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多岁的退休中学教师遭到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8月19日】我们法轮功学员是骂不还口、打不还手的好人,几年来遭受了惨无人道的迫害。我们揭露邪恶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使世人看清由江泽民为了一己之私动用国家机器发动的一场对一群无辜善良的炼功群众的镇压真象,让民众从江氏流氓集团的邪恶谎言中清醒过来,不再被江泽民编造的欺世谎言所毒害,同时使世人了解法轮大法利国利民的真象。人人顺应“真善忍”,只有这样人们才有真正拥有幸福美好的生活。

下面是一个七十多岁的退休中学教师自述几年来坚持修炼法轮功“真善忍”所遭到的非法迫害。

我是个退休中学教师,七十多岁了,教书育人,勤勤恳恳,为人师表。退休后我炼了法轮功,按照“真善忍”修炼自己,身体健康了,思想境界更得到升华。可是江泽民看到炼法轮功的人超过中共党员的人数,就妒忌得不行,扬言要三个月消灭法轮功。江××操纵国家机器,用铺天盖地的造谣、污蔑的宣传,蒙蔽群众,误导民众仇恨法轮功。自1999年7月20日以来,居委会、街道办事处的干部、派出所及公安分局的干警就经常三五成群的不分昼夜来围攻我、骚扰我。那些恶警在深更半夜来,凶神恶煞的使劲打门,连喊带叫,震天动地,把我老伴吓出心脏病不说,把左邻右舍都吵醒,使我家不得安宁,还使邻居也不得安宁。

2000年春节过后,下陆派出所副所长邱刚,下陆公安分局主任李林,找我谈话,审讯我,李林是我的学生,在高中我教他3年,难道不知到我是好人吗?知道。我讲我修炼的收获,他们不听,邱刚说我顽固。他听我说修炼后病都好了,就要拘留我这个七十多岁的老头子,因为我要坚持信仰“真善忍”。大概分局觉得没有什么理由,没有批拘留。

2000年4月17日,一同修来我家打电话,居委会书记、主任就去派出所报告,说我要上访。邱刚以我要上访为由拘留我15天。上访是公民的权利,不准上访,为什么国家还设“信访部”?我说“准备上访”是我的言论自由,说“准备上访”也要拘留,那还有什么言论自由,国家宪法还有什么用?江泽民以权代法,威胁下面说“那里有上访的,就撤那里干部的职。”邱刚怕我上访要撤他的职,他说:“你要夺我的饭碗,我先夺你的饭碗。”所以江××政治流氓集团,不是“立党为公”,完全是为了他们自己。

在拘留所里,那里的干警也很腐败,和毛泽东时代我在公安部门工作时的情况完全不一样。那时对犯人讲人道主义,监号讲究卫生,不能克扣犯人伙食,不能要犯人的东西。现在十多人关在一个小房子里,大小便都在里面,臭气熏天。那被子从里到外都变成黑的了,还有血迹等。从来没有洗过,那有卫生?还要收被服费100元。吃的是有沙子发霉的米饭,菜是从菜农地里捡来不要的老包菜叶子 ,煮都煮不烂。没有油,盐也很淡。一天不到3元的伙食费却硬要收每天30元。没有打电话还要收电话费50元,生活用品也只准用高价(比市场价高1-2倍)在里面买,不准带或送来。他们敲诈勒索中饱私囊。

2000年7月下陆地区在下陆中学办法轮功转化班,派出所、分局干警、办事处、区政府的干部去讲话,训斥我们,读那些报纸上造谣、诬蔑的宣传文章,强制洗脑。我们是修炼“真善忍”的好人,向哪转化,要转成“假恶斗”的坏人吗?毫无道理。

2000年8月的一天晚上,下陆派出所的警察刘某、特派员、程某三人没有任何理由就来抄家,翻箱倒柜也没有找到所谓“证据”。

2001年2月12日至3月12日,我又被强行送入“洗脑班”─个月。不法人员念那些诋毁法轮功的文章,上面写的全是谎言,强行录我们的像,诬蔑说我们是所谓的“痴迷者”,并且在黄石电视台上播放。认识我的人看了后,不敢与我讲话,把我当敌人。在被关洗脑班期间,我姑娘脚打断了住院,不法人员也不准我去看。他们才是没有人性。

公安部门原互联网上通缉的刑事犯名单,现在改成了法轮功的学员。他们把我照片也上了网。警察说,我们去上访,在车站、火车上就会被抓。过去对死刑犯才用的“十指双掌全套指纹”也给我们法轮功学员用了。对我更特殊,分局采了手纹,派出所还要再来一次。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