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地区整体在法上提高的一点体会


【明慧网2004年8月17日】下面讲的是运用法律手段申诉我和家人遭受迫害的事实过程中,我们地区整体在法上提高的一点体会。

我是从99年7月20日开始走出来证实大法至今屡遭迫害,几经生死也没能动摇我坚定证实大法的正念。5年多来无论是走到北京上访证实大法,还是在邪恶迫害中被非法关押在拘留所、看守所、洗脑班、劳教所,我凭着对师父、对大法的正信,在各种残酷至极的毒打、酷刑、洗脑中坚定的走了过来。这种正的表现,极大的鼓励着本地区的大法弟子,同时也震慑了当地的邪恶。虽然本地区的邪恶之徒把我定为“重点”严加看管、监控,但是从未能阻挡住我做证实大法讲清真象救度世人、揭露邪恶等工作。由于本地区走出来做正法工作的大法弟子越来越多,也越来越成熟,所以当地的邪恶之徒、恶警在一段时期收敛了许多。当地的环境较比以前是宽松了许多。但是正法工作中,也暴露出许多问题和漏洞。由于没能及时纠正,找到问题的根源也就是没能及时找一下自己。结果于今年7月19日晚,邪恶以搜查本地重点大法弟子为名,抄了我的家并打坏了老伴和我。抢走了许多大法资料和一些钱物。给当地同修和我们全家在讲清真象中造成了人为的不该发生的干扰和损失。

事情发生后,我清醒的认识到这是邪恶干扰救度众生。是对着我们讲清真象進行的干扰,是邪恶最后疯狂的无理智的表演。我们不能象以往那样迫害你了也无动于衷,有时甚至消极承受。这一次迫害过后,我们立即在同修的帮助下上网揭露迫害的事实。我和老伴也没有象以往那样被动的等待。第二天我们就去市人大上访,申诉了我们遭遇迫害的经过和事实。市人大干部听后觉得挺气愤,这些干警什么素质?这不和土匪一样打砸抢吗?他们给我讲了一些道理和官场上的话,我们也看出了他们有怕心,面带难意。就此机会给他们讲了我们得法的经历和几年来在修炼中所做的一些好事。同时告诉他们是江××利用职权,由于妒忌心而镇压法轮功。他所使用的手段都是栽赃、陷害,利用了党、政、军、警和一切宣传工具,包括你们这些政府的干部、平民百姓仇视大法,目地是利用无知的人们对大法的犯罪。将来在法正人间之时,你们因为所做的一切迫害大法、大法弟子的事就成了他的替罪羊,而被淘汰。我们利用他们提出的问题理智的讲出了天安门自焚真象和曾庆红南非买凶枪击法轮功学员的真象,江××在国外被起诉等。虽然时间很紧,但我们抓住这可贵的机缘向这些被蒙蔽很深,又执于权、钱的机关干部揭露了邪恶的本质、目地和大法的美好。他们听后,有的明白了。有的明知是好,也只能昧着良心说一些官场上的变异人的话。甚至威胁、恐吓我们。好心的干部是一个处长,把我们介绍给区政府、区人大信访办。就这样我们在上访申诉中,向这个在中国大陆极权统治下,被严重洗脑封闭的政府机关,理智的讲清真象,揭露了邪恶。这是慈悲伟大的师父给安排的一次机缘,目地是让世人觉醒,被大法救度。

我和老伴回来后,与同修交流,调整了一下心态,静心学法、炼功、发正念,并向接触我们的常人揭露迫害,進一步讲清真象。听到的人无不同情,并支持我们告他们(指迫害我们的恶警)。等到周一,也就是去市人大的第三天。当地同修一上午给我们发正念,清除我们所去区政府的空间场中邪恶黑手、烂鬼。我们正念正行,堂堂正正的来到了区人大政法委,接待我们的是政法委主任,直接监督公、检、法机关。我说明来意并交给他申诉书。他看后说,你的事问题很大,得开大会研究后解决,让我回家听信。我们很顺利的走完了这一步。也就此机会,能向他们讲一些真象。2天后,我打电话给政法委,他接到电话后和我進行了40多分钟的交谈。

他说你是取保候审人员,应该配合公安工作,说我不但不配合,还阻止和威胁公安人员。我善意的告诉他,我不是罪犯,我是好人,对我强加的任何罪名都是违法的。我不能支持、配合,没有任何证据和证件而对我家進行的搜查,我这样做是维护宪法和法律的公正,是维护一个公民的所应享有的基本权利。我有权拒绝非法搜查。他又说我是顽固不化。白天劳动做好人,晚上撒传单,宣传国家禁止宣传的东西,扰乱社会秩序。我告诉他是大法把我从一个只认钱、唯利是图的道德低下的人改变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人。我冒着生命危险去送真象资料,就是让人知道大法是正的,是好的,让人知道这场迫害的真象,从而被大法救度,如果人人都做事想到别人,人人都在做好人国家就会兴旺,人民也会安居乐业,这一切都被江××给破坏了。1999年7月20日以前谁出去贴啦?谁出去送啦?就是因为迫害大法,迫害大法弟子导致的。你怎么能说我错了呢?他又说警察打人也好,拿你的东西也好,是过激行为。就是因为你坚持修炼那么你的生活就没有安全保证。就是打了、砸了也是对你的专政,因为已内定你们是敌人。你如果说不炼了,我可以给你解决,钱物退还给你,我还能处理他们(警察),你要执迷不悟我管不了,这是上边的意思,我劝你还是识时务为好。

我告诉他,我是被非法抄家和打伤,我依法上告,这是我的权利。我抱着很大希望,找到你们就是相信你们能有一个公正的处理结果,因为你们是执法机关,你就这样的解决问题,对我是不公正的,对法律是一种亵渎。就你今天的表态,我认为你不是站在依法处理的基点上解决问题,而是用包庇的方式维护行恶者。而对于受害者合法权益,根本上是一种不合法的侵犯。中国天天讲现在是法制社会、是依法治国,是人权最好时期。难道这些是口号、是欺骗外国人的,就连你这堂堂的政法干部都不按法办事,而是官官相护。我现在才明白你的这种解决方式的目地,你不敢维护正义、善良,是因为你怕丢官、失权。你明知这种解决不对,但只能违心的认同,因为被害人是一个平民百姓,而行恶者是你得罪不起的赃官。这样的后果你想到了吗?你才是真正的违法者,是助纣为虐,这样做的结果是使人类的道德标准滑向那不可救要的深渊,而你是助了一臂之力的人。他最后告诉我说,你上法院告去,你上哪告都行,只要是法轮功的事就谁都不敢接,谁都不敢管。你要明白,我也是如此无能为力。我给他讲了一些自焚伪案、江××被多国起诉等真象,他听后说我了解你们,知道你们都是好人,只是被利用。我说为什么那么多人一学大法都变成了好人。就是大法好。谁也利用不了我们。我们什么都不要只要你和更多世人明白真象就行了,不要因一时的错念而毁了许多,你都根本不知道的你的人生、未来以及生命的永远。最后这个政法干部说,我不能给你们撑腰,你们会更加无法无天的干扰社会,就是警察错了,我也不能处理否则日后谁还管你们法轮功的人。他说只要你说不炼法轮功,我就处理打你们的警察,把抢你的钱、物归还给你,给你赔礼道歉。你要坚持炼,那就是白打,什么都不能给你。我对他再讲他放下了电话。就这样结束了我们此次上访、申诉,结果也就是这样……。

从我们准备上告到结束整个过程中,是本地区知道的大法弟子一次整体提高的过程,暴露出许多问题,通过交流,提高了认识使整体在正法中更加清醒、理智,从而更好的做好师父让我做的三件事。从迫害那天就有同修提出让我们先出去躲一躲,怕把我们抓走。就这个问题我谈了个人的一点看法。我首先从我自己否定邪恶的执意迫害谈起。邪恶的迫害目地就是破坏干扰本地区大法弟子讲真象,救度众生,我们是无辜被打、被抢的受害者。就这样一走了之,是不对的。就是在这关键时刻走出去,用法律告他们,有的同修认为告也没啥结果。没有实质意义。弄不好会更危险。我认识到我们当年放下一切走到北京去上访,就是走出人来,用生命证实大法维护大法,让更多的世人知道这场迫害的真象,让更多的众生得救。现在正法已進入最后阶段,邪恶已是乱了阵脚,从南非的雇凶杀人到大陆目前疯狂无理智的迫害。足以证明邪恶已是看到大势已去,支撑不住,最后的挣扎。我们利用这机会揭露迫害,上告那些邪恶之徒,就是彻底否认旧势力强加的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我们的正念正行,就会彻底解体那些被旧势力安排破坏正法的邪恶黑手。同时让世人更加清醒的认识到这场迫害的实质。我们所到之处,就是我们讲清真象的地方,那里的众生更应该知道大法、大法弟子遭迫害的真象。从而给他们一次摆放他们自己生命的机会。就是让更多的世人,让那些长期被权力、金钱左右被宣传媒体诬陷大法的不实报导蒙蔽很深的政府机关和官员们听到真象。要把握好每一次机缘。充分运用大法弟子的才智,揭露邪恶迫害的实质,让所有接触的人都知道法轮大法好。我认识到我们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尤其是大陆大法弟子,肩负的责任重大。我们顶着邪恶的已是疯狂的迫害,走出来证实大法揭露邪恶救度众生,是每一个大法弟子(大陆大法弟子)应该做的,我们就是在首恶当政时告它有罪,就是在被邪恶之首权极一时的这种环境中,运用法律起诉、申诉,上告那些被利用的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警、恶官、邪恶之徒,斩断魔爪。清除一切阻碍正法的邪恶之徒和因素。我们就是要敢为人先,真正走出自己证实大法的路,在这宇宙最后,也是首次正法中,真正做到助师正法,圆满的完成我们在那遥远历史前发过的洪誓大愿。

通过交流,大家认识到自己存在的不足,每个人都冷静的找自己在这一时期不正的状态。我们地区发生的迫害大法弟子的事与整体松懈、放松、放任自己有关。一度时期环境的宽松,求安逸之心和所有人的不好心就都返出来,干扰了我们做正法的事。有的地方几乎三件事是一件都没做。从5年多的迫害中,我们要更加清醒,邪恶是每时每秒都盯着我们那始终难以放下的执著放大、演化,使我们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这时邪恶就利用那些恶人、恶警加重迫害我们,目地是干扰正法阻碍我们救度众生。因此我们就要在正法最后的时刻,严格要求自己放下人中的一切就按师父指引的路走好每一步。直到法正人间的到来。

以上所写,为个人现在层次所悟,如有不当之处,恳请同修慈悲指正,以更好的达到交流的目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