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新近开始向明慧发信息的同修交流

在更好的把握与提供各类信息中修炼好自己


【明慧网2004年8月23日】目前,学会上网的同修越来越多。更多的揭露当地邪恶的消息、文章发往明慧,有力的清除了邪恶,就像师父讲的那样:“你们揭露的是邪恶,揭露的是这个流氓政权的邪恶,目地是抑制这个邪恶,是清除邪恶,清除对大法弟子和大法的迫害”。(《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揭露邪恶、揭露这场迫害就是有力的消除和抑制它”。(《在2003年美中法会上的讲法》)

如何更好的把揭露邪恶的各类信息、迫害文章准确、真实、及时的发往明慧,有力的揭露邪恶,同时真正做到对大法负责、对同修负责、对自己负责,做到像师父所说的“揭露邪恶是为了让他们停止对大法与学员的迫害”(《导航》-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讲法)。我想结合我在做这项工作中的一点体悟,谈一下我的认识,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一、在正法的初期,在法理上还没有太清晰的认识的时候,我只有一念:就照师父的话去做

2000年初,我被恶人绑架三个月后刚刚回家,外地同修就找到了我,说明慧网征集同修们受迫害材料,向全世界揭露。那时我对明慧还没有了解,但我知道那是大法的网站。就在我决定去县市区与同修们共同交流搜集迫害材料的时候,一位原辅导站负责人找到了我,对我说要“顺其自然”,这样去“人为”地做是不是太有为了?

那时候我对他说:说心里话,对收集这些迫害材料公开在明慧上发表,作用到底有多大,目前我在法理上还认识不深,但7.20之前,师父在经文《安定》中就讲过对我们所遭受的不公“可通过正常渠道向各级政府或国家领导人反映”,现在同修们去北京上访反映真实情况,结果是被抓被关,国家领导人根本听不到我们的呼声和我们所遭受到的迫害。明慧网是我们大法的网站,在明慧网上登出来同修们所受的迫害,不但全世界的人能看到,国家领导人也能看到,让他们明白全国善良的人们正在面临着一场残酷的迫害。

再说我们是在修炼,师父在经文《挖根》中讲“你们不能总是让我带着往上走,而你们自己不走,法讲明了你们才动,没有讲明你们就不动或反向动,我不能承认这种行为是修炼。关键时我要叫你们决裂人时,你们却不跟我走,每一次机会都不会再有”。大觉者的一念就是天象,天象下面就得有人动,作为大法弟子就是听师父的话,就照师父的话去做才是真正的顺其自然。

同时我也给他指出了他掩盖着的心:你是不是有什么放不下的东西,才找借口说“顺其自然”?师父在《挖根》中讲“我不重形式,我会利用各种形式暴露你们掩蔽很深的心,去掉它”。我觉得修炼是严肃的,掺不得任何人的东西,不怕我们有执著,关键是不隐瞒它,敢于正视它,清除它。他很不好意思的说:是找了“借口”,如果他再“出事”(指被绑架),他的房子会被单位收回,连住的地方都没有了。我向他建议,别太勉强,学学法,过一段时间再作决定。

而我和同修们却在“就照师父的话去做”这一正念下,沐浴在了师父的慈悲呵护中,尽情的享受着大法所展示的奥妙,体悟着大法修炼者心性与法理实践的升华。

当天,我去车站等车,遇上了一位同修,她当时迟迟走不出来,很苦闷。而我那时也着急找她,但一打听得知她搬了家。她老远认出是我,就高兴的跑了过来,我们交流了很久,我对法理的认识与对大法的坚定很鼓舞她。也不知过了多久,她问我:要去哪儿。我才记起要赶汽车,恰恰来了一辆,正是我要坐的车,一问:末班车。到了外地同修家,找到大体方位,却忘了具体门号,见前面有一妇女在拿钥匙开门,跑上前问路,一看才知正是要找的同修,同修惊喜的说:“幸亏我回来了,不然你去哪儿住。”原来她弟弟办喜事,本不打算回来,但就是坐立不安,老想回来。我只觉得一股热浪涌在心上。我又告诉同修:慈悲的师父知道弟子时间珍贵,比我们自己还珍惜呢。如果我不是在路上遇见我想见的同修,并进行了效果很好的交流,早早赶来,找不到门不说,还得等半天。

当时的环境是险恶的。有一次我与一同修分头去两个县取同修们写好的揭露迫害文章,她迟迟坐不上车,而她去的县是“流水车”,每半小时一趟。她等了整整一个上午,她悟:是不是不该去?正在这时,远远来了一辆,她想,如果再不是去那儿的车,就不去了。车到近处一看,正是。她上了车,去了当地要找的那位同修家,进了门发现家里乱乱的。同修看见她惊得嘴半天合不上:“啊呀,真是师父保护你,一群恶警刚刚走”。

那天,我与其他两位男同修去了一个县的农村,一進村,气氛很异样,再加上我们是城里打扮,人们都交头接耳的偷看。这样的经历多了,也没在意。谁知一到同修家,同修的丈夫吓的让我们赶快走,说村里都戒严了。原来一名40多岁的同修因去北京证实大法在两天前被当地恶人活活打死,手段极其残忍。

听到这消息,我悲愤的泪流了下来,没有了一丝怕的感觉,我只有一念:曝光这邪恶的暴行,揭露它,绝不能让邪恶的暴行埋藏在这小镇上;邪恶为什么要戒严,邪恶怕曝光啊,在阳光下,鬼魂有生存的空间吗?那一刻,我有了理性上的升华:就是师父后来在《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中讲的,“你们揭露的是邪恶,揭露的是这个流氓政权的邪恶,目地是抑制这个邪恶,是清除邪恶,清除对大法弟子和大法的迫害”“揭露邪恶、揭露这场迫害就是有力的消除和抑制它”(《在2003年美中法会上的讲法》)“揭露邪恶是为了让他们停止对大法与学员的迫害”(《导航》-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讲法)。尽管我当时的理解还是很浅显的,但我觉得那种同化如同于我看大法书时的那种同化,那种全身一震,发自内心深处的感悟,我不会再简单的认为:我目前所做的就像在整理一条消息,收集一个迫害文章,而是在实实在在的与同修一起破除邪恶的迫害,清除着邪恶。

其实,我与同修们在收集整理揭露邪恶迫害的文章时,几乎每一篇都有一个令人难忘的经历,都存在着是否放弃自我,都有需要自己正悟的法理在里面;每一思每一念都考验、充实着自己对大法的坚定信念与正念。现在回想起来,我们能掌握大量珍贵的揭露恶人的第一手资料,后来及时在明慧网上向全世界人民曝光本地区邪恶,在那样险恶的环境下,不出偏差稳步的做好,我明白了在初期靠的就是“照师父的话去做”这一简单朴素的正念。而后来是在证实法的实践中有了法理上的升华:“一说讲真象这个问题,很多学员在想:我们讲真象的目地就是要揭露邪恶,抑制住它,把它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能够叫全世界的人都看清它,使这些邪恶无处躲藏。这是你们要做的,但是这不是最主要的,讲清真象的最主要目地是救度众生”《在2003年亚特兰大法会上的讲法》。在做的过程中,我们是遵循着师尊的教导“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讲清真象、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弟子的伟大》)并修炼、升华着自己。

二、心有一念,对大法负责、对同修负责、对救度世人负责

师父讲过人的一念是有长期修炼做基础的。刚开始整理、发送迫害文章时,虽然大的基点:揭露邪恶的迫害是明确的,但长期在人中形成的很强的干事心、显示心、名心也掺杂在里面。很多时候,常人记者那种报信息、抢新闻的心态也有。

有一件事使我看到自己自私肮脏的心,从那时改变了我自己。2000年8月,我们当地有一位同修被邪恶迫害致死,当时搜集他的材料很困难,道听途说的多,负责上网的同修着急要把现有的听说的材料发往明慧,那位同修说:再不发就晚了。我看到了她的心,明白她的意思:再不发就让别人发了。当时我虽然也清楚这是些很不好的心,但我还是默认了。我们先发了简单消息,准备随后再补上详细材料。消息发走后,我心里异常难受,那位同修当时的神情就像一面镜子惊醒了我:我一遍遍问自己:同修为了大法,连生命都付出了,而自己却在利用同修的生命满足自己名的欲望,多肮脏的心啊。当时我为自己肮脏的心难受的要呕吐,我深深的自责,觉得自己的所为是那么愧对已远走的同修。

接下来的日子,我平静的去收集关于那位被迫害致死的同修的情况。师父讲“万事无执著,脚下路自通(《洪吟》二)。这时关于他的真实准确的消息通过各种渠道不断而来。

以后,又有很多信息经过我传递到其他同修手中发往明慧。每一次,我坐在电脑前,再把这些要发往明慧的文章浏览一遍时,在那个时刻,我就会抛开自我的一切,一思一念都溶着对法负责的心,溶着对同修安危关注的责任,溶着对世人能得救度的渴望与真诚。有了这正的一念,智慧源源不断的启迪着自己的思路,哪怕是细微的不符合法的措辞,不利于救度众生的语句都会很清晰的在法理的指导下予以纠正。

师父讲:“思考中用人的观念还是用修炼者的正念,做出的事情结果是不一样的。”(《在2003年亚特兰大法会上的讲法》)

2003年初,有一位与我们联系的淄博同修在外地被恶人绑架,我们得知消息后,有同修建议马上在网上曝光。由于长期修炼中,修出的对法负责、对同修负责的心,使我能智慧的用修炼者的正念看待这件事情,而不会被各种浮躁的心所带动。我很沉稳的请有关同修把事情的来龙去脉打听清楚。这位淄博同修在他们当地是不法人员“通缉”的重点,她流离失所到了她弟弟的居住地做着证实大法的事,在那儿被邪恶绑架。她的弟弟是明白了真象的人,她弟弟的同学在当地610办公室,当时她弟弟正在找他610的同学帮助。如果我们这时把同修被绑架的消息在明慧网上登载,无疑也给淄博610的恶人提供了信息,因为各地不法机构也是每天都浏览明慧网站的。

我们真正站在对同修负责、对有关参与的世人负责的基点上,抛开个人的一切执著,没有发此消息。师父讲:“真能这样提高上来,你们在纯净心态下所做的事才是最好的事,才是最神圣的”。(《精進要旨》再认识)。一个月后,那位同修被释放回家。在这过程中,我们对师父讲的法“揭露邪恶是为了让他们停止对大法与学员的迫害”(《导航》-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讲法 )。有了深一层的理解,“大法修炼的学员对于宇宙真理的认识是理性与实践的升华”(《精進要旨》再论迷信)。同时,这过程中,也给了她的弟弟、她弟弟610的同学一次摆放位置的机会。

由于我的修炼环境,能经常接触一些外地同修。前些日子,去外地,得知一同修被恶人绑架。负责上网的同修马上组织材料。我看后,发现他写的消息前一段很好,详细的揭露了恶人绑架同修的地点、时间,邪恶抄家的野蛮和对待他未成年儿女的恫吓,这些都能很好的起到揭露邪恶、唤醒人们善念的作用。但接下来,他又组织了大段文章,重点写同修被绑架前流离失所中的一些情况。我看后,与同修交流,觉得这样做不妥。因为我们同修被绑架后,大都能坚定的不配合邪恶,不给邪恶提供任何迫害的借口,如果我们这时把同修在证实法中、恶人并不了解的正念正行在明慧上报道,邪恶就会利用来当做他们掌握的所谓证据迫害同修;还可能利用来离间同修,以达到迫害整体的阴谋。同时,我也跟同修切磋,要清楚在做这件事情的基点,因为师父告诉我们:“思考中用人的观念还是用修炼者的正念,做出的事情结果是不一样的。”我发现文章中有展示自己文采的感觉。

当我们想到同修在被邪恶迫害,而我们却用证实自我的心来做这神圣的事,哪怕是一点,都是不纯的,都会无意中给同修增加魔难。所以我们都要在这过程中及时认清它,清除它。师父很早就告诉我们:“你们知道吗?只要你是一个修炼的人,无论在任何环境、任何情况下,所遇到的任何麻烦和不高兴的事,甚至于为了大法的工作,不管你们认为再好的事、再神圣的事,我都会利用来去你们的执著心,暴露你们的魔性,去掉它。因为你们的提高才是第一重要的。真能这样提高上来,你们在纯净心态下所做的事才是最好的事,才是最神圣的。”(《精進要旨》再认识)

在揭露邪恶的过程中,也有过很多的教训,造成过很难挽回的损失,给向当地世人讲清真象带来难度。例如:有一次我们传递了一份揭露邪恶迫害同修的文章,后面附了大量需要讲清真象的单位人员名单,提供稿件的同修提供名单时就带有自己的观念认识;我们接到后,又没有负责的把打人凶手、责任人和不明真象的人分开。这样就没有给国外同修电话讲清真象提供准确的信息源,造成有的国外同修打电话时直接把不明真象的人当作了打人凶手。常人就受不了了,引起了逆反心理,结果,这单位不法人员抓住这一点,开始所谓的清查是谁透露的电话名单,还利用我们的不慎煽动当时被涉及的其他常人,妄图引起他们的反感而形成迫害大法弟子的局面。

师父告诉过我们:“从1999年4.25开始到7.20以后,邪恶用造谣的流氓手段把我们搞得很被动,使众多生命受毒害。大家付出了多少心血在救度众生中使人们重新认识我们。那么做不好的时候呢,很可能你费的那些个努力啊,你所要做的一些事情,就可能在无意中起到损害作用。(《在2002年波士顿法会上的讲法》)

写到这,我又感受到负责向明慧网传递信息的同修,我们肩负着何等的重大的责任啊。

师父无数次的谆谆教导我们:“作为大法弟子来讲,大家有许多事情还做不好,我告诉大家,其实就是忽视了学法。因为你们还在同化法的表面是需要不断的提高的,你在不断的提高的时候,就要给你安排那些所要修去的东西,每一个境界有每一个境界中的状态,如果你停在那里,那肯定就会跟不上正法的形势了。在正法中,我看大家做得很好的时候,都是因为大家能够在法上认识法;做得稍微差一点的时候,我看那就是因为不重视学法,不能在法上认识法。”(《 在2002年波士顿法会上的讲法》)

“所以学法是非常重要的。你们的正念,你们所做的一切,都从法中来,所以大家再忙也不要忽视学法。” (《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

最后,以师父的讲法让我们共勉:“大法弟子在讲清真象中救度了很多应该挽救的生命,但是还不够。其实到现在为止,大家做到的还是有限的,从数量上来讲比例还是很小。特别是中国大陆的大法弟子,肩负的责任是最大的。大法弟子的主体是在中国,那么那里的大法弟子应该做得更好,应该在教训中更加理智、更加清醒,走得更正,应该叫更多的众生得救,应该发挥大法弟子主体的作用。” “神是慈悲的,有着最大的宽容,是真的为生命负责,而不注重人的一时一行,因为神是从本质上使一个生命觉悟,从本质上启迪一个生命的佛性。从这一点上来看哪,大家在讲清真象中还要加大一些力度,还要做得更深入,做得更好、更扎实,绝对不能敷衍了事,认真做好才能够救得了那么多的人。”(《2004年芝加哥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