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般搪塞家人 吉林监狱仍在迫害生命垂危的李智泳


【明慧网2004年8月25日】吉林26岁的小伙子李智泳在吉林监狱被迫害得生命垂危,从2004年5月18日家属被告知病危后,监狱方面百般欺骗、搪塞李智泳及家人,继续迫害命在旦夕的李智泳。

2004年8月16日李智泳的母亲袁文慧去看望,发现李智泳病情加重。在去之前她挂电话问了监狱医院大夫,大夫告诉她,李智泳对药物反应不灵敏,就是说药对他不起多大作用,所以治疗效果不好,只是维持,控制不让恶化,常输高蛋白。大夫也说这样下去李智泳身体会拖垮的。

家属从6月8日就一直要求保外就医,吉林监狱一会通知去办理保外就医手续,一会说办案人出去了,一会说内部有分歧不能保外就医,一会说检察部门不同意办保外就医。到7月26日李智泳的母亲袁文慧挂电话给监狱,刑法科王科长告诉她,李智泳保外就医又办不了。袁文慧问你们监狱不同意?王科长说:“监狱全同意”。袁文慧问:“检察部门不同意?”王科长说:“经过我们做工作也同意了,只是你们当地国保大队不同意,原来当地派出所同意接收就可以,现在不行,必须当地国保大队同意。国保大队直接受国家安全局管,李智泳就卡到省安全局、省610办公室了。”

据知情人说,管教承认李智泳忠诚老实,但死心眼、太犟。知情人表示,监狱里不公开说“不写‘四书’不给办保外就医,不花钱不给办”。所谓写“四书”就是强制法轮功学员放弃炼功,并诬蔑法轮功和出卖炼功朋友。

李智泳全家五口人,94年其母袁文慧参加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老师在长春第七期传法班,95年全家其余四人相继得法修炼法轮功,特别是大哥李智标患大脑发育不健全、小脑萎缩等症,在修炼后完全变成正常人。李智泳的姥姥今年86岁,修炼法轮功后,9年来身体健康,40多岁眼就花了,现在晚上能看报纸,能缝补衣服,因此李智泳对法轮大法坚定不移。

* 被从单位绑架关押,家属存钱送物不知去向

李智泳于2002年3月10日被长春市绿园区巡警队从他单位非法抓走,当时不法警察给戴上手铐,连踢带打,推倒在车门中。后听单位同志说,警察简直对炼功人心狠手毒,旁观者都不寒而栗。后经刑讯逼供,暴力取证,于3月13日送入长春市铁北看守所。

铁北看守所长达21个月不许家属接见,送衣物,存款有时不允许。即使时间长允许存了,也不能全交给本人。后经核对,家共存给2000多元,本人接到1000元左右,衣服送过几次。

可是2003年9月的一天,李智泳母亲袁文慧接到一个和李智泳同监号被放回刑事犯的电话:“你家快一年了一分钱也不给李智泳存,李智泳本来就瘦,现已皮包骨了,这里吃不饱,你家怎么不管他呢?现在天快凉了,连换洗的衣服都没有,又没钱,你家也太不像话了。”

还没等袁文慧问话,对方在气愤中把电话挂断了。这是李智泳家属在刚存200元钱没几天的事,于是我们又托人存了200元钱,带了一些衣物。

一直到2003年12月25日才托人,找人帮忙见了一面。这时家属才知道李智泳只因讲真象,发传单被判了四年徒刑,于12月16日被送入吉林监狱,不通知家属。家属四处打听,第九天才知道准确消息,并找朋友帮忙才算见了一面,也不允许说几句话。并了解到,李智泳到监狱在别人帮忙才算换下了衣服,其内衣不知穿了多长时间也换不下来,家里月月存钱并带衣物,可是他本人并没接到。

* 第二次见面

2004年2月15日,李智泳母亲袁文慧按监狱规定的接见日期,去第二次见儿子。到监狱接见室,窗口警察说:“李智泳停止接见,他抗改。”袁文慧说:“他非常忠厚、老实,长这么大都没骂过一句人”。窗口警察说:“认罪态度不好”。

当时袁文慧既难受又高兴,难受的是儿子今年才26岁,在外上学打工离家已10年了,吃苦太多了,又在铁北看守所呆了21个月,长春市人都知道铁北看守所最黑最苦,每天两顿饭、稀饭、窝窝头,睡觉每人不足30公分,非人生活21个月,第一次见面就和她说:“妈,这21个月我强熬过来,吉林监狱总比铁北看守所强,我能忍受,妈妈您放心,我知道怎么做对”。到了吉林监狱,只是刚刚托人送行李见了一面,也没说几句话,可这次又白来一趟。但袁文慧也高兴,因为她知道儿子在巨难中没有倒下。

到了4月份,我又找朋友帮忙,又见了第二次面。

* 被告知重病,医生讲危险很大

2004年5月18日突然接到吉林监狱来电话:“李智泳家属马上过来,他得了重病。”当时李智泳全家的担心终于发生了。在停止接见这四个月中,李智泳在信中说:“妈,停止接见也没啥,您定期给存点钱就可以了……这里的活非常累,好在我刑期短,我能坚持到底…”。不难看出李智泳得病的原因。

5月20日家属去了吉林监狱,并接见了李智泳,他也毫无精神,也没说几句话。几个警察围着他也不敢说什么。当时监狱同意马上出监狱去市里医院治疗。

5月24日家属找到了李智泳治疗的医院,可看护他的警察百般不让進,等找到了主治医师,才了解到了李智泳得了很严重的肾病综合症。医生讲现在患者心、肺、腹腔全被水泡着,水肿严重,此病很难彻底治愈,危险很大。

家属回来后又找了有关医生,又看了有关医书才得知,没得过肾炎的,一下子就得了肾病综合症,只能是车祸、突然休克、外伤、挤压等方能造成。所以李智泳母亲就给监狱写信并挂电话:“你们把我儿子造成重病,还不允许接见,这是不讲理也不合法。”等李智泳母亲第二次去电话,他们答应她去医院见儿子。

* 保外就医的重重障碍

6月8日,李智泳母亲去吉林铁路医院见儿子时提出,立即给李智泳办保外就医手续并放人。当时在场干警四人都说我们现在已经给他上报了,在监狱那卡住了。 医院证明开好了,家属回来后第二次给监狱长李强写信,并给省监狱管理局和省司法厅长写信反映了实际情况。6月17日监狱通知我们去办保外就医手续并让带车过去。

6月18日李智泳家属准时带车过去了,到了监狱找到了刑法科,王科长接待了我们。他说:“办案人出去了”。家属说:为什么让我们来,还不等我们呢?他说:“没办法,我们事多,但你们也不白来,下周一我们一定去,直接去你们县,不用你们再来了,连到你们当地派出所办手续一下子全下来了”。家属信以为真,回来顺便去铁路医院看了李智泳。

家属看见了吉林铁路中心医院增加了许多患者,又把李智泳从肾病科转到传染科,屋里四张床,有的戴着脚镣子,有的戴着手铐子。李智泳一只手被铐在床上,一只手在打着点滴。但精神状态还好,因为监狱告诉他下周就给他办保外就医了,他认为快回家了,现在苦点也没几天了。

结果回家等了10天也没见监狱来人。家属挂电话联系,监狱刑法科王科长说:“李智泳的保外就医有分歧意见,暂时办不了”。李智泳母亲又开始写信,给监狱长、省监狱管理局长、司法厅厅长,并去监狱管理局上访,信访室告诉家属,还没有报到我们这儿,你们还是找监狱刑法科,我们可以过问一下。

狱方:我们办我们的,你们该找哪儿就找哪儿

又过了半个月,李智泳家属又给监狱挂电话,监狱刑法科说:“我们明天去”。第二天7月14日监狱刑法科来了两人,给李智泳家来电话,李智泳父亲出去接他们,他们说我们家全炼法轮功,没资格填此表。李智泳父亲说,他不炼了,才勉强允许他填了保外就医申请表。

家属填完表后问李智泳怎么样了,监狱来人说,很重,我们办我们的,你们该找哪儿就找哪儿。

李智泳母亲听说重了,15日去吉林,下午到监狱电话联系,监区王队长说:“你来了,能不让见吗?”可等了一个小时也没信,打电话通了就是没人接。李智泳母亲只好回去。

16日早7点15分,李智泳母亲到了监狱,电话挂通了就是没人接,到接见室窗口问,里面的人说:“法轮功不允许接见。”

李智泳母亲说特殊情况,已经病得很重了。她说:“那也不行。”

* 一次一次的受骗

于是家属找刑法科、狱政科、教育科,费了很多时间,上午10点半才算接见了,三监区王队长说:“你不要再写信了,也不要往监狱管理局写了,我们监狱上下都同意给李智泳办保外就医,但是需检察机关批准,我们不是一个部门,不好说话。”并催促李智泳快跟你妈说监狱对你怎么样?

李智泳极力说:“监狱在我身上花了很多药费并安排人员护理我,积极给我办保外就医,对我是最好了,可你还不满意,写信说一些不好的话”。

李智泳却不知道其母亲费了很多口舌,又写了几封信,才达到这样程度,监狱一直在欺骗着他,在搪塞着他家人。

回家后李智泳母亲又几次挂电话,也得不到消息。到7月26日李智泳母亲挂电话到监狱,刑法科王科长告诉我,李智泳保外就医又办不了。问是不是监狱不同意?王科长说:“监狱全同意”。李智泳母亲问:“检察部门不同意”?王科长说:“经过我们做工作也同意了,只是你们当地国保大队不同意,原来当地派出所同意接收就可以,现在不行,必须当地国保大队同意。国保大队直接受国家安全局管,李智泳就卡到省安全局、省“610”办公室了”。

目前李智泳病情加重。监狱医院大夫说,李智泳对药物反应不灵敏,就是说药对他不起多大作用,所以治疗效果不好,只是维持,控制不让恶化。三个月了,监狱一直同意办保外就医,可就是不放人,家属一次一次受骗。

以上是李智泳受迫害的部份情况,至于他在监狱中受了什么迫害,目前还不清楚。

* * * * *
 

吉林省被迫害的大法学员李智泳的母亲的申诉书

吉林省人大、吉林省检察院检察长:

我是吉林监狱三监区李智泳的母亲,今年57岁,汉族,伊通满族自治县城镇土地管理站工作人员。

自今年初我国政府将“保护人权”写進宪法以后,司法系统开始大力整顿公检法内部的违法违规现象,并开展为期一年的“严肃查办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利用职权侵犯人权的五类案件”的专项活动等一系列健全法制、保障人权的举措。作为一个公民,我有责任向有关部门反映情况,希望给予解决。

我儿子李智泳因炼法轮功被非法判刑四年,于2002年3月13日被关進长春铁北看守所,21个月不许家属接见,家里存钱存衣物不能全接到,吃住条件恶劣,最后达到没有换洗衣服,家里不知道。直到2003年12月16日李智泳被送進吉林监狱,仍不通知家里送行李、衣物,我们托人打听九天后才知道已经送進监狱,找人算见了一面,以后又不让见。

今年4月16日我们托人帮忙又见了一面。5月18日突然接到监狱通知,让家属马上去,李智泳得了重病。我们去了要求见面,看到李智泳全身浮肿,虚弱得抬不起头,没精神说话,知是肾病,监狱说带他到外边医院看病。我们各处打听说突然得肾病综合症,除非外伤、挤压、车祸、休克等才能造成如此严重的肾病综合症。为此,我们向监狱提出立即放人,回家治疗,监狱给造成的应承担医疗费用。5月21日吉林监狱把李智泳送到吉林市中心医院全面检查,确诊为严重的肾病综合症。医生说:心肺、腹腔都被水泡着,病情严重。我们去病房,看护干警说什么也不让见,直到6月8日我们在吉林市铁路医院才见到李智泳,病情十分严重,我们提出保外就医。干警说已经在办,中心医院是吉林市司法医疗鉴定的专门医院诊断,完全符合保外就医条件,可一直到今天也没办成。中间我们问过多次,开始说:“内部有分歧”,后来又说:“检察部门不同意”,再后来说:“当地不同意”。而我们接触的所有干警都说:“李智泳完全符合保外就医条件。”可到实际就不给办。老百姓说:你不花钱就办保外,可能吗?还有的人说:除非人病的实在不行给办了,可你去接晚了死在医院或监狱里了。

我的儿子李智泳完全符合保外就医条件,却被硬卡着不办,难道这些人拿不到钱,竟视人命如草芥?!我们也听说过,过去就有过这种情况发生,人死在医院了。我们非常担心,为了不让过去的悲剧重演,请检察部门主持公道、伸张正义!

至于李智泳具体受什么虐待,我们不清楚。因长期不让接见,也不了解情况,即使后期有病让见了,也是几人看着,说不了几句话。在吉林监狱封锁消息的情况下,我们知道:

1、长期不让接见;2、体罚、罚站;3、李智泳只给家里写过一封信,说:“这里活累,好在刑期短,我也能坚持下来。”可实际上没坚持下来,得了免疫系统终生不愈的肾病综合症;4、一次去医院看李智泳一只手铐在铁床上,一只手打点滴(监狱干警公认他老实);5、上次按正常接见日去看李智泳。窗口干警说:“法轮功不许接见。”我们再三说明情况特殊得了重病,还是不行。事先已和监区联系过,允许只见我们才去的,没办法我们去找了刑法科、狱政科、教育科,跑了两个多小时,才算见到。

以上是我们看到的虐待被监管人员的情况。

大家从电视中看到美军虐待伊拉克战俘都义愤填膺,试想,如看到伊拉克战俘被迫害得了重病,我们中国人会怎么议论?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谁会想到这一幕竟发生在我们中国?一个年青的壮实的人造成如此严重的病,要求保外就医竟如此艰难。为什么我们的国家在大肆宣传别人做的不对的时候,自己却做着比那更残忍的事?美国的几个官兵虐待战俘,中国的执法机关正在虐待着自己国家中最好的好人!

虽然监狱现在已给李智泳治病,但医生也承认,只是勉强维持,防止快速恶化,不是根治。况且那样的环境,怎么养病?8月16日我们去看他,我们买了二斤小沙果,知道监狱不许拿东西,只拿了6个小沙果,还不到3两,一目了然非常好检查,就是这么6个小沙果,怎么恳求干警,也没能打动干警那颗心,没有一点同情心,就是不答应。李智泳还有19个月到期,这么严酷的环境,这么重的病,再不放人,后果不堪设想。

基于以上事实,我们请求:
1、立即放人,早放一天就多一天希望;
2、病情严重,治疗费用昂贵,监狱要负责;
3、丧失劳动能力,监狱应承担后果;

此事已拖了3个月,人命关天的大事,亦属您们职权范围,故写此信反映情况,提起申诉。希望尽快答复,作出公平、公正的处理,此充分体现对“严查”的落查,充分体现司法公正,挽回不好影响,以正视听!

申诉人:袁文慧(李智泳的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