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汇编:沈阳龙山教养院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专辑3)

【明慧网2004年8月21日】

  • 龙山教养院奴役法轮功学员每日13-18小时

  • 我在沈阳龙山教养院遭受的迫害

  • 沈阳龙山教养院奴役法轮功学员加工盒蜡(图)

  • 沈阳龙山教养院、张士教养院侵害肖像权 公开执法犯法

  • 龙山教养院恶警暴行录

  • 龙山教养院恶警的暴力和贪婪

  • 龙山教养院恶警自供:脱了这身皮(警服)就是流氓

  • 龙山教养院毒害大法弟子家属的卑劣手段

  • 沈阳龙山教养院对坚定大法弟子非法加期劫持

  • 龙山教养院对大法弟子董梅的迫害

  • 龙山教养院奴役法轮功学员每日13-18小时

    (明慧网2004年2月24日)现在龙山教养院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正承受着超负荷地劳动迫害,每天劳动近13――18小时,加班加点地干手工活。从主管院长到各分队长把法轮功学员当奴隶使用──干不完活就别睡觉。

    恶警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呢?原来是各队长之间分红得利。由于长期的劳累,很多学员双手肿痛,手不同程度地损伤,手上的皮磨掉一层又一层。大法弟子刘玉芹由于长期的劳累,手严重地拉伤,拿笔写字都很困难,还在每天被强迫劳动。大法弟子刘淑英在这种高强度的劳动迫害中现已双眼看不清,走路困难。可是每当外地人员来该院参观时,该院竟对外谎称“法轮功学员半天劳动半天学习,对法轮功学员转化是党的温暖啊,和风细雨呀”等等欺骗世人的谎言。

    该院对于刚被劫持进来的大法弟子更是精神加肉体的摧残,转化手段都是很卑鄙的,如多日持续不让睡觉、体罚、打骂。

    龙山教养院二大队长唐玉宝声称:“就是脱了这身皮(指警服),我也要把你……(脏话)”其人平时说话出口成“脏”,对大法弟子拳打脚踢,简直就是个流氓头子的形象。众多的大法弟子被他迫害,以下是他的犯罪记录。

    2001年8月,辽中县大法弟子王红就是在唐玉宝的高压迫害下造成肾衰竭,于2001年9月被迫害致死。(王红之死,主管院长李凤石、大队长申义、王静慧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2002年3月大法弟子苑美云(68岁、瘦弱的老人)因坚定信仰,被他拳打脚踢地迫害。
    2002年4月因为一法轮功学员声明“不修炼的保证”作废,唐玉宝认为与大法弟子孙凤新有关,孙凤新被他叫到办公室拳打脚踢进行迫害。
    2002年5月下旬,大法弟子冯桂芬因身体极度虚弱出现抽搐状态,唐玉宝与狱医李五一说是装的,两个恶人用电棍电冯桂芬,并且拳打脚踢。
    2002年7月,大法弟子王秀媛因坚定信仰,被唐玉宝一脚踹倒,头部被撞到暖气片上,划出一个大口子,鲜血直流。
    2002年11月,大法弟子黄世香(此人是个残疾人,身体呈70度弯曲,60岁左右)因坚定信仰,被唐玉宝打掉一颗牙。2003年4月,黄世香向院长李凤石递交讲清真相的信,又遭唐玉宝毒打。
    2002年8月,某日半夜12点,大法弟子任淑杰要求正常就寝,抵制恶人的强制转化,唐玉宝手持电棍恶狠狠地冲进女寝室电击任淑杰。2003年4月任淑杰伸张正义,问大队长王静慧:“黄世香为什么被打?”任淑杰为此被唐玉宝叫到办公室,又遭毒打。
    2003年4月大法弟子温英欣看到任淑杰、黄世香连续被唐玉宝毒打,绝食抵制迫害,被唐玉宝用电棍电刑。

    唐玉宝不但心狠手毒,而且还对法轮功学员家属进行经济勒索。一次唐玉宝在酒店与他人酒足饭饱后,却打电话叫一学员家属来给他付账。

    唐玉宝为什么这么猖狂?据悉他是主管迫害法轮功的院长李凤石的红人。那么李凤石又是怎样对待法轮功学员的呢?2001年5月末,某法轮功学员声明以前的所谓“不修炼保证”作废,李凤石用手指着该学员恶狠狠地说:“给我打,打断她的腿,我们龙山不允许出现反弹现象。”

    那么管理科长姜玉波又是什么样的人呢?此人给人的感觉文质彬彬,称自己是虔诚的“基督教徒”。那么我们就揭开这个伪善者的面纱。接见日门口,姜玉波把法轮功创始人的照片强行叫接见的家属踩,一家属不忍心从上面过,绕着走,姜玉波一把拽住这位家属,恶狠狠地说:“你今天要是不踩,你就永远别见你妻子。”

    众所周知,基督教也是对神的一种信仰,是教人做个好人,与人为善,一言一行都要符合好人的标准,那么姜玉波这种行为符合基督教的标准吗?一个有素质、有良知的人会这么做吗?姜玉波打着基督教徒的幌子却干着“人神共愤”的事情。

    在2003年10月该院有个马政委向全院法轮功学员讲话时竟然冠冕堂皇地说:我们干警要提倡精神文明建设,要讲职业道德,还举例说明,如学医的要讲“医德”,当官的要讲“官德”。那么该院把法轮功创始人的像强行叫接见的法轮功学员家属踩,这一行为符合以上哪一条呢?正直、善良的人们都会觉得这种行为是那么的无耻、没有道德、没有人性。

    善恶有报是天理,作恶者终究逃脱不了法网。

    龙山教养院有关责任电话:
    二大队:024-24761745
    管理科:024-24761735
    地址:沈阳市东陵区祝家镇砬子沟村 邮编:110173

    [编者注:大法弟子遭野蛮折磨和奴役的恶性事件反映了劳教所恶警的邪恶。同时作为大法弟子,我们应该拒绝邪恶的任何命令和指使,按照师父新经文《正念制止行恶》指出的那样,用修炼人的正念制止恶徒行恶,制止人对修炼人犯罪,而不是象常人一样无可奈何地接受和配合迫害。]



    我在沈阳龙山教养院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2月22日)我是一名因修炼法轮功而被非法劳教过的法轮功学员,今年22岁。2002年2月,我被绑架到铁西区云峰派出所,派出所的王晓光、刘晨和铁西公安分局的恶警柳青,(柳青尤为邪恶,我被抓的第二天,一位同修它们没有抓到,把其不修炼的母亲强行抓捕并殴打时,只因我说一句公道话将我的右眼打成“熊猫眼”落下残疾,至今眼睛看东西总是有一小黑点)。他们开始一起打我,然后又一个一个的打,手背铐、头上戴一个很重的摩托车帽盔、他们用皮鞋跟踢我的头、往我身上灌凉水,我的衣服裤子全都湿透了,让我坐在冰凉的地砖上到凌晨4点左右,后来起了一身湿疹。第三天的下午,爸爸(法轮功学员)因找他们评理被强行拖到楼上,没有任何理由的对其大打出手,更令人难以想象的是:他们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将爸爸非法判劳教二年。试问:国家法律何在!人权何在!

    一个月后我被送到龙山教养院,在途中我用正念向送我的几个警察讲真相,我没有恨他们的心,反而有一种怜悯的感觉,我劝他们不要再抓法轮功学员了,还告诉了他们善恶有报的真理。他们真的被感动了,就连对我最凶的警察态度也转变了。到教养院里我看到他们所做的一切都好像小丑一样,真的很邪恶。不让人睡觉、让人蹲着、用各种污言秽语挖苦、讽刺、侮辱你的人格。人中最恶毒的一切手段全都亮相。坚强不屈的大法弟子每天24小时都有人监视,一切言谈举止都在监视中,稍不留神哪句话说错了就会遭来一顿毒打。

    唐玉宝是一个凶恶的打手,龙山教养院劫持的法轮功学员95%都挨过他毒打。他经常是三天一大打两天一小打,他心狠手辣,流氓成性用脚猛烈往女学员的肚子上踹,胸部上打还往脸上打。有一次竟将一位身体瘦弱的妇女从屋中间一脚踹到暖气片上,头被暖气片撞出一条大口子流了很多血,好多天才愈合。还有一次将一位心脏病患者打得犯了病,差点背过气去。连腰弯成90度的老太太也被它一脚踹出去很远。

    在那里还经常进行所谓的‘安全大检查’,就是将它们认为转化不太彻底的人的所有东西进行搜查,对本人进行流氓式地搜身(每个人在队长的监视下把衣服一层一层的脱,连内裤都要看一遍,办公室的门都开着,随时都有可能有人路过,不脱就会招来毒打,)我平生以来从未受过这样的侮辱,在剩下最后一件内裤时,我不想再脱了,没想到惹来队长的一顿斥骂:“快脱,谁爱看你咋的!”当我脱下内裤时,我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落了下来……“人民警察”在江泽民的邪恶操控下,凌辱着无辜百姓,干出了连地痞流氓都不如的坏勾当,令人悲哀。如果说一个国家是由人民组成的,那么,江泽民这样不计后果的对人民流氓式地镇压,他这不是在地地道道的祸国殃民吗?

    我在拘留所里有幸得到了《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这篇经文,这事我想了一个多月:自己到底能不能做个诚实、善良的人,如做不到诚实还不如普通人了。“我不会放弃修炼,法轮大法好”这发自心底的话像泉水一样再也按捺不住了。我写了我不会放弃修炼,法轮大法好的思想汇报,惹来了唐玉宝一顿毒打,他打我的脸,揪我的头发,头发被揪掉许多,我被打得满脸伤痕,还说第二天要用电棍电我。当天下午唐玉宝又来恐吓我:谁不转化就是跟他过不去,他坚决不饶,说不转化就用电棍电。

    后来,每天奴役似的工作使我们没有时间去想别的事情,每天早晨7:30左右就开始坐在小板凳上工作,中午有时忙吃完饭就马上赶回去继续做,上厕所是有时间限制的,上下午各一次,晚上11点之前干完活就算幸运了,如果分配的任务干不完就不能睡觉还得被罚。一天下来就是钢筋铁骨也受不了这种奴役似的工作,再看看这些人:有关节炎手累得打不了弯的、岁数大腰腿疼的、屁股长时间坐板凳裂口子的、就连我这年轻的也累得颈椎疼得受不了,脖子像要折了一样。我们干的通常都是那种污染很严重的活,如做那种戴绒的绢花,每撕一张花瓣,花瓣上的绒“噗噗”的都往鼻孔里钻,如果做红色的花,一会儿嘴里吐出的痰都是红色的,连鼻孔都是红的,那些小绒毛全都吸到我们的肺子里,其实这些东西是不准许在没有任何防尘设备的条件下生产的。我们还做一种能燃很长时间的蜡烛,这种蜡烛是带香味的,有的香味特别刺鼻,整个车间充满了刺鼻的味道,让人喘不过气来,这种蜡烛是对人体有害的一种化学燃料,蜡末子粘到人的脸上、胳膊上都会起小红疙瘩。还有做手工活,全是用手捻的活,两只手不停的捻,一天下来手指都累得不会打弯,时间一长,两只手被磨得掉了一层又一层的皮,很粗糙,一摸都刮人,这种活做时间长手都会变形,骨节特别大,像老年人的风湿病一样。回忆起这一幕幕,简直让人不敢相信我是怎么熬出来的,那里有六七十岁的老人、有腰弯成90度的老太太每天都要跟我们一样做着那些奴役似的工作。

    还有一件事一直藏在我心里。有一位法轮功学员叫王雪艳,是60岁左右的老年妇女,家住葫芦岛市,在教养院里已经多年没有月经的老年妇女又来了月经,而且连续不断持续了很长时间,她也跟队长反映过,队长根本不理睬,她还是天天跟着我们做蜡,她跟我在一起干活,有什么重活她都抢着干,后来眼看着她很壮的身体一天比一天消瘦,我们都很担心她的身体,其女儿来接见时也强烈要求带母亲出去看病,可不知怎的这事又不了了之没人理睬。

    我问她以前有这种病吗?她说:“以前单位年年都检查,身体特别好,什么毛病都没有。最近自己也觉得不对劲儿,怎么来月经老不走啊?但是在教养院里谁管我呀,一说就说我装病,落得训斥不说还得照样干活。”半年过去了,在家人的强烈要求下她去医院检查了,回来后,教养院的领导急三火四的给她办保外就医,我们莫名其妙,这回院里办事怎么这么痛快?她走了,听说她住院了,后来再也没听到她的消息。直到有一天,我们看到大门外有一大帮人在往里看:这是谁家的家属?好像是王雪艳的女儿呀!他们怎么来这了?后来听说王雪艳因医治不及时死于子宫癌。我的心简直揪成一团,想起跟我朝夕相处的那位和蔼可亲的老人就这样被教养院里那些熟视无睹的家伙害得含冤去世。可谁又能知道,谁又能替她说一句公道话呢?!

    后来我被转到张氏法制学校(洗脑班),那里表面上装修得挺好,到处都是监控监听设备,连厕所的蹲位上方都有监视器,那时正值夏天,一般每天都要在厕所里用水擦一擦身,时间长了,人们都麻木了,谁也不会因为厕所有监视器就不洗澡不上厕所了。它们毫无人性,流氓至极。

    由于这500多个痛苦的日日夜夜所发生的事太多,难以一一列举,仅举典型例子。

    (编者注:大法弟子在劳教所遭受的奴役、侮辱和折磨的事实反应了江氏集团及其帮凶的邪恶。同时作为大法弟子,我们应该知道自己与常人有本质的区别,不要消极承受迫害。不但应该拒绝邪恶的任何命令和指使,而且可以用正念惩处恶人,以制止恶人行恶、警示其他世人不要做坏事、救度众生。)



    沈阳龙山教养院奴役法轮功学员加工盒蜡(图)

    (明慧网2004年2月18日)沈阳龙山教养院从2001年7月开始,逼迫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加工各种颜色的蜡(普通类劳教人员也被强迫劳动),出口,以廉价劳动力榨取钱财。

    2001年7月中旬,龙山教养院接了第一批加工蜡的活。年老体弱的法轮功学员在监号里加工装蜡的塑料包装盒(折叠盒底、盒盖,用胶水粘上盒底、盒盖的八个角),大部分法轮功学员被带到位于离教养院大门不远的大厅,加工、包装蜡。蜡的颜色有十多种,每种都散发出刺鼻的化学香料味,一天下来,浑身都是蜡屑和刺鼻香味。很多学员因闻这种香料味而脸色苍白、头晕、恶心、厌食。




    加工蜡的工序为(见图):将整箱的蜡抬来,倒在工作案板上,通常两到三人一组负责一个案板。先用铁钎子(20-30厘米长)从蜡的底部向前穿眼,再穿蜡捻,扫掉蜡屑,装进透明的小圆塑料盒,装外包装盒:先在盒底放一张纸板(一面为银色,一面为英文说明),每盒装上24只蜡,盖上盒盖,上方贴上对应颜色的标签纸,盒底四面用圆形透明胶粘上,即可装入小纸箱(每箱六盒)打包装。再把小包装纸箱装入更大的纸箱。

    每天被强迫劳动者有百名左右。普通类劳教人员快的每天每人能完成80-90盒。

    除上面介绍的包装外,后来还有小牛皮纸盒和塑料袋包装的,工序基本相同。

    粘盒的透明胶水有毒,因粘贴时要用手按住,所以经常有学员的手指被粘在一起,有时手指皮肤被粘掉在塑料盒上。

    “出工”劳动时间开始为每天早七、八点到下午五点,后来恶警队长说集装箱等着装满上船发货,有时就要加班到后半夜一两点。再后来大厅里干不过来,干脆将做蜡车间挪到窄小的监号走廊,本来监号被封闭得空气流通很差,这下满走廊、满屋都充满化学香料味,熏得人头晕、四肢无力。由于长时间的劳动和有毒气味,造成时有法轮功学员体力不支,一大队一位姓宁的学员从做蜡大厅回来,头晕,四肢无力躺在床上起不来。一次,二大队一姓杨的老年学员脸色苍白,被人从做蜡大厅架回。

    做蜡的活一直持续到2002年初。

    另:沈阳龙山教养院不仅奴役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恶警队长们更把自己当成“奴隶主”,晚上值班住的床单、枕巾等要学员给洗,警服让学员熨烫。一大队一姓段的年轻女队长把家里的衣服也拿来让学员缝改。大队长杨敏让学员给洗床单。

    除此上面提到的奴工产品外,沈阳龙山教养院还加工节日饰品(雪人、雪花等),做鞋底,缝大衣(上袖子,钉扣子),包糖(酸甜苦辣糖)等,劳动时间更长、强度大。请知情同修提供更多详情。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4/3/6/45751.html



    沈阳龙山教养院、张士教养院侵害肖像权 公开执法犯法

    (明慧网2004年2月8日)如果您的照片被放在地上专门让人踩,您有何感想?

    关于人身权,《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告》明确规定:

    第一百条明确规定:公民享有肖像权,未经本人同意,不得以营利为目的使用公民的肖像。

    第一百零一条规定: 公民、法人享有名誉权,公民的人格尊严受法律保护,禁止用侮辱、诽谤等方式损害公民、法人的名誉。

    第一百二十条规定:公民的姓名权、肖像权、名誉权、荣誉权受到侵害的,有权要求停止侵害,恢复名誉,消除影响,赔礼道歉,并可以要求赔偿损失。

    可是沈阳龙山教养院,张士教养院在接待室门口的地上公然放法轮功创始人的大照片,让法轮功学员的家属践踏后方可进入,这不仅是一种毫无道德的可耻行为,对电视上自我标榜的所谓“文明执法”的自嘲,更是一种违犯法律的严重的渎职罪。

    他们说法轮功学员发传单是违法,是因为传单上讲的都是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和沈阳龙山、张士教养院的犯罪事实。如果谁不相信可以在教养院规定的接见日到沈阳龙山教养院和张士教养院里面去见识见识,好在真象大白的那一天给当个证人。肖像权是公民人人享有的权利,是不可侵害的。

    作为有着五千年历史悠久的文明古国;有着几千年璀璨文化的礼仪之邦;有着教导人崇尚道德的古典名著,教育我们的子子孙孙遵守道德规范;有着象镜子一样的《二十五史》讲述着历史上出现的暴君、奸相、酷吏、赃官,让后代人对他们有所警惕,“以史为鉴”。

    而堂堂国家政府职能部门却干出如此流氓、可耻的勾当,是对文明、礼仪、道德的玷污与亵渎。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我们也正告沈阳龙山教养院、张士教养院责任当事人,赶快停止你们的这种连小学生都唾弃的可耻行为吧!不觉得脸红吗?不怕遭报应吗?文化大革命打砸抢的小丑哪有好下场的?清醒吧!不要等到报应时再后悔!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4/3/22/46306.html



    龙山教养院恶警暴行录

    (明慧网2004年1月24日)2001年2月的一天下午,沈阳龙山教养院的一楼走廊里人声嘈杂,一名女法轮功学员惊恐地哭喊着跑到大院里,一帮队长在后面追骂,女学员随即被队长们抓回走廊,在哭叫、打骂声中,一声巨大地声音--“咣!”女学员倒下,头撞在走廊的铁暖气上,几秒钟的无声沉寂后,女恶警教导员王静慧说了声“装的!”之后又开始响起了恶警队长的打骂声。

    这名女法轮功学员叫张秀芳,只因那天下午,她被叫到队长办公室(队长唐玉宝、王静慧、申毅在办公室内,后队长邓某、沈某也来参与)。恶警队长们先让她蹲着,问:“还炼不炼法轮功?”张秀芳说:“炼!”唐玉宝拿起电棍就电击她脖子、头部、嘴,同时被电的还有法轮功学员王静哲。之后,队长们将她单独留下,一会儿就发生了上面的一幕。张秀芳从走廊被搀回号房时,大家见她从头到脚都是伤,脸又青又肿,毛衣上有血。她被电得小便失禁,十多天不能正常进食、走路。她变得情绪不稳定,突然就大哭大笑。

    江氏集团九九年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后,沈阳龙山教养院恶警紧随其后,对法轮功学员或亲自大打出手,或唆使犯人行恶,用尽招数。

    2000年12月25日,在龙山强制洗脑班(龙山教养院前身),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集体绝食抗议,要求无罪释放。队长纪某(女),张宁(女)、魏敏堂、姜玉波、陈静(女)杨阳、王朋等人(他们还叫来男犯人协助行凶),向女学员身上泼水(当时正值寒冬季节),笤帚打、棍子捅,姜玉波用电棍电,并向学员脸上、身上吐痰。一名四十岁左右的男院长竟当众辱骂学员(此恶警后被调到张士教养院)。

    2001年2月27日上午,恶警队长唐玉宝打法轮功学员赵晓荣(38岁)耳光,用脚踢她胸口,强制罚蹲。

    2001年2月,管理科长魏敏堂把袁哲琴软肋打成重伤,不能走路。

    2001年2月,管理科长魏敏堂将刘淑琴嘴唇左侧打豁了。

    2001年2月,法轮功学员乞世范因在恶警施暴时喊:“不许打人”,就遭到龙山警察疯狂毒打,整个头部被打得肿胀变形,五官扭曲。

    2001年3月,队长唐玉宝踢法轮功学员张立荣,并威胁正在室内遭受体罚的张立荣:“不转化给你送到马三家当慰安妇!”(当时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还不知道2000年10月,马三家教养院将十八名女学员扒光衣服投入男牢一事。)后来唐玉宝又一拳将坚持信仰的张立荣从走廊打进办公室。

    孙凤新因坚持信仰被掐的身上青一块紫一块,走路得有两个人拖着。2002年初,孙凤新又被恶警唐玉宝打得脸、嘴部受伤。

    2002年,被一大队关在“普通劳教人员”房中遭迫害的法轮功学员陈玉凤,因向队长张宁提出24小时被非法洗脑迫害一事,张宁在走廊大喊:“24小时不行就36小时、48小时!”

    2001年8月,恶警李继峰将张立荣叫到办公室体罚,打张立荣耳光。当时队长董丽君也在场。李继峰很少当众打人,他大多指使、纵容被其利用的劳教人员行凶,以“减期”、“办院外执行”为诱饵和奖赏。

    2001年7月,法轮功学员董敬哲因坚持信仰,被打手揪头发、撞水泥地、掐脖子、按住‘定位’,捂住口鼻不让出声和呼吸、眼睛被打充血。院长李凤石、大队长李继峰、李生原轮班督战,告诉打手:“抓紧时间,加油干!”一法轮功学员将打手打人一事向李继峰反映情况,李继峰说“知道了”,之后打手打人丝毫没有收敛。

    2001年8月,法轮功学员张立荣被大队长李生原打耳光,并抓头部撞水泥地。董敬哲被李生原打了十多个耳光,头被撞的都是包。2001年8月,法轮功学员李丽娟被打手打后,指出打手有什么权力打人?李继峰当着数十人的面给打手撑腰,轻描淡写地说:“为了让你转化,打几下没什么。”

    2001年11月,恶警李继峰、魏敏堂等被晋升为“一级警督”。

    恶警们经常唆使“帮教”加重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一大队大队长杨敏在给帮教人员布置“转化任务”时说:“做转化工作时不能总看表,不能对付,象熬时间似的不认真。”2001年11月,一个帮教组长对帮教人员说:“刚才杨大队(杨敏)跟我们介绍了董梅的一些情况,让大家做她转化工作时心里有数。”一大队队长甘明一次对帮教人员说:“注意24小时包夹(监视)。”

    在此记录的只是龙山教养院不法警察众多恶行中的寥寥几件。一些恶行已被曝光,一些恶行仍被掩盖,一些恶行还正在发生着。

    然而,无论恶警怎么施加迫害,真理的光辉是磨灭不了的。大多数被恶警队长利用的“帮教人员”回家后纷纷清醒,渐渐认清了问题的实质。一名曾被利用者说:“回想被龙山警察利用时的那一幕,真令人心痛。恶警表面对就范者伪善,实际是逼你成为他们实施迫害的工具,他们扭曲人的心灵,让人背离崇高的道德标准,变得和他们一样丑。他们妄图让我们当中的一部份受迫害者去摧残另一部份受迫害者,而他们——真正的凶手,却躲在幕后,坐享其闲。”

    这些真正的罪魁,是到了把他们暴露于天下的时候了。

    沈阳龙山教养院部份警察名单:
    一大队:
    李继峰 李生原(调离一大队) 杨敏 张宁 岳军(调到政治处) 纪某(调走) 冯首明(调到生产科) 段海英 甘明(调到市司法局) 董丽君 陈晶 丛春雨 那娥 赵燕赵某(40多岁)李辉 李晓芳 陈群燕
    二大队:
    申毅(调离二大队) 唐玉宝 王静慧 王春梅 梁珍 林哲 杨晶 ×美玲 邓队长(当过兵,后调走管普教) 沈队长(电棍电学员,调走管普教)
    院长: 李凤石 唐晨光 苏院长 马院长
    张某(院长助理)
    管理科:魏敏堂 姜玉波
    医务科:张晓秋 李五一



    龙山教养院恶警的暴力和贪婪

    (明慧网2004年1月6日)由于我进京上访,2000年被绑架进龙山教养院。刚进去第一天就让家属交1800元伙食费,说是三个月的,每月伙食费600元,可大法弟子每天吃的是发霉的苞米面发糕,又苦又涩,每顿菜几乎都是很稀的瓜片汤,青萝卜就咸菜,当时,大法弟子有130多人,可没有一个有怨言的,认为这点生活上的苦不算什么,可龙山教养院却发了财。每月靠大法弟子的伙食费就能收入6~7万元,让人最不可思议的是这里的狱警对这些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好人,用暴力、体罚来残害。就连刚刚15岁的女孩也被这里的狱警把两胳膊给上了电棍,还有辽宁中医学院的大专生也被狱警把胳膊腿都给电成黑黄色。但她们表现的都很坚强,没有放弃自己的信仰。

    这里的大法弟子几乎每个人都受过体罚。有一次走廊两侧站满了大法弟子,有的被罚撅成90度,有的被罚蹲着,有的还不让睡觉,特别是狱警唐玉宝,经常殴打大法弟子。后来大家进行绝食抗议,它们就强行让大法弟子吃饭。当时有一个农村女青年,从二层床上被拽了下来,摔在地上,让她去吃饭,可她还是没去吃饭,大法弟子抗议绝食了几天后,恶警们就开始强行灌食,把楼下的犯人找来每人抬一个胳膊或腿,四个犯人抬一个大法弟子,给每人打了一针管玉米糊或牛奶,就这一点食物狱警还向大法弟子每人收费50~100元,它们还规定大法弟子只许往狱警那存钱,不准家属给带任何吃的东西,如需要什么,只能在院内小卖部去买,那里的东西都比外边要贵。



    龙山教养院恶警自供:脱了这身皮(警服)就是流氓

    (明慧网2003年12月22日)龙山教养院直接受市610歹徒的操纵,和张士教养院串通一气对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进行了残酷的精神与肉体的折磨。

    主管迫害法轮功的教长李凤石扬言:“不转化就不让睡觉。”再不屈服,恶警唐玉宝就电炮加飞脚往头、脸上踢、打,用电棍电,把人四肢绑在一起塞床底下或四肢分开成大字型绑在床上,蒙上被。什么军蹲、顶墙、半飞机式等等,什么损招都使。一大法弟子被二大队恶警唐玉宝打得头、脸像大脑袋人。再不屈服,送张士小楼打得更狠。而龙山教育科长姜玉波再对外来参观的人说什么党的春风化雨呀,其实是暴力的腥风血雨。有个大个子恶警说什么一天不打人手就痒痒。

    2001年龙山教养院由于迫害大法弟子有“功”,得了40万元奖金。张士教养院得了50万。恶警们平均每人分五千,剩余留作福利。这还仅仅是年底。那么他们每个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大队长所得外快呢,就更不知多少了。

    二大队的大队长唐玉宝称:现在法轮功在此,这时不发啥时发。对想回家的学员进行经济勒索。他声称:“要回家五千是基数。”我们有个大姐因急于回家,给了他五千,他不仅事没给办,还嫌少,骂骂咧咧。唐玉宝称自己:脱了这身皮(指警服)就是流氓。而院长李凤石就爱用这样的人。再看看一大队大队长李继峰,他对大法弟子不亲自动手打而是指使恶人打。说什么:跟她说不明白打两下无所谓。他所说的打两下是什么呢?有个大法学员以前有心脏病,就因不满这些恶人和不妥协,而被恶人用大巴掌啪啪照心脏部位打去,当时这个学员就抽过去了。而李继峰告诉犹大说:有事直接跟我说。其实他是利用犹大迫害大法弟子。李继峰对想回家的学员说:“办成事怎么也得五千。”龙山有不少办院外的,都是被勒索一万至三万不止才出去的。李继峰不仅大发黑财,而且和普犯中的卖淫、吸毒小姐混得也很熟。在晚上值夜班12点左右,让卖淫、吸毒小姐给他按摩,发出来的声音惊动了“四防”值班人员。

    再来看一看龙山一把手唐院长在五一放假期间,大家在外娱乐时,女普犯中有一个因吃摇头丸跳摇头舞的劳教人员跳起了摇头舞,全院的干警加科长、院长谁也不制止。白天没看够,晚上又再宿舍走廊摆起了场子。唐院长、魏科长、政治处岳军,还有几个随从全来了。属下人告诉摇头小姐:换上嘎一点的衣服,结果这位摇头小姐肆无忌惮、随心所欲地让唐院长及随从们满足了欲望。这就是龙山教养院这个改造人的地方所展现出暴、恶、丑的一角揭示。他们要暴力改造修真善忍的好人,而放纵那些吸毒、卖淫的真正坏人。

    他们在修真善忍的好人身上发财,执法犯法填满自己贪婪口袋。暴、恶、丑在这里横流,真、善、忍在这里被扼杀。天理难容啊!国法也难容啊!善恶有报是天理,谁做了什么一定会有报应的。

    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为了一己之私,利用谎言掩盖了事实真象。要把国家人民推向万劫不复的深渊。尤其充当江氏工具的劳教所的所有干警,更是被谎言欺骗在利欲熏心地干着毁灭自己及家庭的所有坏事。

    醒悟的世人都知道大法弟子全是好人,他们为了所有的世人都有一个好的未来,告诉人们真象。结果被非法关押迫害甚至失去生命,为了什么?我们不求得世上的任何东西,只想呼唤着世人快一点觉醒,早一点看清这场邪恶,让自己有一个好的未来。



    龙山教养院毒害大法弟子家属的卑劣手段

    (明慧网2003年11月19日)读完《对沈阳龙山教养院仍让大法弟子家属踩师父法像想到的》一文,使我想起在龙山时亲眼目睹的一件事。

    一位被关押的大法弟子的婆婆在探视她时,不仅踩了师父的法像,而且比别人踩得更厉害。其实她婆婆平时是个很善良的人,和自己的儿媳感情很好,但由于听信了造谣媒体的宣传,加上邪恶势力对自己家庭的迫害,她的内心生出了对大法师父的无端仇恨,所以用踩法像的方式发泄心中痛恨。当时我觉得龙山教养院这种做法太狠毒了,既激起无知家属对师父的仇恨,又可以刺痛大法弟子的心。后来,这位同修的婆婆在回家三个月后,身体每况愈下,旧病复发后,住进了医院,五天后就与世长辞了。那一年,她刚退休一年,正是享清福的时候。可怜这位母亲到死也不知道是谁害了她及她的家庭,不懂得是因为谤法辱佛而遭了恶报。

    此事已经过去两年半了,同修婆婆的死仍让我记忆犹新。直到今天,龙山教养院还在使用如此卑劣的手段对大法弟子家属下毒手,使他们在无知中造下天大罪业。不能让这样的流氓手段再继续下去了。我建议海内外的同修针对此事正念清除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使大法学员的家属不再对大法和师父犯罪。

    龙山教养院邮编:1101173主管科长:魏敏堂、姜玉波;
    上级主管部门:沈阳市司法局



    沈阳龙山教养院对坚定大法弟子非法加期劫持

    (明慧网2003年10月21日)龙山教养院是邪恶势力的黑窝点,那里的恶警对法轮功学员们的迫害残忍至极,它们用尽了手段来对付这些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修真善忍的好人。

    大法弟子们首先承受的是超体力范围的劳动,劳动的时间长达十四、五个多小时,有的时候稍微完不成它们规定的生产任务,就不叫法轮功学员们睡觉,一干就是天亮,第二天还是照常地劳动。这仅仅是身体上的折磨,而精神的折磨更是史无前例的,每天法轮功学员们要面对的是犹大的精神洗脑,犹大们为了表现自己以获提早释放,拿着诬蔑大法的书籍念得唾沫星子满地飞地让法轮功学员们听。

    那里的恶警唐玉保,只要自己不高兴时,就对法轮功学员小则大骂、大则大打出手。大法弟子黄世香(今年58岁)因指出不准踩我们师父法像,却招来了恶警唐玉保大打出手,揪头发、打耳光,用脚使劲地把黄世香踢倒在地上。而唐玉保的背后指使者有女恶警——二大队的大队长王静慧和中队长郑某(名字不详),在恶警唐玉保打人时,郑某还添油加醋地在旁边谩骂大法和大法弟子,真是穷凶极恶到了极点。大法弟子温英欣在这次事件中由于站出来指责恶警打人一事,在大家出工干活时遭到了唐玉保的两个多小时的电击。温英欣的身体被电得多处受伤,长达两个多月才有所好转。而恶警的所做所为却是在屋中空无一人的情况下发生的,可想而知它的行为是见不得人的,是怕曝光的。当时大法弟子任淑杰也被唐玉保打得嘴角都歪了,眼睛被打得只剩一条缝,由于大法弟子任淑杰就是坚定信仰,不妥协,已被恶警唐玉保电棍电了好几次了,每一次都电得非常的厉害。

    现在大法弟子在龙山教养院只要坚持修炼不妥协,到期恶警就是不放人。大法弟子王丽娟是2000年被抓的,她坚定修炼,今年十月份,非法劳教已经到期了,可是恶警们又给她加期三个月,说如果到期还不转化,还继续加期不放。请同修们发正念清除龙山教养院迫害大法及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恶因素,无所不包无所遗漏。

    现在龙山教养院被到期不放的大法弟子有好几个。请同修发正念,帮助他们尽快走出魔窟,重新回到证实大法讲真相的环境中来。

    龙山二大队电话:024—24761735



    龙山教养院对大法弟子董梅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8月21日)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为达到彻底铲除法轮功的罪恶目的,在全国范围内所有劳教所、监狱、洗脑班开始全方位的迫害大法弟子的洗脑“攻坚”战。坚强不屈的大法弟子经历了历史上从未有过的精神与肉体的残酷迫害。这里我仅说我所听到,看到的一例。

    我曾于2000年因进京上访被非法判劳教两年,关押在龙山教养院。2001年我屋里来了一个叫董梅的大法弟子,他是从二大队转到一大队的。当时我看到董梅脚包着布,就问:你脚怎么了?董梅说:因为我不转化,恶警指使叛徒拽着我在水泥地上来回拖的。说着董梅把脚伸过来一看,脚踝骨的骨头在外面露着。董梅说:我刚进来时,24小时不让睡觉,半个月看我不转化就打我、骂师父,我不理他们,在心里背法,他们就拽我头发把我的头发连皮带血拽下来;让我蹲,蹲不正都不行,后来看我还不转化,恶警指使叛徒拖着我在水泥地上来回拖,故意不让我穿鞋、袜,磨脚踝骨。当时我说:脚磨破了。她们说:知道疼了,就不麻木了,就这样40天了,还没长皮。经历了4个月折磨后,董梅已经被折磨的皮包骨,因董梅不屈服,带动一些大法弟子坚定大法。董梅也经常对误入歧途者讲师父的新经文,使得二大队不断出现误入歧途者重返大法的现象。恶警没招把董梅调到一大队,因其坚定大法,到期后龙山教养院也不放人回家,而是执行邪恶610指示,又给董梅加期3个月。

    在此呼吁沈阳大法弟子发出强大正念铲除控制沈阳所有劳教所、监狱、洗脑班的另外空间的一切邪恶因素,同时揭露所有迫害大法、大法弟子的邪恶手段、邪恶之徒的罪恶行径。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3/10/14/41255.html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