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狮子山戒毒劳教所和湖北沙洋劳教所对我的非人折磨

【明慧网2004年8月17日】2001年初,大冶市茗山乡派出所石某、殷某到我家,问我还炼不炼法轮功,还撕我的衣服,强行带我到茗山乡派出所,后又直接送大冶市第二看守所。关押期间,要我交300元伙食费,不然不准接见。后又给我办一个礼拜的洗脑班。

2001年9月28日,我在北京天安门广场打横幅,被抓到天安门派出所。后被送到北京昌平派出所关押48小时,又转到昌平看守所关了十多天。于2001年10月10日被遣送到大冶第一看守所,关押了四十多天以后恶警将我送到湖北省武汉市狮子山戒毒劳教所。期间遭受不准睡觉、殴打、头顶墙的体罚,管教张明打过我九次,其中用警棍打过一次。因我不背劳教守则,张队长用皮鞋踢嘴,用起子打脚,李干部找我谈话,不让睡觉,还打我几耳光。

2002年三月份大冶市公安局张政权、谭某来劳教所,我向他们申诉狮子山的邪恶,反遭到在厕所边罚坐八天八夜,这几天是每晚凌晨三点睡觉,五点起床。关押一年多又转到湖北沙洋劳教所三大队。我于4月17日入队,9月29日被释放。

在沙洋劳教所,有一次我围着操场跑步晕倒了,被拖出去蹲着晒太阳,做了300个俯卧撑,我承受不了,两个恶徒强行抬着做(干部姓韩、孙,邪恶班长曹建秋、朱丹)。另一次,因我不背 “两不通告”,被罚在地上蹲着,晚上从17、18点左右开始一直蹲到凌晨3点。还有一次劳动时,天气极热,恶警不准睡午觉,有次出工,全身发麻昏倒,恶徒说我装的,两个人强行拖我走,拖到劳教所门前,将我抬着往水里扔。

沙洋劳教所恶警進行洗脑时不准睡觉,一个礼拜每天要折磨到凌晨3、4点,关在屋里几个人轮流遭受折磨。

以上是我遭受迫害的一点情况,我呼吁全世界大法弟子,一切正义力量都来帮助中国大陆的大法弟子,尽快结束在中国发生的邪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