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揭露邪恶的一点心得


【明慧网2004年8月27日】在揭露邪恶时,个人认为不应仅停留在讲述受迫害上,我们的目地是揭露邪恶,两者基点是不同的,本质更不同,这一点在前一段时间的正法工作中略有体悟。

近期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中,不少同修写了自己受迫害的经历,需要汇总、制作传单向当地民众散发,在整理这些文章时,一个片区的每个同修把自己受到的每次迫害的详细时间、过程都写了下来,而且每一次迫害的施暴者的姓、或姓名(派出所的几个警察)都写了出来。整理时汇总成为了一篇揭露某某派出所某几名警察恶行的文章,把犯罪事实分类:残酷施暴、勒索罚款、株连家人等,在每一项中再相应列举每个同修详细的事例。结果传达给人的主要信息是派出所的这几名警察迫害大法弟子的残酷、流氓。人们直接看到其行径,会觉得真邪恶!会发自内心的认为他们是确确实实的“恶警”,起到很好的揭露邪恶的作用。

同样另一个片区的同修写的揭露文章,大部分比较笼统类似:我叫XXX,X年X月我在XXX被非法关押。有的没写明详细过程,有的写了过程但没有写明施暴者,最终该片区的文章只把每个同修的迫害情况罗列散发给世人,传达给人更多的信息是大法弟子被迫害,人们会觉得被迫害得真厉害,真惨。虽然也起到了作用,但两者的区别跃然纸上。

类似的情况很多:非法关押没有关押地点,劳教不清楚是哪个劳教所,邪恶施暴细节不清,施暴者不清……排除信息封锁等因素,我们内心不够重视是一个主要方面。我们的揭露是突显我们受到了迫害,还是真正揭露了邪恶,反映的是我们的心态和基点问题。作为大法弟子虽然受到了迫害,但我们不承认这一切,我们揭露邪恶的一方面目地是让世人认识邪恶迫害的残酷,直接在清除它们。这样本身也展现给世人一个堂堂正正的修炼者的形象,才会引发世人的正念,人们会谴责迫害,会感到愤怒。对邪恶的详尽揭露也能促使对邪恶進行法律起诉,在人的表面这一层制止、追查恶人,揭露邪恶也更显力度,根本上是大法弟子理智、坚定的正念在人间的体现。

如果我们的揭露体现的仅是一个受迫害者的形象,那效果就会削减很多。为什么有的常人对迫害一提到就怕,当然有常人怕心的因素,主要是我们修炼人的心态。为什么我们散发揭露文章有的会令邪恶胆寒,而有的邪恶反倒无所顾忌、甚至报复,除其它多方面原因外,重要的一点我们是否基点站正,真正把邪恶揭露了出来,起到了清除、震慑邪恶的作用,而不仅是站在受迫害者的角度讲述迫害的基点上,反让邪恶钻了空子。

这方面在法上不明确的时候还带来一个问题,长期以来我们对搜集迫害者的信息这方面重视不起来,这在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方面是个很大的障碍,尤其是隐藏在幕后的黑手却迟迟不能深入的揭露。因为没有在法上认识到,有难度也没有去突破,往往同修能够从自身的角度讲述受迫害的情况,就觉得该做的做完了。为什么那些迫害的责任人不敢自己露面、百般隐藏自己的身份、电话呢?是害怕!当我们触及不到他们的时候他们才能继续藏在背后指使打手行恶。这方面更主要的是整体配合,把迫害情况汇总、整理,更深入的去揭露。

另外《明慧周刊》第135期中的《建议更多大陆大法弟子将提供酷刑演示为己任》,酷刑演示最直观、形象的揭露邪恶,不仅可以对国外同修進行酷刑展提供翔实的素材和依据。在大陆如果把酷刑演示和揭露当地邪恶结合起来,作用、意义同样很大。我们把揭露当地邪恶的酷刑场面,编排到小册子、传单中,会更直观、更容易让当地民众明白邪恶的迫害,会有震动的效果。酷刑演示把揭露邪恶这方面推向更進一步,希望我们大陆大法弟子都能够重视起来。

个人体悟,如有不妥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