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龙的故事(二)

几年来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8月25日】1999年7月20日江氏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时,阿龙夫妇也被多次抓去洗脑,由于江氏集团针对法轮功的宣传攻势,同时没有言论的自由,使社会上没有人为法轮功说话,一时间法轮功学员承受了严重的迫害。阿龙在坚持信仰的同时,克服困难,在危险中很早就走出来,和功友们一起走出来用各种方式向政府、向世人讲清真象,由此激怒了珠海市政府一些人。公安局曾悬赏五万元捉拿他,并且不择手段的追捕他。他在珠海的住所多次受到搜查、洗劫,他的亲友也受到了盘查、监视、威胁甚至抄家、停水电,更为恐怖的是恶徒为了逼亲人讲出阿龙的行踪,还将他的亲人(二哥)强行绑架到派出所24小时不让休息,進行精神折磨,甚至连阿龙家的老人、小孩子也不放过,试图要让他们没处落脚。

几年过去了,阿龙夫妇一直有家不能回,流离失所。这其中有多次躲过了公安的追捕。据我所知这样的历险奇迹就有五次。

一次是在2001年春,他和一个功友租住了珠海安居园一套房做法轮功的真象资料,但十几天即被公安盯上。但是公安的举动同时也被阿龙发现。就在恶警围捕前的一刻,阿龙马上开车赶到,连东西都没拿一件就把其他学员接走,车开到小区门口,他们和警察擦身而过,也没被发现。

另一次也是2001年的某天,阿龙在广州某法轮功上网点发现了情况异常,通知上网点当晚撤离,他的功友要坚持到第二天才搬,阿龙因珠海当晚有工作,就自行离开了。结果第二天早上5点多,上网点即被破坏,功友被抓,这次损失极为严重。而阿龙又一次避过了一难。

同年又一次,他和另一功友租住珠海柠溪一住宅。有一天晚上阿龙刚离开,住宅就来了警察搜查,他的功友也在卫生间避过了一难。

2001年阿龙后因珠海市城市广场的居所被公安搜查监控,因此搬到了他二哥和他在中山坦洲的小区住房合住。由于一法轮功学员被抓后,泄露了阿龙的行踪。在7月的某一天,他们的住宅遭到了公安的疯狂搜查。那是早上8点多,他们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闯進阿龙二哥家,阿龙当时正在顶楼看嫂子清洁楼面,一凶恶的公安跑上顶楼,见到阿龙。阿龙从对方不可一世的盘问言语中知道他是恶人,就说自己是搞装修的。那恶人即跑下楼去汇报说是搞装修的师傅,待他们醒过来时阿龙已从旁边阳台走了。就这样阿龙在他们眼皮底下成功走脱。

更为神奇的脱身经历发生在2001年8月,那一次由于阿龙的小舅子的电话受监控,小舅在电话中和他姐姐约定某日回到上冲检查站会面,他开车去接。因为那天阿龙大哥的儿子正要开车回到珠海办事,阿龙夫妇和他的两个儿女,就坐大侄子的车一起到了珠海,结果公安早已在那蹲点,小舅子的车也被他们跟踪。结果他们夫妇被抓,两小孩经过那场面险些被吓坏,至今还见警车就跑。大侄子的车被他扣去,小舅子三万多元的存折和一万多元的现金、手机,在没有办任何手续的情况下被扣。

阿龙夫妇被抓的第二天,阿龙被几个持枪刑警押往珠海市第一看守所,主要负责这次任务的姓宋的刑警科长,阿龙修炼前就和他认识,而且他了解阿龙的为人。途中阿龙要求到小舅子家交待一些经济官司事务,开始宋不敢答应,因为在公安看来,阿龙是重量级的重点人物,谁捉到就有五万元奖金,还可升官发财,相反如果在谁手中给走掉了,就会被处罚、丢官。姓宋的科长请示上级后就在阿龙小舅子家停留,在小舅子家阿龙二哥和宋科长吵了起来,要求放人。那帮警察这时全看着他们说话,连阿龙進了一个通道离开小舅子家许久也没有一个反应过来。后来他们出动了100多个武警和两条大狼狗進行搜捕,但为时已晚。过后亲属到公安局索回被扣车辆和财物,对方不但不退回财物,还无理的向亲属要人。

自从2001年7月对阿龙的二哥家的第一次搜查后,珠海公安就跨区到中山来,经常对他二哥家進行骚扰,随意搜查。2002年10月某日,在十六大之前進行了第二次抄家,那次家里只有一个13岁的小孩。

2003年3月1日至3日,在第三次人大会议召开前,他们为了抓到阿龙夫妇,采取一种很下流的手段逼迫他们出现。珠海公安串通坦洲镇和碧涛花园管理处姓周的经理,向二哥发通知,内容是说业主欠他们4个月的供楼款(事实上迟交几天而已),要二哥通知业主谌雪梅(阿龙妻子)于3月1日下午5时到管理处交款,否则下午6时停水电,并要在2日上午到办公室重新签约,否则收回楼房,并追究法律责任,云云。

谁都知道交供楼款是业主和银行的关系,管理处只作为中间人催收款,更无权与业主签约,在业主没有违反任何管理条例的情况下,也无权无故停水电。何况事实上他们并没有欠银行4个月供楼款,就算欠了也只能由银行出律师信。但他们真的从3月1日上午9点发通知到下午5点半即停水停电,公然做出了这种违法的行为。第二天早上二哥按时到小区姓周的办公室,当时有四个便装的珠海公安在里面,周等他们走后才见二哥。二哥质问周为何停水电,周重复了通知要求的内容,要二哥找业主回来。二哥在讲道理无效后,警告周要告他,他才同意下午供水电。由于他们狡猾的串通,使二哥家造成了整天的生活不便。

第二天下午恢复供水电后,二哥正在做饭,珠海公安、610办的人在叶智军、方君荣的带领下和坦洲康泰派出所的梁永水陪同下,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進屋大肆搜查,连床都翻起来了。由于他们找不到阿龙夫妇的踪影,要将二哥带走。当时家没人,二哥在做饭。二哥要求先告知妻子,他们不同意,说去一下很快回来。结果他们将阿龙二哥带走,从3月2日下午5时至3日下午4时,可怜二哥被无理关了24小时進行精神折磨,其间他们对二哥進行了两次盘问,其中一次从上午8时至下午4时,其间不许休息,派了四个人守着他。阿龙二哥后来对阿龙说:若不是亲身经历,也不知道警察会如此邪恶地践踏人权。

从阿龙家这五年被迫害的情形,可以想象是多么严重,仅仅是针对他们“真、善、忍”的良好信仰,整套国家机器被驱动着疯狂迫害,正与邪,不是很分明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