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廊坊法轮功学员张秀存被迫害经历


【明慧网2004年8月28日】河北廊坊北史务乡张秀存是一名法轮功受益者,由于坚持“真、善、忍”的信仰,遭到了江××团伙的非法迫害。2004年7月23日清晨5点多钟,北史务乡综合治理办主任杨宝银带领一伙人,将刚被从廊坊610洗脑班放回20多天、被迫害得身体很虚弱的张秀存从娘家绑架,当天就直接送到了唐山劳教所,劳教一年。

当时,张秀存母亲问他们:“你们这是干什么?为什么随便抓人?”不法人员们用欺骗的手段说:“有点事,问一下,一会儿就回来。”

* 拾金不昧做好人遭抄家绑架

那是在2002年10月底,张秀存带着别人落在她丈夫三轮车上价值几百元的手机配件,送到了北史务派出所,当时值班室里有两个警察,一个是穿便衣的,一个是穿制服的,当他们知道张秀存是炼法轮功的时,穿制服的警察给她做记录,其中那个穿便衣的就出去了,做记录的警察告诉她说:“他们家属也是炼法轮功的,咱不谈你炼功不炼功的,只谈我们工作的事。”

不一会儿,那个穿便衣的警察把张秀存带到了办公室,说:“所长要见你。”所长来了,张秀存就跟他讲学法轮功如何做好人,他说:“我们也都是好人。”而且还给她看别人送他们的锦旗,用欺骗的手段,使张秀存对他们信任。随后所长要去张秀存家见她丈夫,说要问明东西的情况。

把派出所的带到了家,真是引狼入室。他们派人跟着张秀存,不让她随便走动,在屋里乱翻一通。张秀存问他们为什么这样对待我,你们良心过得去吗?他们不吱声,还继续乱翻,他们非法抄走了十几本大法书籍,师父的讲法录音带,讲法录像带,炼功带,两个录像机,张秀存结婚时的录像带,张秀存的照片,她丈夫的记收入的笔记本也抄走了,这哪像人民警察的行为?

不法警察从她家又把她绑架到了派出所,逼迫她坐铁椅子长达十几个小时,把她非法拘禁在派出所。这天晚上,张秀存的丈夫也被他们非法拘禁在派出所,被迫坐铁椅子(他不炼法轮功),在他们的恐吓威逼下造成精神恍惚。

* 610洗脑班扭曲人性

第二天上午,不法警察把张秀存送到了安次区610洗脑班。到了洗脑班,由乡里的两个陪教和犹大们轮流看管,不让出屋,上厕所也跟着,不让亲属相见,张秀存失去了人身自由。帮凶犹大黄俊玲带着四、五个人开始对她灌输邪悟的鬼话,逼迫她写决裂书,承认自焚案都是炼法轮功的人。张秀存拒绝了他们,他们就威胁送看守所、劳教所迫害。第二天的晚上他们不让张秀存睡觉,七、八个犹大轮番的对她進行攻击,张秀存不理睬他们,他们就侮辱她,说她没有教养,不懂礼貌等一些难听的话。

就这样,他们还达不到洗脑的目地,黄俊玲和几个犹大帮凶就气急败坏的找来了610的两个恶徒,拿着一张纸和一个笔進来,逼迫她写决裂书。张秀存不写,其中的一个610恶徒郭某拽着她说:“不写跟我走吧。”犹大黄俊玲把笔塞到她手里,攥着手让她写,她在这种强压下违心的写下了所谓的决裂书,紧接着又逼迫她写出卖自己和朋友的所谓反思、揭批。

张秀存被非法拘禁折磨了17天,乡综合治理办主任杨宝银还带着人多次到她家要洗脑费1500元,而且还跟她丈夫要打车的出租费,她丈夫在不法人员的恐吓之下把兜里仅有的70元钱给了他们。在这种流氓迫害下,张秀存被迫在外。

* 投书说真情再次被抄家绑架

由于张秀存将自己修炼法轮大法的亲身受益的经历写信寄给了各级领导及有关部门,告诉他们法轮大法的美好,告诉他们不要迫害大法弟子。因为寄信时用的是自己的真实姓名、地址,公安局按照信中的地址找到了她家。江××团伙对大法弟子根本不讲法律,不讲人权。

2004年5月26日,廊坊安次区公安分局在刘伟带领下,伙同北史务派出所,非法闯入她家中,当时张秀存不在家,家中只有70多岁的婆婆,婆婆不给他们开门,他们就搬梯子上了房,站在房顶上威胁她婆婆说:“我们是公安局的。”张秀存回来后,看到他们正在乱翻,她问他们是干什么的?他们说是公安局的,她说公安局的也不能为所欲为,没有搜查证也不能乱翻,你们与文化大革命时的造反派有什么两样?不法公安不准她随便走动,非法抄走了大法书籍,炼功带子,师父讲法录音带,VCD光碟,一台VCD机,一捆不干胶,对政府批评、建议、劝善的14封信,遥控器天线,录音机,而且对家的物品非法照像。

不法公安再次把张秀存绑架到安次区公安分局,铐在铁椅子上,不让动,对她進行非法审讯,逼问迫害经历谁写的?张秀存为了抵制他们的绑架关押,除讲学法轮功亲身受益体会之外,一律拒绝回答问题,一律不签字。第二天上午,刘伟、董辉让她做手纹签订(按手印),她攥拳头、不按,不法人员们就用力把她的手往桌子上戳,还用力掰她的手,撅她的食指,其中一个很瘦的公安往后拧她的胳膊。刘伟从旁边递给董辉一把量布的尺子,他就用尺子用力打她的攥着拳头的手,当时她的无名指被打开一道口子,流着血。

张秀存在安次区分局被非法拘禁了24小时,又被非法送到了廊坊市看守所,看守所和公安局串通一气,不按法律规定,只凭杨某的一封信直接收监,他们象犯人一样的对待她,非法搜身,逼迫她穿号服,她不穿,让她无条件的服从那里的规定,张秀存说“我无罪”。

* 是救人还是害人?

在看守所,张秀存被非法关押了7天,又被转送到廊坊610洗脑班。在那里,为了坚持自己的信仰--法轮功,为了抵制江氏集团对法轮功的迫害、安次区公安分局对的非法绑架和看守所的非法关押,张秀存开始绝食,绝水。

在绝食的第四天,610首恶韩志光要求去灌食,她不去;韩就让她写出现危险后果自负的保证,张秀存不写;韩就让610的人按她写。张秀存又被强行带到了中医院,5-18公安干警急诊医院,主任医师叫刘强,他要给她检查身体,他强行的给她量血压,他问为什么不吃饭?张秀存说是被迫害的,要回家吃饭。刘强说到这里来就得听他的,不吃就得灌,于是他就拿来了很粗的胃管,粗细大约手指头那么粗,长约50多厘米,直接从鼻孔進入食管進入胃,鼻子感觉疼痛,胃里有点恶心,大约一个小时才灌完,拔出胃管时,鼻粘膜和咽部带有血丝。

张秀存被610洗脑班非法关押了27天,在这27天里她被这样反复灌了9次,最后她身体十分虚弱,不法之徒们怕承担责任,把她送回了家。在她被关押期间,不法人员们2次向她家属勒索现金2500元。

这个610洗脑班自称是救人工程,善良的百姓们哪,拿你们的心里那杆公平的称量一量,这究竟是救人还是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