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都不是偶然


【明慧网2004年8月22日】

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是黄瑞芬,今年三十一岁,1997年得法。目前是一名国立高中国文教师。得法的过程,回想起来其实很微妙,就在出乎意料的结束五年的感情不久,我与先生相识,交往五个多月后,两人就决定步上红毯的那一端。因为婆婆修炼法轮功,身心起到了很大的变化。自然而然的,我和先生也在婆婆的鼓励下开始学炼。这样的姻缘也带领了我走上修炼法轮大法的路。而在随着修炼后,我才知道这一切都不是偶然的!

一、姻缘原来为法来

新婚生活没多久,我开始不适应两人世界。夫妻时不时的闹别扭,我跟先生的个性其实相差甚远,先生是个温和、有修养的人,做事不急不徐,平时话也很少。我个性外向,心地善良,却因急躁而容易生气。两人生活习惯也不同:我喜欢整洁、有序的家庭生活;先生怀大志不拘小节,在乱中有序、他仍然自在。当急惊风碰上慢郎中,有时候激发出来的就不是爱的火花。记得常人说的一个笑话,一对夫妻因为挤牙膏的方向不同而离婚:太太一定坚持从最底部开始挤,先生则是随性的抓了就挤,谈判未果婚姻因此宣告破裂。如果不是修了法轮大法,我的婚姻肯定同那笑话一样。但是,随着学法、向内找,我开始一点一滴的改变自己。

回想起跟先生起矛盾时,最痛苦的还是自己,师父说“业力落到谁那儿谁难受”,果真如此,先生往往就好像局外人一般看我从抓狂到哭泣到平复!我委屈的说“真不知道当初为什么会嫁给你!”他正经八百的说“嫁给我能修到大法是你的福分!”是啊!修了大法,我试着不再以自我的角度去看世界、去要求别人,我开始放掉自以为是的优越感;开始承认自己的不足,以及不断的修正没有符合“真、善、忍”的一思一念。我发现心情变得自在轻松,我发现生气的次数变少。做事情的时候,我也学着以“缓、慢、圆”的节奏来要求自己、包容别人的不同步调。我渐渐修掉有棱有角的脾气,个性变得温和许多!连母亲都常常跟我说“你呀,真好命,嫁一个好婆家,能跟着婆婆修炼法轮功!脾气改了好多呢!”因此,我彻底明白,当初五个月就定下的姻缘,是师父安排要带我走回返本归真的修炼之路!

虽然有时心性没守住,还是磨了对方一把,但大多时候,家庭气氛都是和谐的!即使有矛盾,都能很快的从法理上认识到而修去,不再像从前,生了很多天的闷气,还要求对方跟你道歉。师父在《何为忍》这篇经文中说:“忍是提高心性的关键。气恨、委屈、含泪而忍是常人执著于顾虑心之忍,根本就不产生气恨,不觉委屈才是修炼者之忍。”我觉得我真得用高标准来要求自己。后来,我听婆婆转述,先生私底下跟她说我修炼之后,改变真多。师父说:“法轮它会内旋度己,外旋度人。”对修炼者而言,当事人是身心的直接受益者,对于他周遭的亲朋好友而言,也都是直接或间接的受益者。更重要的是,修炼法轮功是从本质上去改变一个人,使一个人的心性得到真正的升华!

二、我找到教育的希望

在教学工作中,修炼之前,我对辅导学生方面很有兴趣,常常参加相关研习,甚至拿到“张老师”的证书,业余的当起“张老师”专线的义工。希望能对时下层出不穷的青少年偏差行为有所帮助。然而在我真正修了大法之后,我深刻的意识到,再多的辅导技巧,都是外求的手段与方法。如果辅导者无法从心底去慈悲一个生命,孩子感受不到师长纯粹为他好的关爱,师生的沟通就会有瓶颈。如果,被辅导者没能从本性上认识到:一个错误的念头或行为对本人及他人造成的影响有多大,他也许过没多久就会故态复萌。

因此,我以在大法中修出的祥和及慈悲去跟孩子们相处,或和家长沟通,用浅显的道理将“真善忍”的精神讲给他们明白。师生相处得很愉快。家长常常说:“老师你好有爱心。”这个时候,我都会跟他们说:你们如果觉得我做得好,那是因为我修炼了法轮功,李洪志老师教我们要“无私无我,先他后我”,凡事多替别人着想。否则,我真没把握能持之以恒的关心别人。

今年,我被安排中途接下高三的班级,如果是没修炼前的我,打死也不肯接的。那是大多数老师不愿干的事,一来,因为都到了高三了,学生的行为模式已经定了下来,改变不了多少。此外,首当其冲要面临的就是“升学率”的问题。然而修炼法轮功,让我改变对事情的看法,我相信我与那些孩子有缘,我知道我有使命把大法的美好让他们知道。高三学生的生活被试卷或课业填得满满的,鲜少有导师时间可以和他们说说话,因此除了抓紧相关课文做随机教育外,我以每周一张B5大小的纸张跟他们谈谈心里话。告诉他们考上好学校固然重要,但是做人处世的道理一样不可轻忽等等。有时会附上一些深有启发的小故事。渐渐的,学生从陌生到熟悉到信任一位新导师,我们很快的打成一片。任课的其他老师常跟我说:“我很喜欢上你们班的课,这些大孩子看起来很快乐,少掉许多高三生的沉闷。”的确,课堂常传出爽朗的笑声,同学之间没有为成绩而明争暗斗的气氛。

在谢师宴的时候,有学生想到我曾于毕业前告诉他们,“无论如何,永远不要迷失”的话而哽咽。有学生在卡片上说:“在苦闷的高三生活还能上到老师的课,是一种幸福!”这样的例子在我们学校其实很多。因为,学校目前稳定修炼法轮功的教师有八位,我们有一个固定的学法组时间,大家会坐下来学法及谈谈教学上的体会或讲清法轮功真象的修炼心得。互相勉励、共同精進!学校老师还利用午休时间,义务教一些想学炼法轮功的学生功法或陪他们一起学法。有些是课业繁忙的高三学生。看到他们持之以恒的表现,真是打从心底感受大法的威力,也为他们的人生感到高兴。

三、用笔证实法

法轮大法在台湾教育界的洪传是蓬勃的,修炼的教师和学生也与日俱增。然而仅海峡之隔的对岸却发生了针对教育系统的百万签名以反对法轮功的活动。这是对“真善忍”的戕害,对孩童纯洁心灵的误导。当我看到一些迫害致死案例中也有教师身份的法轮功学员,很多都是被评为优秀教师及“社会先進工作者”。这样的好人被折磨成骨瘦如柴、牙齿全掉、被灌食粪便、戳破气管;有的还剩一口气就被抬至高楼摔下而死,造成自杀的案件处理;而死时遗容保持完整的寥寥无几。这样残酷、毫无人性的行为应该被立刻制止。随着正法進程的飞快,除了配合一些集体的讲清真象工作外,这一年多来,我开始用文字证实法。

刚开始我觉得自己是国文老师,文章写作及或编辑,应该有编辑基本功,却逐渐发现那固有的观念恰恰是限制自己的框框,反倒是没有编辑经验的同修,思想更纯净,更容易发挥。有一回,我在做资料编辑的工作时,因为急躁、因为讲求效率,花了几天做出的结果和同修要求的完全不同,我还试图说服同修。这其中暴露我不纯净的、做事讲效率的“干事心”。资料要方便同修查询,当然就得站在对方便利的立场着想,那放不下的是一颗为我的私心在作祟。和旧势力“都想要改变别人而不想改变自己,谁都不想动自己,甚至于最大限度的保全自己执著不放的东西”(《北美巡回讲法》)一样。这和师父教导我们“先他后我”的精神背道而驰了。站在为自己负责、为众生负责、为大法负责的基点,一切不纯净的念头都要去掉。心中如释重负,虽然从头做起等于花上加倍的时间,心中却也更加踏实。师父曾说:“你们对大法所做的工作不会与你们本人的修炼无关,工作中处处都体现了对你们心性提高的因素在里边,你们不能只工作,也要圆满。”(《清醒》)所以,我深深感谢师尊的慈悲,也意识到自己挖根挖得不够彻底,我学会更加谦虚及放下观念看待大法工作。

和同修交流编辑或写作文章的过程就是向内找的过程,愿意对照同修编辑好的一面、放下自己不足的一面,就能更大的开拓思路,在这样的情况下编出来的文章对救度众生起的效果会更大。个人修炼也是如此,师尊要我们多看别人的好处,少看别人的不好,这样同修之间相互促進,整体才会有更好的提升。犹记得一位同修在交流中曾经分享到师父在大连讲法录音带中有一段话的大意是,一个人自从修了大法之后就没有自我了,只有不断的同化真善忍,才能归正自己。这对我触动相当大!

虽然,庞大的资料对我们来讲有些压迫感,但我不去想还有多少没做?因为想太多便举步维艰了,就是单纯的去做吧!把常人的时间概念(这耗时、那时效快)放掉、来不来得及的想法丢掉,正法是师父在安排的,细密宏观至极啊!一思一念越单纯,容量就越加扩大。太多人的想法会把正念都挤出去了,只要对救度众生有益的事就去做就对了!一旦这样想,其他枝枝节节的小事很快就被溶掉了。自我放下越多,心的容量越大,承受力就大了,真的有这种感觉。在设身处地站在受蒙蔽的人的角度去思考,怎样的文章才能解除邪恶给他们种下的毒素时,我感受到编辑写作文章的背后,有着慈悲的内涵在其中。

北美同修希望台湾能有一系列的修炼故事以突显两岸对待法轮功态度上明显的对比,我被分配到的是明慧学校小弟子修炼心得的部分,刚开始实在不好使,因为小弟子很少自己能提笔写,心得大多需要藉由采访及父母整理的内容改写而成,所以進度上如老牛拖车。后来,经同修的交流,觉得自己应该更加主动,不等不靠的邀稿,才起这一念,就有同修提供这样那样的稿源。平时我最容易忽视的就是家中的小同修,可是经由跟同修交流小弟子心得的过程中,我已经找到自己的不足和差距,也做了一些调整和修正。所以我感受到正法的安排是如此殊胜,我也更加深信修炼人所碰到的事情不是偶然的!

区内有位新同修,在美国攻读博士,年轻的生命却得了“类风湿性关节炎”的不治之症。她为病魔所苦,绝望的买了飞往大峡谷的飞机票,计划一跃而下、了断病痛的生命,在她抱着最后一线希望上网打了“类风湿性关节炎”搜寻时,最后一笔资料是明慧网的一篇文章,作者和她得了一样的病,文章叙述着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健康的过程。她姑且一试,自行从网上下载《转法轮》及功法教学带,学炼之后果然获得重生。虽然有些同修告诉我“做梦都梦到你跟我邀稿”,在此,我还是希望大家把自己或孩子的修炼点滴化为文字,那是证实法的一部分,每个人的修炼都是一部历史,虽然还有没修好的部分,但是在大法中修出来的美好本来就该让世人共同见证,在不同空间起到的作用真的不是我们能想像的。有人因此而走入修炼的行列!有人因此而更加精進!

师父在《二○○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上说:“大法弟子回过头来看看你走的路,在不同的环境中,每个人都在走自己的路,就包括你在世间上的工作、你的生活方式,都是有原因的。”最近的我,有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高中求学时的我,对英文有着很高的学习兴趣、也有不错的成绩表现。做梦还会说英文,大学联考的第一志愿是台大外文系,没想到出乎意料的考上师大国文系。大一的我还以中文系学生的身份参加英文演说比赛获得第二名,大二时也获得了修英文辅系的资格。然而我的人生轨道却不知不觉和A.B.C的世界渐行渐远。原来,一切早已经有所安排。也许我就是要以写文章来证实大法的。我似乎渐渐明白了,一切都不是偶然存在的。

四、结语

修了六、七年,最近警觉到看书看不到更深一层的法理,为此深感懊恼。后来才想起自己在生活中的修炼状态,并未事事落实做到“真善忍”,所思、所想、甚至所吃,还有着许多执著。师父曾在《在北美首届法会上讲法》中说:“当你应该提高的时候,这个字的背后的佛、道、神全都看见了,你应该知道哪一层理,到了哪一层了,他就把这一个字,或者这一行字点给你它背后的真正内涵,你豁然间就明白了。”惭愧自己有时在忙中学法只是走形式,有时是悟到却没做到,心性没得到扎实的提高,如此的修炼状态,怎敢奢望佛道神再点悟给我更高的法理呢?因此,我要重视自己平时的一言一行,要求自己“事事对照,做到是修”。师父在《二○○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上说:“在这个时候只要能够平稳的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这三件事,你们就能走得过来,一定能走得过来。”三件事情要做到,并且不可偏废,需要的就是对法的正信和一修到底的决心。

最后我以师父的《坚定》和大家共勉:“觉悟者出世为尊 精修者心笃圆满 巨难之中要坚定 精進之意不可转”。

以上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2004年台湾北区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