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拘留所里讲真象的日子


【明慧网2004年8月17日】二零零四年七月三日上午10时许,辽宁省锦州市凌海翠岩镇派出所的两个干警(一个姓杨、另一个姓罗)带着县国保大队的三个人(其中大队长李宏祥、副队长张志新及一姓凤的50来岁)开着两辆警车悄悄的停在我家门口,像是鬼子進村似的突然闯入我家中,進屋就这掀一下,那翻一下,看见我床上有一个小册子,就说这不在练习法轮功嘛。我就把我没炼功前身体如何不好,炼功后如何健康等都说出来了。

等我说完,那个队长(李)便翻脸说让我上派出所说去,又胡说什么网上有我家电话号码。到了乡派出所他们并不往里走,直接奔大道走。我说你们将一个无名老太太带到哪去都无所谓,只是你们用权力骗老老实实做好人的人,只能证明你们的低质和手段卑鄙。

一路上,我给他们讲法轮功没有政治企图,不参与任何政治集团,就是做个好人,有个健康身体。可是这些人就是听不進去。

到了国保大队,张志新做笔录,让我与他对话,他想尽一切办法试图让我配合他。可我是被冤枉被欺骗的,我怎么能配合邪恶呢?对话的笔录让我看了一遍之后,他又在另一页上附加了好多自编之词,让我签字,我拒绝不签。他们就把我放到那,让人看着我,凡是到我跟前来的,我就给他讲真象。

直到下午快四点了,他们让我上车说送我回家。可是一上车便把我送到拘留所。下午四点到了县拘留所,正是开晚饭时间,这里是早八点晚四点开饭。管教把我送到饭厅让我吃饭。还大声对其他人说,新来了一个大法弟子,你们照看着点。我心里想着无论他用什么态度说的,他既然这样说了,这也证明他那面早已明白了。这天晚上又進来了一个。这时这个女号里有三个人了,整个拘留所有二十左右人。

到第二天让我们上园子劳动,我上园子一开始就想找一个可以走脱的机会。试了两回我又不想逃了,我想我逃出去又不能回家,又不能直接露面,还不如给这些進来的人讲真象呢。我虽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但能与我接触的人是绝非偶然的,我不如将计就计给他们讲真象。通过在一起劳动,有机会讲真象的还是明白的多。

我给所长讲真象,所长说:我们都明白了,以前抓来的大法弟子一批又一批的已不少了,他们都是好人,都是最老实的人。你没看见吗,我们对炼功人从不强硬的。

给我投入所里三天之后,就开始大批陆续往里抓一些信基督的人,我们那个女号里十分之七八是基督徒。他们也都是像我一样在家中被骗出来投入拘留所的。有的刚从地里干活回来,一到家小车就到家门口了;有的又累又饿还没来得及吃饭;有的干脆把两口子都抓来了,罪名都是扰乱社会治安。家里扔下老的老,小的小。这些都是些想做好人的人,社会上那些真正扰乱社会治安的,打砸抢的没有几个。

所里的管教、领导说这是严打运动,拿你们凑数来了。还听说完不成计划指标的要下岗,没饭吃,真是欺人太甚。在放风和吃饭时间,大家可以互相问候,此时我才明白,原来那些老实巴交的庄稼人,整天忙碌着赚的两个血汗钱是给那些有权有势的公匪用的。

被关押在拘留所里的一些基督徒犯病了,一个精神病犯起病来很吓人的,那个心脏病者反复打120去了三次医院。我看到有明白的领导、管教无论从表面还是内心他们都表现出同情,拒绝不收,想把这些人快些弄回家,可能是因为权势利害的关系,都没能如愿。看到他们也很苦,只要有机会我就给他们讲真象。我告诉这些人我们被迫害的经过,告诉善恶有报的天理。他们有悟性好些的也不说什么;有的根本就不知道天安门自焚真象;有的稍稍给他讲一点便立即清醒过来;有的很愿意听我讲修炼的故事,就连一个卖淫小姐都听得特别投入,连连点头说是。

我刚被迫关押進去时也不尽如意,开始那些被关着的和陆续進去的人看我在里边炼功讲真象很害怕,怕我弄出什么事来,都劝我别讲别炼了,这不是你家呀!但我在心里背《洪吟》,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师父好,一直到给所有可能的人讲真象,给劳教干警讲,给所领导讲,他们也不反对。其中一个姓韩的刚从警校毕业不久,开玩笑对我说,老王还没走哪?我说我还没教你炼法轮功呢,还没告诉大家法轮大法好呢!之后第二天我被提前48小时释放。

在我被关去的第三天,见到一个40多岁的男子,他从進去那天就给被关的人做饭,经了解,他的母亲和姐姐都是炼功人,所以他特别同情人,很关照我们。我告诉他凡是有被关的炼功人在你的能力范围之内要好好照顾他们,他连连点头。可惜最后我没来得及与他道别就匆匆而走。所里规定凡是提前释放的,在你走的前一分钟你都不知道你要走了。再想跟他们说话就不让了。

这些天的苦日子虽然很难熬,但有那么多人明白了真象,这也让人有点欣慰。最后以师父的诗与同修共勉:

《难》

千辛万苦十五秋
谁知正法苦与愁
只为众生能得救
不出洪微不罢休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