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狮子山劳教所里的奴工生产

facebook google+ email 打印版本

【明慧网2004年8月19日】我曾被非法关押在武汉狮子山戒毒劳教所,亲身经历了这里的奴工生产过程,可以用两个字形容:假、恶,体现在肉体、精神、经济和人格摧残四个方面。

武汉狮子山劳教所下设四个中队,其中第二、三中队先后关押过几百名男女法轮功学员。这里曾长期手工生产“锡纸”。后来因社会反映强烈,被关人员身体状况普遍变差,毒副作用大而被迫取消生产。生产程序是这样的:先用竹签挑开用机器压的锡纸片,然后用铁锥子将薄锡纸片压贴在黄纸上要求压紧不露黄纸,出口(具体单位不详)。每人每天二千张左右,有的学员年纪大,手脚不灵便,完不成任务,有的学员眼睛近视,成品质量不过关(露出黄边儿)。这就成了体罚的借口:晚上收工后就挨打挨饿、站军姿、坐飞机、挖墙角,不让睡觉或缩短睡眠时间,而且还要扣钱(扣多少钱依完不成任务的数量多少而定,少的几十,多的几百),甚至就在车间当众受打、受骂。一遇上“焦点谎谈”,就要求“两人夹一人”集中观看,看完后立即回车间,继续完成当天任务。

几百人关在一个车间里,不能开电扇,不能开窗户让风吹進来(因为有风纸就被吹乱或吹跑了,影响生产质量和速度),吃饭也在里面。空气中弥漫着锡粉,混進饭菜中,吸進肺里,危及人的身体健康,每天生产十五小时左右。收工后,不法人员逼迫坚定修炼的法轮功学员或未完成任务者站军姿、挖墙角、坐飞机、或抄所规队纪等,不让睡觉,找一切借口来减少法轮功学员的睡眠时间。对打扫卫生,如冲洗地板、厕所都要法轮功学员用手抹、刷甚至抠,稍不留心就挨打挨骂。

更可笑的是:平时饭菜极差,休息不好,一遇到上级领导来检查就全体停工,大白天上床睡觉,而且被子和床单会全换成清一色新的,伙食也改善了,有肉荤了,过道上还摆满花盆。等检查一结束,全体出工,被子床单全收了,伙食又差了,花盆也没了,而且还要把耽误的生产任务赶上来。就这样,该劳教所被评上了“文明劳教学校”。这是新时代执法单位“包身工”的真实写照。

附:一、酷刑:挖墙角
(请有专业素质的同修能把该酷刑画出来)

说明:这是劳教所最常用的酷刑之一,要求将学员的头顶在突出的墙棱子边或铁角边上面朝墙,双手后背,双脚后退,让身体与墙棱子边或床铁角呈45度角,使得人、墙或床与地板面呈等腰直角三角形,人构成其三角形的斜边,一挖就是几个小时,下来后头上见一凹槽,可容纳手指或笔,学员全身汗透甚至昏死过去,不能坚持或变形者,就被拳打脚踢。

二、酷刑:蹲姿
(请有专业素质的同修能把该酷刑画出来)

说明:这是劳教所最常见的酷刑之一。这本是部队训练的一种姿势,却被用来迫害大法学员。这种姿势看似简单,但长时间保持一种体位和姿势脚就被折磨成残废,不能走路。方法:先呈立正姿势,再左或右侧方退半步,蹲下,左脚呈曲状,右脚小腿与大腿呈直角,大腿与地面平行,呈蹲势,两手掌放在膝盖处,臀部不能坐在脚跟上,上身直立呈立正姿势不变。保持该姿势不变,除非上厕所或吃饭否则不准换腿,时间一长,肌肉、神经就会损伤,可致残。旁边有“包夹人员”看守,姿势稍变,就拳打脚踢。

三、酷刑:架桥
(请有专业素质的同修能把该酷刑画出来)

说明:这是沙洋劳教所三大队严管队所用酷刑之一。方法:让大法学员平躺在地上,头和脚两端分别摞上4-5块石砖,把大法学员当水泥板,架在两堆石砖上,一端要求大法学员用手撑着,一端要求大法学员用脚蹬着,身体保持呈直线,这样姿势保持很长时间,稍有变形,就用皮带或电棍打击,折磨大法学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