时真的天都要塌下来。突然间,所有的枪口对准我们,所有的舆论压向我们。怎么会这样?我们手无寸铁,一无所求,不想要常人的权,也不在乎名和利,大家只想在一起学法、炼功,只想做好人,为什么要镇压?

我们到市政府上访,希望我们的心声能传达给当权者。电视、报纸为配合上级的指令,昧着良心造假宣传;公安、城区只顾抓人,而不管抓的人是好是坏。我们想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世人,法轮功好,不但能使人身体好,对社会也是百利而无一弊的。可茫茫大地,没有一个说话的地方。

只要上访,就要被抓,只要公开炼功,就要被拘留。但我们还是去了,明知道会有什么结果,我们仍坚持去做。如果政府仅仅对学员的言行加以限制,我们是可以理解的,或许我们有哪个地方做得不好。可是,报纸、电台、电视台,连篇累牍都是彻头彻尾的谎言,尤其是对师父的恶毒攻击,我们无法接受。那是我们无比尊敬的师父啊,在弟子的心里,师恩永生难报,怎能看着这些人造谣诽谤?

那时局势有点混乱,大量的假经文流传,在这过程中,一些人退缩了,但仍有许多人坚持下来。通过资料交换,我们了解了各地的情况,也逐渐明白了该如何去做。我们是大法的一粒子,在这特殊的时刻,人人都是负责人,都在以自己的方式证实大法是好的。

2000年,我们的电脑终于可以上明慧网了,那是全世界大法弟子共同的家园,真高兴啊,无法形容,就象黑夜里有了一盏指路明灯,我们不再漂泊、无助、迷茫。我们买来了印刷机,开始打印明慧网上的文章,我们要让身边的人们都知道法轮功的真象,大量印制真象传单。

我们印制了成千上万的真象资料,白天发,黑夜发,城市里每一个角落都有我们的资料。那时做得很顺利,经常跟公安捉迷藏,他们十点伏击,我们就九点出发。多次的全市大搜捕,不法人员都空手而归。一个小卖部,是我们的资料发放点,公安也知道,派人二十四小时监视,可我们照样印,照样发,没有一点怕心,他们抓不到任何把柄。这个资料点坚持了好几年。

讲真象、证实法成了我们生活中的重要部份。2001年,我回家乡探望父母,带去了几百份大法真象资料。离家十几年,虽然不熟悉情况,跟当地的弟子也联系不上,我还是开始了发资料。

晚上,我到附近的居民小区,几栋楼发下来,一家不落,没碰见任何人,心想太顺利了。我又到一个集市上,发完后手里还剩下十几张资料,这时想起刚才去过的居民小区好像漏了一个单元,就又转回去,结果被伏击守候的公安抓捕。

在派出所里,我不断的反思,怎么会这样?我一直做得很好,为什么回到家乡,第一天就被抓?一定是哪个地方有漏,我正念不足,被邪恶钻了空子。

在另一个城市,我没有丝毫的怕心,也没有顾虑,不怕抓、不怕打、甚至不怕死,什么事都没有。回到家里,看着年迈的父母,对我日夜牵挂,这份情放不下了,我感到了担忧:千万别在这里被抓呀,我不想连累我父母。

师父说过:“好坏出自人的一念,” 结果就这一念,我被捕了。落到这一步,我反而镇定下来,不去想太多的后果。我暗下决心,要吸取教训,坚持下去,不给邪恶任何机会。

在看守所,他们不断地问三个问题:我是谁?资料从哪来?还有什么同伙?我说:“这些最好别问,我也不会说。如果你想知道法轮功有什么好,为什么要发传单,我会一五一十的告诉你。”

法院审理我的案子时,提出为我请辩护律师,我拒绝了。我说:“这个律师如果他凭着良心说真话,为我辩护,会遭到你们的打击报复,我岂不是害了人家?如果他不敢讲真话,甚至和你们同出一气,这种辩护对我有什么意义呢?”

我决定为自己辩护。在法庭上,我讲述了自己的经历,用亲身的体会,告诉所有的人,法轮功好,我们是被无辜迫害的,媒体的宣传全是谎言。最后我说:“今天终于有机会,站在这个讲台上,当着政府官员和普通百姓的面,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尽管如此,我可能会身陷牢狱,但,无怨无悔。”

三个月后,一名法官去看守所找我,说:“案子明天宣判,关键是你的态度。”他问:“如果放你回去,你还炼不炼法轮功?”我说:“炼,照样炼。”他又问:“如果不判你刑,你还去不去发传单?”我说:“发,还是要发,只要不停止迫害法轮功,我就要发。”

第二天,法庭声称我“破坏公共秩序”,判刑三年。

我被投入了女子监狱。在监狱里,我对警察说的第一句话是:“你们永远也别想转化我。”他们派两名犯人监视我,我炼功,就把我绑起来。绑了两天,他们拿我没办法,就不管了。

硬的不行,就来软的。警察不断的讨好我,让“夹控”帮我打饭、洗碗,在生活上处处关心照顾,我按照大法弟子的标准要求自己,给他们讲真象,不要任何特殊关照。可只要我一炼功,她们就跪下哀求,那样的可怜的模样,我感到于心不忍。警官多次找我谈话,他们承认大法好,但身不由己,希望我给个面子,只要不炼功,其他都好办。

监狱里的犯人每周都要做个人小结、思想汇报。我总是说:“在这一周里,我坚持炼法轮功,因为我没有犯法,我是被无辜关押在这里的。”

每次轮到我发言,其他犯人都用佩服的眼光看我,他们都知道我要说什么,这个队里只有我一人敢跟警官评理。

一次监狱里组织犯人观看录像,内容是对大法的造谣和攻击,我抓起录像带就往地下摔,告诉大家不要相信,这些全是谎言,是欺骗,法轮功根本不是这样,录像全是没有良心的人编出来的。

这一摔可不得了,惊动了上上下下,一帮警察冲進来,领导也来了,几个人把我按倒在地,双手反铐。一警官说,从没有哪个犯人敢如此抗拒,简直是造反。

几个小时后,一名警察给我解手铐,可铐得太紧,怎么也打不开,她说:“何必呢,你看多造孽。”我把双手翻到前边,手铐就开了。警官说:“怎么回事?是不是你发功了?”

第二天,他们问我认不认错,我说不认,他们就又把我铐在窗户上,吃饭睡觉才放下。第二天我还是不认错,警官说:“再不认错就扣分”,我说:“我是被病痛折磨着走入法轮大法的,学法炼功祛病健身,做好人,我没有错,你要扣分,只好随你。”警官又说:“你不怕扣分是吧?我马上写材料,让法院给你加刑。”我说:“我没有违反任何法律,只是学法炼功祛病健身,做好人,散发传单也是在我们受到迫害没有地方说话的情况下让人们知道事实真象,我没有破坏公共秩序。你是执法人员,请你遵守法律。”

从此,监狱里的警察对我异常关心,犯人每天做早操,我可以不做;身体不舒服,可以在房间休息,不用干活。还经常问我想不想家,要不要请父母来探望等等。

刑期将满时,监狱长叫我写一份总结,说是每个被释放人员必须履行的手续。我什么都没写,她说:“你可以不提法轮功,只要写在这几年里,我们待你如何?”我说:“我不想写,虽然你们没有虐待我,但我被无辜关押在这里,失去了三年的自由,我不会为此感谢你们。”

监狱长问出去后有什么想法,我说:“反正工作也没了,随便找口饭吃吧,不过,我还要炼法轮功,还要出去讲真象。”

出狱那天,市政法委派车来接我,并告知将给我安排工作。我说:“安排工作可以,不过,你不能让我写什么不炼功的保证;其次,不能限制我的自由,不能派人跟踪我。”市政法委答应了,安排我到一家宾馆的餐厅工作,我说不行,炼功人不能杀生,这工作我干不了。后来又安排我到一家酒厂,我说也不行,炼功人不喝酒,闻不了酒味。最后,他们安排我到一个公园当售票员。

出狱后,我如饥似渴的学法,师父的新经文,我一连看了三天三夜。三年了,与外界的完全隔绝,我没能拿到任何经文,如今看着师父一篇篇的讲法,我泪如泉涌。多么慈悲伟大的师父啊,他心里一直装着所有的弟子,我一定要加倍努力,不辜负师尊的期望。

小青讲完了她的故事,问我还有什么问题。我说:“仅仅发了一些资料,就坐牢三年,你后悔过吗?”

“没有,一分钟也没有”,小青回答,神色严肃、坚定。

“7-20以前,我总觉得自己修得不精進,悟性也不好,心里很着急。7-20开始时,也是看别人,他们怎么做,我就怎么做。后来我渐渐明白,修炼的路没有参考,没有榜样。我始终相信一点,只要坚信大法,紧跟师父,这条路一定是光明大道。我要对得起师父,要用行动证明我是一个精進的弟子。”

我又问小青:“你怨恨那些抓你判你的人吗?”

“没有,我不恨任何人,”小青回答。“我觉得他们可怜,我比他们更幸福,因为我是明白了真理、有师父照看的人。”“你想想看,他们虽然有不错的工作,有自由,有特权,可活得多累!为了名,为了利,为了情,甚至为了一点鸡毛蒜皮的事,吃不好睡不好,每天都在尔虞我诈、阳奉阴违中度过,未来却是一片迷茫,没有人能把握自己的命运,晚上睡下不知明天能否醒来,多可怜啊!”

“别人常问我法轮功有什么好,我总是说:法轮功让我有一个健康的身体,更重要的是,让我有了一个轻松愉快的生活。”

“现在,我每天都向别人讲真象,逢人便说,见人就讲。一些人对法轮功不了解也不想听,我就告诉他们:我是刚从牢里放出来的,因为炼法轮功被判了三年。这句话总引来许多人的惊讶,然后我就开始讲真象。”

此时,坐在我面前的小青,眼睛望着远方,神情宁静、安详,无法想像她刚刚从监狱里出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