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涞水县张秀仙被迫害致死经历(图)

【明慧网二零零四年八月二十三日】张秀仙,女,53岁,家住河北省涞水县涞水镇南瓦宅村,从小体弱多病,三岁时就得了肺气喘,风、雨、冷、热、都怕,每年都要住好几次医院,花很多的钱,每次犯病都把她折磨的死去活来,坐不住、躺不下、憋的喘不上气来,多方求医问药也不见好转,结婚后一双儿女还不大,丈夫又去世了,这对体弱多病的她来说真是雪上加霜,整日里生活在痛苦当中。亲朋好友都为她担心。

张秀仙
张秀仙

1994年张秀仙有缘得了法轮大法,经过修炼学法,她的身体渐渐恢复了健康,整个人象换了一个,脚步轻快,脸上总挂着微笑,家里、地里的活儿一人忙活,这是她以前连想都不敢想的。大法修炼给了她新生,家里的亲人见到她如此大的变化,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也都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走上了一条同化“真善忍”返本归真之路。

可是在江××发动的这场血腥镇压中,张秀仙经受了非人的折磨。江××团伙严酷的迫害夺去了她可贵的生命。

在99年7月22日,涞水县去北京上访的学员非法被关在公安局大楼会议室,张秀仙和近百名法轮功学员到县政府和平请愿要求立即释放所有被关的法轮功学员,当场被不法人员戴上手铐,关入了涞水县拘留所。

99年8月份涞水镇在镇中学办洗脑班强制迫害法轮功学员。张秀仙不放弃自己的信仰,被涞水镇书记胡玉祥、镇长刘振福非法长期扣押,遭受胡玉祥、刘振福的威逼、恐吓、毒打、罚站等折磨方式。

99年10月1日不法之徒胡玉祥、刘振福又把长期扣押在涞水镇三楼会议室的张秀仙送往县“打耙场”洗脑班。这个洗脑班是由县公安局、法院、检察院组成,张秀仙在这个洗脑班受到了非人的折磨,恶人采用了各种刑法,推人车、跑、单腿站、爬垃圾粪堆、爬树、用嘴啃树、戴背铐(苏秦背剑),手铐勒进了肉里都打不开了,用鞋底抽嘴巴,把脸打的全都青了变了形,把50多岁的她打的满身血淋淋的。洗脑班结束时张秀仙被勒索罚500元后又被胡玉祥、刘振福押到镇上关押20多天后才放回家。

2000年3月份两会期间,镇上不法官员又怕法轮功学员去北京上访,又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4月6日张秀仙又被镇长刘振福带人把她抓到涞水县党校迫害,为了抗议非法关押,她开始绝食,遭到县委副书记孙贵杰的毒打。孙贵杰用鞋底猛抽张秀仙的脸,随着鞋底抽打的啪啪作响,她的脸肿了起来,鞋底印深深的印在了她的脸上,清清楚楚的,嘴角淌着血。涞水镇蔡镇长因为她不看诽谤大法的录像对她连踢带打,张秀仙被打的一口口的吐血,镇里怕承担责任把她送回了家。

2000年7月1日镇里不法官员怕张秀仙去北京上访,再一次把她抓到涞水镇非法关押。她再次绝食抗议,被镇上送回家叫她父母劝她吃饭,目的是吃饭了再拉回镇上继续迫害。张秀仙被迫从家中走了。镇里不法官员便发动全镇职工、派出所干警把她们村包围起来,又一次把张秀仙抓到镇上,她年迈的老父亲再也承受不住这长期的迫害和恐吓,离开了人世。胡玉祥、刘振福不但不叫她回家给老人送终,反而镇大院全部戒严,封锁消息。不准许她与家属见面,不许与外人接触,把门反锁上,不许上厕所。

2000年9月新上任的涞水镇书记贾永宝、刘振福又一次对她进行毒打,还把张秀仙弄到公安局迫害,她忍受着残酷的迫害不断的向镇领导讲真象。贾永宝、刘振福不听善劝,还把她及其他三名法轮功学员一起送到涞水县拘留所,被长期关押近11个月,还在2000年12月27日挂牌游街示众,在涞水县俱乐部广场非法召开公判大会。

2001年3月5日涞水党校又举办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被长期关押在拘留所的张秀仙,与看守所的同修一起被送到党校继续迫害。在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共同绝食抗议非法关押,要求立即释放。县委副书记孙贵杰、政法委书记张海利下令把法轮功学员转到各个乡镇,镇书记贾永宝就派人在党校看管5名法轮功学员。县里不法人员孙贵杰、张海利不叫法轮功学员吃饭,镇里贾永宝也不给饭吃,她离开洗脑班,开始了流离失所的生活。

县里、镇里多次到她家里、亲朋好友家里抓她,由于家里还有一位80多的老母亲无人照顾,她回到家照顾老人,县里、镇里知道后多次到她家中进行骚扰,有一次又要把她强行带走,年迈的老母亲再也承受不住这迫害,当场吐了血。镇副书记孙秀英、书记贾永宝、村书记张志军等便对她看了起来,女的和她在一张床睡觉寸步不离的看着,男的在屋外看着。

一次又一次的迫害,使她的身体极度的虚弱,全身浮肿,再也承受不住了。于2002年阴历4月23日被迫害得离开了人世。这就是江泽民邪恶集团追随者对无辜善良人的迫害事实,希望善良的人们都起来反对这场迫害善良,灭绝人性的对人类的这场迫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