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根廷洪法之行


【明慧网2004年8月21日】

师父好!各位同修大家好!

今天很高兴有这个机会和大家分享我参加阿根廷洪法之行的体会。

有两件事情,阿根廷佛学会邀请台湾学员参加及协助:第一、中南美洲法会于今(2004)年3月7日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丽斯举行;第二、今年4月13日至5月8日在当地举办全球西班牙文最大的国际书展,估计参观者将超过一百万人,这是洪法及讲真象的好机会。阿根廷学员不多,非常希望台湾学员参加法会后能留下来协助书展;由于法会结束到书展开幕还有一个多月的空档,要想两全其美,实在很困难。

这次阿根廷之行有二十多位同修报名,就直接以参加法会的名义申请签证,希望利用办理签证的过程向阿根廷外交系统讲真象。果然办理过程曲折,阿根廷相关单位互踢皮球,谁也不愿担当责任。台、阿二地负责同修不断的向他们讲真象,全团学员也在等待中不断的发正念。最后根据团长透露:我们的签证是由阿根廷总统亲自核准的。在此过程中,的确使阿根廷有关机关的大小官员都知道了法轮大法,在讲真象方面得到了很好的结果。可惜签证还是慢了二天才下来,也使我们不能够如期的赶上法会。我们只好等到四月中旬再去阿根廷协助书展及洪法了,不过学员们也逐渐的悟到:其实书展洪法的作用比参加中南美法会更为重要。正好这个时候,纽约法会将于4月11日举行的消息传来,本来我们到阿根廷就打算经由纽约转机,这下可好!全体团员21人很幸运的能够在纽约恭听到师父的两次讲法后,于4月12日晚上才搭机飞往阿根廷。大家都觉得这次因为没有以观光名义签证,以致无法赶上中南美法会,使整个的行程重新调整,绝对不是一件偶然的事情,学员们默默的在心里感谢师父慈悲的安排。

我们在4月13日中午到达阿根廷的首都布宜诺斯艾丽斯,太阳强烈的照耀大地,使我感觉非常的炎热;然而当晚的一场大雨,却使当地的天气骤然由夏季转为秋天,凉爽宜人。当地学员安排我们住在借来的一栋大别墅里,有七、八个房间、五间浴室、一个厨房。我们从台湾带来了睡袋,另外每个人花十块美金买一床塑料的床垫。虽然卧房有些拥挤,但公共空间及室外的院子很大,住得算是方便舒适了。当地的自来水可以生饮,物价也很低,台币一百元就可以应付一个人一天的食、宿及交通费用;而且治安情形还好,交通也很方便。

中南美洲学员不多。师父《在亚太地区学员会议上的讲法》答学员问题时说到:“………当然,哪里没有大法弟子,那里的众生将来得度就是问题,作为大法弟子来讲,你们会想到这个问题。……”中南美洲的国家实在是一大块可以洪法的处女地,有便利条件的同修不妨大家一起来想想这个问题。阿根廷学员中只有佛学会负责人傅小姐是来自台湾的华人学员,其他都是西人学员,他们讲西班牙话,只有少数几个可以用英语沟通。听说阿根廷北部某大城有一个来自台湾的中医师,曾经回台湾学了大法,后来看到阿根廷人受经济不景气的影响,个个心里苦闷,就提供场所教当地的阿根廷人炼五套功法;有一些学员得法后,就继续炼了下来,这次来书展帮忙的安娜就是其中之一,但可惜那位教功的中医师自己却不炼了。这次来书展工作的阿根廷学员有些和安娜一样来自其他省区,他们和我们住在一起,大家一起学法炼功、洪法、讲真象,起到很好、很难得的交流经验的作用。由于阿根廷人绝大多数信仰天主教,他们对炼功还是比较有兴趣,一些西人学员因为炼功之后,慢慢的也了解到学法的必要性,而逐步的走上性命双修、整体提高的正途。

这次书展,分配给法轮大法展位的空间虽然不小,但我们全团有21人,不用全部都到展位上帮忙,于是我们就分成二组;另外一组人加上一至二位西人学员上午就可以先到中国驻阿根廷大使馆发正念、讲真象;下午则到街头广场或中国城洪法。阿根廷人非常友善,百分之九十的人会接受简介并说gracias(西班牙语──谢谢),相对的在中国城洪法时,大陆侨民接受率不到五成,台湾侨民接受率稍高,有六、七成吧。当然了,所谓的接受率其实也是随着学员们正念的强度在增减。值得一提的是:我们在台湾会馆还办了九天班,有三、四位台湾侨民持续参加,可惜我们离开阿根廷时才進行到第五天,希望这几个人能学炼下去。

书展自4月13日起连续三天先对特定人开放,4月16日才正式开幕提供一般民众参观。开幕典礼非常隆重,阿根廷各大都市的市长、议员以及各国大使都来参加。参展的厂商则有来自世界各地的四百多家大出版社或书店,同时中南美各国也在现场设有国家主题馆,介绍自己国家的文化事业。

书展期间每天自下午二点至晚上十点开放,因此轮到到书展现场洪法的同修,当天上午还可以留在住处学法炼功,中午发完正念后,要坐一个多小时的车才能到书展现场。在展位上同修们不停的轮流发资料、摺叠资料以及功法表演;由于此次同行的台湾学员都不会西班牙文,需要解说时就由西人学员担当了。根据书展结束后的电脑资料共有一百三十万人到场参观,比往年多了三十几万人,可以说每天都是人山人海。后来听说阿根廷的总统也亲自去参观,而且经过法轮大法展位时接受了学员给的真象资料,只是当时台湾学员已经离开阿根廷回国了。法轮大法的展位上挂着二公尺长、一点五公尺宽的中、西文“论语”各一幅,也挂着大法轮图形,受到很大的瞩目;“论语”前面放有椅子,许多人都坐了下来,一个字一个字的读“论语”,还有很多人对法轮图形中的卍字符有兴趣,经过西人学员说明后才知道原来希特勒盗用了佛家的标记。这次书展主要推广《转法轮》西班牙文版,虽然翻看的人比实际买的多,但每天还是有买书的人。

书展期间还有墨西哥、哥伦比亚、乌拉圭的书店经销商有兴趣在他们自己的国家代理《转法轮》的销售。另外阿根廷佛学会还在展览馆二楼办了三场说明会,由台湾学员担任功法表演,参加者非常踊跃,提出的问题也很多,是相当成功的说明会。根据阿根廷佛学会的统计,这次书展学员发出的大法简介及真象资料有十三万张之多;传单是发出去了,佛学会的询问电话可接不完,而当地的炼功点也马上来了很多人;由于布宜诺斯艾丽斯地区太大了,当地学员准备建立新的炼功点。

四月二十三日晚上是我们离开阿根廷的时候,当天上午阿根廷佛学会傅小姐请我们全体学员到她们家的农场参观,农场离市区约有三个多小时的车程,途中我们看到了阿根廷的小镇风光、大片草原以及许多的牧场。我在车上读着新出版的《洪吟》(二),正翻到《留意》:“一路征尘一路风 万恶除尽万众生 劳心力解渊怨事 难得欢心看风景”,想着学员们十几天来辛苦的洪法历程,看着车窗外如画般的风景,再读到师父这段经文,心中充满着无比的甜蜜。到了农场后,部分学员帮忙弄午餐,有的在炼功,有的喂马儿吃胡萝卜。我坐在屋前木椅上,望着蓝天绿地,突然间觉得好安静;常人认为宁静足以致远,我当下却感到宁静缩短了天地之间的距离,宁静使修炼者听到那天上的家所发出欢迎归来的信息。而此时此刻我也更加体会到为什么大法就是在静中修炼、为什么只有提高心性的时候才能达到清净无为、以及为什么能静得下来就是功的法理了。

我们这次付费请阿根廷学员代印西班牙文的大法简介五万份;另外带了二十箱的中文真象资料,资料从台湾随我们先到纽约再到阿根廷,真是千里迢迢,由于学员大部分是上了年纪的,搬运起来还真是费力。但那也不算什么,后来听说那些中文资料的钱大部分是由没去阿根廷的学员抢先支付了,而在纽约法会期间有些学员一听到我们要去阿根廷,当下就脱下印有法轮大法文字的厚夹克、黄色衣服以及围巾等要我们带给阿根廷学员,这么多同修不计名利和无私的付出,才真是令人感动。

出国洪法过程就是修炼的过程,待机、等车的时间是很长,但修炼人同样可以利用这些时间学法、炼功、发正念以及发简介、讲真象,师父交代的三件事并不会在旅途中落下。这趟阿根廷洪法之行,每一位学员发出的简介资料少则一千五百份以上,多者超过二千份。就我自己来说,已大大的超过我修炼四年所发出的总数。然而在整体洪法活动的场中,大家可以做得那么自然,如果是一个人在旅途中,能否同样的做到呢?我觉得我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当然,我一个人也常常独自到景点或街头发资料洪法,然而在日常生活中却常忘了把大法的慈悲留给在一走一过的世人。

今年四月我出国参加纽约法会以及阿根廷洪法之行,回国后又接着到香港参加法会,对自己的修炼有很大的突破与提高;除了在法会中听到同修的经验及心得分享外,我看到同修们在许多相关活动上,不论是游行、到中领馆发正念或是在街头洪法都表现了他们想证实大法的那颗心,而一个修炼的人既然有了想证实大法的心,就是他修炼结果的显现。

师父在《二○○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中说:“那么讲清真象,我想作为大法弟子来讲,这已经是你们今天的修炼人特殊的修炼方式了,在历史上没有过,也可以说是正法中大法弟子证实法、救度众生的壮举。大家知道过去修炼只是求个人的圆满,而大法弟子面对的事情就很大。大家知道,我一再讲,我说今天世上的人哪都不简单。如果都不简单的话,那么你们救度的人、救度的生命、救度的众生就不是一般的生命,也不是一般的修炼人能做得了的。只有在今天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在证实法中才能做得了,才配做,才允许做,那么也就是说肩负的历史责任是很重大的,同时也是在奠定着未来。”我们要肩负那历史责任,兑现那洪誓大愿呀!  

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2004年台湾北区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