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太原新店女子劳教所恶警的罪恶行径

【明慧网2004年8月18日】五年来,山西太原新店女子劳教所在政委路平(女)的直接指使下,用恶毒手段迫害大法学员。现将其罪行曝光于世,让世人了解真象,认清江氏流氓集团迫害大法学员,所采用的手段是多么的卑鄙无耻!

这些恶警迫害大法学员是非常歹毒的:一不许睡觉;二不许上厕所;三毒打。新陈代谢这是人活在世上一个最基本的生理需求,然而恶警却毫无人性的以此卑鄙手段来胁迫大法学员放弃修炼

大法学员马月英因坚定“真、善、忍”的信仰,于2000年10月被“严管”,与其他学员隔离。在关押她的房间里,在地上、墙上、房顶上都写满了各种恶毒的攻击师父与大法的言论,恶警孟颢、刘忠梅指使吸毒犯扒光马月英的衣服羞辱并毒打她,恶警雷红珍还无耻的说:让你体验一下皇帝的“新装”。她们把马月英头朝下,倒提起来。在这些恶警的唆使下,吸毒犯用腰鼓锤上的绸子将四个大方凳捆在马月英身上,推来推去,恶毒殴打,百般折磨,逼其放弃修炼。2004年2月,马月英为了尽量减少上厕所的次数,被迫绝食。孟颢等恶警不顾她人死活,凶残的指使吸毒犯多次把她按在地上,硬捏住鼻子野蛮的往里灌水。因为不让去厕所,马月英被迫只好便在裤子里,为此又招来一顿毒打。寒风刺骨的冬天,人们都穿上棉衣棉裤都觉得冷,而马月英却只准穿着单衣裤,套一条秋裤,被冻得浑身发抖,脸上、身上被打得大片青紫,左耳已被打聋致残。

大法学员辛恩昊因2001年進京上访被非法劳教两年,因坚持信仰“真、善、忍”,被延长教期近三年。恶警孟颢、雷红珍对其残酷迫害:2002年夏天,辛恩昊被长期罚站,两脚肿得象馒头一样,在恶警的指使下,吸毒犯用铁马扎狠砸她的阴部、脚面、臂部、打得浑身是伤,双脚肿得穿不上鞋,臂部、腰部被打得成黑紫色;阴部被打得肿胀外翻,血流不止……她还是个姑娘啊!其他学员帮她洗裤子,竟洗出十多盆血水,可见出血之多,这时她脸色已蜡黄,身体极度虚弱,直至危及生命,恶警这才让住手。

2002年冬季,辛恩昊因不配合邪恶的非法要求,被恶警孟颢强逼睡在冰冷的走廊地板上,其她人盖两层被子还觉得冷,而辛恩昊睡在冰冷的地上,只铺一层薄薄的褥子,和衣而卧。为了逼她放弃修炼,恶警孟颢、刘忠梅等人长期不让她正常休息,每晚12点以后才让她睡觉,有时一连二个多月,以所谓“交流”、“谈心”为由,昼夜折磨她不让睡觉。

2003年冬天,天空飘着雪花,孟颢、刘忠梅两恶警竟丧尽天良的指使吸毒犯将辛恩昊的棉衣扒下,仅穿着的一套秋衣秋裤,也被她们浇上了冷水,到了半夜又被拉到屋外受冻。有一次辛恩昊眼睛险些被她们打瞎,眼皮上被打出血口子,鲜血直流,还缝了针。

辛恩昊因长期被罚蹲,两腿被迫害的无法走路。恶警刘忠梅命令只准给她吃冷馒头和咸菜,宁把稀饭倒掉都不让她喝。后来,恶警们用尽各种毒辣手段,百般折磨都无法改变她坚定大法的信念,就把她的父母不远千里的叫来,妄图利用亲情来逼其放弃修炼。二位老人望着被摧残得骨瘦如柴的女儿,心如刀绞,痛哭失声。恶警又在一旁煽风点火的挑拨是非,致使悲愤交加的母亲口吐鲜血,住進了医院。恶警们又趁机向不明真象的其他学员煽动对大法的仇恨,借此逼迫辛恩昊放弃修炼。辛恩昊坚定的说:“我爱我的父母,但我不能背叛师父,背叛大法。”体现出一位真正的修炼人对大法坚如磐石的心。

多行不义必自毙,以路平、孟颢、刘忠梅、雷红珍为首的恶警丧尽天良,坏事做绝,等待她们的必然是正义的审判,以及无休止的偿还她们所造下的一切罪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