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省建平县老官地镇一大法弟子遭恶警绑架敲诈


【明慧网2004年8月16日】我是辽宁省建平县老官地镇社员,于95年得法修炼。以前我浑身是病,不能参加生产劳动。经常上医院打针吃药,家里的收入多数都用来治病了,造成家庭生活非常困难。修炼大法后,这些病全好了,精神面貌焕然一新,里里外外什么活都能干了。亲朋好友和左邻右舍都说:“法轮大法真好!”因此村里人经常到我家学法炼功。

99年7.20以前,大陆部分地区在罗干的指使下已经开始骚扰法轮功学员。97年1月,当地警察到我家强行无理抄走电视机一台,《转法轮》十本,录音机一台,又拿走师父法像和两盒讲法带。当时我没在家,恶警又和我爱人要走二百元钱,说作为罚款。我知道后去找他们讲理,“我炼功没做坏事,凭什么罚我?个人信仰自由,把东西还给我。”他们说我不过日子,炼功惊动了建平县公安局。就这样我有苦无处诉。

到了99年7月20日,邪恶更疯狂了,当地派出所到我家撵走炼功人,不由分说硬把我带到派出所,说干别的什么都可以,就是不许我们炼法轮功。我真不明白,炼功做个好人都不行。

在2002年7月的一天晚上,栾友又带几人到我家,抢走我家墙上贴的“真、善、忍”三个字,他们满嘴胡说难听的话诬蔑大法和炼功人。他们又一次把我带到当地派出所,问我外面电线杆的字谁写的,我说“不知道!我又不是站岗的。”栾友说我让你嘴严,说着拿手铐子把我和另外两名同修铐了一天一宿没给我们饭吃。并审了我们一上午也没审出结果。赵杰、任利把我们三人送往建平县第二看守所,我们无辜被拘留了半个月,被罚了二百元钱。

2003年12月12日,赤峰市公安局来了三人伙同当地派出所赵杰、任利又一次窜到我家,说建昌营的一个炼功人往我家送真象材料。我说我不认识他,接着他们又想在我家大翻一场。他们拿到真象材料,当地派出所的赵杰伪善的说,到派出所核对一下保证把你送回来。到了派出所核对完说送我回家,我一看也不是回家的路,我要下去他们不让,恶警说,想撞碎玻璃我揍死你。我在车上大喊大叫,“你们是江泽民的凶手、大骗子。欺骗好人你们有罪呀!”他们哪里听得進去,硬是把我带到看守所。审完之后又上了车,让我上第二看守所,并说那里全是炼功人,你到那你千万别说你是炼功的,就说你看到两个杀人犯作证来了。我说炼功人不说谎,我不干那缺德事。

在第二看守所,邪恶之徒把我儿子诳去吓唬我儿子说:“你妈炼功不炼功我不管,现在有人不行有钱就好使。”我儿子问他得多少,恶警说上面说了算,便让我儿子回家听消息。到晚上我儿子接到电话,恶警说:“快给你妈送行李来吧!你妈和杀人犯抢劫犯住在一起,如不拿五千元钱来第二天就把你妈送走。”我儿子一听大哭一场。到了第二天把家里所有的粮食全卖了,卖了二千多元,又向亲属借了三千元。凑了五千元,打车把我接回来。恶警行骗我一点也不知道,钱被恶警骗去了,连个收据也不给。一年的收入没了又欠了债,生活十分苦难。

宪法明确规定国家公民有言论自由,信仰自由。为什么要剥夺我们的信仰自由?人民警察本来是为民申冤除害的,却对平民百姓進行诈骗,害得老百姓苦不堪言。多么恶劣、道德败坏到了极点。善恶有报是天理,诬蔑诽谤大法和迫害大法弟子绝没有好下场,现已有大量的迫害大法的恶警遭报事例的出现。清醒吧!迷途中的警察,赶快悬崖勒马,不要为了眼前的这一点私利毁了一生的前程,不要再充当江氏的牺牲品了,如今江泽民和许多国内高官已被世界多个国家起诉,推上了国际法庭,等待他们的将是历史的审判,这是中华民族的耻辱。如果你们及时醒悟,马上将功补过,善待大法和大法弟子,也许还来得及,因为历史是最公正的,一切迫害正信的从来都没有成功过,当历史翻过这一页时,善恶、是非、曲直自有公论。

请君听我良言劝:善待大法一念,天赐幸福平安!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