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高密市张国秀被迫害的事实


【明慧网2004年8月26日】1999年11月的一天晚上9点多,三个恶警(其中一个是武装部姓张的)闯进我家,问我还炼法轮功,我说是,就问我炼法轮功有什么好处?我和老伴就讲了炼功后身心受益的情况。第二天,恶警威逼村干部把我们关起来,村干部都知道我们是好人,不忍心参与迫害,恶警就强制村干部对我们罚款3000元。

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邪恶之徒就一直迫害我。2000年农历9月26日,我从高密山会刚回家,4个恶警就闯入我家,非法把我家翻了个底朝天,把师父的法像、师父教功带、VCD一台和大法书4本抢走,将我戴上手铐绑架到派出所,逼我坐在地上折磨我,几个恶警轮番打我耳光、踩我的脚踝骨,袜子被踩破了,脸被打黑了,打肿了。邪恶的局长高利润喝醉了酒,把我打得口鼻流血,一边打一边骂,折磨我两天两夜后,将我非法送入看守所。几天后恶警又到看守所迫害我,我不配合,邪恶之徒高利润大骂,恶警们就把我拖出来,戴着手铐走了一段路。到了一个大院,他们又开始酷刑折磨我,我跟它们讲法轮大法的美好,恶警张清江就气的穿着皮鞋用脚跺我的头,鼻孔就淌出了血,李仁智见血淌在了地上,就用鞋擦,说“淌这么点血没关系”,我说“这是你们用脚跺我的头部,导致血管破裂才淌的血”,他们害怕了,又把我送回了看守所。第二天,我的脸紫黑肿胀,口张不开。这次非法关押我一个月放回了家。

在家刚一个月,张清江就领着几个恶警闯到我家,把我绑架到派出所,然后又送到看守所,说要判我劳教,判决书上把我的年龄小算了20岁,因病济南劳教所拒收。 

2001年邪恶之徒强行‘转化’我没达到目地,李勇等邪恶之徒就直接上门敲诈勒索钱财,我被迫流离失所至今。因为我和老伴不在家,邪恶之徒就经常到子女家骚扰,非法抄家、威胁、恐吓,给停电停水,为骗取口供有一次竟把我大儿媳绑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