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北京发正念去


【明慧网2004年8月21日】师尊《北美巡回讲法》在2002年上半年发表了,师尊讲:“在中国除了邪恶的头子所在的城市之外,其它地区邪恶已控制不了所有的地区了,邪恶生命已经被清除得所剩不多了,大面积的区域形势都在变好。如果你们对着那个邪恶之首近距离发正念的话,邪恶的维护补充不上,它就会气绝。”给我很大启发,我决定利用五一长假到北京近距离发正念。克服了旧势力的干扰阻挠后,我于2002年4月底来到了北京。

我是晚上10点左右乘长途客车到北京的,下车以后马上打车去自己选定的旅馆。这个旅馆是我在北京旅游地图上选的。选它的原因是因为它位于一环内离邪恶之首的地方很近。坐出租车到了以后发现这个旅馆不适合我完成此行发正念的目地。原因有二:第一,这是个利用以前防空洞和地下室改建的旅馆,环境很不理想,阴暗潮湿易为邪恶聚集干扰发正念,这还不是主要的,主要的是第二个原因。这个旅馆称为旅店更合适,是由社区创办管理的。

我仔细考虑了一下觉得以它为据点发正念不合适,北京是首都它的社区管理最严密,象这种地下室的小旅店街道人员往往直接跟客人接触,客人又少,你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视野内,一天两天可能行,时间一长估计会有问题,于是我决定离开。由于地理不熟加之又是晚上,就打出租车寻找合适旅馆。出乎我意外的是出租车司机给我带来了不小的麻烦。由于我的身份证过期了,到最近一家旅馆入住时没住上。以往北京出租车司机给我的印象很好,就有了依赖司机帮我找个旅馆的想法。这个依赖心给了旧势力可乘之机。

从旅馆出来后,那个司机就开始带着我兜圈子,从一环兜到三环,这期间不是把我拉到洗浴中心就是4星级宾馆,开始还没意识到,等到了三环就觉得不对了,心想我咋能让他拉着我跑,我来干什么来了?这么一想头脑马上就清醒了:我是来发正念除恶的,离邪恶之首越来越远哪行!这不是邪恶利用了常人不好的方面阻止我近距离发正念么。于是我严肃的对司机讲我要在一环内找个旅馆,可你却把我拉到了三环,这期间不是把我拉到洗浴中心那种肮脏的地方就是4星级宾馆跟我消费能力不相符的地方,现在都快下半夜了,我也不跟你计较车钱,你现在马上把我拉到北京火车站,那里我熟,车钱就按计价器的结果算。

他看我的态度严肃坚决(实际就是正念足)再也不敢耍花招,就把我拉到了车站。下车以后我的想法是先找个地方住下明天再说。跟几个客人在等接送客人的小车时候,我想到我是来发正念除恶的,是师尊的弟子,师尊一定会帮弟子的。正想着,发现一辆出租车非常快的驶進了出租停车站,我快步走过去坐到了副驾驶的位置上,马上把我的过时身份证拿给他看,并说出了我希望在一环内找一家旅馆。这个司机二话没说就又把我拉到起初因为身份证过时而拒绝我住宿的那个一环内的旅馆,这次很顺利的就住進去了,当时心里非常清楚是师尊呵护我住到了这个发正念非常好的地方。

我是下半夜快2点上床的,不到5点就被一种声音吵醒了,听清了这个声音是什么,我的内心受到很强的震撼!这个声音不是别的,是乌鸦的叫声。我曾有过从延安步行到西安的经历,有这个经验就是每每快到城镇时就会看到喜鹊,乌鸦往往在荒野中。在中国文化中,乌鸦是不祥之物。怎么在堂堂的北京会有乌鸦呢?我是这样认识这件事的:乌鸦是吃腐烂物质的,身上聚集了很多低灵,一定是北京另外空间低灵太多形成了低灵场,那个空间场适合了它,它就生活在这里了。后来的经历也验证了这一点。有了这个认识,心想这会可来的正好,真能起到一个大法弟子救度众生的作用了。在北京的几天发正念强度很大,基本上每天早上5点开始一天的发正念,都是整点发正念,早上3次,上午3次,下午2--3次,晚上5次左右,临走的前一天在师尊加持下发了一宿正念直到第二天下午4点退房。强度大还体现在炼功上,基本上是发完正念紧接着就炼功,这么高强度的发正念不炼功是不行的,炼功是以第二套,第五套为主。在发正念的过程中没有受到任何干扰,也就是没给旧势力抓住把柄。这就是住旅馆的好处,在旅馆我都是包单间,直接接触我的是服务员,她们又是分班倒的,她们就是雇员,她们不管你在屋里干什么,所以非常安全。

02年的北京乌鸦特别多,一般下午我常去北海公园,北海公园也有乌鸦,巢穴就在北海白塔那里。大概第四天的样子早上就听不到乌鸦叫了,在那以后直到离开北京早上再没听到乌鸦叫声。在第五天的样子发正念时遇到这样一件事。我是锁着修的,那天晚上发正念时感到了一种压力,我的功好象打到了一种水幕一样的物体上,那东西还有弹性,甚至于在我脑海里形成了给我压力的生命的形象,也是人的形象,也盘着腿,手的样子没看清好象也立着掌,在那么一个空间里,我感到了压力,这时我就发出了一念,大意是:我是师尊李洪志的弟子,我在发正念,你干扰我发正念你不是站在了真善忍的对立面了么。这一念一经发出,那个生命唰一下就掉下去了,解体了,没了,真是一瞬间,压力也随之消失了。

从02年4月29日晚到北京到5月7日晚离开北京,一共在北京呆了差不多8整天的时间,发正念效果非常好,起到了一个大法弟子应起的作用。

在决定写这篇心得体会前有一个插曲:看到明慧网发出的举办网络心得交流会征稿启事以后我就想把通过学法对师尊的认识写出来;又觉得一些同修在正法的时间问题上认识有不足,也想把自己对正法时间的认识写出来作为一家之言跟同修们交流;那天在明慧网上看到有的同修讲国外的邪恶在往纽约聚集,国内的邪恶在往北京聚集,就想要是把我去北京发正念的经历写出来,同修们一同到北京发正念不正好将邪恶一网打尽了么!

有了这个想法的第二天,我发现不对劲。人们看我的眼神不对,态度也不对,我就暗自琢磨咋回事呢?我也没做错什么?一摸身上有两道长长的由指甲划伤的印子。我自己独自生活,明白是邪恶对我歇斯底里的干扰!前前后后仔细一想,问题出在:把我去北京发正念的经历写出来,同修们一同到北京发正念不正好将邪恶一网打尽了——这一念上。看来这一念打到了邪恶的七寸上,于是我马上开始写这篇到北京发正念的心得体会,并把文章的题目叫做《到北京发正念去》。就是建议有条件的同修在邪恶聚集北京的时候去北京发正念,事半功倍的清除邪恶,救度世人。

“作为大法弟子来讲,也不应该把希望寄托于所谓的自然变化、外在的变化、常人社会的变化,或者是谁给我们的恩赐。你们就是神,你们就是未来不同宇宙的主宰者,你们指望谁呢?众生都在指望着你们!真的是这样啊。”(《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如果有条件的同修都到北京去发正念把邪恶铲除了,消除了制约人的邪恶因素,那么众生都清醒了,以至于一部分众生的佛性都出来了,大家想想罪恶还有存留之地么。正如师尊讲的:是你们在救度常人社会,是你们在救度众生!(《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所以我建议有条件的同修到北京去发正念。

下面我把一些经验写出来供想去北京的同修们参考:

1、需要住旅馆的证件要带全,身份证必带的,家庭去的结婚证要带上,北京那地方基本认证不认人。住旅馆一定要包房间,不能跟不是大法弟子的人同住,因为是要炼功的。

2、再一个要有智慧。比如:恶人问同修说你们来北京干什么?同修回答说:看病。我就觉得这位同修没有违反真善忍的真。同修来北京是来发正念的,为什么发正念呢?是因为北京这里有邪恶,有邪恶就说明北京这地方不正,发正念就是使它归正,不相当于同修们在给北京看病吗?当然这只是实例之一。

3、经济上要准备好。02年,三星级旅馆单间180--220元/每天,双人间240左右早餐免费,在一些招待所里有4个,5个床位一间的,每张床位30--60元不等很经济,适合同性同修结伴来北京发正念,饭一定要吃饱,在大众饭店10--15元能吃饱。这些价格估计不会有太大变化,饮食可能会有上浮。

4、北京的电信设施非常好,受到邪恶注意的同修可以考虑买一张IC卡非常方便走哪打哪,安全经济。

5、充分发挥大法弟子的能力。“每个走在证实法中的大法弟子都在充分的发挥着自己的能力,运用自己在常人社会中所学之长,证实着法、救度着众生、讲清着真象,做得非常好。”(《在2003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在这里师尊讲的能力的含义是什么呢?我是这样悟的:在正法中能够使大法弟子堂堂正正发挥证实大法作用的一切因素都是能力。

在这篇文章中有不少个人的观点、结论都是修炼者在自身境界的认识,是有很大的局限性的,存在很大不足的,只是供同修们借鉴、参考、抛砖引玉,一切以师尊的法为准。目前这段时间是师尊赐予我们大法弟子的,是对我们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恩赐!让我们共同走好这最后的正法路。

作为一名大陆大法弟子我跟千千万万的大陆同修一样,没有这个荣幸聆听师尊的教诲,没迫害之前我专程到长春给师尊拜年都没能有幸见到师尊一面,非常羡慕海外同修有机会当面听师尊讲法,海内外大法弟子是一体的,希望海外同修把我们的敬意带给师尊,代我们向师尊问声好!师尊您辛苦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