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医生证实大法之路


【明慧网2004年8月17日】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大家好。我是宜兰学员陈国峰,今天向大家汇报一下修炼将近五年来的心得体会,题目是:一位医生证实大法之路。如有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承蒙师父不弃,我在99年10月喜得大法,从此挥别浑浑噩噩的常人生活,走上修炼法轮大法的金光大道。师父在《2002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中提到:“每一个大法弟子都在走自己的路,每一个大法弟子都要有机会走自己的路”。回首这些年证实大法,可以从以下两方面说起:

一、运用常人工作便利条件,积极参与海外正法活动

我是一位开业的牙科医生,在常人中这是一项专业技能,也给我讲清真象带来许多方便。比如我常常有机会受邀去各级学校、公家机关、企业公司、有线电视台等地演讲,多数是由生命教育或身心健康谈起,再智慧的切入大法洪传与迫害真象。起初纯粹用口头表达,之后学会配合用电脑动画及影片播放,效果更为生动、良好。

另外,我在诊所内外摆放张贴了大法材料与海报图片,许多病人来看牙候诊之际询问法轮功,就是我讲真象的好机会。例如县政府教育局长是我的老病人,有一次我利用看诊后向他讲真象,改变了他原本对大法的误解。门诊的空档,我还可以写邮寄材料,或用电脑转发大法讯息给当地同修,不浪费宝贵时间。我体会到自己当一名牙医不是目地,运用这项便利条件去证实大法、讲清真象才是我从事医疗工作的真正目地。

我的常人工作采用预约制度,可以自由安排休诊时间,所以不必像许多上班族须要请假才能参加大法活动。事实上,参加这些活动本身就是修炼提高,因为从动念要报名,到顺利成行或带小组、带整团,与同修的相处接触就是找自己不足和差距的机会。举凡行程选择、食宿安排等活动细节,都会不经意的触及自己的私心与执著,例如:初期我常以自己的诊所不宜休诊一星期以上为借口,而选择参加较短天数的活动。前年去俄罗斯、冰岛近距离发正念时促成我一次很大的突破,当时我想到师父在《致北欧法会全体学员》经文中提到的:“只要对大法有利,都要主动去做、主动去干”,那一次我参加了全程十七天的所有活动。

此后,我尽量学习放下自我,以大法的需要为需要。随着正法进程的推移,许多活动需要各国学员协同配合,我就经常运用工作上的便利条件出国洪法,足迹远至欧亚美澳各大洲,广泛参与了各地集体炼功、法会、游行、旅游景点讲真象等正法活动。我也谨记师父所教导的:在常人社会中应该把工作做好,在哪里都要做一个好人。所以在参加活动前后,我都会利用休诊的时间加班,将门诊病人安排好,使他们就医看诊不造成影响。从整个过程中能否体现出正念正行,可以检验自己的修炼状态,但参加了这些活动使我真正体会到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每个弟子就像一个粒子;单一粒子的有漏不纯,会削弱了整体力量;唯有所有粒子高度纯净,才能造就整体上金刚不破。

二、运用多种渠道讲清真象,从协调配合工作中成长

这几年我陆续学会了许多讲清真象的方法,像论坛、自动传真、群发电子邮件、群发讯息等,也编写或修改文章在大法网站刊登,甚至客串真象电台广播和参与电视台录影。用这些方法讲真象的目地都在救度众生,但过程中却经常暴露出自己的常人心:比如稍微做得好或顺利些,就冒出了欢喜心、显示心;出现困难或挫折就萌生避而远之的想法;与同修起矛盾冲突时,总是先责怪对方。

有一次急着修改一篇访问稿,我大幅改动了许多内容却两次不听原作者的意见,完成后也没再征询她的建议补充。过了几个月,我才从另一位同修那儿知道她对我很不谅解,甚至因此长时间不来参加我们的学法组。师父《在亚太地区学员会议上的讲法》中说:“大家一定要注意一个问题:你们在证实法,不是在证实自己。大法弟子的责任是证实法。证实法也是修炼,修炼中就是要去掉自己对自我的执著,不能够反而助长这种有意无意在证实自己的问题。”干事心、攀比心使我将神圣的大法工作变成了常人式的例行公事,挑肥拣瘦、计较得失,没有从中提高自己,忽视了修炼的根本内涵。这些年虽然教训很深刻,我却经常重蹈覆辙。

从几年前负责一个学法组开始,我陆续承接的联系人工作愈来愈多,原本只是个地区协调人,规划活动事宜与转发讯息、材料等,而后开始担任一些具体项目的联络人,沟通协调、开会讨论的事情就多起来了。当然,透过这些讨论大家集思广益、贡献心力,能够完善方案、强化内容。但是,我最常犯的毛病就是坚持己见、自以为是,总觉得自己的看法高明,别人的意见微不足道,结果自己的执著造成了大法的损失。不只没做到“宽容大度”,连“理解别人”都谈不上,而且摆出一副不容挑战的权威架势,完全混同于常人了。如果事后证实自己的办法管用,还会沾沾自喜,更加重加深此一执著。

协调工作做久了,还产生了一种“在学员之上”的好胜心,凡事争先恐后,不愿倾听意见。所谓知错能改,除了照师父说的把自己摆在学员之中,我还悟到:让我做这些联系协调工作,就是因为我自私心理太重,正应该藉着多为别人服务的机会去掉这一执著,“大法没有名、没有利、没有官当,就是修炼。”(《猛击一掌》)

接下来,我想谈谈最近自己的一些不良状态。虽然自己没做好,也能叫别人做好,鉴往知来,盼望对同修和整体有帮助:

一、个人修炼学法不扎实,求安逸之心忽视炼功

修炼初期应该修去名利情的“基本功”仍不扎实,造成在关键时刻干扰正法大事,比如因为执著亲情,做事便不够公正;对于饮食男女等常人需求,没有用正念对待;好大喜功的干事心让工作不重实质、流于形式。追本溯源,还是没有重视学法。集体学法也好,个人每日排进度也好,常常都掺杂了想探索内涵的有求之心。

前一段时间学法遇到了瓶颈,每日忙着许多大法工作,就是提不起劲学法。向内找后我发现不能静心学法的原因是:生起了自满的心,认为书都已经看得很熟了,甚至师父所讲的哪一段话在哪一页都已背起来,觉得看不到更高更深的内涵了,推究起来是先前抱着期盼追求的不正确态度学法。后来我调整心态:每次学法都重新归零,当作像第一次翻开书本那般鲜活,如师父亲临面前恭敬的学法,从此以后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师父《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中说:“你们的正念,你们所做的一切,都从法中来,所以大家再忙也不要忽视学法。”我下定决心今后即使讲清真象等大法工作再忙,也不能降低对静心学法的要求。 

我经常安慰自己不去炼功的借口,就是前一天讲真象忙太晚了,久而久之,清晨不去炼功点成为常态。其实,这是用大法掩盖自己的求安逸之心。每天忙忙活活,好像很积极主动,但因为疏于炼功学法,白天精神状态大不如前,一到晚上频频打瞌睡。光讲真象不炼功,就像《转法轮》中辟谷有一段提到的“光干活,不吃饭。那能行吗?”这种表面上勇于做事,却脱离修炼本质的状态,就像失去方向的陀螺乱转,还不如一个运转规律的小齿轮啊!

二、不能正确对待病业问题,没从正法全局衡量事情

几年来我几乎没有病业方面的困扰,对于同修的病业问题,总是能从法理上侃侃而谈,没有见到为他人着想的慈悲,却隐然有隔岸观火的冷漠。几个月前我的脖子突然僵硬不能动,像个木头人一样,躺在床上两天不能下地,稍微一动痛彻心肺。起初还用热敷这种人为的办法,想暂时舒服些。等意识到不该中断学法炼功时,也是抱着有求之心而为。即使后来察觉是邪恶干扰,仍然带着争斗心、怕心发正念,当然这个关过的不好。其实,师父在《去掉最后的执著》经文中早就告诉我们:“在过去一年中,学员自身的业力、对法的认识不足、在难中还有放不下的执著,在痛苦的过关中不能用正念对待等等,都是被邪恶加重迫害的主要原因,也是邪恶真正破坏法的根本借口。”

即使渐渐能采纳他人意见,在沟通配合顺畅下,我仍有不足之处,许多时候都是贪图速效、短视近利,没有从宏观整体去考量,偏执的侧重某一局部、见树不见林,没有做到“全面”讲清真象。比如,我经常过度的强调某一个工作重要,忽视其他周边的彼此配合,不自觉的将地区划分为国内国外、北美台湾等;将整体工作切割成许多细小项目,再将项目区分为一线、二线,私自衡量孰轻孰重。

有一次我打坐时,忽然悟到“开门见山”这句话有一个全新的涵义:大法“开”启了我们的心“门”,使我们“见”到自己执著的那座“山”。我想只有多学法才能更快的放下自我,摆脱本位主义,摆正基点以正法全局为思考依归。

以上谈这些不足有漏之处,是希望同修们引以为戒,更好的形成一个圆容不破的整体。现在每过去一天,离法正人间就接近一天,但能助师正法的日子也就减少一天。时间的紧迫应该使我们更加精进不懈怠,而不是失去理智冷静而盲目妄为。亡羊补牢,犹未晚也,让我们更加珍惜这万古机缘,时时、处处、念念以大法为重。

结束发言之前,容我恭读 师父《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中的一段话与大家共勉:

“我希望每个大法弟子不要把形式看得太重,你自己的修炼、你自己的提高,你在邪恶中证实法、救度众生,你坚定的走好你自己应该走的路才是最重要的。”

谢谢 师父,谢谢大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