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析依赖心理


【明慧网2004年8月23日】我离开校园踏入社会已经一年多。我是在高中二年级,也就是98年11月得法,虽说得法比较晚,但单纯充实的校园生活,比之充满利益斗争的社会来说,使我的纯真善良的本性没有过早的泯灭,也就很容易从理性上去认识大法,从而坚修大法。

当我顺利考入大学,虽说大学是半个社会,同学们都忙着勾心斗角混得一官半职,为自己日后找工作不断提高身价,增加筹码;而我则一边忙于实修大法,默默的做各种讲真象的事情,一边又忙于学习,同时又兼任班里的两个职务,最后我不仅顺利的毕业,而且被评为“优秀班干部”。最重要的是许多同学直接或者间接的了解了真象,知道了大法好。毕业后,我到了金融系统工作,这里的物质环境是一流的,可是也是利益斗争最厉害的地方,很容易有求利之心,现在我已经坦然面对了。前一段时间,有许多问题接踵而来,一一解决后,我深挖了一下自己的执著,我发现自己一颗隐藏很深的执著心──依赖心!

现在金融行业竞争比较激烈,各个单位都制定了各种管理制度,极大的调动员工的积极性,来实现企业利润的最大化,而实现这一切的手段就是一切与经济利益挂钩,通过各种考核指标来考核员工,一切用数字来说话,收益所得也就完全根据数字来决定。为此,每个人都会为了利益不择手段,耍许多小聪明去作表面文章,比如,要考核业务量,假设同样是一笔存款,同样是一百元,一个人拿一张一百元,和另一个拿十张十元的来存,后者很容易就会找理由打发掉,因为同样的业务量,点十张钱要比点一张钱付出的劳动要多,在他们看来这就是吃亏了,自己损失了。小的方面是这样,遇到大的利益的时候,同事之间甚至可以破口大骂,甚至打架,这一切在我看来是如此的不可理喻,因为我没有那争斗心,也没有那求名夺利之心。我在利益面前是如此的坦然,如此的不在乎,反而让一般人觉得不可思议,他们认为读书读傻了,甚至有些同事出于关心,特意教我如何去争夺,如何去用心计,我总是回之以淡淡的一笑。

工作中的矛盾有时会很尖锐,因为整个机制就是和宇宙特性“真、善、忍”完全背离的,在这个环境里修炼,既要表现出大法弟子的风范,给未来留下一条正确的道路,又不能让常人觉得怪异,就如同逆流而上,各个方面的矛盾很多,我就经常去找同修商量,看看如何解决这些矛盾,把问题圆满解决。渐渐也就形成了依赖心,一遇到问题就赶紧问问怎么解决,现在回想起来,实际则是向外求,是逃避自己的责任,让别人告诉自己怎么做,也就失去了真正提高自己的机会,同时也容易掩盖自己的执著心。

之所以有依赖心理,就是自己出于懒惰逃避自己的责任,懒得自己思考,修炼不精進,也就认为别人比自己强,认为别人的就是对的,从而过分的肯定了别人,而忽视了自己。毕竟别人不是自己,别人对矛盾无论如何也不会比自己深刻,而别人告诉你答案,那么这个考验也就不会算数,这个关仍然会在那里,因为那颗心没有放下,别人只能治表,却不能治本;而如果是自己经过思考得出的结论或者采取的行动虽然可能不完善,甚至是不正确的,但那仍然是自己向内找,是自己提升的过程。一摔倒了就想让别人把自己扶起来,何时能够自己走路呢?而且,我认为有的依赖是为了不愿意放弃自己的私心,不愿意放弃自己的执著,明明知道其存在却不肯放弃,而又想顺利过关,从而也就会指望别人给点什么高招,让事情得以解决,这样,既可以使自己不受“损失”,又能把问题解决。这种想法就符合了旧势力,它们在正法中,既不想放弃自己原有的一切,又能够顺利的躲过正法这一难,这种心是我们尤其该舍去的。

依赖心表现的方面很多,有时一个小小的举动,或者脑海中闪过的一念都有着很强的依赖。前一段时间我在聊天室偶然遇到了一个加拿大籍的大陆移民,她是99年出国的,当我知道她是加拿大移民后,就认为她一定知道真象,我认为国外的环境那么宽松,媒体都是开放的,国外的弟子又做的那么好,多数人都应该知道真象。可是和她切入正题后,发现她一无所知,甚至对国外弟子的一些做法有很深的误解。我忽然认识到了自己对海外弟子的依赖,指望海外的弟子做的全面细致,减小我自己的付出,逃避了自己应当肩负的责任。

一次去见一位同修,我们年纪相仿,她很早就工作了,不久认识了一个大学毕业的朋友,每次和这个朋友讲真象她都觉得很困难,很难让他接受,认为我和她的朋友教育经历相仿,应该可以找到许多切入点,让他明白真象。可是约他出来谈谈时,他却意外有事,没有时间。原本以为是旧势力干扰,加上我们暂时没有缘分,致使事情没有成功。可如今回想起来,却是同修的依赖心让旧势力抓住把柄,明明是她树立威德的机会,她却因为几次的失败而轻易放弃,向外去求,依赖别人,而不是回顾一下是否自己有执著或者自己的方法不对。

在正法中,有时会有这些现象:新学员指望老弟子;不精進的弟子指望精進的弟子;国外的弟子指望大陆的弟子;大陆的弟子又会指望海外的弟子;而我们所有的弟子会指望师父,希望师父尽早结束这一切。在修炼中,没有老少之分,没有新老之别,也没有国之界限,每个弟子都有其闪光之处,正法中的每个事情都是我们每个弟子的责任。“诉江”“反迫害”不只是海外弟子的责任,同样,走上天安门,救度可贵的中国人也不是只属于大陆弟子的荣誉。去掉依赖心,把自己的路走的更正更稳。

以上只是个人体悟,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