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修大法心不动 随师正法志不移


【明慧网2004年8月25日】在我身边有这样一位同修:她今年60多岁,自97年得法以来,一直非常精進。刚开始学法时,她丈夫瘫痪在床,脾气暴躁,她经常因为到炼功点学法而遭到丈夫辱骂。当时孩子也不理解她,面对方方面面的干扰与压力,她丝毫没有动摇。修炼仅几个月奇迹出现了:原来患有胃炎、腿疼得站不起来、大骨节病等都不翼而飞了;原本不识几个字,后来却能通读《转法轮》了。有一次她聚精会神的读《转法轮》,书上的字呈现出漂亮的天蓝色;看师父的讲法录像时,她看见师父的身上从头到肩到处都是小佛,而且都在动。看到这些更增强了她修炼大法的信心和决心,认识到师父讲的每一句话都是真话,对大法更加深信不疑。

正当佛光普照,人们沐浴在佛法救度的幸福之中,邪恶的镇压铺天盖地而来。99年7月21日她与同修准备上北京,买好了车票,没等走就被火车站民警截住,拉到公安局。在派出所关了10多个小时,让她写保证不炼法轮功,她坚决不写。本地民警打电话让她家孩子写,20多岁的女儿不解的说:大法太好了!我妈修炼以后象变了一个人似的,不能写保证。后来硬逼着写不上访、不集会才放人。7月22日面对电视上恶毒攻击、诬陷大法的谎言,她指着电视气愤的说“我不相信!不管怎么样,我也跟师父走到底!”随后,她毅然决定進京上访,向国家领导人讲清法轮大法是正法,还师父清白!邪恶对她的迫害也从此开始了,她的家被抄6次,每次都象鬼子進村一样,翻得一片狼藉,最痛心的是大法书和师父的法像也被搜走。

这时,她丈夫已去世,没有了经济来源,仅靠给遗孀的一点费用,但她先后四次進京证实大法。第一次到北京是99年12月23日,结果被抓关了三个半月;第二次平安返回;第三次被关5天,她坚持不报姓名、住址,结果警察把她和一些同修拉到郊区的一处山沟里,扔到那儿,车就跑了。这些大法弟子不分男女老幼,互相搀扶着,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摸索着前進。他们深一脚浅一脚的走着,终于找到了路,来了一辆车,把他们拉到车站。第四次,她带一名同修去北京天安门广场。那名同修看她正念特强,没有一点怕心,自己也感到证实大法是堂堂正正的事,是最伟大、最正的事。当一队旅游团打着旗来到广场的金水桥时,她们机智的站到队中间。她看时机已到,喊道:××,打条幅。那名同修立刻抽出条幅,双手高高举起“法轮大法好”的横幅标语。发出全天地为之动容的呼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喊完后离开广场,那位同修激动的哭出了声说:“谢谢你,没有你,我做不了这么好!”

在磨难初期,我们由于学法不深,修的不扎实,有的被震住了,有的在思考……辅导员成了被迫害的重点,都被监控了。这位60多岁的普普通通的老太太担当起了重任。她像一朵傲雪的梅花挺立在三九严寒之中。(以下称她梅姐)梅姐把大包大包的真象资料风雨无阻、源源不断的发放到同修以及千家万户之中。为了使更多的人了解真象,破除谎言的欺骗,梅姐与另一同修到一个县城去发资料,因人生地不熟,找不到那里的同修。她们在夜色中沿街挨门挨户的发,一夜之间几千份资料撒遍了大街小巷。她们不时遇到狗的狂叫声和一些不了解真象的常人的恐吓,但她们正念很足,心想:我是来救你们来了!结果平安无事。资料快发光了,老太太想:我就不相信这里没有一个大法弟子!很快,一位同修发现了院里的资料,马上追上她们。互相说明自己的情况后,她们像久别的亲姐妹在难中相遇一样拥抱在一起,激动得泪流满面。

梅姐始终遵照师父的教诲:坚持做好三件事,正念正行。有一次,她发现有一块板报污蔑大法,她自己一边发正念一边迅速擦掉,然后写上“法轮大法好!”后来又发现两个地方有类似板报,她与同修切磋,坚决把它清除掉,多放一个小时就多毒害一些世人。她们几个人有近距离发正念的,有动手擦的,全清除掉了。还有一个单位悬挂污蔑大法的横幅标语,挂的很高,她与三名同修一起分两次把横幅剪掉。单位人拼命追赶,在师父的呵护下,她们刚跑到路边,来了一辆出租车,她们远离了现场。后来,又有同修发现自己单位的办公楼也出现了类似的大型条幅,找到梅姐,梅姐与五名同修商量准备用一些工具去摘掉。后来想起师父的话,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于是,她们在一起共同发正念,铲除另外空间控制条幅的一切邪恶因素。第二天,那位同修激动的说:发正念真好使,那个条幅没有了!不知什么时候摘掉的。

每次出去发放资料或挂条幅,她都默念正法口诀。有一次,正在挂条幅,一辆警车从远处开来,同去的人说:快跑,警车来了!她说:没事,他看不见。警车擦边而过,真的什么也没看见。还有一次,她把资料刚贴到一个学校大门的柱子上,一个开着高级轿车的人下车正好到她跟前,吼着:干什么?不要命了?梅姐看也没看他一眼,心想:喊什么喊?你不配!一边发正念一边一直朝着那个人来的方向走,那人再也不喊了。真是一念之差,差之千里,如果心不稳,情况就不一样了。这一念就是神与人的区别。师父在《2003年元宵节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解法》中讲“那些放下生死的弟子什么都不怕,邪恶也害怕,可是那是因为他们修得好才放下的。”梅姐确实把自己摆放在大法之中,与大法溶为一体,把救度众生放在了首位,做事时没有那么多人的观念,反而没有那么多麻烦。我们一起出去挂条幅,我带着一颗掩盖的怕心,把条幅挂在偏僻一点的树上,心想这地方没有人管,能放时间长一点,结果几天就被摘掉了。她把条幅挂到人来车往的路旁的一棵树上,至今还在,有一个多月了。

当然,我们还在修炼,都有没修去的人心在,梅姐也存在要去掉的一些执著心。让我们在修炼中共同提高吧。我悟到她对大法的坚信、对修炼的坚定、对师尊的真信,是值得我学习的。让我们重温师父《正念正行》经文:

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