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穿“庆云基地”背后的谎言 走正大法弟子的路

我所了解的仁莲


【明慧网2004年8月28日】读了明慧网,8月8日发表的学员文章《立即停止集资在山东庆云建庙的错误行为》后,很是痛心。在正法时期的今天,大法弟子忙于做好师父教我们做好的三件事中,来自学员内部的干扰不断。这些干扰长期以来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了世人得救,更在一定范围内毒害了一些学法不深、执著心较重的学员。更有甚者,被谎言及邪悟歪理带动的神魂颠倒,从而又去毒害其他学员。给正法造成了严重的干扰与破坏。山东庆云县石佛寺主持仁莲一而再、再而三的放弃师父给指的光明大道,打着大法弟子的旗号、利用大法弟子的善良钻空子,欺骗了一些执著心较重学法不深的学员。正象文章中讲的那样利用大法的名义暴敛巨财,供自己挥霍。为了给自己找借口,编造了一些邪悟理论。其毒害范围影响到全国好多地区,给大法乃至常人社会带来了恶劣影响。教训是深刻的。在这里就我所了解的情况揭露出来,以免其他人再受毒害。

一、利用大法 处心积虑引诱新学员

早在打压前,仁莲就到处打电话或亲自坐车以云游的名义,宣扬师父来过庆云几次,还说师父说什么或石佛寺是“大法基地”等,引诱学员去石佛寺。利用开交流会、法会、或有跟过师父讲法班的老学员也要来参加为诱惑。吸引了全国各地一些怀着好奇心、好事心执著心较严重的学员,大部分是一些刚得法的新学员。由于见不到师父、渴望见师父,刚得法时的激动心情可想而知,哪怕能听到跟过班的学员讲一讲师尊,心里也是莫大的欣慰。

仁莲正是利用了这一点钻空子。当时的石佛寺人来人往、人声鼎沸,今天一个交流会、明天一个法会。表面上看似轰轰烈烈,实质严重干扰了师父给学员安排的修炼之路,明目张胆的抵触师父的讲法。师父说:

“大法为了方便更多的人修炼,目前主要采取在常人社会中修,在工作或其它常人环境中磨炼,只有出家人才云游。可是目前有一些人打着大法弟子的幌子,全国到处乱窜,无故住在学员家里,吃、喝、拿、要,招摇撞骗,利用学员善良的一面,钻大法的空子。可是我们的学员为什么就分辨不清呢?修炼就修自己,想想为什么这些人不在自己家安心实修,环境不好更能修炼,为什么这些人不听我的话,全国到处窜,为什么吃、拿、要学员的东西却要叫学员把心放下,这是我教他的吗?更有甚者,在学员家一住就是几个月,这不是明目张胆的干扰破坏学员修炼吗?我想这些人必须把所骗吃骗拿的如数赔偿,否则大法不容。今后再有这种情况,可按常人中的骗子对待报警,因为其人绝不是我们学员。

还有些地区私自组织什么讲法团,到各地学员中招摇撞骗,也有邀请个人演讲破坏干扰学员修炼的,这些人明着好象在宣传法,实质上是在宣扬他们自己。学员都有我的法身安排系统的在修,只是有些学员不悟,或没感受到而已,那他们是不是在干扰!特别是那些刚刚学法时间不长的很难分辨清楚。有些人还在几千人的会上搞什么报告,讲的都是他自己,甚至给大法的那一句话下定义或解释大法,身体向学员们散发着黑色的业力和执著的物质。”(经文《猛击一掌》)

仁莲搞的所谓的交流会,就是师父经文里讲到的那种人,讲的都是他自己,搞成了英雄模范人物式的报告会。

九七年、九八年新得法的学员很多,由于学法不深,一听说师父去过石佛寺,那里将来是法轮大法基地,学员们纷纷前往捐钱捐物。很大一部分学员家庭相当困难,尤其是农村学员,有的是卖粮食凑足的路费赶了几百里、甚至上千里来参加交流会。临走时,每个学员都留下钱物和通讯地址。在一定程度上,对仁莲以后走向歧途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滋长了她各种心,也有一定的责任。(那时每天整个佛堂上水果供品堆成山、钱款供桌上到处都是)仁莲每天热衷于交流、接待、迎来送往,很难静下心来学法。每天听到的都是赞美声、恭维声。显示心、欢喜心越来越严重。她有意的找经济上比较宽裕的学员交流,大讲特讲什么:将来要建“大法基地”等一些子虚乌有的谎言,言语中流露出要靠大家捐献。为以后向学员讨要钱财,设下了伏笔。

二、放不下执著 在法中找借口为自己开脱

当石佛寺的情况越来越严重的时候,各地老学员及辅导站纷纷采取措施,抵制她们的乱法行为。在各炼功点大家针对这一现象,集体学习师父的经文《猛击一掌》《出家弟子的原则》《再论衡量标准》《定论》《何为修炼》等,更加明确了修炼的方向。很多学员自觉的静心修炼,不再参与她们的活动。

但是,那时的仁莲各种执著心已经膨胀得控制不了自己,听不進去别人的劝告,当学员指出其行为不符合法时,她就在法中断章取义的找为自己辩解的话,实质是曲解法。

例如在一次交流中,当学员指出:电话每天响个不停,影响大家学法、炼功,而且尽打长途费用很高,做为专修弟子应静心实修,寺庙里不应装电话。仁莲当时露出不屑的神情讲:怎么你也这样理解呀?悟性太差。研究会的王治文、纪烈武、山东辅导站好几个站也多次的找到我,让我停止各项活动、拆掉电话。前几天纪烈武又专门针对这些事来庆云找我谈,我回绝了他。他们也是修炼中的人,为什么听他们的。学员指出“大法研究会”是由师父看着的,各地辅导站是带领大家修炼的,方向和意见是正确的,应与辅导站、“大法研究会”保持一致。以维护大法在世间的洪扬与稳定。仁莲已被名、利、情带动得利令智昏,邪悟的东西不断抛出:什么“要跳出人的框框、研究会也是修炼中的人,如果高出研究会就不受他们的束缚,就可以跳出研究会,”等一些胡言乱语的谬论,和大法对立起来。搞得乌烟瘴气干扰了一批新学员。

不久师父经文《大法山东辅导站》发表了,明确的指出:

“关于庆云学员建庙一事,要向学员们讲清楚,这不是我们大法要做的事,与大法的修炼无关,不要把心用到这上面去。出家人建庙那是其个人行为,是出家人的事。当年,作为出家人学大法,为师我考虑弟子安身之事,关心过此事。就目前而言,搞得人心浮动,不能静下心来学法。一些外地学员不安心在家学法,也去庆云和她们搅在一起,此事已严重地干扰了学员的修炼。在家弟子也把心用到建庙上,当有学员指出这些不符合大法的行为时,反而用师父来过这里如何如何的话,掩盖她们执著的心,有的行为已经非常严重的干扰了学员的正常修炼,甚至与大法的形式对立起来还执迷不悟。叫学员们放下一切心,学学法,外地的都回去。”
很多学员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心里很羞愧,马上收拾行装回家安心实修。

慈悲的师父一再给其改正的机会,并严肃的指出:

“……其实,当她们做得不对时,我一直在点化她们,只是她们用执著要干的事那颗心掩盖着,不想也不敢正视而已。学法时也抱着执著的心,找对执著要干的事有利的话来看,为其执著找根据,这不叫学法,更不叫修炼。过去我多次讲过不要到处串、安心实修的话,也讲过不准到各地学员中讲什么法。她们的行为在各地反映很大,我一直在观察着她们,留给她们自己醒悟的机会,可是她们一次次的推开了我给她们的机会,一次次的干着与大法相违背的事,自己不能实修还干扰着学员。机会一次一次的失去,好自为之吧!我看着她们今后选择的路……。有问题向内找,这是大法弟子与常人的根本区别。”(《大法山东辅导站》)
真修弟子学了师父的这篇经文,都会对照检查自己找出不足,在修炼的路上勇猛精進。但仁莲不是及时改正自己的错误,却是变本加厉,阳奉阴违与大法背道而驰,越走越远。

三、阳奉阴违 在修炼的路上越走越远

师父经文发表后,彻底纠正了一些学员修炼的误区。也使原石佛寺的两位出家弟子(小僧尼),也认识到自己的执著,从此安心在庙里学法、修炼。(后来,由于仁莲及一些人胡作非为,把寺庙搞得乌烟瘴气。两人离开了此地,去了别处真正实修。)

但是,仁莲由于长时间没能静心学法,整天沉浸在赞扬、奉承中,只要有学员指出她的错误,就是别人悟性不好、或差。自编了一些邪理曲解师父的经文,用来搪塞学员。如:师父为什么下这篇经文?就是让全国还不知道的学员知道石佛寺,以便来这里切磋、交流。你们的悟性怎么这么差?好好悟一悟、想一想吧。开始公开唱反调。对于庙里的清静,挖空心思的想办法,到处搜集师父以前没有公开发表的讲法录音、录像、私自整理的讲法稿等。到处打电话邀请他人。各地的邪悟者、自心生魔者、动物附体者,也开始了粉墨登场,它们炮制了各种各样的破坏大法的东西、及所谓的“经文”,如:什么《全法》《第十讲》《男女双修》……等等,被附体控制着打的所谓“大手印”,经过石佛寺,流向全国。据笔者所知,像天津、北京、沈阳、哈尔滨、山东庆云、陵县、德州、河北衡水、景县、江西、等一些省市区县。不同程度的受到严重的干扰。

仁莲就是在这段时期,大法弟子在救度世人、旧势力死死控制大法弟子经济来源、在江氏邪恶流氓集团经济上搞垮的迫害中,利用各种手段和谎言,向各地大法弟子伸手要钱。使很多不明白的学员,糊里糊涂的捐出了仅有的资金。接着,就是巨额资金堆起的寺庙落成、二辆高级轿车的购進、每天肆意挥霍着学员们的血汗钱。更可笑的是,对政府称自己是佛教徒,对大法弟子讲是修大法的出家人,却演绎了一段令人啼笑皆非的丑剧,由景县邪悟者王桂荣做媒,与她从前相识的和尚结了婚。真是不伦不类。

七月二十日,邪恶开始打压,各地辅导站遭到破坏,学员失去了与研究会和师父的联系。邪恶为了破坏学员对师父的正信,不断的制造出假经文,那时真是假经文满天飞。但是大家以法为师,正念正行,尤其是老学员、辅导员,时刻把握正确的修炼方向,带领大家走出来。一方面,冲破江氏邪恶集团的各种阻力,讲清着真象、救度世人。一方面,排除来自于内部的干扰。

假经文的出笼,正好迎合了那些有怕心,带着各种执著的人,他们借口走出来证实大法是破坏常人状态、参与政治,迷惑了一些学法不深的学员,给这些人找到了不证实大法、躲起来的借口和依据。他们大肆传播假经文的激情,令人震惊。在邪恶笼罩、谎言满天飞的妖气下,石佛寺里的邪悟者给邪恶提供了生存的土壤,成了假经文的集散地到处传播。也为自己敛财创造了条件。当地邪恶610、公安局、正是看中了这块肥肉,不定期的扫荡石佛寺一把。抓一些外地学员進行迫害、罚款。成了邪恶们的摇钱树,更助长了它们迫害的嚣张气焰。

在那邪恶猖獗的日子里,各地正法弟子正念正行,以法为师,一方面揭露邪恶、讲清真象,一方面揭露着邪悟者的丑行。挽救昔日的同修,使很多走错路的同修重新回到正法路上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