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医院判“死刑” 结核病人修大法后痊愈


【明慧网2004年8月18日】温景松,辽宁省凤城市蓝旗镇广胜村人。在95年秋中专毕业后,因办工作着急上火得了结核病。97年在互助村开诊所期间,与病人接触再次感染,懂点医学常识的人都明白,头一次得结核病,只要抓紧治疗,按疗程服药,治好并不难,但如果是复发就严重了。因结核杆菌已具抗药性,所以治疗效果就不好,甚至药物根本不起作用,死亡率极高。温景松就是属于这样,治结核的药对他根本无效,因此病情急剧恶化,先后在凤城三院、县医院、丹东、沈阳胸科医院治疗都没有效果,病情越来越重,不但两个肺子长满结核,整个胸腔胸膜也都长满了。左边肺空洞结核穿孔,烂透个眼,肺萎缩感染化脓全是脓水。在沈阳医大虽然有亲属,可是因为病情严重,加上传染性太强而被拒收。每到一家医院,最后结果都是被大夫判了死刑。

丹东结核所最好的江大夫治了一个月,对温及家人说:“我治了这么多病人,就没见过像你这样的。”沈阳结核病防治所所长看完病情后,直言不讳告诉温的父亲“白费了”。97年10月最后一次在沈阳胸科医院外科住院不到二十天,花掉近万元治疗费后,在医院亲属的劝告下,温的父亲放弃了继续住院治疗的想法,一家三口从沈阳返回家中。

当家乡人再次看到温景松时,每一个善良人都不禁为之心酸。这哪里还是从前那个精神英俊的小伙子。佝偻着身子,瘦骨嶙峋,1.72米的大小伙子瘦得皮包骨,连70斤都没有,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的脸上,颧骨高耸,眼窝凹陷,一对大眼睛显得更大了,但没有一点神采和生机。

温景松亲人们来看他时哭了,相知的同学来看他也哭了,一些处的不错的街坊邻居好友也掉下了眼泪。其实不用听那些有经验的大夫专家说的结果,每一个亲眼看到温景松的人心里都有一个同样的感觉,这个人将不久于人世!

那段时间广胜人议论最多的就是温景松的病情,很多人为之怜悯和惋惜。当然最悲伤的莫过于温景松的双亲,他们当时叫天天不应,哭地地不灵,眼睁睁看着爱子受着病痛的折磨却束手无策。这人世间最残酷无情的生离死别的打击,是什么样的绝望心情。不到半年时间,二位老人憔悴的如同衰老了十年、二十年,温景松的父亲,头发、胡子白了一半,母亲瘦得小脸没有一巴掌大。后来温病好了之后,他母亲才告诉他这样一句话:“景松呀,我那时都寻思好了,你真要是怎么样了,我就去上吊,我也不活了。”

星期天是广胜村的集市,在家养病的温景松只要精神好点,就会去上集上溜溜腿,散散心。集市上卖货的商贩,至今还都记得当时温景松拎着两个排脓血的大引流瓶,弱不禁风的一步一步在集上走的样子。到了年底,人们就很少看到温景松了,因为那时候他已经到了起来躺不下,躺下起不来的地步了。

98年春,一本宝书《转法轮》送到了温的手中,改变了他的灰暗人生。虽然当时温景松根本不能炼功,只是看书学法,打坐,但奇迹还是发生了,他的身体很快在好转。到了98年秋,温的身体基本恢复正常。那年秋收时,温家人上地里割水稻,家人不让他干,怕累着他。温觉得身上都是劲,就偷偷拿了一把镰刀,也跑到地里去了,割了几捆水稻。在路上遇到了中医院院长的母亲,她见温景松拿着镰刀就问:“景松,你拿刀上哪去?”温景松说:“我上地割水稻”。她又惊又喜的说:“景松呀,真没想到你现在好了,还能上地干活了。去年那阵谁不说你白费了,你这好了我才敢说这话,我在凤城时县医院的李荣繁大夫和我说小温也就一年半载的活头了。”温景松也感慨的说:“可不是吗,连我也没想到还能有今天,要不是修炼法轮大法,这条命早就没有了,师父救了我,也救了我全家呀!”

98年10月温景松到县医院检查,完全康复。

随着温景松的康复,笼罩在一家人心上的阴云一扫而光,一个原本即将破碎的家庭又重新恢复往日幸福安详的生活。然而好景不长,99年7月,一场和文化大革命一样荒唐可笑而又可悲的闹剧又在中华大地上翻版上演了。法轮大法,这部崇尚“真善忍”教人向善,挽救了数不清的象温景松这样生命和家庭的高德大法,被嫉妒无能的小人利用手中权利强行镇压。看见自己尊敬的师父被谣言中伤,看见给予自己第二次生命,挽救了自己全家的恩人被邪恶的谎言诬陷。温景松等几个人一同进京上访,其实每一位到北京的人并不是去“闹事”,他们和温景松一样都是法轮大法的受益者,都是知恩图报的中国最有良心的人,是想用自己亲身受益的实情来告诉政府,告诉世人“法轮大法好,还师父清白”,在途中他们被警察非法扣押后送凤城看守所非法关押四个月。

2001年秋,在红旗镇原妇联主任冷冬梅的热心撮合下,温景松与鸡冠山陡岗子村的周晶姑娘喜结良缘,婚后一家人和和美美,因为都是修法轮大法的,每个人都按照师父要求的“真善忍”标准去做,遇事先为别人着想,有矛盾找自己的不足之处,所以婆媳关系融洽,家庭和睦美满,邻里乡亲有目共睹。他们今年3岁的小女儿聪明伶俐,人见人爱。

温景松虽然看起来比较单薄,但身体很健康,一家人从98年修炼大法至今,几年时间没有吃过一次药,打过一次针。更神奇的是温的女儿都三岁了没有上过一次诊所,只有两次在天冷时,晚上睡觉凉着了,淌点清鼻涕,不两天就好了外,一直什么毛病没有。星期天广胜村集市时,温景松的父母带着乖孙女上集,熟悉的人对他们说:“你们老两口真有福气呀,儿子病好了,娶了媳妇,还有这么好看的孙女,法轮功就是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