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长野举办酷刑展,再现金子容子所受迫害(图)


【明慧网2004年8月16日】长野县,日本的典型乡村,这里山好、水好,这里的人更是纯朴、善良。得知日本人妻子金子容子被中国政府非法拘留后,善良的长野人很多都曾伸出过援助的双手。


松本电车站

金子容子在演讲

2004年8月7日,牛郎织女相会之日,也是长野县各地举办传统的夏季庆祝集会之日。这一天,金子容子来到了长野县的中部――松本市,并在JR松本站前现身说法,在答谢当地人们为营救自己所付出的关心支持的同时,介绍了她在被中国劳教所非法关押的一年半中所遭受的惨无人道的迫害。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次用真人再现了发生在劳教所的酷刑,路过的人们纷纷停下脚步,不断的有人问:“这是真的吗?”最后容子呼吁道:“希望了解了真象的长野人能象营救我一样,对还在被江氏集团关押,受刑的法轮功学员们伸出援助之手。


野蛮灌食、手指插竹签、关笼子

酷刑介绍

这次一共展出了五种酷刑:野蛮灌食、手指插竹签、关笼子、公安床和死人床。金子容子特别介绍了她所遭受的两种酷刑:“死人床”和“公安床”(请参照图片)。“因为我不愿放弃法轮功的修炼,管教就把我绑在死人床上”,容子向人们讲述到“死人床是由木板做的,两边各有五根绳。他们把我按在床上后,由五个彪形大汉用力拉五根绳,拉到极限后,把绳扣在床上,然后把我两手往后拉,用手铐铐在床脚上。当时我被绑得很紧,动弹不得,就这个我被足足绑了30几个小时。后因我是日本人的妻子,他们怕我死了带来国际影响,才把我放了下来,当时我已经奄奄一息了。”


公安床

死人床

为什么叫“死人床”呢?容子介绍道:“后来听人说,因这五根绳勒得太紧,时间一长、它可使被勒处血管破裂、出现内出血,大部分人大约经过十几个小时后就会因出血过多而导致死亡。很多法轮功学员就这样躺在死人床上活活地被折磨致死。”

在介绍“公安床”酷刑时,容子介绍说:“公安床是一张铁床,他们使劲地把我的四肢扳开后向四方拉伸,然后用手铐,脚链把我的四肢固定在床沿上。因为被拉得很紧,我无法动一动。他们在拉的时候,我只听到关节的咔咔声,很痛。他们把很粗的管子从我鼻子插入到胃中,每天用针筒往我的胃里灌食。因管子太粗、每次插管都很困难、为了省事,灌完后他们干脆把管子留在我胃里,这样一来、本来就是平躺的身体、打進去的食物顺着管子倒流出来、流的我肩头、胸前、床上到处都是。我四肢被绑、动弹不得。他们也不清理,大热天时间一长、食物腐烂发出异味,就连医生,护士都不愿走近我。下身插上尿管,生理时在我身下铺上卫生纸。我就这样被绑在床上二十几天,除了每天的灌食之外,二十几天没人走近过我。他们把我放下来时,我的全身僵硬,无法动作。身背的皮肤都腐烂,长包了,过了好几天我才慢慢地缓了过来。”

在长野县这个地方,人们过得是平和,安逸的生活,人们根本想象不到在不远的临邦大国,每天居然发生着如此残酷的迫害。有一个日本人事后来电话说:“日本人这种事情(对法轮功的迫害)不太了解,请多多地举办这种活动。”我看到演讲当天,很多观众眼里露出的惊愕,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在再三确认这确实是真的而且还正在发生时、纷纷签名呼吁停止迫害。


了解真象的人们

有一个记者不解地问容子:“一般说来,在受到如此残酷的酷刑后的人都不愿回忆这段经历、你在向世人讲述时是何感受呢?”

容子回答说:“我和其他人一样,也不愿再回忆起这段痛苦的经历。当时和我关在一起的还有另外一些法轮功学员。我是一个日本人的妻子,因我不愿放弃法轮功,他们就那样地折磨我,使我至少4次站在了死亡的边缘上。可想而知,他们对于那些生活在中国本土的中国法轮功学员会是如何。我很幸运,在日本人民的呼吁声中,在日本政府的营救下,能活着回到了日本。但每当我一想起还在遭受迫害的无计其数的其他学员时,我的心就在流泪。我的良知告诉我不能保持沉默。我希望能通过我的经历唤起更多的人良知,帮助停止这场迫害。”


电台采访

一大早赶来了解真象的可贵的中国人

有一个中国人、一早看了夹在早报上的传单、驱车半小时匆匆赶来了解真象。她说她相信我们所说的全是真的、她的亲戚也因为炼功被抓被关、有的甚至被判了7年。她虽然非常支持法轮功、但同时又觉得我们这样搞没什么用、在参与政治等等。学员耐心的做了解释、告诉她、我们不参与政治、我们只是反对这场迫害。她留下了电话、希望以后能联系到我们。

让我们和全世界有良知善念的人们一起呼吁:“请停止这场迫害!让法轮功的美好传到千家万户。”

* * * * * * * * *

背景情况简介

金子容子,39岁、中国籍。中国名罗容、黑龙江省鸡西市人。1999年与日本人结婚来日,现住日本新泻县。

2002年5月24日,金子容子因在北京向路人发放法轮功真象传单,被中国警察逮捕,并被强制劳教一年半。在容子被关押期间,其丈夫、亲友和法轮功同修等一直努力营救。在东京成立了容子救援会,在大阪也成立了市民支援网络联络会,在日本各地以及国际互联网上征集救援签名,召开记者招待会,容子救援会并在容子的居住地新泻县多次展开SOS紧急救援徒步征签活动。

2002年7月29日,日本自民、民主、自由、保守四大党派的21名国会议员在东京成立营救容子的超党派国会议员联盟。到2003年11月,救援活动征得16万名以上救援签名,并得到从日本国会到各市町村的270多名议员的支持信。

世界各国政府、人权组织、团体和个人,纷纷致信日本政府呼吁援救,或直接呼吁中国政府立即释放被关押的无辜的法轮功学员。

日本政府在各种场合,多次表示要全力营救容子,其中包括2003年11月18日金子容子面临非法劳教期满之际,日本外相川口表示日本政府将把金子容子和日本人同等对待。

2003年11月27日、在社会各界的大力呼吁下、金子容子顺利回到日本。在被江氏集团劫持的548个日日夜夜中、容子受到了非人的折磨、至少4次濒临死亡边缘,头发全发白,双目几乎失明。靠着强大的正念容子挺了过来。

回到自由社会的容子,并没有忘记还被非法关在劳教所的千千万万的法轮功学员,一直奔走在日本全国各地,以切身的经历告诉世人,这场迫害的邪恶和惨无人道,呼吁善良的世人共同制止这场迫害。

这次展出的酷刑只是容子所遭受的一小部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