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泽民集团“毁不了她的心,就毁她的容”(图)

【明慧网2004年8月22日】2004年8月中的一个周末,纽约曼哈顿街头,行色匆匆的路人不时停留在一张展板前,专注的眼神中写满了悲愤和震惊。


沈阳鲁迅美术学院财务处法轮功学员高蓉蓉

高蓉蓉2004年5月7日被酷刑折磨,脸上是电烧灼伤。照片是受伤10天后拍摄的

那是一个美丽的面容被毁掉的悲惨故事,毁容前后的照片对比让人心痛。

故事的主人叫高蓉蓉,沈阳鲁迅美术学院财务处职工,因不放弃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关押在沈阳龙山教养院。2004年5月7日,高蓉蓉遭到龙山教养院二大队副大队长唐玉宝、队长姜兆华从下午3点至晚上9点多钟的连续6小时的电击,造成她的面部严重毁容。

这张毁容的照片,让来去匆匆的纽约人也感受到了受害人的那份挣扎,多多少少能想象得出恶人们的那份丧心病狂。

如果我们把焦距对准高蓉蓉被毁坏的面容,把镜头推向那惨绝人寰的6小时,目击唐玉宝、姜兆华把高压电棍无情的烙上高蓉蓉美丽面颊的整个过程,那将是怎样黑暗的一个时刻!人们将见证到恶徒们没有人性的变态发狂的狞笑,将感受到一个弱女子为坚持自己的信仰而承受的撕心裂肺的痛苦与煎熬!

在生活中,毁容──这个令人不寒而栗的字眼──常常是伴随着巨大的想让人生不如死的报复和仇恨。龙山教养院的工作人员同高蓉蓉也许素不相识,如何能生出如此大的仇恨,要置高蓉蓉于生不如死的境地?

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江泽民及其帮凶妄想铲除法轮功。面对法轮功学员对“真善忍”信仰的坚贞不屈,江泽民不是放下屠刀,而是变本加厉的要搞洗脑转化,不转化就是酷刑折磨甚至从肉体上加以消灭。

被毁容后的高蓉蓉,在长期的折磨下,从2004年8月9日起尿血、不能進食进水,整个人瘦成一副浑身带伤的骨架,(沈阳)中国医科大学(“医大”)第一附属医院一再下病危通知,但龙山教养院的上级主管部门沈阳市司法局拒不放人。沈阳龙山教养院对迫害高蓉蓉一事经“研究部署”,2004年8月15日,龙山教养院主管迫害的院长李凤石对每天监视高蓉蓉的属下布置说:“如果发生死亡事件,马上通知龙山,马上跟‘医大’要死亡证明。”

这就是蓄意虐杀,而且想达到杀人不见血的效果。

龙山教养院院长李凤石对手下恶警执法犯法不但不管,反而对高蓉蓉说:“这是专制机关,手铐、电棍是干啥的?不信治不了小小的高蓉蓉。”曾有两名法轮功学员,王秀媛和王红,在龙山教养院被迫害致死。据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调查,2001年年底,龙山教养院由于迫害法轮功有“功”,得了40万元奖金。

中国民众大都知道中国警察、监狱的素质差,侵犯人权严重,连中国官方近来也公开承认这一点,并扬言要治理整顿。江泽民集团奖励的“先进单位和个人”却是屠杀自己善良百姓的单位和个人。这仅仅是下级执法单位素质差的问题吗?

根本不是,而是江泽民系统性的迫害法轮功的结果。可见,江泽民对法轮功的迫害,就象一座山,挡在中国人权进步的道路上,而且,在不断的“培养”出魔鬼化的警察,对百姓充满仇恨的警察,敢干出给百姓毁容这样伤天害理的事的警察。

这样丧心病狂的警察,今天能对善良的法轮功学员毁容,明天能保证他不对其他他们“攥在手心里”的百姓做出什么吗?不能保证,因为江泽民是在变异、剥夺一个警察做人的起码良知,是在灌输“扼杀不了精神就蹂躏生命”这样邪恶的理念,是在破坏整个社会的道德基础。面对这些对法轮功学员下毒手的人,人人都不会有安全感的。

我们必须制止这场迫害。

在纽约曼哈顿街头,一位当地的白人女士路经法轮功学员举行的酷刑展,非常急切的问道:“我能做些什么来中止这场虐杀?” 她说她是“奥林匹克人权观察”(OLYMPIC WATCH)的成员,非常清楚中国在人权问题上掩盖得非常严重,并用经济利益来同西方作人权交易。她非常珍惜法轮功学员敢于走出来揭露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的迫害,希望法轮功学员能坚持不懈的做下去。

只要迫害不停止,法轮功学员就一定会继续揭露迫害、讲清真象,包括制止对高蓉蓉的虐杀,和不让高蓉蓉被毁容这样的惨剧再发生。(明慧记者欧阳非撰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