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省盘锦市辽河油田高级工程师谢艳馨一家的故事

【明慧网2004年8月23日】深深植根于群众、教人修心向善的法轮功,自1992年传出,深受广大人民群众的喜爱,修炼者人数不断增加。在1999年7月20日以前,在盘锦市,法轮功通过人传人、心传心的方式,在社会上悄然兴起,修者人数上万。真修者的身心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健康了身体,净化了心灵,改变了周围的社会环境,使人类的道德不断得到回升。谢艳馨一家母女三人通过修炼发生的变化,就是活生生的事例。

可江泽民出于个人妒嫉,开始了对法轮功的邪恶镇压。恶毒的诽谤、攻击法轮功的创始人及修炼者,栽赃陷害铺天盖地,不断升级。从而挑起老百姓对法轮功的仇恨,许多人被这种邪恶的宣传所迷惑。可铁证如山的事实谁也无法改变,在事实面前,江氏捏造的谎言不攻自破。下面记述的是谢艳馨一家母女三人修炼法轮大法的真实经历。

一、法轮大法在谢艳馨身上现神奇

谢艳馨,女,69岁,毕业于北京石油学院,高级工程师,是辽河石油勘探局测井公司数解中心的退休职工。

谢艳馨是位老知识分子,有思想、有头脑,多才多艺,为人正直、善良,在单位里、朋友中德高望重,令人敬重!老人自幼家庭生活困难,要饭长大,一生磨难重重,文革时经历过难忘的心灵触及,人生道路一波三折,非常坎坷,因此,老人对得之不易的幸福生活万分珍惜,所以在人生的道路上,她不会轻易的相信什么,更不会轻易的做出什么重大的选择, 从小在党的教育下成长,是一个实打实的忠实于党的无神论者。

谢艳馨老人有两位女儿,老大叫蒲育,老二叫蒲实。

蒲育于96年12月开始学炼法轮功,她自己的亲身受益,深深的体会到了法轮大法的美好与神奇,她也想让自己的亲人学,可是无论她怎么说,母亲和妹妹就是不信,而且有时因为学法炼功还为难她。

于1997年3月的一天,谢艳馨突然从凳子上掉下,把右腿摔得不能动了,躺着啥样就啥样,根本就翻不了身。而且就在这最需要人关心的时候,老伴与二女儿发生了口角,一气之下,回了老家四川。

这时,一位同事(大法弟子)听说了,就赶来安慰,并劝老人学炼法轮功,同时讲述了她自己亲身受益的情况,谢艳馨盛情难却,就这样开始看李洪志老师的讲法录像。由于自己的腿不能动,录像放到哪,自己就看到哪,有不懂的地方也就过去了,想重看自己又调不了,就这样把九讲看完了。回想一下,自己有好多问题不懂,接着就开始主动借书,因为书可以反复的看,有不懂的地方自己可以有个思考的余地。就这样三天后,把书急切的借来了。

二女儿蒲实一看平时和自己站在一条战线上的母亲也要学,就有些不解,问:“妈,你还真要学呀?”

谢艳馨说:“这法轮功可不是教人学坏的,讲的都是教人怎样做好人,学这本书,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就这简简单单的几句话之后,那条摔伤的腿就开始麻,并且火辣辣的烫,自己摸一摸体温并不高,一抬腿翻身过去了,自己又把那条腿抬了回来,再翻又过去了,自己又转念一想,我能不能走,结果下地就走到了厕所,当时把老人激动的热泪止不住的流,不知如何是好。书还没看,就光有了修炼的愿望,师父就真的给调整了身体,老人这回知道了,原来师父说的都是真的。一个实打实的无神论者,由此一下子改变了人生观,原来无神论是错误的!

第二天早晨,老人早早的起来,要去参加集体炼功,蒲实一看母亲能走了,惊讶不已,但还是不放心,就推着自行车跟在母亲后面,她亲眼瞅着母亲自己走到了炼功点。由此老人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好,就这样那条摔伤的腿不治自愈。

有一天,老人白天看《转法轮》时,突然平时总爱疼的两颗牙(疼起来非常痛苦)又疼上了,然后就大声朗读,念着念着就不疼了。等到晚上,还没睡觉,脑子里突然有一个信息“无痛拔牙”自己也没理会。就睡觉了,在似睡非睡的时候,一下有一股力量把老人搬平了,老人又侧了回来,很快又搬平了,老人突然意识到,师父要给我无痛拔牙,突然有一股力量顶着老人的后背悬空了,头顶顶着枕头,(这是一个高难的姿势,普通人很难做到)头左右摇摆5-6分钟以后,突然把嘴撑开了,撑的很大很大,接着一股凉气喷到了嘴里,之后就慢慢的合上了嘴,身体也慢慢的放平了,然后摸牙也不疼了,用劲拽也不疼,再用劲,牙就下来了,老人怕影响家人休息,拿着牙跑到了卫生间,一看,牙白白的,不带一点血丝,两公分长,漱口,嘴里也没血,老人激动的只会流泪,面对师父的慈悲无以言表……第二天拿着牙到炼功点给大家看,大家都再次体会到了法轮大法的神奇与美好,并且更加坚定了大家修炼的决心。

次日晚,用同样的过程又处理掉了另一颗坏牙,不同的是这颗坏牙,只剩牙根在里面,想拔是借不上劲的,老人就把一个铝制的挖耳勺弯成了个小勾,去勾牙根,怎么也勾不着,还以为是勾弯的不合适,想重新弯一下,这时铝制的挖耳勺怎么也掰不直了,老人就想:“师父啊,牙根是不是没有了,如果没有,就让我把挖耳勺掰直吧!再掰,直了!用舌头舔牙根,软了,牙根确实没了,师父给取走了!

老人感动的发誓,在法轮大法的修炼路上,无论多么艰难,也要一修到底。

老人学法炼功两个月后,参加了97年盘锦市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老人精神饱满,神采奕奕的走上了主席台,法轮大法在老人身上显现的神奇,与当时在场的所有人分享。后来,在很多人中传说。

在老人身上发生的一连串奇迹,震撼了二女儿蒲实,蒲实由于种种原因,虽然没有马上炼功,但随后开始阅读大法的书籍。就这一看,在心性上发生了很大的变化,马上认识到和父亲发生口角不对,主动给父亲打了电话,承认了错误,和姐姐蒲育两个人齐心合力的把父亲从四川请了回来。

大法弟子遇事都以“真、善、忍”为衡量标准,遇到什么事情,首先都要检查自己,向内找,事事都要为他人着想,在矛盾面前宽容、忍让。因此无论哪个家庭,一旦有人学炼大法,就会造福于全家,更何况谢艳馨母女三人同得大法,家庭氛围其乐融融,从此过得更是美满幸福。

这样的好日子过了两年,江泽民出于对法轮功的妒忌,开始了血腥的镇压,毁书、抓人、劳教、判刑;并利用报纸、电台、电视台等各种宣传媒体,向全世界人民撒下永远也无法交待的弥天大谎,从而用来丑化法轮功修炼者及法轮功的创始人,挑起老百姓对法轮功的仇恨,并命令610办公室(类似中央文革小组、纳粹盖世太保)系统性的对数以千万计坚持信仰的中国法轮功学员实行“名誉上搞垮、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死、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灭绝政策。整个中华大地被黑暗笼罩着,就在这种严酷的环境下,巨大的压力下,谢艳馨一家母女三人不畏强暴、坚如磐石的走上了为法轮大法澄清事实的艰难之路。

二、谢艳馨所受的迫害

谢艳馨曾突破重重阻力,为法轮大法两度进京上访,两度被非法关押,其中一次,被关押在辽河石油勘探局看守所,为了抵制非法关押,集体绝食,并与同时关押的大法弟子给辽河石油勘探局党委宋道堂等领导联名写信,澄清事实,绝食5天时被无条件释放。

于2003年8月18日上午7点,谢艳馨在钻井菜市场东门附近发揭露迫害、教人向善的大法资料,突然过来一个年轻人说:“你别走了,跟我走吧!”随后就给拖进了兴隆派出所,然后又送到了兴隆台区公安分局,利用各种方式威逼、利诱追问资料的来源,老人坚贞不屈,毫不动摇,不配合恶人。

之后被关押在了渤海拘留所,老人绝食绝水抗议,绝食至三天,狱警卑鄙的欺骗老人说:“家人正在给你托人办理,很快就能出去,并说家人让转告立即吃饭。”老人看他说话的诚恳样,就信以为真,结果过了几天通过特殊方式与二女儿蒲实取得了联系。蒲实说:“我爸心脏病、高血压,我们无能为力,一切全靠你自己,您听明白了吗? ”老人听了二女儿的话后,彻底明白了,告诉吃饭的事根本不存在,自己被骗了。就又开始了第二次绝食绝水的抗议。在第二次绝食后,新华派出所所长王子林多次与分局有过联系。但回来后,向家人隐瞒了老人绝食的实情。谢艳馨在关押期间,结识了很多被关押的人员,她们都被老人的善举所感动,明白了大法真象后,主动提出给以方方面面的帮助。在谢艳馨老人绝食绝水的第七天,家人知道了实情。谢艳馨的老伴气愤的去找王子林,问他为什么隐瞒实情。王子林却吃惊的问,你是怎么知道的?却置谢艳馨生命安危于不顾。

到老人绝食绝水的第七天时,才开始提审,之前狱警置之不理。到第12天,开始了第二次提审,见老人眼窝深陷,嘴里没有唾液,警察看后有些害怕,但还是很邪恶的强迫老人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写不修炼的保证,老人当然不干。下午仍然恶毒的强逼老人,做老人最不愿做的事情——写保证!老人不加配合。在盘锦市兴隆台区公安分局向家人勒索了两万元保证金的情况下,要求老人在保外就医通知书上签字,老人一看前提是犯罪嫌疑人……,并且还得随时接受监督,定期汇报, 老人就理智的拒绝了签字,并放弃了保外就医的机会,并且堂堂正正的告诉警察们, 我要是就这样出去了,那比在这人间地狱里呆着还要痛苦,与其这样,还不如死里头。因为我无罪,修“真、善、忍”无罪,我要全自由,我更不能苟且偷生。蒲实看到母亲能在生死面前,放下生死,坚持真理,坚如磐石 ,感动的哭了,谢艳馨便告诉女儿,去把那两万元保外就医的保证金要回来,那钱可是你爸的保命钱!(家里没有更多的存款,这两万元是给老伴准备好的医疗费),我不用保外就医了。老人便背着行李坦然的回到了监室。老人和四个吸毒的女孩关在一起,那四个女孩被老人的此举感动的直掉眼泪。

蒲实去向分局要求退还那两万元保外就医的抵押金, 分局抵赖不给,说一年之后返还。

警方怕担责任,于9月9日,老人被关押了23天,绝食绝水13天后,无条件释放!释放时一个管教感慨的跟老人说:“你的肠胃功能全没了”。可老人回家三天后,就开始给全家人做饭,一切恢复正常。老人身体恢复之快、之神奇, 对亲朋好友促动很大,按常理说,紧七慢八,意思是一个人,如果七天七夜不吃不喝,快则七天,慢则八天就没命了,可老人绝食绝水13天,回家三天后,一切恢复正常,这一超常现象,再次证实了法轮大法的神奇,这一事实,在亲戚中引起了很大的轰动,老人的亲姐姐,因此明白了真象,明白了法轮大法是真正的科学,“真善忍”是宇宙之真理。老人一个49岁的侄儿,从河南亲自赶来看望自己的亲姑姑,并大为感慨的在纸上写下了一段叫《说说我的心里话》的短文,文中说:“过去我半信半疑,这次我要再不相信法轮大法,我就对不起天地良心,一个人绝食绝水13天,却安然无恙,这事如果发生在别人身上,我可以不信,我可以说是编的,可就在我自己亲姑姑身上发生的事情,我怎么能不信!由此看,法轮大法不是一般的功法,法轮大法好!”

2003年12月份,兴隆台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的刘大队长打来电话,要求谢艳馨老人去汇报,电话是谢艳馨的老伴(老人不修炼,是辽河石油勘探局测井公司第一任经理,是忠实干部,清正廉洁,克己奉公)接的,被公安的这一行为搞的大为恼火,在电话里就指出:“我老伴根本就不应该去,我老伴是你们无条件释放的,为什么还要求去汇报呢?”姓刘的队长却说:“如果超过三次电话,人还不来汇报,那两万元钱就不给退还了。” 老人家气愤的说:“你们终于道出了你们的目地,你们不就是为了那两万元钱吗?”并感慨的质问对方:“你是不是国家公务员。”对方回答说“是。”老人家说:“我为国家有你这样的公务员感到可悲,你们真是不知羞耻,言而无信,撒谎张嘴就来,你为了那两万元,可以如此不择手段,损害公安的形象!我为国家有你们这样的败类感到羞耻。”对方无话可说,把电话挂了。于2004年1月份春节前,来了两个人,带着没收两万元的收据,又被谢艳馨的老伴给轰走了。过了正月十五,那个姓刘的大队长又来了,老伴再次抵制,不给开门,结果对方无耻的把收据叠成小方块塞到了门把手里,并无耻的说:不用签字了,然后仓皇而逃,那两万元就这样被侵占了。

在法律上,这样的收据必须在公安、家属、当事人三方签字后,方能生效,缺一不可,可这张收据,却无任何一方签字。由此可见当今的公安是多么的目无法纪、胡作非为,大法弟子承受的是多么严酷的迫害,自迫害法轮大法以来,江氏集团对大法弟子就从来没有讲过法律。谢艳馨一家自迫害以来,在经济上共损失十万七千八佰五十多元人民币。

三、法轮大法带给蒲育的美好

蒲育是辽河石油勘探局测井裕隆公司电子仪器厂推销员(现已买断),大专文化,自96 年12月开始学炼法轮大法,学法后,身心上的变化,使她深深的体会到了法轮大法的美好。

蒲育于90 年得了一种非常顽固的皮肤病叫玫瑰康疹,每年春天花开时病发,病发时玫瑰康疹长满全身,奇痒无比,持续两个月之久,吃什么药都不起作用,根本就无法医治,更谈不上根除,只能靠吃扑尔敏来维持,整日无精打采,病歪歪的。

自学炼法轮大法以后,玫瑰康疹在蒲育身上就再也没有犯过,更重要的是法轮大法教会了蒲育做人,在大法法理的感召下,使本性善良的蒲育变得更加平和、善良、宽厚、忍让,在单位里工作兢兢业业,乐于助人、不计得失。蒲育是测井裕隆公司电子仪器厂推销员,主要推销镇流器,客户都主动给她回扣, 蒲育都不收,若客户坚持要给,没办法收下了, 蒲育也要交公。此事单位里的人都知道,蒲育因为修炼法轮大法,境界高尚,不收回扣……

四、蒲育所受的迫害

蒲育修炼“真善忍”,给家庭、社会带来了积极向上的作用,可是由于江泽民一人的妒嫉,对法轮功实行镇压,蒲育只因做好人,说真话,被盘锦市兴隆台区人民法院非法判刑三年。

自1999年7月20日对法轮大法镇压以来,蒲育本着一位公民的权利与义务,两次合法进京上访,却两次遭非法关押与迫害。

99年10月,蒲育的丈夫出于来自社会、家庭方方面面的压力,阻止蒲育进京上访,把蒲育反锁在了屋里。滴水之恩,定当涌泉相报,蒲育在大法中深深受益,在大法遭受严重迫害的情况下,蒲育从二楼窗户上巧妙的走脱,踏上了进京上访之路,申明大义之赤诚之心,天地可见!

随之而来的是不断骚扰。2000年8 月3日,在上班时间,无故被单位保卫科与油田公安局王友山合伙非法绑架,(妹妹蒲实也同时被绑架、关押、罚款)接着就是非法抄家,被非法关押26天后,辽河油田公安局非法勒索保证金3000元才释放(经办人匡业茂)。就在这期间,由于迫害带来的巨大压力,使得家庭矛盾重重,最后导致婚姻破裂。6岁的儿子亮亮判给了蒲育,和姥姥和姥爷生活在一起。

就在这种巨大的压力与打击下,蒲育没有屈服,更没有退缩,她心里明白,自己选择的“真善忍”之路没有错。

蒲育为了向不明真象的百姓澄清事实,还百姓的知情权,免遭被江氏集团所撒下的欺天大谎所毒害,于2001年8月27日在双台子河大桥两侧喷写下了“法轮大法好、还师父清白”等肺腑之言,就因为这两句真心话,蒲育被盘锦市兴隆台区人民法院于2001年12月13日非法判刑三年,经家人起诉无效后,2002年3月12日下发了蒲育被非法判刑三年的执行通知书,于2002年4月1日悄悄的送至辽宁省女子监狱进行非法关押。4月27日才通知家人,于4月28日去探视。4月28日蒲育和母亲谢艳馨有过一次暂短的见面之后,到目前已有两年多的时间,家人就再也没有看到过蒲育。只收到过几封经过辽宁省女子监狱反复检查的简单的信件。

4月28日母女见面时,辽宁省女子监狱的狱警给家人在接见卡片上写下了下次见面的时间为5月28日。5月28日家人去了,却说蒲育因不放弃修炼,表现不好,惩罚半年,不让家人接见。(并说蒲育的母亲是大法弟子,更不让接见。)7月19 日蒲育母亲去给蒲育送钱,也没让母女俩见面,奇怪的是狱警又给写下了下一个接见日期8月19日,蒲育母亲知道见面的希望不大,就忍痛没去。

等到11月29日半年的惩罚期已过,蒲育的母亲去了,还是不让见,说蒲育坚持修炼,拒绝转化,又延期半年,于2003年的1月20日,接到了蒲育的信,说管教答应了,可以让家人接见,老人带着孩子去了,却说还在惩罚期又没让见,于4月28日,第二次惩罚期已过,老人去了还是没有见到心爱的女儿!

狱警执法犯法,擅自不让家人接见,言而无信出尔反尔,把一个将近70岁的老人骗的从盘锦往沈阳白跑了6趟,路费花了800多元不说,关键是给老人内心深处的打击却无法估量!蒲育在里面处境如何!她正承受着怎样的迫害折磨?全然不知!而且家里还有蒲育年幼的儿子亮亮和70多岁有病的老伴等着照顾,可每次老人都是伤心的去,痛心的归。蒲育的父亲由于承受不住这种打击,他那善良、懂事的女儿,一夜之间成了囚犯,而且长期得不到女儿确切的消息,再加上盘锦市公安对老伴不断的骚扰、关押及强盗般的罚款迫害,承受力达到极限后,一病不起,昏迷不醒……在医生给下了病危通知的情况下,家人希望在老人家临终前,能让蒲育再见上一眼。最后经过单位公司领导及兴隆台区公安分局同意,给开了介绍信,由测井新华派出所所长王子林拿介绍信去接人,结果不知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并没有把蒲育接回。在去接人之前,单位的每位领导都说,出于人道主义,不应该有什么问题,应该让蒲育回来再看上她父亲一眼。可事实上并非如此, 蒲育的母亲当时悲愤的说:连杀人犯都可以允许的事情,我的女儿却不行,我的女儿到底怎么了……

于2004年4月1日, 蒲育的父亲带着累累伤痕及对女儿的思念,病倒6天之后,遗憾的含泪而去……

辽宁省女子监狱长期不让家人探视,背后隐藏着多少羞于见人的勾当,我们不得而知,蒲育的近况如何,被迫害到什么程度,无人知晓……。

五、大法的美好在蒲实身上的展现

蒲实毕业于鞍山钢铁学院,是辽河石油勘探局测井公司研究所的技术干部,于98年5月开始正式学炼大法,也是蒲实人生道路的一重大转折。

96年初,蒲实突然低烧不断,四肢无力,去医院检查,说没事,可就是难受,持续了四个月后,到沈阳医大检查,说腹腔内可能有肿瘤,但无法确诊,需剖腹探查,结果打开一看,腹腔内所有的器官都长满了结核,医生动不了,又给缝上了。手术后中西医结合治疗了13个月,卵巢上鸡蛋大的肿块从外面就能摸着,尽管医生说病情控制住了,但体力一天天的下降,正常的工作、生活都难以维持,一天睡十个小时的觉都累……

自98年5月开始炼功以后,蒲实在身体上发生了一个翻天覆地的变化,所有的药全部停用,体质却一天天的变好,体温很快恢复正常,炼功一个月后,卵巢上的肿块不知何时不翼而飞,每天早晨四点起床炼功,也不觉得累……

更可喜的是蒲实在心性上的变化,在这列举一件小事,此事是蒲实刚开始看书,还没正式炼功时发生的。蒲实结婚收拾新房,从单位借了两把铁锹,放在院里,被雨淋湿生锈了,结果蒲实又买了两把新锹还给了单位,单位的同事、领导看到蒲实大公无私的行为,都十分感动。如此之举,仅此一件小事,在当今的社会,何人能做到!

因蒲实学法炼功以后事事以真善忍为衡量标准,无私无我,行为境界高尚,单位里唯一的优秀团员名额给了蒲实。

六、蒲实所受的迫害

99年7.20迫害之后, 蒲实在单位里一下子变成了被严管的对象,7.20之前,蒲实因修“真善忍”做好人,被评为先进,7.20之后,蒲实同样修“真善忍”做好人,却被扣发工资、非法绑架、威胁、恐吓……。

99年10月,蒲实想进京上访,为法轮大法说句公道话,但由于爱人的不理解,蒲实被爱人反锁在了屋里,失去了自由。蒲实面对弥天的欺世大谎对世人的毒害,为了争取机会,澄清事实,从三楼跳下(此种行为十分偏激,纯属个人行为)腰椎倒数第三节和左脚后跟摔成了粉碎性骨折,令人惊奇的是,蒲实很快就恢复了正常,知情者都为之惊叹。由于长期迫害,给她自己的小家庭带来了巨大的创伤,蒲实的爱人承受不了来自方方面面的压力,造成了家庭破裂。在这巨大的打击下,蒲实没有屈服,没有退缩,更没有动摇她那颗坚修大法的真心。

随之而来的是骚扰不断,升级迫害,2000年初,蒲实因坚持修炼做好人,被扣发半年工资。

2000年8 月3日,在上班时间,无故被单位保卫科与油田公安局王友山合伙非法绑架关押,并抄家……关押26天,扣压了保证金3000元才释放。一年后,保证金到期,托人要回。

近日单位领导不仅骚扰本人,还骚扰、威胁、恐吓家长,利用亲情进行迫害,强迫放弃生命所渴望的对“真善忍”的信仰,强逼背叛有救命之恩的伟大师父,蒲实和新婚的爱人刘洋(大法弟子)被威胁、恐吓,说:如果不写悔过书,就送抚顺洗脑班进行摧残迫害,若洗脑班再不悔过,就送去劳教或判刑。蒲实和刘洋两个人整日生活在一种压力和恐怖之中。

法轮大法带给谢艳馨一家的美好,有目共睹,江泽民出于妒嫉对法轮大法的镇压,给她们一家带来的灾难令人痛心,是非、善恶自有公论,铁证如山的事实,无论小人怎样歪曲与陷害,永远也抹煞不了大法带给世人的美好与大法弟子所走出的金光闪闪的足迹。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