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公车行


【明慧网2004年8月2日】我自小就有晕车的毛病,严重到需要备着塑料袋以防呕吐。当然,我基本没什么机会用上,因为我通常宁可徒步走两小时也决不坐公车,除非碰上必须乘车的倒霉状况。比如推不掉的郊外旅游,我一路上紧咬牙关,两眼发黑,好不容易挺到了目地地,却看到窗外竖一牌子:“停车场施工,请车辆再往前开100米”,这“100米”的可怕字眼直接导致我当即连1秒也撑不住了―― 幸亏,我有记得带塑料袋!

毕业时实习单位远在2小时车程之处,吓得我苦苦哀求导师帮我换成在校内实习,失去难得的大单位学习机会也在所不惜。我这辈子本就没巴望能摆脱晕车的阴影,只要不坐车就能杜绝晕车。

这一年,是1999年,我大学毕业。一个月后,江氏邪恶政府开始了对法轮大法学员铺天盖地的残酷迫害。进京上访、证实大法是大法学员义无反顾的抉择。第一次北上,我坐火车,在车站就被层层盘查的警察截住了;第二次,我坐飞机成功抵达北京;第三次想进京时,我和家人都已被非法抓捕过多回,没有证件已经不能坐飞机了。

为了阻止大法学员进京上访,各地的邪恶之徒使出浑身解数,四处设卡拦截盘查,从本地脱身都困难。当时觉得火车、飞机都已不是合适的选择,我建议家人干脆走水路,先坐船离开再转而入京。一半是出于行程考虑,另一半原因是我对晕车的厌恶,根本不愿把四通八达的长途汽车作为首选。

不料我们连夜兴冲冲的赶到码头,却被告知远程航线早已取消多年了。时间紧迫,改乘长途车变成了唯一选择。数年后回忆起来,当时我可能也曾有一闪而过的惊恐,怀疑自己会被几十个小时的长途车程折磨得半死。但那时我就是横下了一条心,坚决维护大法,没有任何力量能够动摇,也不允许任何干扰阻挡我们进京。

我们果断的坐上了长途车,尽管开车后才发现被骗,那是一辆收了全程车费但提前几站抛下乘客的黑车,途中又碰到强买强卖的黑店,见识了种种我在校园里不曾想象到的社会黑暗;每道拦查的关卡都令人一紧,快进北京城时居然还有扛着摄像机的武警上来如临大敌似的拍下每个乘客。但是我们在师父的呵护下终于平安抵达北京,而且几十个小时的颠簸,我惊奇的发现自己居然完全没有晕车的痛苦,一丝一毫也没有。

这以后,我真的再也不晕车了,以前乘车的百般痛苦都仿佛是上辈子的记忆。现在公交车成了我的好伙伴,外出发送大法真象资料,一天下来不知转多少趟车,坐5、6个小时车是常事。以前那个视公车如恐龙一般的可怜家伙真的是我吗?

写下这篇随笔,只是从这一点一滴的小事上见证大法的神奇。我知道,这份搭乘公车的逍遥自在对我来说真的不简单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