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同修打电话讲真象心得

台湾剑潭法会发言稿

【明慧网2004年8月24日】师父好!各位同修好!我打电话讲真象到现在大约有一年三个月,之前我讲真象的方式是邮寄光碟与资料。在一次学法交流中,听到一位同修分享心得的时候说打电话讲真象,除了揭露邪恶、救度众生外,也是对自己修炼真善忍的考验,那时我也想起师父在“转法轮“中说到“将来专修弟子在寺院中修炼要到常人中去云游”,我的体悟是修炼必须要有实践的过程才算完整,我的内心受到了触动,觉得应该是進一步锤炼自己、突破自我的时候,但是理智上虽然觉得打电话没什么好怕的,实际上一想到要拿起电话就觉得压力很大,所以内心犹豫了一阵子,那时为了掩盖自己的怕心,我寄了更多的真象资料,但是我觉得内心的问题并未获得解决,总觉得我的修炼是踩空的,当然不是说寄真象资料不好,而是我并没有好好去面对自己怕心的执著。

在内心的挣扎中,我终于横下心拿起了电话,第一次打连连就被挂了好几通,有人听到法轮功就像惊弓之鸟,有的人是排斥的态度,虽然感到挫折,但那时我亲身体验到我们美好的大法受到铺天盖地的诬陷,我内心觉得很难过,所以我下定决心,一定要好好打电话。

刚开始的时候因为怕心还在,拿电话的手不停的发抖,但它抖它的,我还是照打我的,从那时就一直持续的打到现在,当然中间有时候也有心态不稳、被挂电话的挫折感,还有得失心太重等等,那时我就会多学法,其中师父《在2003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的一段话经常鼓励我,让我克服怕心、压力、挫折感,那段法是“有的学员哪,在讲清真象中也经常碰到那些个不听的、不接受的、甚至于反对的。大家不能够因为一个人的反对就使你的心里受到挫折、使你失去救度众生的勇气。大法弟子,什么是大法弟子?是最伟大的法造就的生命,是坚如磐石、金刚不破的。常人中坏人的一句话算什么?你再邪恶也不能使我变,我就要完成我历史的使命,我就要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情。”

后来我发现只要我们冲破心理障碍,持续的打下去,等待我们救度的众生是很多的,我们真的不能因为一时的挫折而遗忘了他们,我很庆幸我终究没有被怕心与挫折感所障碍住,这一年多来,我终于做到师父所讲的“大法徒讲真象 口中利剑齐放 揭穿烂鬼谎言 抓紧救度快讲”。

由于个人条件的关系,一直没能出国去证实大法,但是借着打电话,我好像是云游了大江南北,我打过民宅、重点救度、迅打的迫害案例、营救同修案例,我跟610办公室、公安员警、劳教所、法院、检察官等等,跟他们讲大法的洪传,讲这场打压是伤天害理的非法行动,是建立在抹黑跟谎言的基础上的,我还跟他们讲邪恶之首以及其他的帮凶被控告的事,也提醒他们文化大革命那些人的下场,今日打压法轮功的功劳都会成为平反之后刑责追究的罪证。

我经常讲了10几分钟的真象有些人也都愿意听完,有些人态度从强硬中软化下来,也有些叫我们传送更多的资料过去,也曾经有个所长叫我放心他不会参与迫害的行动,另外也有2个法官将我讲的真象录音,有些人边反驳边听也不挂电话,虽然有些人挂电话,我也可以感受到他们内心的害怕,比方我曾经打过一个派出所所长姓李,一接通我就称呼他“李所长”,他没有否认,问我是那里,我开始讲真象的时候,他连忙否认说您打错了,我不姓李我姓张,不到一分钟他就变姓了。有些人挂断后我再打,他们把电话转换成传真,有时候变成电路故障,甚至电话线都拔掉了。其实包括那些不停叫骂的,也往往是心虚的表现,在我打电话的经验中,感觉真的是这样,所以我们真的不要自己吓自己,也不要被挂断电话就因此而产生挫折感,只要我们用心打,持续去打,都能产生不同程度的效果。

还有我曾经跟劳教所的同修通到电话,情况是这样的,我打第一通时被劳教所的一位男队长挂断,接着我打第二通时,一个女的接的,我称呼她“队长”,她说她是法轮功学员,我感到非常讶异,问她怎么可能接这通电话,她说她是被分派搞卫生的,我听不太懂,问她什么意思,她说她是负责打扫办公室的,队长刚刚出去了,她才能接这电话,她说很想多听我讲,但时间有限,我很快的将一些真象向她报告,她问法轮功哪时会平反,我说我们海外的弟子正在做这方面的努力,平反是早晚的事情,我今天打电话就是给你们的支持与声援,最后她问我师父最近都讲些什么,我一时之间不知如何说起,刚好桌上有本新经文我拿来一翻,恰恰是“2002年师父的新年问候”里面的经文:“路漫漫已尽,雾迷迷渐散;正念显神威,回天不是盼。”我念给她听,结果她重复了“回天不是盼”,我跟她讲“要坚定正念,要坚信师父。”她说她会把这个消息传给里面的同修。

各位同修,自从我打迅打的迫害案例后,我看到了很多同修被迫害的情况,我也看到了很多公安员警人员受到邪恶的控制,犯下了很大的罪行,我觉得有一种强烈的使命感,使我不间断的打这些电话,由于正法進程的推進,目前很多邪恶都一一曝光,这些都是大陆弟子费尽心力、冒着生命危险传出来的。在正行网中就有将近二万个的迫害案例,还有营救案例五千多个,我觉得我们应该有更多的同修来关心这个情况,共同来清除邪恶。

我想打电话是一个非常方便、安全又有效的方式,电话人人会打,电话也是家家户户都有,我们应该知道大陆弟子讲真象是要拎着头、冒着生命危险去做的,而我们这边只要拿起电话不用冒任何的危险,就能够有效的揭露邪恶,救度众生,我们为什么不赶快冲破心里的障碍,拿起电话来呢。

最后我以“洪吟二”中的师父经文“围剿”与大家共勉:“天翻地覆人妖邪,欺世大谎阴风切,大法众徒讲真象,正念法力捣妖穴。”

同修们,怕啥!

谢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