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汇编:酷刑示意图(专辑2)

【明慧网2004年8月13日】
  • 大陆看守所、劳教所对大法弟子所施酷刑图示

  • 大陆看守所、劳教所对大法弟子所施酷刑图示(续)

  • 绘画:监牢中的生活及被强行灌食的场面

  • 酷刑图:重庆市茅家山女子劳教所对大法弟子暴力灌药

  • 酷刑图:重庆市茅家山女子劳教所长期吊铐大法弟子

  • 大连金州区恶警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示意图

  • 大连恶警迫害大法弟子的酷刑之一:吊水桶

  • 山东王村男子劳教所酷刑图示

  • 绘画:用于折磨法轮功学员的三种典型的酷刑

  • 北京新安劳教所的小黑窝:四壁布满电针 人被电成筛子

  • 江罗犯罪集团残害大法弟子的刑具──铁椅子

  • 百种酷刑图(之二十一:苏秦背剑)

  • 百种酷刑图(之二十二:坐小板凳)

  • 百种酷刑图(之二十三:不准睡觉,罚站)

  • 百种酷刑图(之二十四:灌大粪)

  • 百种酷刑图(之二十五:钉大头钉)

  • 百种酷刑图(之二十六:冷冻)

  • 百种酷刑图(之二十七:水牢)

  • 百种酷刑图(之二十八:注射药物)

  • 百种酷刑图(之二十九:性虐待)

  • 百种酷刑图(之三十:强奸、轮奸)

  • 百种酷刑图( 三十一:锁地环)

  • 百种酷刑图( 三十二:人为窒息)
  • 更多图片请见明慧图片网:(酷刑种种


    大陆看守所、劳教所对大法弟子所施酷刑

    (明慧网2001年11月23日)1、“背飞机”是在监仓里经常被恶警、管教唆使的号长用来迫害、虐待大法弟子的手段之一。腿必须伸直,脚并拢,手臂要高,双手贴墙,稍受不住,监仓里的犯人、打手就会象恶狼一样,拥上来毒打一顿。(图1)


    图1

    2、邪恶经常用这种方式拷打和迫害大法弟子,逼迫他们放弃信仰。邪恶之徒用电棍、皮管子、狼牙棒等凶器毒打。对女弟子的侮辱、殴打更是令人发指。(图2)


    图2

    3、“老虎凳”也是虐待大法弟子经常使用的酷刑之一。受刑者的双膝被紧紧捆在老虎凳上,在小腿下或脚腕下常常加垫硬物,使人痛苦不堪。(图3)


    图3

    4、这是本人亲眼目睹的酷刑,名曰“死人床”,也称“大字板”。用来摧残绝食抗议和不屈从无理要求的大法弟子。绝食的弟子被缚上死人床后,手脚动弹不得,被管教和犯人打手围上进行“鼻饲”灌食,很多大法弟子在这种酷刑和摧残下失去了生命。(图4)


    图4

    5、这是走出魔窟的大法弟子叙述的在看守所和劳教所经历的“坐三角铁板”的酷刑。经过这样坐板的大法弟子,屁股被坐烂,血流不止。(图5)


    图5

    6、“电棍”是恶警、管教在迫害大法弟子时最常用的酷刑。用高达30万伏的电棍电击大法弟子的敏感部位。如:口、耳根、脚心、手心、小便处、阴部、乳头等。甚至用几个电棍同时对大法弟子施刑。(图6)


    图6

    7、这是我亲眼所见的一种酷刑。脚镣与手铐是连在一起的,将其中一只手从胯下伸过来与另一只手铐在一起,脚镣重达20斤以上。恶警对坚持正义的大法弟子长期这样铐拘,使人无法睡觉、行走,无法站立,无法上厕所、吃饭,只有半蹲蹶着行走。(图7)



    图7

    8、“背宝剑”是恶警虐待大法弟子最残酷的手段之一。为了阻止大法弟子炼功或大法弟子不屈从无理要求,看守所和劳教所便采用这种惨无人道的酷刑来逼迫和残害大法弟子。通常这种姿势二十分钟便会使人痛苦不堪,而恶警对大法弟子却以这种姿势被铐长达4小时以上。(图8)


    图8

    9、上绳是江××集团的看守所、劳教所和派出所用来对大法弟子逼供和迫使大法弟子屈服的惨无人道的酷刑之一。此刑是将紧缚的双臂吊至肩高处,脚尖刚好沾地支撑全身重量。绳子有时还打上刺,用力捆缚时使绳子紧紧勒進肉里,使人痛苦万分。吊一次叫一绳,恶警对待逃跑的犯人,最多只上两绳(吊两次),而大法弟子竟被上过八绳、九绳,惨无人道的畜生行径令人发指!(图9)


    图9

    10、背铐,用来阻止大法弟子炼功,将手长期铐在背后。这种铐法使人无法上厕所、吃饭和睡眠。(图10)


    图10

    11、“蹲小号”,是虐待被迫害大法弟子的酷刑之一。高不足一人高,长、宽也难以容下一个人,使人在里边欲站不能、欲躺不能,伸不直、站不起。除了一个小栅门,其余四周都被严密封闭,终日不见光线。 大法弟子因坚持真理、不屈从要求,被强行关进小号,有的长达120天,使大法弟子身心受到严重摧残……(图11)


    图11

    12、许多逃出魔窟的大法弟子讲,在监仓里经常听到监仓外的通道里传来阵阵惨叫声,也经常看到被毒打后的大法弟子遍体鳞伤,有的昏死过去,被管教、恶警或唆使的犯人打手拖走,生死不明。(图12)


    图12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1/11/24/16156.html


    大陆看守所、劳教所对大法弟子所施酷刑图示(续)

    (明慧网2002年1月28日)注:续2001年11月23日明慧网的“我所知的在看守所、劳教所对大法弟子所施的酷刑”

    大陆劳教所、看守所对坚持炼功学法的大法弟子进行残酷的迫害是经常的。据逃离魔窟的大法弟子讲述,除了加戴刑具、电棍电外,恶警还经常怂恿犯人当打手,对大法弟子进行殴打、泼冷水、泼脏水,甚至动用警犬扑咬大法弟子!

    恶警将非法绑架至看守所的大法弟子进行严刑逼供,要大法弟子供出同修,供出所谓的组织和活动情况,或逼迫其放弃信仰,写所谓的“决裂书”等。当大法弟子坚决不屈从时,恶警带着犯人竟采用当年国民党特务在渣滓洞打人时用的酷刑──“扎竹签”!使受刑者痛彻心肺。

    某些看守所和劳教所对坚持绝食抗议的大法弟子进行野蛮灌食,狱警指使犯人强行掰大法弟子的嘴、撬牙、灌浓盐水等,使被灌的大法弟子极度痛苦。经过这种野蛮灌食后,大法弟子被折磨得伤痕累累、虚弱不堪,嘴唇被撕裂,牙齿被撬掉,口腔和喉头被严重损伤。

    恶警对大法弟子的严刑逼供中,常用塑料口袋蒙在大法弟子头上,使人近乎窒息。这是一种既省力又残忍的酷刑。

    洗脑班和劳教所为逼迫大法弟子放弃修炼的手段之一是“熬鹰”,强迫大法弟子整夜站在一尺多高的凳子上,使其不得入睡,白天还要照常干重体力活。

    为让大法弟子说出姓名、地址,警察将他们的手臂扭向背后达到极限,同时还揪头发撞墙。有的将大法弟子的头按向盛有粪便的污桶,让其闻味。 (图11、12、13、14)


    大法弟子被吊打、通电、剥光衣服进行污辱,几乎是每个被非法关押过的大法弟子都经历过的。据大法弟子叙述:某个劳教所将大法弟子剥光身体后,用自制的电击器具施刑,其伏特数远高于普通电棍,呈方砖形。被电击过的部位顿时皮开血溅。


    在狱中长期绝食的大法弟子被缚上“死人床”后,身体动弹不得,每天面对其他犯人的一日两餐、坐板和漫漫的长夜。绝食的大法弟子有老年人、中青年人、更有未成年的学生和孩子,他们是最普通的老百姓,有工人、农民、干部、知识分子、大中学生等。绝食的大法弟子为了抗议无理关押,呼吁释放所有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用这种方式度过生命的一天又一天。当劳教人员问他们吃不吃东西时,他们支撑着虚弱的身体轻轻地摇摇头,于是劳教人员就强行灌食,有的被灌极浓的盐水,有的甚至被灌辣椒水……,他们就是这样默默的抵抗着,坚持了30天、50天,甚至120天!直至奄奄一息。绝食的大法弟子就是这样过来的,也是这样离去的,绝食的大法弟子更是这样继续着、坚持着!


    水牢,很多大法弟子被关在齐胸口深的水牢中渡过漫长的黑暗岁月。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2/3/18368.html


    绘画:监牢中的生活及被强行灌食的场面

    (明慧网2001年5月26日)这是一位中国大陆的大法弟子,曾几次到北京上访,多次被抓,被关押、被毒打、被强行灌食,被迫与丈夫离婚,现已被逼得流离失所,不能与其心爱的女儿相见,下面四幅绘画作品是她回忆起在监牢中的生活及被强行灌食的场面所作:


    北京公安局十三处强行给大法弟子灌食

    广州市东山区拘留所关押大法弟子的监仓北京公安局十三处女二区关押大法弟子的监仓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1/5/27/10412.html


    酷刑图:重庆市茅家山女子劳教所对大法弟子暴力灌药

    (明慧网2004年7月10日)


    图解:2002年元月至5月期间,重庆市江北茅家山女子劳教所警察就是用这样的方式给法轮大法弟子邱翠香用注射器强行灌药。旁边指使的是劳教所女恶警杨明,强行灌药的都是吸毒劳教人员,它们侮辱性的把邱翠香的头发扎成奇形怪状,灌药时有的抱头、撬嘴,有的抱脚,有的按肩膀,另一个就是拿注射器,用自来水兑药,强行塞进口中进行灌药。大法弟子周成渝、龙刚、王积琴等,就是被劳教所的恶警们用这种邪恶的“灌药”方式摧残致死的。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4/8/7/51124.html


    酷刑图:重庆市茅家山女子劳教所长期吊铐大法弟子

    (明慧网2004年7月11日)

    图解:2000年7月,重庆市大法弟子邱翠香,被非法劳教一年,劳教期间正念闯出了“魔窟”,几经周折,流离失所在外。2001年5月,再一次遭到邪恶非法绑架,投入劳教所,在劳教所,恶警们不顾邱的强烈反对,两个头顶钢盔的男恶警对她一阵拳打脚踢之后,用绳子五花大绑,用胶布带封住口拖入示众会场,并用暴力狠压邱翠香的腰和两肩,邱当场痛昏死过去,劳教所的恶警们仍不肯罢休,把昏死的邱翠香拉到劳教所的各个大、中队游队示众几个小时。

    回到队后,不知过了多久,邱翠香才苏醒过来。女恶警以杨明为首,把邱翠香的头发强行剪短,并捆上几个小发辫取乐,并强制要邱翠香转化,不转化就把她吊铐在办公室的铁窗栏上,全身悬空,只有几根脚趾沾地,并罚她30个昼夜不准睡觉,晚上11点半,就吊到吸毒劳教人员汤小渝的床头上,并由她看守,如果一闭眼就是一顿拳打脚踢,从2001年5月24日到6月24日整整30天,劳教所所长王仁高才假惺惺的来“伪善”几句,安排邱翠香睡觉,但睡觉也是戴着手铐睡觉。但吊铐却一直持续了119天。后来,邱翠香获释出狱后,到重庆第三军医院检查,发现腰脊椎已经压缩弯曲裂断。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4/7/27/50708.html


    大连金州区恶警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示意图

    (明慧网2004年6月30日)以下是辽宁省大连市金州区恶警几年来对法轮功学员進行酷刑迫害时,所用刑具和体罚方式的示意图:

    刑具:死刑镢

    这种刑具叫“死刑镢”(jue),犯人们称“奔驰”,是由铁管子自制成的长方形铁架子,四个角各有一个厚铁板做成的铐子,上边小的铐手,下边大的铐脚。这种刑具使人特别痛苦,不分昼夜,手脚被紧紧固定在四个铐子里,因为是一体的,所以只要有一只手或脚动一下,就会扭动另外三个,脚脖、手脖的肉立刻撕肉般的痛苦。特别是提审和被拉去灌食要走很远一段路,一步能走2寸多,其痛苦无法用语言表达。一般不修炼的常人戴此刑具一、二天就受不了,而很多大法弟子被强迫一戴就是十几天,手脚肿得象大馒头似的。看守所内有时关押大法弟子众多,“奔驰”不够用,恶毒的管教便将两人铐在一起,这样就更痛苦了:一个人可以慢慢动,尽量使自己减轻疼痛;两人则不同了,因为双方无法沟通,本来想使对方减轻疼痛,可是一行动反而加剧了痛苦,挣扎时使双方都陷入剧痛中。

    刑具:皮板

    这种刑具叫皮板,由橡皮板制成,正反两面是成排的铆钉帽,是专打男性法轮功学员的,而无钉帽的是专打女性的。在金州区看守所里,恶警经常用此皮板打人。以恶狱医张书全为首,还有两个不知名的管教,用皮板毒打众多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而这些学员大部分是恶人张书全的家乡人(登沙河镇)。眼露凶光的张书全拼命的猛打法轮功学员的头和脸,有的大法学员被一板打在头上,当时昏死过去。有的人被一皮板打在脸上,半边脸当时就变成黑紫色,肿得很高。当皮板从脸上抽过时,象撕开皮肉的疼痛。声音象炸雷一样“啪啪”作响,双眼直冒金星。

    刑具:竹板

    这种刑具是竹板,是金州区610办公室恶徒打大法弟子的刑具。恶警杜贤俊曾将一名女法轮功学员打得头脸肿得像大西瓜一样,打出两条血口子直淌血。

    酷刑:灌食

    法轮功学员用绝食抗议非法关押迫害时,以金州区看守所的原所长杜贤俊和现在的所长范某为首的恶徒们便野蛮灌食。几个恶警抓住法轮功学员头发往后仰,让学员坐在床板、椅子或地上,恶人们拿一条近小手指粗的塑料管在食道与胃里捅来捅去,一会食道就被捅破了。管子在破了皮的口腔和小喉、食道的血肉上捅来捅去,刺心般的痛苦,使人透不过气来。据遭受过此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讲:一次又一次,一天又一天,每一次被灌完食就象被杀后又活过来的感觉。看守所原所长杜贤俊是在迫害中极凶残的恶棍。(现在为了逃脱罪责而自愿调离)。2000年底所长杜贤俊、副所长王文奇,招集大批狱警强行给20多名大法弟子灌食。狱警黑黑一片,充满杀机,使人透不过气来一样,被折磨后的学员东倒西歪,痛苦不堪,惨不忍睹。

    酷刑:吊水桶


    大法弟子许志斌、苗俊杰遭吊水桶酷刑,连一位女大法弟子也遭此酷刑。

    恶人拿来专门在渔船上捕鱼用的那种又粗又硬的尼龙绳子,把绳子挂在屋顶的暖气管子上,把学员的双手绑上吊起来,往脸上泼水,又弄来两个装满水的塑料桶,桶是长方形的,一个桶大约能装40-50斤水。据了解,恶警对一位女法轮功学员弄大半桶水,对男学员装了满满两桶水,恶警们找来了一个长布条,两头系在水桶的把上,把两只装了水的水桶挂在学员的肩膀上。放了一会,恶警看没怎么样,就把系桶的绳用水打湿,本来天气很热就出了汗,这样一来绳子就贴在肉皮上,两个恶人一个人拉一个水桶,一个在前一个在后,就这样拉来拉去没几下肩膀和脖子上的皮肤就磨破了。两个桶吊在身上又累又疼,脖子上的筋都勒得生疼的,过了一会儿手就开始发胀。有一恶警很下流,用手挠大法弟子的腋下。又过了半个多小时,大法弟子的两只手臂就失去知觉了。受过酷刑后,整个胳膊任何知觉都没有了,东西拿不起来,过了半个月手才能拿东西,半年之后才渐渐恢复。男大法弟子许志斌、苗俊杰都遭受过此酷刑,他们现在已被非法关押到瓦房店市监狱。

    强迫劳动

    金州区看守所的邪恶之徒们为了赚黑心钱,强迫法轮功学员奴工生产,对法轮功学员残酷的折磨,强迫生产各种各样的产品,非常累人。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4/7/20/50317.html


    大连恶警迫害大法弟子的酷刑之一:吊水桶

    (明慧网2004年6月6日)2002年7月25日晚,我在去同修住处时,被当地蹲坑的恶警抓捕,开始时它们是拳打脚踢,恶警很邪恶,专门踢胸部和腹部。后来胸、腹部都呈黑紫色,头被打破了,脸也肿得不成样子。


    “吊水桶”酷刑示意图

    后恶警又用车把我带到很远的一个地方進行迫害。它们拿来专门在渔船上捕鱼用的那种又粗又硬的尼龙绳子,把绳子挂在屋顶的暖气管子上,把我的双手绑上吊了起来,往脸上泼水,又弄来两个装满水的塑料桶,桶是长方形的,一个桶大约能装40-50斤水。它们说:“看你是个女的,给你弄大半桶。”前几天给A(另一同修)装了满满两桶水。它们找来了一个长布条,两头系在水桶的把上,把两只装了水的水桶挂在了我的肩膀上,放了一会,恶警看没怎么样,就把系桶的绳用水打湿,本来天气很热就出了汗,这样一来绳子就贴在肉皮上,两个恶人一个人拉一个水桶,一个在前一个在后,就这样拉来拉去没几下肩膀和脖子上的皮肤就磨破了。两个桶吊在身上又累又疼,脖子上的筋都勒得生疼的,过了一会手就开始发胀。有一恶警很下流,用手挠我的腋下。

    又过了半个多小时,我的两只手臂就失去知觉了。当时还想:怎么就不疼了,还以为是放下来了,抬头一看手依然吊在空中,桶依然吊在脖子上。就觉得恶心,喘粗气,这样迫害持续了近四个小时。当把我的手放下来的时候,整个胳膊任何知觉都没有了,东西拿不起来,过了半个月手才能拿东西,半年之后才渐渐恢复。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4/6/27/49589.html


    山东王村男子劳教所酷刑图示

    (明慧网2004年1月10日)以下各图,均为一位从山东王村劳教所用坚定的正念冲出邪恶迫害的大法弟子所作。在臭名昭著的山东王村劳教所,邪恶一伙因其坚定对“真善忍”的信仰,用各种的酷刑将他折磨了数月,但邪恶的各种残酷卑劣的手段始终未动摇这位大法弟子的正念,最终他堂堂正正的走出邪恶的王村劳教所。为了能让更多善良的人们认清江氏邪恶一伙残酷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他根据所知的事实,用自己粗浅的“画笔”描绘出这一张张饱含血泪的草图。

    高精度图片
    残酷的灌食
    残酷的灌食
    王村劳教所给法轮功学员灌食、灌药,其恶毒程度令人发指,他们用铁锥子、铁镊子、铁尖嘴钳子等工具,四五个人围着被铐在椅子上的大法弟子施暴,恶狠地撬别大法弟子的牙齿,把牙齿撬碎、撬掉,将口腔、嘴唇锥伤、别伤,再用金属开口器把口撑开,螺丝上紧,撑住人的上下牙。把开口器撑到最大角度,让人感觉到下巴似乎被撑掉了一样疼痛难忍,并长时间撑,让你难受,他们取乐,然后再用粗管往喉咙里插,当拿下开口器时,人的上下门牙都被撑得活动,伴随下巴的疼痛会使人难受长达几个月的时间。

    他们灌食头几次皆从口里插管,目的是让被害者尝到开口器和插粗管的厉害,然后从鼻子插管。

    高精度图片
    电击与“挂十字架”
    电击与“挂十字架”
    四个恶警用四根电棍长时间同时电击大法弟子,对于坚定的大法弟子则其中两个恶警在电击时用脚狠踩着被电者的脚脖子。电击后,被电击的地方肿胀起水泡;被踩的脚脖子出现几个月的麻木、疼痛。

    “挂十字架”是劳教所恶警为了强迫大法弟子背叛信仰,所采用的另一种酷刑折磨手段。被迫害大法弟子的两只胳膊被强制性的高吊起来,身体则被迫站着,有时大小便都让站着。白天、黑夜都这样站挂着,一挂就是多少天,最长达一个月之久。胳膊、腿、脚由于长时间站挂疼痛肿胀,而且脚上起了水泡。被放下来之后不会走路。山东临沂市临沭县大法弟子陈学凯被吊一个月之余。

    强迫连续长时间面壁、坐小板凳

    高精度图片高精度图片

    恶警时常强制大法弟子长时间地昼夜面壁。有的则长时间被强迫坐小板凳,从早晨坐到夜间12点甚至凌晨3点,有的被强制昼夜不准睡觉,就这样痛苦地坐着。

    也许不知道的人会问:坐板凳也是一种迫害手段?是,在生活中坐一坐板凳可能是一种用以休息的方式,可是那是在无任何约束并可以自由改变姿势、自由地掌握时间的情况下。而在劳教所,大法弟子的人身自由被非法剥夺,被强制性的要求以一个规定姿势长时间的坐在哪儿(如果擅自改变姿势则可能招来更重的迫害),而且不准睡觉。想一想,一百多斤的重量几乎整天整夜地落在了被折磨得干瘦无肉的屁股上(下面是硬邦邦的板凳),就如同把人倒过来,用一块一百多斤的大石整天整夜地放在干瘦的屁股上。唉,不用说人们也会知道那是一种什么滋味了……,可见邪恶江氏一伙迫害大法弟子的手段是多么的残忍、狡猾与卑鄙了!

    强迫让坚强不屈的法轮功学员整日坐小板凳,从早上5点至晚上9点半,一直坐着。“吃、住、洗漱”都在一室,不打报告不让大小便。屋内臭气熏天,令人窒息。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4/1/23/44346.html


    绘画:用于折磨法轮功学员的三种典型的酷刑

    (明慧网2003年5月29日)


    毒打

    毒打

    电棍折磨

    一位修炼法轮功的美术家用绘画的方式展现了在中国监狱和劳教所的警察对法轮功学员的非人折磨和学员们所承受的痛苦。使用电棍折磨致昏迷甚至致死的情况经常发生。这些画曾在奥地利的“艺术皇朝”之夜展出。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3/5/30/36321.html


    北京新安劳教所的小黑窝:四壁布满电针 人被电成筛子

    (明慧网2002年9月27日)大法弟子甲,女,32岁,自2001年7月被绑架入北京新安劳教所(又名:北京女子劳教所)四队以后,抵制邪恶势力的安排,拒绝穿劳教服2个月,一直被戴手铐,关进里屋(审讯室),每天被四人看管。恶警李继荣不让她睡觉,不让洗澡、洗漱,不让上厕所,每顿吃窝头、咸菜,每天派人毒打她,打得鼻子经常喷血,双眼青肿,身上青一块紫一块。就是这样,一有出去放风的机会,她就在操场上高喊“法轮大法好”,响彻云霄,震撼人心。两个月之后,恶警李继荣将她押往“集训队”。关押她的小里屋,不但四壁无光,冬天开门,屋里温度极低,而且这小黑窝里,她戴着手铐在里面站不直,蹲不下,上下左右前后都安装着电针,身体倾斜一点,就被电针电。由于长期不能睡觉,她困乏之时就经常被电针电,被人毒打,身上被电得如筛子状。(见下列示意图)。

    目前,她仍被关押在“集训队”。

    高精度图片高精度图片

    大法弟子乙,女,58岁,北京人,自2001年6月被绑架入北京新安劳教所之后,抵制洗脑,并在班里、队里公开洪扬大法,写的认识都是修炼体会。这样,恶警李继荣派人毒打她,一个月之后押往集训队,也是被关进上下左右前后都安装着电针的黑窝里,被毒打、被电针电。

    高精度图片高精度图片

    大法弟子丙,女,48岁,北京延庆县人,自2001年4月被绑架入北京新安劳教所四队以后,抵制洗脑,恶警李继荣让她站在通道墙角,不让洗澡、洗漱,不让上厕所,派人毒打她,让她蹲着、跪着、“飞着”(下图)2个月之后,她在运动会上高喊“法轮大法是正法”,随即被恶警李继荣戴手铐押往小黑屋审讯,严刑拷打,并在电话里威胁、谩骂她家属,扬言给她延期半年。她至今仍在受邪恶干警的迫害。

    高精度图片

    大法弟子丁,女,54岁,自2001年9月被绑架入北京新安劳教所以后,抵制洗脑,被恶警李子萍、李继荣拷打、迫害。恶警还指使劳教犯人毒打她,一直不让她有正常的起居休息等等。2002年自迁入北京女子劳教所之后,继续受迫害。在一次早操晨练的机会,她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之后立即被恶警堵住口,一顿拳打脚踢,然后戴上手铐,押在水房里,塞在水池底下,脚踝肿得跟大腿一样粗。恶警还逼迫她超强度劳动,不让休息,脏活累活都叫她干,恶警还指使人在旁边踢她。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10/6/27282.html


    江罗犯罪集团残害大法弟子的刑具──铁椅子

    (明慧网2002年1月8日)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1/9/17577.html


    百种酷刑图(之二十一:苏秦背剑)


    苏秦背剑:把人的双手臂背在后面用手铐铐住,恶警抓住铁链踩住学员后背,用力往上拽,痛苦至极。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4/7/5/49890.html


    百种酷刑图(之二十二:坐小板凳)


    坐小板凳:这可不是家里的小板凳,这个东西凳面上是小方格,恶人给学员戴上短铁链,让人站不起来,坐上一段时间后,小格便硌入肉中,造成臀部腐烂,非常残酷。


    百种酷刑图(之二十三:不准睡觉,罚站)


    不准睡觉,罚站:恶警让刑事犯做包夹,连续数日或半个月不让学员睡觉,而犯人可以轮流休息。学员一困,犯人就用针刺学员,有的学员被扎得出现痉挛。


    百种酷刑图(之二十四:灌大粪)


    灌大粪:恶警恶人强行往学员嘴里灌,还把大便往学员身上、脸上抹。


    百种酷刑图(之二十五:钉大头钉)


    酷刑——大头钉:沈阳恶警在学员身上钉了100多个大头钉。


    百种酷刑图(之二十六:冷冻)


    冷冻:在冬天零下二三十度下,让学员只穿内衣内裤在外边冷冻折磨,逼迫学员放弃信仰“真善忍”。


    百种酷刑图(之二十七:水牢)


    水牢:把人剥光衣服泡在脏水里,水深到胸以上,终年不见阳光。受刑时间长短随恶警心意,重者死亡,轻者身体浸泡腐烂。


    百种酷刑图(之二十八:注射药物)


    注射药物:把正常的学员强行送進精神病院迫害,给学员注射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等。把正常人迫害成痴呆。用上不明药物后,一段时间开始从眼睛烂,耳朵、头发等全身开始烂,学员质问它们时,它们却说:“没办法,是上边(江泽民)让干的。”


    百种酷刑图(之二十九:性虐待)


    恶警对女性法轮功学员用电棍电击乳房、阴部,把电棍插入妇女阴道内進行电击,有许多未婚的女学员也不放过。


    百种酷刑图(之三十:强奸、轮奸)


    恶警们对女性学员進行强奸、轮奸。


    百种酷刑图( 三十一:锁地环)

    (明慧网2004年6月22日)

    高精度图片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4/7/7/49945.html


    百种酷刑图( 三十二:人为窒息)

    (明慧网2004年6月23日)不愿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在公安系统的刑讯室、劳教所、洗脑班等非法关押场所遭受到的酷刑之一:人为窒息。

    恶警用塑料袋套头使人不能呼吸,拳打脚踢,用电警棍电击,手段极其残忍。受害严重者窒息身亡。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4/7/25/50633.html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