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当代地下工作者 年花费等于40个农民年收入(图)


上访北京?
公安等着!
送你回家,
派人看着。
上海车站大门口,永远等着一辆车,送走一个,再补上一辆。怎么能算是「中国人权」达到历史上最佳状况呢?(何震东摄于2003.6.3)

【明慧网2004年8月13日】我是豫北某县的一名乡村中学教师,一个偶然的机会我知道了我们县还有一支特殊的队伍,他们常住北京,唯一的任务就是拦住我们县去北京上访的人。他们的工作方式就是在国家信访局门口,从来自全国各地告状的人群中分辨出哪个是我县的人,然后运用蒙、骗、恐、吓等各种手段让我们县的上访人员上访不成,然后遣送回家。据了解,我县常住在北京的拦截上访人员工有五个人。由于性质特殊,他们的工作不敢让外人知道,所以群众都戏称他们为新时期的“地下工作者”。

虽然工作隐蔽,但他们的待遇可不低。每个拦访人员除了正常的工资之外,每人每天还有100至120元的补助。一年下来,每个人的收入都在5万元左右。我大学毕业后在中学教书快八年了,现在教四个班的200多名学生。我粗粗算了一笔帐,一个拦访人员的收入是我的收入的五倍,我们县常住北京的五名拦访人员一年的花费竟然是我们全校20多名老师全年的工资。我们县农民的年人均收入才一千多块。一个拦访工作人员一年的花费竟然相当于40个农民全年的收入。

要说这些拦访人员的“工作业绩”也算是比较突出。虽然我县每年都有不少人上北京上访,但这几年没有一个告成状的。去年一年在国家信访局门口就拦住了几十名上访人员。从官方公布的数字看,连续几年我们县都是“零上访”。

至于那些被拦住上访的老百姓,他们的遭遇可想而知。他们满腹冤情,费了很大精力,好不容易才来到北京,本指望通过上访来伸自己的冤屈,可是到北京后一句冤情还没有说出来,就被强迫回家了。回家后就算在县里挂上号了,成为重点盯防对象,心中的冤屈可能一辈子再也无法伸了,而且还会时不时地受到各级干部的“特殊照顾”。

这些拦访人员打着维护县里的形象和安定团结局面的旗号,花着大把大把老百姓的血汗钱,干的却是不让老百姓申诉自己冤屈的行为。真不知道他们还有没有一点良心?真不知道这种地下工作者什么时候能够消失?(转自“看中国”)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8/13/816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