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第一(花都赤坭)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


【明慧网2004年8月28日】

一、基本情况

广州第一劳动教养管理所,又称花都赤坭劳教所
地址:花都赤坭镇菠萝山下 电话:020-86841597 020-86713347
该单位下辖八个大队:一、二、三、五、六、七、八、九大队。其中,九大队分布在离该所老巢几里路远的江边码头附近。

自江罗政治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以来,该劳教所从2000年1月起先后非法关押和迫害男性法轮功约有几百名。其中,二大队为专职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专管大队。而其它各队也分管几个他们认为要进行“冷冻”处理的较为坚定或较有影响的学员。以2002年7月为分界,之前的迫害以强迫灌输邪恶宣传与肉身迫害并重的形式;之后的迫害突出高压禁闭、酷刑、强迫灌输邪恶宣传、强迫劳动与体罚。其中,被迫害致死的学员叫饶卓元(广州市海珠区学员),另外涉及的犯罪嫌疑人: 海珠区610办公室 陈磊汉(男警)、 温姓的女警。

二、犯罪手段与酷刑

1、分类迫害。通常,法轮功学员被非法送劳教的所谓理由是“扰乱社会秩序”(劳教人员分类中归入“滋扰型”)。但普通的非法轮功学员的劳教人员,无论是滋扰型,还是其他类型,都只是被强迫劳动。而被送劳教的法轮功学员则遭受精神与肉体的残酷迫害。2000年初,该所接到上面要求转化法轮功学员的秘密文件后,选定二大队为专管大队,并在二大队专门设立“第三分队”。进入第三分队的,都是已转化的“犹大”与邪恶认为较可能转化的人。初被劫持入劳教所的大法学员,恶警视其坚定程度和影响力,把大法学员分派到不同的大队。原站长、较有名气且坚定的大法学员,一般不分在二大队,而是先分去其它大队隔离、迫害。普通而坚定的大法学员,一般分在二大队的第一、二分队。大法学员每天除了被强迫长达14-16 小时的劳动外,还要面对邪恶干警的训斥、辱骂、邪恶的灌输或伪善的“谈话”以及邪悟者的干扰。

2、对不屈服的学员,狱警指派1-2 人进行24小时不离身的夹控监视,不准炼功学法,不准与旁边的人(无论是法轮功学员还是普通人)说话,如果对谁说了什么,夹控人除了制止外,还要用随身带的笔记本记录下来。限制活动区域,“打报告”或狱警找去训话时要蹲下、双手放置背后,不准亲人探视,不准买除厕纸、牙膏和香皂之外的生活用品,扣压私人信件,强迫劳动等。对不屈服的学员,每个月非法延期5-10天(大部分10天)。他们认为所谓“违规”或态度不好的学员,便加期半个月---1个月。也有的被铐在铁门上、走廊边的窗户的铁柱上、或者抱着木棉树/假槟榔树铐着、或铐在篮球架上(脚尖到地),夏天蚊子叮苍蝇爬,日晒雨淋,冬天饱受寒风冷冻,甚至晚上睡觉也这样铐着。如:张孟业、钟颖航、李鹤冲(音)、吴志平、鲍殿生、廖抗援、王德华、罗小文、罗晓等。

对长期不屈服的“硬骨头”,限制在宿舍里夹控着,除去厕所和洗澡外长期不准出来。或转去其它大队“冷冻隔离”迫害。如:钟颖航、严勇、鲍殿生等。

邪恶之徒们除了直接滥用职权、肆意践踏人权的对法轮功学员的人身与精神严加控制、迫害之外,还利用犹大们组成“民管会”,对坚定的大法学员散布、灌输邪悟谬论。还多次组织与槎头妇女劳教所(“小岛”)、三水劳教所、深圳劳教所等进行所谓的所外交流与交叉“洗脑”。

3、2002年4月开始,该所各个大队普遍出现限制更小的活动空间、隔离,洗澡洗衣服共不超过5分钟,用手铐铐着睡觉或不准睡觉、强迫反复看邪恶宣传的音像字资料等的恶性迫害。7月以后,二大队派恶警何桂潮等去北京学习迫害经验回来,对学员进行多人夹控、禁闭与酷刑的法西斯式迫害。

禁闭与酷刑:2002年7月,该所及二大队的邪恶头目在原有迫害办法对坚定的学员无效的情况下,决定一方面派恶警何桂潮等去北京学习迫害经验,一方面把二大队办公楼一楼的三分队课室改建为几间约10平方米大的“谈话室”(把原一分队的工场作三分队课室,原二分队的工场作电视室---白天作灌输邪恶的宣传等用,晚上有时放电视给所谓“提前完成生产任务”的人看;一、二分队的工场迁往该所用长时间强迫被关押人员劳动榨取来的钱新建的几栋生产大楼)。不久,原来用作“民管会”“办公”的十多平方米的房间也改为“谈话室”。

这种专门建立的“谈话室”,劳教人员都把它称为“禁闭室”,因为它与该所建的各大队共用的几间禁闭室(又称地牢)差不多,同样的窄小、无窗户、空气闷窒、昏暗。不同的是它建在大队的内部,更方便邪恶之徒的随时巡查操控迫害。同时,邪恶之徒以免除劳动与减刑期作奖励,每个谈话室指派4个劳教人员分日夜班轮流监视夹控学员。另外邪恶还组织几个因吸毒而被劳教的人组成打手队(迫害学员时,往往加上夹控人),每当夜深人静时,谈话室里便上演惨绝人寰的对法轮功学员的肉体与精神的迫害。其中,最令人发指的酷刑,就是把大法学员用布条捆成球状悬吊在铁钩上施暴。另外,夜深人静时,邪恶之徒还指挥打手队到各大队去对学员施暴。

关于酷刑,这在追查国际的有关通告上已有述,但我觉得应该加上如下描述:往往学员受刑后,脚踝至小腿部位会有被深勒陷入肉的沟。多天后,仍会有淤黑色的布条沟口子,学员走路都一拐一瘸的,颤抖不止,钻心的疼痛。

其中遭受过这种酷刑的部分学员有:王德华、鲍殿生、李鹤冲(音)、谈伟昌、钟颖航、陈瑞昌、罗小文、杨贵远、林天赐、钟素敏、李建忠、赖繁荣、吴志平等。

三、部分犯罪嫌疑人与犯罪事实

张宇东 男 所长兼所党委书记 
吴姓的该所纪委书记 男
周洋波 该所专管迫害学员的副所长 男
 以上三人与各大队的教导员是该所迫害大法学员的策划者与直接参与者,负有重大责任。
一大队:张杰荣 教导员 郑伟文 大队长
二大队:李国明 教导员
何桂潮 副大队长(2002年8月去北京学习“迫害经验”)
黎伟成 教员(2002年8月去北京学习“迫害经验”)
周姓的大队长(2002年8月去北京学习“迫害经验”)
卢为民 教员
洪姓的教员
三大队:范姓教导员
邹姓大队长
李姓教员
张姓教员
五大队:陈桂添
六大队:梁永开 教导员
黄姓大队长
易明教员
七大队(缺)八大队(缺)
九大队 杨姓教导员

四、部分受害人

王德华、中山大学在校学生 所经过的大队:先二大队->五大队->二大队
鲍殿生、东北学员 所经过的大队:先二大队->五大队->二大队
李鹤冲(音)、广州东山区学员 所经过的大队:先二大队->一大队
谈伟昌、广州东山区学员 中山大学毕业 原宝洁公司职员
所经过的大队:(部分)先二大队->六大队->五大队->二大队
钟颖航、广州黄埔区学员 原广州地铁公司职员
所经过的大队:(部分)先二大队->九大队->三大队->二大队
陈瑞昌、已有介绍 所经过的大队:先二大队->六大队->二大队
杨贵远、广州学员 广州军医大医学博士 所经过的大队:二大队
林天赐、广州天河区学员 所经过的大队:先九大队->二大队
钟素敏、广东河源学员 湛江海洋大学在校学生 所经过的大队:(部分)先二大队->三大队->二大队
李建忠、广东中山学员 中山市公路局公路设计师 所经过的大队:二大队
赖繁荣、广东梅州学员 所经过的大队:二大队
吴志平 广州学员 所经过的大队:(部分)先二大队->五大队->二大队
廖抗援 广州东山区学员
罗小文 广东清远学员 清远交警大队交警
 所经过的大队:(部分)先二大队->三大队->二大队
周敏侗 广州海珠区学员 原海珠区辅导站站长
王铿 广州芳村区学员 广州市芳村区东漖中学教师 所经过的大队:八大队->二大队
罗晓 广州学员 中山大学毕业
单锦成 广州学员 原白云区辅导站站长
张孟业 广州天河区学员 原天河区辅导站站长
沈文  广东外国语学院在校学生
廖晓雄 不详
赵敬安 广州白云区学员 原白云区辅导站站长 所经过的大队:(部分)先三大队->二大队->九大队

五、部分典型事件

1、2001年12月25早晨6:00多,地点:二大队操场 廖抗援学员在操场炼功和高呼“法轮大法好”,而且很多学员同时开始绝食抗议,有学员不配合早上点名。这天早上点名前来了20-30个全副武装的恶警,手持电棍、手铐,有的还佩带手枪。把炼功和高呼“法轮大法好”及不配合的学员铐在铁门上(吴志平)、走廊边的窗户的铁柱上、或者抱着木棉树/假槟榔树铐着(廖抗援、李鹤冲(音))、或铐在篮球架上(罗小文)。过程中,罗小文、吴志平分别被7、8恶警包围着、推倒在地,被穿着军皮鞋的恶警往肋部猛踢。二大队教导员李国明气焰嚣张的攻击大法与大法学员。

2、钟颖航学员

被多次延期、加期,在二大队,长期限制在二楼宿舍的房间里夹控着,除去厕所和洗澡外不准出来。2002年初,调去九大队,一次,该所邪恶头目周洋波找他训话,他不回答邪恶的问话。九大队的杨姓教导员便以“态度不好”为由,把学员戴上手铐、毒打、关小号(禁闭),并加期半个月。2002年夏,被调去八大队,因拒绝强迫劳动而被铐在篮球架上,脚尖到地,日晒雨淋,并被延期。晚上的洗澡洗衣服时间共只给5分钟,睡觉时只能侧着一边睡、两手被铐在床边的窗户的铁柱子上。后被调回二大队迫害,其中包括酷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