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市潼南县大法弟子郭素兰生前遭迫害事实


【明慧网2004年8月23日】

引言

郭素兰,重庆市潼南县新华镇苦竹村一组村民。她勤劳善良,丈夫匡世太忠厚老实,女儿匡文英也很懂事。97年一家三口喜得法轮大法,郭素兰和丈夫走出了痛失爱子的阴影,身体健康了,心情愉快了。一家人生产搞得好,过着朴实幸福的平静生活。然而,99年7月江泽民开始镇压法轮功,从此,这个和美的一家灾难重重:遭恶人12次绑架,多次关押、骚扰,三人都被判劳教。如今,郭素兰被迫害致死,匡世太正在西山坪劳教所遭受迫害,匡文英被迫流离失所。家里空无一人,田地荒废。

*大春急待撒 全家被关押

第一次,2000年1月26日深夜,新华镇派出所所长张辅和大队支书李存晓等多人,提着手铐闯入郭素兰的家,把她丈夫匡世太绑架到新华镇派出所,逼他写不炼功的保证。匡世太不从,27日被转到县公安局一科,科长张良指使7、8个人把他按倒在地,抢走《转法轮》书和现金50多元,并非法送拘留所拘留15天,2月10日放回。(强迫写欠条:欠拘留所生活费75元)

第二次,27日,上午恶警张辅刚把匡世太转到县公安局一科,下午1点多又带30多人闯入她家,在屋里翻了一个多小时,一片狼藉,抢走3本经文,3盒磁带。恶人肖长瑞踩坏师父法像一张。郭素兰和女儿匡文英被绑架到新华镇派出所逼写保证,不从,张辅把她们关到深夜11点多才放人。

第三次,2月28日,丈夫被非法拘留回来才十多天,早上镇上又打电话将他骗去,第二次把匡世太绑架到县公安局,恶警张良一伙又把他非法关進拘留所,進行无限期的所谓“监视居住”。6月中旬,在家人强烈抗议下,张良仍向郭素兰敲诈:先说拿1000元才放人,郭不给。张又说500元,还是未成。张良敲诈不到钱财,把匡世太非法关押到6月下旬才放人。

第四次,3月2日,匡世太第二次被绑架到拘留所才3天,张辅晚上10点多钟带人闯入她家,又把郭素兰和匡文英绑架到镇派出所强迫写保证。母女俩说:法轮大法好,修炼后不但可以祛病健身,还可以使家庭和睦,炼功没违法。张辅歪理道:“你们说炼法轮功好,可老江却说要不得,他不让你炼,你就不能炼,炼了就犯法。老江就是法律,我们端了江泽民的碗,就得受他管,我们也没办法。”张辅还拿手铐、电棍威吓她们。恶警丁兵骂师父和大法,双手用力给她们卡紧铐,再次逼写保证,仍没写。第二天下午2点多,她们被非法铐到县公安局一科。张良说:“让你一家都到拘留所里去炼。”她们母女俩于是也被非法关押到拘留所。匡世太就在她们隔壁舍房。家中鸡鸭成群无人照管,而且正是大春(水稻)撒播之日,郭素兰在高墙内急得吃不下饭,睡不着觉,3月19日放出时,人瘦了一圈。(还强迫写了生活费150元的欠条。)

* 一人担重活 九天不吃喝

第五次,郭素兰母女俩出来1个月后,即4月中旬,匡文英去北京上访,4月18日被绑架回。非法审讯后,6月9日张良做假材料将她送重庆茅家山女子劳教所迫害一年半。此时匡世太还关在拘留所,郭素兰一人在家。正值小春(小麦)收割季节,屋里屋外轻重活儿都落在她一人肩上,劳累不堪。她心挂丈夫和女儿,还经常遭到镇上不法人员骚扰,并以匡文英“遣送费”为借口,企图敲诈5000元,还扬言要强拆她家房子。(匡文英被绑架回时被张良搜走300多元,6月9日强迫缴纳生活费200元,无任何收据)

第六次,7月上旬,匡世太被非法“监视居住”回来才近十天,张辅带人又把他绑架到拘留所,非法拘留15天。7月下旬才放出。(强迫写欠条:欠拘留所生活费75元)

第七次,8月上旬,匡世太第三次被非法关押回来才十多天,张辅带人又来绑架。匡世太为抵制迫害被逼流离失所。

郭素兰瘦小个子,既要干全家人的活(四亩田地、家禽家畜……),又要遭受镇上不法人员的骚扰。为了抢收一亩多地花生(连续下雨会发芽),她3天3夜没睡觉。9月的一天,镇上恶人来强制她写不炼功的保证,不从就抓到田园化洗脑班。看到院坝晒着的几百斤花生,从播种到挖收,自己不知花了多少心血,她丢不下,被迫在保证书上违心的签了字。她想起修大法前,自己性情急躁爱争吵,头痛牙痛,心绞痛,各种疾病缠身,家庭面临破碎,她对生活失去信心。这时是法轮大法,是李老师救了自己,身体健康了,家庭和睦了,如今自己却在瞬间背叛了师父,想起这些她心如刀绞。因不准炼功,慢慢的她的身体越来越差,最后全身浮肿。同院邻居都认为她时间不多了,常抽空去陪陪她,痛恨那些恶人把一个原本幸福的家庭迫害得如此支离破碎。一次镇上的恶人又来骚扰,走到院边听说她病得如此严重,马上绕道逃跑了,他们知道自己罪责难逃。天太热,郭素兰只能躺在铺有篾席的泥地上,不吃不喝。9天9夜后,全身浮肿消失了,她终于挺了过来,但身体非常差。

* 回家又逼走 三人都漂流

第八次,2000年腊月28日下午,流离失所约5个月的匡世太回家陪郭素兰过年,被大队长匡宗柏(邻居)告密。第二天(除夕)张辅伙同镇上和地方干部恶人又来抓他,出动数十人把他家包围,并闯遍了亲戚朋友家。匡世太运用智慧马上出走,再次流离失所。乡里家家户户爆竹声声,辞旧迎新,然而郭素兰一家及亲友却被恶人闹得鸡犬不宁。大年初一,家家户户吃汤圆,放鞭炮,欢度春节;可是郭素兰家周围密密麻麻蹲的是恶警、恶人,他们企图守捕匡世太。亲友指责:“大过年的,你们也太过分了!”副乡长肖长瑞厚颜无耻道:“不过分,要过分的话,我把他一家都弄去劳改!”郭素兰只得伤心痛哭,从此匡世太再也不敢回家。家中还是只有郭素兰孤零零一个人,这样苦苦煎熬了近一年。

第九次,女儿匡文英在茅家山女子劳教所受尽恶警和吸毒犯的残酷折磨,一年期满,又被非法延教半年。2001年10月19日张辅和新华镇书记刘××把她接回又关進潼南拘留所。11月15日下午,经过10天绝食,人已严重脱形的女儿终于闯出了魔窟。出来后仅四天,11月19日下午,匡文英回家路过红花乡时,又被张辅等人强行劫持到新华镇派出所。书记刘××强行逼她写保证,她不写。刘骂道:“匡文英××的,你信不信,老子又把你送去劳教。”她说:“凭什么给你写保证,凭什么送劳教?”强行扣留到深夜11点才放人。

第十次,匡文英回到了母亲身边,郭素兰悬着的心落了个平稳,又给了她振作的希望,以为女儿可以在家陪陪她了。可匡文英回家才10来天,身体还很虚弱,11月30日镇长吉红光等四人又闯去她家,要强迫她去镇上,又欲关押,匡文英用智慧走脱,被迫流离失所。恶人找不到匡文英,就大声辱骂郭素兰,在家及邻居家四处查找,并把家中仅有的收音机弄坏,守捕多天才撤走。

郭素兰刚刚燃起的希望瞬间又被击碎了。她想起刚来匡家几乎是家无片瓦,多少汗水,多少辛酸才有了今天的家。然而恶人没完没了的绑架,使骨肉分离,一家三口天各一方。伤痛之余,她仍苦苦的支撑着。粪坑满了她用大桶挑,可山高路远,力不从心,渐渐的只能挑小桶,又渐渐的只能挑半担,渐渐的她连走路都走不动了,枯瘦如柴,终于失去了生活自理能力。最后在亲友的帮助下离开了家,去找她的丈夫。

2002年6月郭素兰终于找到了匡世太,她又重新开始修炼大法,身体一天天好起来,并和他一起在外漂流,但却不知女儿身在何处?后来还独自去做一点小生意养活自己。

* 家破人亡时 迫害没停止

第十一次,2002年10月30日晚,郭素兰和丈夫在潼南柏树坪贴“法轮大法好”的真象不干胶,同时被恶警绑架到潼南正兴街派出所。国安恶警张良一伙对他们刑讯逼供。匡世太被一恶警(未知名)打昏死5个多小时(另一恶警泄露)。郭素兰被恶警李恒毅飞起一耳光打昏倒在地,而且两天两夜不准吃喝,不准添衣、不准睡觉。还欺骗恐吓她,说已经抓到了匡文英,要判她重刑。郭素兰在自身受到严重迫害的情况下,既担心丈夫,又担心女儿。送到看守所时,她全身发抖、又饿又渴、说不出话来,犯人看到都流泪。看守所不准她学法炼功,她吃不下饭,睡不着觉。進而开始腹泻、脚肿大、周身无力,人一天天的消瘦下去,原来90多斤的身体在看守所关押迫害1个月后,只剩50多斤了。

1个月后,约11月25日,恶警张良一伙做假材料把郭素兰和匡世太非法送去劳教(郭一年,匡二年)。在重庆劳教转运站,体检的医生看到郭素兰一身皮包骨、走路摇晃无力、手颤抖不止,一量血压220mmhg,便大骂恶人:“你们潼南的是些什么人,把这里当成疗养院是不是,给我送回去……”

恶人将郭素兰拖回潼南看守所,郭素兰已不能行走。他们叫一女犯把她背進监舍去,继续关押迫害。直到郭素兰奄奄一息,约在12月中旬,他们才叫大队长匡宗柏来接人。恶人匡宗柏看到郭素兰由犯人背出来,无法站立,生命垂危,他怕人死在他手上,担当责任,也不接手。最后只得由其弟郭志刚背去他家。

由于迫害太严重,郭素兰出来后,一直心绞痛、全身痛、腹泻不止、周身无力,全身严重浮肿。上厕所只能艰难的扶着墙走,蹲下去又起不来,痛苦不堪。最后卧床不起。经过近1年的痛苦折磨后,于2003年11月3日中午12点含冤离去。

邻居梁老太太(90多岁,恶人匡宗柏的母亲),心地善良,一听说郭素兰去世了,立即放声大哭:“天哪,这么好的人,怎么就被整死了啊?她不该死呀……”

那时她的丈夫匡世太正在重庆西山坪劳教所遭受恶警和吸毒犯的重重折磨。郭素兰被迫害死了,她弟弟郭志刚打电话到劳教所要求让匡世太回来见郭素兰最后一面(本有规定,可以请丧假,常有吸毒犯请丧假回家几天),劳教所却瞒着未通报。匡世太至今不知道妻子已离开人世。

第十二次,3天后(11月6日),女儿匡文英回来安葬母亲,刚把遗体送回家,当晚镇上又来绑架她,周围山上都有人蹲坑。匡文英在乡亲的保护下,含泪离开母亲,再次漂流在外。镇上又诈取了3500元安葬费后(亲戚邻居凑的),郭素兰才得以入土。

原本幸福的家已空荡荡无一人……

尾声

这桩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惨案已载入“法网恢恢”、“明慧网”等国际网站,引起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追查国际组织”已把此案纳入追查范围,当迫害内容被调查核实后,将立即递交国际法庭,届时将全面启动“全球追踪定位系统”。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迫害好人的恶人最终都不会有好下场。张良、张辅等恶人逃不掉天理的严惩和法律的审判 ,正义之剑已悬在他们的头上!


恶人榜——直接参与迫害者

张辅 男,30多岁,2002年前,任新华镇派出所所长,现调到龙形镇派出所
新华镇派出所电话 44218541
张良 男,41岁,胖,潼南县国安大队队长,恶警
丁 兵 男,20多岁,2000年是新华镇派出所干警
匡宗柏 男,50多岁,原苦竹村大队长,与郭素兰同院,此人阴险,暗中监视并告密 家电话:44218743
李存晓 男, 原新华镇苦竹村支书,家住苦竹村三组
肖长瑞 男,40多岁,恶人,现任新华镇红花乡副乡长
梁 明 男,恶人,新华镇苦竹村五组
李恒毅 男,40岁左右,张良手下,潼南国安大队恶警
黄全晟 男,30多岁,潼南县拘留所所长
蔡聘(头目) 李龙云 刘勇建 潼南县610恐怖组织恶人
周 均 潼南看守所所长
徐向阳 潼南看守所副所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