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清真象中纯净自己


【明慧网2004年8月22日】
 
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好!

我叫张文聪。在得法两个月后,我认识到讲清真象、救度众生的重要性,也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不可推托的使命。因此,考量自身的条件,选择了打电话这种形式讲清真象。

刚开始打电话的时候,我不知道怎么说,幸好有同修提供电话稿作为参考。初期打电话很紧张,不仅因为有怕心的关系,同时也因为用一只手摸读电话稿(点字),在换行时会停顿一下,读的语句无法顺畅,增加心中的顾虑和担心。在这样不稳的心态下讲真象,有的人听完一句话就挂断了,比较好的听完一半也挂断了。这时心里不免有些遗憾和沮丧,继而一想:这些都是情啊,都是执著心啊,是修炼人要修去的东西。同时,这也都是一次次提高自己、发觉不足的机会,不是吗?后来随着打电话的次数增加,电话稿越来越熟悉,讲的也越来越稳,怕心渐渐的消失了。

可是有时候一、两天没打,要再拿起电话就没那么利落,许多念头和人心纷纷冒了出来。什么会不会有人接呢?会不会听到“法轮功”三个字就恶言相向或挂断呢?他们是不是又会以“不知道”作为这通电话的结束语呢?对方现在是不是在忙?……这些想法占据了我的脑子,阻碍着我对大陆人民讲清真象的行动。这不是旧势力的干扰吗?他们为什么能够干扰呢?不就是我有漏、不够理智、正念不足,才能被他们钻空子吗?“邪恶是无孔不入的,你们一念一行邪恶都在虎视眈眈。你们执著什么邪恶就加强什么,你们思想不正它们就会叫你不理智。”(《2004年芝加哥法会讲法》)修炼人就得要有修炼人的状态,怎能随其摆布呢?我一面发正念一面清除脑中不好的常人思想,就这样思想越来越纯净,同时内心好像有一个声音告诉自己:“这通电话一定要打,这个人一定要救。”常常当我处于这种状态时,对方都能够听完,明白真象。师父在《精進要旨》“再认识”中说:“你们在纯净心态下所做的事才是最好的事,才是最神圣的。”我体悟到,当我们一思一念都在法上,一心想到别人,做的事情效果都会很好。

另外,对于打电话,我也容易产生安逸心。有时会利用各种借口来压缩打电话的时间。比如说,以事情很多、要上明慧网看文章、今天的法还没学多少……等等作为借口,没有把救度众生放在重要位置上。其实这些事情只要有计划的安排,都可以腾出空来打电话,因为只要有几分钟,就可以打一通电话了。在学法组的心得分享中,曾经听到一位学员讲了她在外面吃晚餐时,点了一碗面,而在面还没来之前,她利用这短暂时间打电话讲清真象。在另一次分享中,有一位学员也谈到了他的同事如何利用走到餐厅用餐的短短几分钟时间打电话。看看别人,再看看自己,和别人差距多么遥远!

自己向内找,归根结底,这些借口都来自于一个“私”。师父说:“你们不改变常人那千百年来骨子里形成的人的理,你们就退不掉人的表面这层壳,就无法圆满。”(《精進要旨》-警言)当我严肃正视并抑制自己内在隐蔽很深的私的时候,很奇妙的,“私”的影响越来越小,以至消失无踪。我知道这又是师父的慈悲,帮了弟子一把。在《2004年芝加哥法会讲法》中师父说:“如果在极其微观下大家看看思想上那些个执著的东西形成的物质是什么?是山,巨大的山,像花岗岩一样的顽石,一旦形成了人根本就动不了它了。”因此,虽然师父无限的慈悲,什么都愿意帮弟子,那也是要在弟子们能够不断的精進、走正自己的路的情况下才能做的。

在对大陆公安局、劳教所或监狱的干警讲真象过程中,我发现他们其实也都有善良、明白的一面。原本认为他们残害虐杀法轮功学员,心性凶暴,所以打电话给他们时,我的心里存着“你们是坏人”的念头。基于一个修炼人的自我要求,我的语气尽量保持平和、缓、慢、圆,但很多时候效果都不太好,真的如我所想,他们都很凶。后来经过和同修的交流,我体会到周围环境的变化是随着自己思想念头的移转而改变的。我们发出的是善的意念,是在完全为他好、关心他的基点上,那么对方也会回应过来善的表现。反之,如果存着不好的思想念头,回应过来的也必然是丑恶不堪的一面。师父在《在新加坡法会上讲法》中说:“我经常讲一个道理,有的人碰到麻烦了,他在那个麻烦当中,他说,别人怎么就对我这样了呢?怎么就不行了呢?其实我告诉大家,不是别人对你不行了,宇宙的法都是非常理顺的。你自己要是拧了劲了,你发现,周围的一切对你都不对劲了。你把你自己的原因找出来,顺应过来,发现他一切又对劲儿了,往往是这样的。”这一点在往后打电话中,我也印证了。有一次,打给一个在劳教所刑虐法轮功学员十分卖力的女队长,那时我只想到叫她明白真象,别再犯罪,希望能够挽救一个即将走上灭亡之路的生命。她静静的听我讲,从电话中我也听到似乎有小孩在她身旁询问她的声音。她同样是一个母亲,同样希望家庭幸福,小孩过着快乐的生活。但愿她能够想到劳教所里关押的女法轮功学员,也是有家庭、有小孩,她们也同样希望自己的小孩过着快乐的生活啊!

打电话之前,还会有一种执著心暴露出来,那就是分别心。大陆地区辽阔,有些人讲话带着浓重的地方腔调,很难听懂他们在讲什么。遇到这样的人,心里就留下一个印象,对于那些省份的电话号码,会有意无意的减少拨打。这种情形发生过几次之后,我查找自己的原因,发现表面上看是分别心、怕心,仔细探究,还是一个“私”,一个维护自我的心。这些都是旧宇宙的东西,也是旧势力极力想要维护的东西。“我们是连旧势力的本身的出现、它们的安排的一切都是否定的,它们的存在都不承认。”(《二○○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是啊,我们是修炼人,应该用本性的一面来看待事情,以常人心去对待,效果也只能是常人的状态。

曾经在学法组上,听到一位不会国语的女大法弟子给一个大陆百姓讲真象的录音实况,对话中一个用台语另一个用国语,一来一往间也能够把真象传达给对方,让他明白法轮大法好。这是一个不受常人观念限制而讲真象的例子。有一次,我打到贵州一个劳教所女队长的父亲家里,接电话的人说了一串我几乎听不懂的话,可是这不重要,因为我说的话他听得懂。我重复的跟他说,我是台湾打来的,要找某某某,请他帮忙接电话。随后,女队长父亲的声音从电话那一头传过来,我跟他讲真象,并确认他的女儿是否在劳教所工作,然后把他的女儿对法轮功学员所做的一切暴行告诉他,希望他为了女儿的将来能够劝善。挂断电话前,我跟他说“再见”,他也回我“再见”。经由这些经验,更让我深信:按照师父的安排,做最正、最神圣的事,宇宙中的佛、道、神和各种因素都会帮忙的。

打电话讲清真象的过程中,有人不愿听,有人愿意听,而且在这样严酷镇压的环境下还想要学——这些都是与大法有缘的人,也与我们自己有着历史的缘份,我们不能落下他们啊!师父在《2004年芝加哥法会讲法》中讲到:“那么讲清真象这个问题对我们大法弟子来讲,实际上远远超过了你们个人修炼。你个人修炼只是成就了一个生命,而你们在救度众生中所起到的作用却成就了众多的主体生命、无量的众生,甚至于是更庞大的天体,就肩负着这么大的事情。”因此,在这即将進入正法时期的尾声的同时,我们更要把握好时间,做好师父交代的三件事情。最后以师父在《2004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中的一句话与同修共勉!“做好你们应该做的那一切吧。未来最伟大的、最美好的荣耀都在等着你们。”

以上心得如有不妥之处,请慈悲指正!谢谢大家!

(2004年台湾北区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