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正邪大战在纽约即将开始》一文的启悟


【明慧网2004年8月24日】看了正邪大战在纽约即将开始一文,我看到了邪恶最后垂死的挣扎和自我灭绝的表演,从中也看到了邪恶再也维持不住大面积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北京是邪恶的老巢,纽约是海外清除邪恶的主战场,最后仅剩的邪恶也只能龟缩在这两个地方苟延残喘了,邪恶能行恶的地方也所剩无几了。那么我们做为国内的大法弟子除了要正念声援北京和纽约的大法弟子外,是不是应该做好向当地民众讲清真象的工作呢?因为每个大法弟子在当地做好了向当地民众讲清真象,使更多的民众知道真象,那么明白真象的民众,就能正面的看待大法,就会有一定的正念,这就是力量,清楚真象的人越来越多,力量就会越来越大。这样,就能有力声援北京和纽约两地的大法弟子除恶。另一方面邪恶除了要支撑北京和纽约两地,已经没有力量再去控制世人了,这是不是众生得救得度的好机会呢?

“那么也就是说呢,在讲清真象中干扰的因素越来越少了,能够让世人明白的因素越来越多。以前有些时候讲真象中没有能起到很好的效果,是外来邪恶因素在起干扰作用,现在不同了。慈悲嘛,想办法还是把世人救了吧,让更多的世人明白真象。” (《 在2003年亚特兰大法会上的讲法》)我体会这也是师尊在正法的最后时期,为众生提供的更好得救得度的环境,“只要这件事没结束,那都是机会。”(《 在2003年亚特兰大法会上的讲法》)

那么,做为国内大法弟子应该怎样做呢?我个人想法是:

一、 让更多的大法弟子走出来,做大法的工作

1、做好始终没有走出来的学员的工作,让他们走出来做证实大法的工作;2、做好以前出来做讲真象工作,但后来被迫害后,不敢做讲真象工作或不愿意再做讲真象工作的学员出来做;3、做好走向邪悟的人的工作,使他们从邪悟中走出来,重新做讲真象的工作。这样,一方面这些人有机会兑现自己的史前的誓言,另一方面,增加大法弟子讲清真象的力量。“只要他学了法了,我都想度他,我不想扔下他们。(鼓掌)你们怎么能在大法弟子中形成更强的正念才是最伟大的。”(《2004年芝加哥法会讲法》)

2、更好的揭露当地的邪恶,向当地的民众讲清真象

随着正法的推進,大法弟子不断的讲真象的结果,使更多的民众了解了大法及大法弟子被迫害的真象。但是他们对大法弟子所讲的真象,有的持怀疑的态度,那么,我们在讲真象的时候,着重揭露当地邪恶对大法及大法弟子的迫害,这样迫害就发生在当地民众的身边,使他们对法轮功被迫害的真象更加信服。有时能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例如我们当地有一个同修被抓后,当地的大法弟子,把这个被抓的同修从99年到现在所受的迫害写出来,做成不干胶在同修被迫害的当地粘贴,对迫害这个同修的派出所的所长進行揭露,收到很好的效果。当地民众都评论,对同修受到的迫害都挺气愤的,说:“太不象话了!”

还一次我和两个朋友吃饭,谈起法轮功的事。一个朋友,相信学法轮功的是好人,但对大法弟子所做的真象传单抱有怀疑的态度。我就给他讲了我被迫害的亲身经历,如何对我非法教养的迫害,以及在教养院被迫害时的所见、所闻,他信服了。另一个朋友说:“以前我以为国家对法轮功的制止,法轮功一定不好,现在听你一说,我才知道是怎么回事……。”

3、做大法的工作,大法弟子要整体配合好

大法弟子无论在做什么大法工作,都要配合好,这样才能体现出整体的法力。师尊在评注《不分正法工作项目 大道无形有整体》一文中说:“讲得好。大法弟子是个整体,在正法中所做的一切我都是肯定的,都是在做大法弟子应该在做的。不同的做法就是法在运转中有机的分工圆容方式,而法力是整体的展现。”这就要求同修间在做大法工作的时候,遇事不要埋怨、不要猜疑,这样会削弱整体的力量,从而被邪恶钻空子,给大法和大法弟子造成损失。

在我们当地有一个同修,因以前邪悟过,举报过大法弟子,这样同修都对他有戒心,虽然他做讲真象的工作做的非常好,但后来,被人举报又被非法劳教了。出事后,同修都埋怨他如何如何的,而不向内找,看看整体还有什么漏洞。后来有个同修悟到了,因为同修都对他存有戒心,被黑手钻了空子。所以我认为,同修在做大法工作的时候,遇到矛盾一定要协调好,更好的发挥大法弟子整体的法力。

让我们在正法的最后时期,更好的发挥大法弟子的整体作用,窒息邪恶,救度众生,在正邪大战中,清除最后最后所剩下的邪恶!“正念法力捣妖巢”。(《围剿》)

个人认识,层次所限,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