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师父的《洪吟二》《梅》有感


【明慧网2004年8月26日】“浊世清莲亿万梅 /寒风姿更翠 /连天雪雨神佛泪 /盼梅归 /勿迷世中执著事 /坚定正念 /从古到今 /只为这一回”(《洪吟二》:《梅》)每每吟读或背诵此诗时,仿佛感受到了师父的慈悲救度,便会热泪盈眶,特别是最近通过走访过去的一些同修感触更深。

师父在《2004年芝加哥法会讲法》中说:“我也希望中国大陆的其他大法弟子帮帮这些人,叫他们走出来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情。这件事情没有结束呢,对任何一个生命都是机缘,都是机会。”“人哪,一个生命在历史上的今天能够得到法,那不是一般的事,太幸运了!可是一旦他失去了的时候,大家知道那面临的是什么?是很可怕的,因为赋予那么大的责任和巨大的使命他没有完成的时候,那相对来讲和一个生命的圆满那是成反比的,那个生命,那真的要進无生之门了。你们也不能随随便便的给我抛下一个人,不管这个人有什么样的错误、他是个什么样的人,我都想给他机会。”按照师尊的教诲,我走访了过去的一些同修。他们都曾不同程度有过停滞,因此我特意印制了《在大法修炼中体悟到的四次升华》(2004年6月18日明慧网) ,这篇文章对在不同层次受阻而升华不上来的同修都会有所启发;由于落下的距离各不相同,有的根本就没走出家门,和同修没有交流,都说(有个人还以为是洪法而对常人讲:咱们在家炼,做好人,不干电视上说的那些事!)对法轮功一些焦点问题,和常人一样没有明白,所以我也同时印制了《就法轮功焦点问题向各级干部说几句真话》(2004年7月14日明慧网),因为这个公开信,世人看了都说用事实说话,明白了过去受蒙蔽问题的真象。带给他们上述材料,并通过交流,大多数都有了新的升华,有的已投入到正法的洪流中。

我虽然先后走访过20多位过去的同修,可就是没有去拜访曾是一个学法小组的、家住同一个院的同修,这是我们单位的家属住宅楼,院里的人互相都认识,因为我是一个流离失所的大法弟子,不能回到原来的住处去。住遍了市区的南北东西,甚至于外地城市,在酸甜苦辣中磨炼,在师尊的呵护下归正自己。大禹治水过家门三次而不入,我为了证实大法过家门而不入十三次也有,流离失所的大法弟子可能皆如此。然而按照师尊的期盼、按照正法的要求,我又不能不重新返回自己家所在的那个院。那里住着三个过去的同修,还有一个在1999年7.20以后主动要学大法、要了《转法轮》的人,另一个是经常关心询问大法被迫害的情况、又没下决心学法而得了重病的老同事,这都是我应该去看望的。但是要“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象、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 (《理性》)既要正念足,又要符合人类这层空间的法,注意安全。不能一一都去其家,没有那么些时间,大夏天的白天院里常有很多人,我得晚一点回去,可晚上人们也都愿意在院里乘凉,天太晚了又怕影响人家休息,最好是遇到下雨天,最好还能在院里碰上一两个想见的人。

为证实大法的心念一正,便会心想事成。有一天,原本想出去做证实大法的事,天却不停的下起了毛毛雨。我问自己:雨不停就不能出去证实大法吗?以前经常这样问。噢!今天不正是“入家门”的最好时机吗?于是,准备了资料,发了正念,带上雨伞出发了。按着预定的时间即职工下班前,我又走進了居住十多年的家属院。先到的是夫妇俩都是过去的同修的家,他们非常热烈而真诚的欢迎我的到来,一会说经常叨念你;一会说咱们出去吃饭。我说:“理解你们的心意,除了证实大法的事其它都没时间了。”他们把另一个同修也找来,我们交谈了正法的形势和大法弟子应做的三件事,谈了一个多小时,大家还觉得时间太短了;而我也觉得回家属院太晚了、太少了!

我们有些依依不舍,而我必须抓紧时间到别人家。说来真是神奇,院里住着几百名职工,我只碰上一个人,就是想见的要学法的那个人,我俩都惊喜交加。“神了!神了!!是师父的安排。”我激动的脱口而出。他说:“真想你!” 我俩互相对视着,有多少万千话语在无言中。雨还淅淅沥沥的下着,耳边好似传来师父的声音:“连天雪雨神佛泪 /盼梅归” ,感悟到师父深广无垠的慈悲,我的泪水再也止不住了,连同雨水一起流下来,于是双手合十:“谢谢师父,谢谢师父!”他说《转法轮》看了一半,我告诉他一定要认真的读完,又送给他一些资料,他答应一定好好学。

那个老同事曾得了严重的腹腔病,住院动手术花了十多万元,遭了很多罪,还出现许多其它综合症,至今还拄着拐棍才能行走。他们夫妻俩非常羡慕大法学员,也想学,我告诉他们:“可以找这院的学员学,买电脑上网什么书都可以看到。”除了资料外还给了一个护身符,他们十分感激,说要诚心的默念。我又回到家取了些证实大法需要的东西,当我在夜色中走出家属院的时候,雨虽然停了也还是没遇上其他任何人,真是师父大慈大悲的安排。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