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高校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部份案例(一)

【明慧网2004年8月19日】(明慧记者方洪整理)北京高校众多,汇集了全国许多知识精英和芸芸学子,其中许多人也是法轮功修炼者。常言说:“全国看北京,北京看高校。”从1999年7月开始,江泽民就非常重视在北京高校系统内迫害法轮功,李岚清就亲自蹲点清华大学,调查、处理所谓法轮功问题。江氏一伙为了迫害法轮功,在北京市教工委成立了专门迫害法轮功的610办公室,通过各校党委一、二把手强制在京的各高校,逼迫修炼法轮功的教职工、学生放弃信仰。对于不放弃信仰的学生和教职工,市教工委610要求各单位上报名单,由 610统一组织(每人须交四五千元)到臭名昭著的团河“北京法制培训中心”学习,实行封闭式的强制洗脑,时刻用污蔑法轮功的音像书籍内容灌输。对于经反复洗脑仍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学员就直接送劳教,而北京市教工委的610始终是背后的操纵者。它以此方式迫害了驻京各高校的无数个坚持“真善忍”的修炼者。

在洗脑班,北京市教工委610要求各单位派人对本单位的法轮功学员進行一对一每天二十四小时寸步不离监视看管,不许学法炼功,不许打电话,并且每天向其汇报情况。另有保安每天早上“护送”(使用暴力手段强迫)这些法轮功学员从住所送至团河,晚上再由这些保安由团河接回。每天晚上,除了单位的“陪护”人员外,这些保安整夜值班,有在楼道站岗的,有在楼外巡逻的,以防被抓来的各高校的法轮功学员跑掉。

这些品学兼优、学有所成的高级知识分子,本来可尽自己的责任,为国家、社会作贡献,却在江泽民一伙的迫害下,遭受不白之冤。下面是北京部份高校的师生或校友遭受迫害的案例,这一部份包括下列高校:

中国协和医科大学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大学

* * * * * * * * *

* 中国协和医科大学

◇但凌,女,中国协和医科大学基础所组胚教研室副教授,曾多年荣获优秀教师称号,自1999年7月份后被学校强迫离开讲台。1998年,中国协和医科大学但凌等七个单位11名专家对北京市12731名法轮功学员的调查表明,治病有效率达99.1%。该调查后来成为著名的《北京市万例(法轮功学员)健康情况调查报告》。1999年10月13日,她被抓到市公安局十四处。之后,她被迫离家出走。但凌于2002年8月在福建被绑架之后带回北京,下落不明。

◇林澄涛,男,39岁,硕士学历,中国协和医科大学基础所助理研究员,国家“863”计划和美国中华医学基金CMB项目的课题骨干。为人正直善良,工作一贯勤勤恳恳,是近年来协和医大基础医学研究所唯一的一位不把单位作为个人出国跳板,信守五年工作合同的人。就是这样一个优秀的年青专家,因坚持真理而在团河劳教所遭到疯狂迫害。

他于2001年10月被绑架到团河劳教所二大队,一入所就面对着熬夜、体罚等种种非人手段,由于长时间被邪悟者和警察纠缠,不允许其正常休息,被折磨得精神恍惚,每天不说一句话。2001年年末,林的妻子(北京一中音乐教师)在新安劳教所被强迫洗脑,背叛了自己信仰,从女子劳教所寄来信,建议队长用她们那里的招术,如电刑、体罚、精神刺激、熬夜等来逼迫林屈服。可见,邪恶的洗脑是何等的丧失人性,使一个修心向善的人变成一个陷害亲人的人。警察不断逼迫林反复看他妻子给他的来信,林最终承受不了这种刺激和打击,冲到筒道里大喊大叫,从此精神受到严重摧残,记忆力被损坏。二大队仍不放过他,把他送到团河劳教所“攻坚楼”西楼受到更多的折磨、威胁和凌辱。

林澄涛于1982年考入厦门大学生物系,因身体不好(甲肝)休学一年,于1987年毕业于厦门大学生物系。林澄涛在1993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短短几天内他的严重胃病和肝病就得到康复,从此坚定修炼法轮大法。林澄涛1995年于协和研究生毕业后留校工作,他曾参与统计并撰写了《北京市万例(法轮功学员)健康情况调查报告》。

◇刘霄,男,中国协和医科大学基础所组胚教研室助教,与林澄涛一起参与撰写了《北京市万例(法轮功学员)健康情况调查报告》,镇压开始后被强迫离开教学第一线。1999年10月13日同林澄涛一起被抓到市公安局十四处。2001年9月被绑架至团河劳教所劳教,期限1年半。他在团河劳教所受尽折磨,在法西斯强迫洗脑的摧残下,他精神崩溃和失常,从一个正常人变得疯疯癫癫,经常席地而卧,浑身脏乎乎。警察不敢承担责任,甚至说他是装的,但仍然布置专人看着他。其爱人系北京武警总医院检验科医生,因坚信法轮功2001年被强行复员。

◇张景春,女,中国协和医科大学基础所生化内切酶技术员,因坚持修炼法轮功,1999年被单位无端开除,没有任何说法。

◇王岚,男,中国协和医科大学基础所组胚教研室研究生,2000年9月份因被搜出包里带有法轮功有关的材料在天津火车站被抓,下落不明。

*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工业大学曾经成立了专门的法轮功领导小组,并说要人人过关,要所有的法轮功学员都必须写保证书。下面是部份遭受迫害的案例。

◇黄永畅,北京工业大学物理系副教授。2000年7月19日,黄永畅和材料系的研究生邵明恒等与一些外地学员交流的时候被抓走,据说关在炮局(北京市第三看守所)。2001年5月24日再次被抓走,关入北京地区第三期“转化班”遭受洗脑迫害。

◇章惠蓉,女,30多岁,北京工业大学建工学院优秀青年教师,是同事、朋友公认的好人,纯真、善良。在2000年度单位分房时,她为其他老师着想主动放弃了应得的住房。2001年上学期,她教了三四门课,是她们教研室工作量最大的,但她却没有岗位(因修炼不被聘岗)。2001年四、五月份,由于邪恶的迫害流离失所。六月的某一天,她和丈夫在旅馆见面时被抓進了团河转化班。因没有转化,被判劳教一年半,被关在位于北京市大兴县的北京市女子劳教所(原天堂河劳教所、新安劳教所)。她在转化班上不愿转化被迫害的精神失常,被送進四大队,四大队大队长李继荣视为故意捣乱,让打手们对她進行了长达数月的打骂体罚,天天蹲在门后,蹲不住就连踢带打,使她身上被打得大片大片都是青的,骨瘦如柴。

◇许秀玲,女,北京工业大学环化学院教师,因为坚定修炼法轮功于2001年被劳教,她在洗脑班上非常坚定,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是:法轮大法是正法。

◇庄偃红,女,46岁,北京工业大学教师,北京大学哲学系本科毕业,后又在中国人民大学攻读伦理学专业硕士研究生,毕业后在北京工业大学人文社科学院任教。1994年3月开始修炼法轮功,因1999年7.20以后坚持修炼,向政府和各界人士说明法轮功真象,被先后五次非法拘禁,遭受了种种折磨。2002年1月,庄偃红被转至北京市公安局的“法制培训中心”强制洗脑,昼夜遭到多人不停的轮番围攻、辱骂、斥责、恫吓、讥讽等精神折磨,遭受体罚和长期被关入狭小的禁闭室等酷刑迫害。

◇任国娴,女,2000年从北京工业大学硕士毕业,虽然硕士学位答辩顺利通过,但因其未按学校的要求写保证书,而没被授予硕士学位,后来找到一份工作,但因坚持修炼而被退回。任国娴曾多次去国家信访局上访,后被送回家里。2000年两会期间,她和其他两位功友又一同去北京饭店,把上访信亲自交给人大代表,后被公安发现,送回学校。5 月、6月她又两次到天安门地区上访,其中第一次关押半个多月后释放。在2000年9月中旬因在北京市房山区散发法轮功真象资料而被抓,被关在房山区,被判劳教一年。

◇李凤琴,约50岁,在北京工业大学国有资产管理处工作,1993年1月开始修炼法轮功。2000年春节的除夕,李凤琴骑车到天安门广场照相被便衣警察抓捕,被带到了天安门分局受到非法审讯和毒打,之后被住地的警察接回了派出所。到了派出所马上又被关在了铁笼子里,2月24日被无罪释放。同年又被从家中抓走。

◇陈刚,男,32岁,1994年毕业于北京工业大学,原先在一家大型合资公司北京分公司任后勤经理。2000年6月25日大约半夜一点,几个警察撞入他家,把陈刚和他母亲--中国国家一级长笛演奏家陈凝芳--给带走了。第五天,家人才被告诉他们关在北京市公安七处,但仍不让见面。一个月后,陈凝芳被放出来了。陈刚被判劳教一年,关入北京团河劳教所,遭受谩骂、殴打、电棍电、罚站、练队、体罚、不让睡觉等等肉体和精神上的折磨。一年刑满后,又被延期。2001年底12月25日陈刚被释放,却又被街道办事处直接软禁到一个地方,直到2002年1月4日才回到家,释放后仍不自由。一个星期要向居委会打电话或去一趟,告诉他们去哪了。

* 北京大学

◇苗耐义,地球物理系98级硕士生,2000年初在学校炼功点炼功,多次被强行带走问讯。2000年3月向人大反映法轮功真象,被拘留一个月,之后学校令其休学半年。2000年9月因在北京大学三角地张贴揭露江泽民的真象材料,再次被拘留一个月。2000年12月中旬去天安门和平请愿被抓,下落不明。

◇陈旭林,女,54岁,原北京大学青鸟公司培训部副经理。1999年9月因去信访办为法轮功上访被抓捕,后被送回北京大学保卫部。1999年10月再次上访被抓,被公安戴着手铐押回北京大学保卫部。1999年12月26日去北京中级人民法院旁听对法轮功修炼者的审判时,又被抓,后被释放。2000年4月因去天安门广场为法轮功和平请愿被拘留一个月,并被非法抄家。

◇周立,男,29岁,生物系2000年硕士生,2001年8月被石家庄市警察绑架,非法关押在石市第一看守所数月,后以“保外就医”被放,2002年11月中旬在太原市住所被绑架。

◇董文华,职工,1999年7月21、22日到府右街为法轮功上访被非法关押24小时。

◇罗祥,男,28岁,北京大学哲学系98级博士生。2000年1月15日因参加集体炼功,被北京市公安局传讯。学校迫于压力,要求其写保证,否则以退学处理。 2000年3月15日去信访局反映法轮功真象,遭拘禁,后由学校接回。6月15日去天安门向世人展示“法轮大法-真善忍”,遭殴打,后释放。2001年初因帮助外地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拘留、劳教,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团河劳教所。于2001年3月被劳教一年半。

◇李占金,女,56岁,原北京大学青鸟公司高级工程师。1999年 12月26日去北京中级法院旁听被非法关押一天。2000年4月13日到天安门和平请愿被公安局关押。4月17日无故被从家中带到燕园派出所拘留24小时。7月19日晚,燕园派出所以找其谈话为名,将她骗到学校保卫部,被北京市公安局强行带走,在“炮局”非法拘留一周后释放。2001年春节前因去法轮功学员家串门被非法拘留,2001年4月被非法强制“洗脑”迫害一个月,后为抵制邪恶迫害而流离在外。11月初,被公安十四处采用卑鄙手段抓捕并查抄了她的临时住所,罪名是所谓的“非法聚集,组织交流”。于2001年10月被劳教一年半,被关押在北京市女子劳教所。李占金已于半年多以前从劳教所回到家中,但不知具体状况。

◇马昂,男,31岁,原无线电系硕士研究生,1999年10月因在天安门广场上看有关法轮功的书籍被非法拘留,后被单位开除,为抵制迫害而流离在外。后被劳教,具体情况不详

◇戚健俐,女,27岁,心理系95级本科、99级硕士生。成绩优秀,99年本科毕业时获“北京大学优秀毕业生”称号,直接保送读研。1999年9月去信访局上访,被送回学校保卫部。同月在清华大学与其他法轮功修炼者交流时被抓,再次送回北大保卫部,并受到审讯。12月去北京中级人民法院旁听时被抓后送回。系里迫于压力多次找其谈话。因有小人从中作梗,被取消了2000年的奖学金资格。2001年该同修依然成绩优秀,坚持申请奖学金,在有正义感的同学的帮助下,又获得了奖学金。

◇隋晓爽,女,27岁,心理系95级本科、99级硕士生。因成绩优秀,直接保送读研。1999年人大期间去人大上访被抓,送回学校保卫部。多次被系里找去谈话。虽然读硕士期间成绩优秀,但因有小人从中作梗,被取消了2000年的奖学金资格。2001年该同修依然成绩优秀,坚持申请奖学金,在有正义感的同学的帮助下,又获得了奖学金。

◇王素云,女,61岁,北京大学图书馆退休教工。1999年12月26日因去法院旁听庭审,被关押48小时。2000年3月两会期间到国务院信访办上访被关押一天。2000年4月13日去天安门和平请愿被打,并被关押到夜里12点。4月17日被燕园派出所从家中强行带走,关押24小时。10月6日在天安门被无故抓走,关押一天。12月28日在派出所办身份证时,被派出所扣押12小时,后送往北京清河拘留所,但办理拘留手续时因体检发现血压过高而放回。此后不久在家中再次被抓,并被劳教。在劳教过程中邪悟,于一两年前被释放。刚回到家中时,王素云还打电话骚扰昔日同修和同修家属,并且曾回劳教所报告情况。近期情况不知。

◇范慈青,1999年12月26日因去法院旁听庭审,被关押48小时。

◇王焕臣,男,28岁,生命科学学院98级硕士生。1999年10月29日,因去人大上访,被骗到天安门分局非法拘禁。12月26日,去北京中级人民法院旁听被中途拦至派出所,送回后受到审讯。迫于压力,系里多次找其谈话,劝其写保证,不与其他法轮功修炼者接触,否则以退学处理。2000年4月,因坚持修炼被取消连读博士资格。

◇薛巍巍,女,35岁,遥感所98级博士生(委培)。2000年4月13日与其丈夫一起去天安门和平反映法轮功真象,被抓后押送回原籍济南,遭非法拘禁四个月。其中头三个月不许出房门一步,(当时她已怀有身孕)。现已被单位(部队)开除军籍、党籍,随后北京大学也将她开除。薛巍巍后来生了一个女儿,近况不明。

◇李文栋,男,40岁,北京大学法律系85级本科。家住北京市海淀区,原在北京某国营企业任处长,原北京中外运律师。邵岩,女,原农业大学老师。李、邵夫妇原籍皆为黑龙江省佳木斯市。李文栋和邵岩因坚修大法,为邪恶势力迫害,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2001年8月月底,在海南被非法抓捕,转到北京海淀分局非法关押。邵岩被非法劳教;李文栋在被非法关押期间被送进医院,后身体不能行走,并被迫害成瘫痪,大脑长时间失去记忆,被用担架抬回佳木斯老家。

◇杨凤玲,女,68岁,原技术物理系高级实验师。1999年7月21、22日到府右街上访,被非法关押24小时。2000年12月12日到天安门上访被非法关押14天,关押期间绝食绝水5天,要求学法炼功,还法轮功清白,释放所有在押法轮功学员,遭公安殴打。

◇袁林,女,54岁左右,北京大学行政人员,因坚信法轮功被非法判刑7年。1999年10月26日去天安门上访炼功被抓,关押12小时。2000年1月因在户外炼功被抓,后被海淀公安分局非法拘留31天。释放后单位告之不转化不能上班,并于6月份起停发其工资。2000年4月25日因去天安门上访被抓捕和被抄家,并被押到“炮局”拘留30天,其间因炼功被戴背铐。后被开除党籍。2002年初关押在女子监狱三分监区,警察田凤清指使被关押和服刑人员对袁琳進行“转化”,逼迫袁琳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袁琳宁死不屈、历尽折磨,一只耳朵被打聋致残,身上留有许多大大小小的伤痕。他们让袁琳盘腿并用绳子捆住,使下肢不能动弹,长达18小时之久。期间不让上厕所,不给水喝,还骑在脖子上用力往下压。他们一计不成,又施一计,让袁琳面对墙根,两腿叉开,两人骑在她肩膀上迫使两条腿由“人”字状变为“一”字状。袁琳不能忍受这种折磨,一度绝食抗议,警察强行插管灌食,折磨得她死去活来。

◇张秋玉,女,66岁,高级教师。2000年4月13日到天安门上访被非法关押两天。2000年12月12日到天安门上访又被关押两天。

◇权稿锡:男,73岁,原生物系副教授,被非法拘留一个月,并于2002年1月被劳教一年半,被关押在北京市团河劳教所。

◇段红霞:女,37岁,北京大学方正公司职工。2000年6月去天安门打横幅被抓,在清河拘留一个月。11月某天晚上七八个警察闯入段家,抄家后,警察将其带走,关押12小时。于2002年7月被劳教一年半。

◇梁凤华,女,55岁,北京大学邮局退休工人。2001年元月22日(除夕前)晚8点多钟,青龙桥派出所两个警察以修炼法轮功和曾经有功友到家里“串连”为借口,把梁凤华从家里抓走,据说被清河看守所拘留。

◇曹××,男,北京大学出版社职工。99年9月因在外炼功被非法拘留十余天。

◇金英,女,35岁,职工家属。2000年2月4日到天安门上访被非法关押两天。2000年3月5日再次到天安门上访又被非法关押两天。2000年3月因在外边炼功被骗至派出所,遭非法关押。2000年4月13日到天安门上访被非法关押30天,关押期间遭到多种体罚,公安指使犯人对她進行殴打。

◇吴元英,女,62岁,高级教师,职工家属。2000年2月4日到天安门上访被非法关押40天。

◇张秋玉,女,66岁,高级教师,职工家属。2000年4月13日到天安门上访被非法关押两天。2000年12月12日到天安门上访被关押两天。

◇刘菊莲,女,63岁,职工家属。2000年2月4日到天安门上访被非法关押两天。2000年12月12日到天安门上访,被浙江公安非法押走,下落不明。

◇赵睿宇,女,28岁,东语系95级本科生。毕业回原籍后,于1999年9、10月间和母亲来京上访,在火车站被抓,其母被拘留。1999年10月底只身一人到京,12月去北京中级人民法院旁听被抓捕。2000年4月去天安门和平请愿,被送回原籍,拘留一个月,其间被强制劳动。

◇刘宝群,男,32岁左右,毕业于北京大学。2001年6月被石家庄裕华区方村派出所非法绑架至裕华区“洗脑班”。从“洗脑班”放出仅10天,他在北京再次被抓,后被石家庄裕华区方村派出所非法劳教三年,被非法关押在石家庄劳教所三大队一中队。

◇王粤,女,四十多岁,北京大学哲学系毕业生,分配到人民出版社当编辑,对本职工作认真负责。她参加了许多健康书籍的编辑,受到了读者们的好评。因修炼法轮功,被单位领导骗去参加“转化班”,后又强制送到北京市公安局七处坐牢。

◇李洁,33岁,北京大学毕业,2000年10月12日被北京西城法院判刑5年。

◇金香花,女,30岁,北京大学数学系毕业,多次遭到吉林省长春黑嘴子警察郭宇新、刘莲英的毒打电击,折磨得面黄肌瘦,后被保外就医。

◇邱艳艳,女,33岁,1992年毕业于北京大学,通德语、英语、乌尔都语,在校成绩优异,曾任班长。现任职于北京一進出口公司。邱艳艳自1998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在单位中严于律己,不求名利,多次拒绝回扣、奖金。她是公司的业务骨干,曾经多次因公司业务出国。2004年2月20日下午2时,正当她准备到美国出差时,邱艳艳在公司正常工作时突然遭到北京朝阳公安分局公安无理拘捕,随后家中被抄。公安抄走了邱艳艳家中的法轮功书籍、磁带和电脑、打印机,以及她和她母亲的护照等等。据悉,邱艳艳被拘留在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看守所。3月26日,她被非法判处2年半劳教。

(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