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淄博市由俊美等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案例


【明慧网2004年8月26日】2004年2月17日凌晨5点来钟,山东省淄博市王村区王村镇610负责人宋玉玲带着本镇派出所四五个警察,砸开了西铺村法轮功学员由俊美的家门,由俊美的妻子在惊恐中没来及穿好衣服沓拉着鞋就开了门,警察在门里门外都站上岗。由俊美的妻子问:有什么事?宋玉玲说要见由俊美。其妻说他没在家(由俊美这天正巧在本镇汽车修理厂帮助亲戚看守汽车)。宋玉玲等人就威胁说:找不到由俊美就把你带走,只要你说出由俊美在什么地方,见一面就行,又不带他走。其妻信以为真,就把他们带到了本村汽车修理厂。一到修理厂,在由俊美还没有弄清是怎么回事、衣服还没穿好时,就被这些警察们连拖带摁的绑架到车上,之后被非法送进了淄博市张店610洗脑班。

早在2000年7月,由俊美就被王村镇原党委书记李家玉及其镇政府里一伙帮凶王延智、王加胜抓到镇政府里,逼着他骂法轮功的师父,由俊美不骂,被心理变态的王加胜一拳就把由俊美打得昏过去,等清醒过来又逼着骂,由俊美还是不骂,就被王加胜和王延智轮流打了两个小时。

由俊美的邻里百舍、亲朋好友都知道他是一个好人,是厚道实在、乐于助人、遵纪守法的好人。他在家种菜园,没干任何犯法的事,政府绑架他的原因就是因为他炼法轮功,按照李洪志师父教导的“真善忍”做好人,做一个更好的人,他在江氏流氓政治集团操纵的政府的重压下不放弃自己的信仰,这有错吗?在中国难道做好人也有罪吗?

当由俊美的妻子质问派出所人员,由俊美犯了什么罪,为什么要抓他?这些执法犯法的警察却支支吾吾的说与他们无关,他们是为了配合镇上。这真是荒唐可笑又可耻到了极点。

再说万家村的孟英花,修炼法轮大法前,身患多种疾病,半年不能上班,到处求医而无效,自己受苦遭罪不说,给家庭也造成了很大负担。自从炼法轮功以后,各种病不翼而飞,又能上班了,又拥有了一个幸福的家庭。在2003年10月,也是那个610的宋玉玲,带着派出所的警察,把正在上班的孟英花强行非法绑架到淄博市610洗脑班关押了一个月,强迫她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逼着她骂师父骂大法,使孟英花的身心受到了极大的伤害。此期间,孟庆花的三岁多的儿子哭着喊着要找妈妈,丈夫也无心工作,父母担心受怕,公婆急白了头。这是什么世道?这种逼善为恶、败坏道德的事是连从前的土匪也做不出来的。
  
那年4月份,又是这个宋玉玲带着警察,窜到万家村,把正在家中忙家务的法轮功学员孟秀兰强行绑架,非法送进淄博市610洗脑班进行迫害。宋玉玲还带领恶徒到王村法轮功学员刘富德家中进行非法搜查,抢走了教人向善的《转法轮》大法书。

2004年2月21日下午,被非法关押在淄博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庄世君(家住临淄区方正超常学府)坐在车间里干活,当时两手放在大腿上。警察张本义让他把手都放在膝盖上,庄世君没有照办,就被张本义带走了。半个小时后,庄世君回来了,只见他走路缓慢,面部和眼睛都被打得红肿了,鼻梁被打青了,脸上和耳部有殴打出的血痕,上衣沾满了污泥和皮鞋印。
 
黄福堂,男,52岁,山东淄博人,铁路机车司机,因修炼法轮功被关押在淄博劳教所。2003年2月8日,黄福堂因坚持修炼,被戴上手铐拉到办公室,当时有十几个警察(李成峰、张本义、国立群、、谢志超、、崔朋、周玉国、张兆贵、音成民、陈立科、还有姓毕、姓郭的警察)在场,一见黄福堂去了,就一拥而上对他拳打脚踢,打完后就关进了禁闭室。禁闭室的警察又是先殴打他,之后把他扒光衣服,捆住手脚,按在床上,用七八根电警棍对黄福堂实施电刑,时间长达一个小时。每天都这样,持续了16天。真是惨不忍睹。每次这种高压电刑都像千万条毒蛇在咬噬他的肉体与神经,真是痛不欲生啊!残酷的电刑使黄福堂全身布满了红斑和紫痕,因为长期电击,皮肤有的地方起泡破裂,露出白花花的肉,流出鲜血;其上半身疼痛麻木,手臂不能自如活动,手指变形不能伸直;耳朵阵阵发烫并伴有耳鸣,听不清声音;他至今身上还留有伤痕。

张英,男,30岁左右,山东淄博市淄川寨里镇寨里村人。因为炼法轮功被关押在淄博市劳教所,2003年3月8日,张英因身体不适,炼了几个法轮功的炼功动作,被警察看见,关了他禁闭。在禁闭室警察对他用电刑折磨多次,残酷的电刑对他造成了极大的精神和神经伤害,从禁闭室回来后,只见他精神恍惚,目光呆滞,时时显露出惊恐的神色。劳教所的这些恐怖气氛和酷刑,使张英的精神崩溃,最后使他精神失常了。

现在就是有人为了自己一时一世的名利、为了向上爬,为了那点一点蝇头小利,象宋玉玲与那些为非作歹的警察一样,出卖良心干坏事。荒唐、可恶、可怕的是这些政府官员、派出所、劳教所的警察是在执法犯法,践踏宪法和法律,在对人民犯罪;口里却用“配合上级” 、“服从上级”为借口,这些借口能成为他们执法犯法、随意剥夺人身自由、践踏人权的理由吗?
 
请正义良知尚存的善良人们,别再受江××一伙流氓政客的欺骗了,善恶终有报,只是争早与来迟。现在世界上有60多个国家的人都在炼法轮功,法轮功在全球获得各种褒奖有一千多项。把江××一伙告上了多国的法庭!也希望象宋玉玲及所有残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警们这样的人,早日悬崖勒马、改过自新、将功折罪、赎回自己的未来。否则,等待迫害法轮功的恶人们的必然是最可悲、最可怕的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