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人发表声明──声明强化洗脑作废

—— 迄今已有 133376 人次发表声明

【明慧网2004年8月31日】
严正声明

2000年1月,我们二十几个同修上北京,送上访信,被非法抓捕后送到劳教所。在劳教所里,无论是重体力劳作、人格上的侮辱,还是各级领导劝说、留洋心理博士的诱导、政治思想工作专家的攻势,都不能动摇我对大法的坚定正信。可是,2000年10月,劳教所里来了马三家劳教所的所谓“帮教团”,在这些人的歪理邪说的影响下,不知不觉中让邪恶钻了我的空子,最终使自己走向了邪悟。回到社会以后,由于受到邪悟思想的控制,我一直没有学法,思想被严重的干扰,内心的空虚和迷茫难以言表。直到2003年1月,看到了师父关于发正念清除邪恶干扰的经文,我才恍然大悟。经过了一年多来不断的发正念清除自身的干扰和清除外来控制我的邪恶因素,通过不断的学法,不断的向内找,在师父的慈悲救度下,看清了自己、看清了正邪,我又重新回到修炼中。在此,我严正声明:在劳教所的洗脑彻底作废。现在回过头来审视自己以前所谓的“转化”,是在高压政策下、用强制手段以致我被蒙蔽、被邪恶钻了思想中对法认识不清的空子而造成的,也是用人的理、用人的情来衡量大法造成的错误。今后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唐蕊


严正声明

我有类风湿病史达18年,走遍东南西北大半个中国都没治好,98年得法后,身体渐渐好了起来,可是好景不长,99年7.20开始,迫害也降临于我,从关在村里47天、关在乡里、关在区里,最后关在劳教所洗脑班,我从没向邪恶低头。2002年10月18日我第一次被抄家,被关進“610”洗脑班,最后绝食出来。2003年一天的晚上10点55分又一次被抄家,再次被抓到邪恶的“610”洗脑班。从99年7.20到第二次被抄家,不管晚上、白天,我和孩子就象生活在文化大革命时期,整天提心吊胆。邪恶之徒的两次跳墙闯家,砸门入室,更加重了我娘儿俩的不安。关在“610”洗脑班里边,我惦记着无人照看的孩子,又四肢不便,在邪恶的环境中,我承受着极大的压力。我在炼功后受益,又深知大法是正法和师父的慈悲苦度。在这矛盾的激化中,我写了我的修炼路程。我回来后,心里一直很痛苦,生活在内疚中。我虽然没写“三书”,我悟到这也是向邪恶妥协,因为有怕心,一直没有写声明。经过学法和看《明慧周刊》,认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在此我严正声明,我所说、所写的不符合大法标准的话全部作废。按师父的要求去做。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隗杰 2004年8月18日


严正声明

我在7.20以后一次党员会上说:“保证不炼了”,并写了“保证书”。以后通过学法知道自己错了,但在这五年的时间内也没写声明,并背上了一个沉重的包袱。有时似学非学精進不了。认为学了师父也不会管我,再加上病业不断、吃药不断。就这样稀里糊涂至今天。今天我看了一文:《写给做错事仍未写声明的同修》,对我的启悟很大。师父在《大法坚不可摧》中明确指出:“…作为大法弟子,你的一切就是大法所构成的,是最正的,只能去纠正一切不正的,怎么能向邪恶低头呢?怎么能去向邪恶保证什么呢?即使不是真心的,也是在向邪恶妥协,这在人中也是不好的行为,神绝对不会干这种事。”我严正声明:我写过的“保证书”说“不学不炼法轮功”的言行全部作废。从今后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徐义太 2004年8月24日


严正声明

我于1998年11月得法,多种久治不愈的疾病在修炼大法三个多月后不治自愈。1999年4.25时上访受审查。10月份進京上访想说说心里话,没想到合法的上访却遭信访局关押。被本县不法之徒接回后遭一顿痛打,非法关押了三个多月被罚款5000元,饭费1200元,收包400多元。回家后仅20多天又被无故的抓去关押一个多月,索要罚款5000元,没给它们,索要饭费300元。它们说它们的官就在我的手里,因此对我有刻骨的仇恨。从此就成了它们的打压对象了,每逢敏感日就要骚扰我。在这五年中,它们非法关押我八次,最后两次在高压下,做了大法弟子不该做的,向邪恶说了和写了什么“保证”等。回家后在同修们的帮助下,找到自己的执著的怕心和情心带动被邪恶钻了空子。回想真是痛苦万分,真是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同修,也对不住自己。今后坚修大法,紧跟师父回家。特写严正声明:在这五年当中不利大法的言行,所说、所写全部作废!今后,加倍弥补,多学法,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

李小斗 2004年8月14日


严正声明

我是98年得法的。2001年被拘捕,20多天后查出有严重的子宫肌瘤,被保回家。手术后两月左右,街道居委会工作人员常来家中走访,并用常人中的人情来感化我,当时自己就没有站在法理中去认识问题,反而觉得是自己给他们带来了麻烦。因此写下了“保证书”;其三当时自己对法还没有更深的理解,还觉得自己在“保证书”上并没有写“不修炼”几个字,就不算是背叛师父,背叛大法。同修多次告戒要发表严正声明,自己仍固执的认为自己没错。后来通过多次看《明慧》资料,同修写的文章,才猛然惊醒,只要向邪恶写了“保证书”,不管内容如何,就是从根本上对旧势力的认可。承认旧势力的安排,就是邪悟。在此提出严正声明:我所写的“保证书”作废。更正自己所犯的错误。坚修大法紧随师,正念正行,在什么地方摔倒,在什么地方爬起。大法是严肃的,不能给自己的修炼道路留下一个污点。走正自己修炼的路。

李玉卿 2004年8月24日


严正声明

2003年的4月4号我讲真象,被便衣无理抓去,在派出所搜去了钱,又送去了洗脑班,在“610”和邪悟的犹大窝里,自己由于学法少,关键时刻头脑空了,被邪恶蒙骗,抄了一份“保证书”,还在派出所按了手印回家。就这样一年下来了,在同修的帮助和自己用心学法下,才认识到这是一种多么可怕的事情。今天含泪写下这严正声明,声明在洗脑班高压迫害下所抄的“保证书”和派出所带回的“保证书”和按的手印全部作废。这是邪恶对我的迫害,是自己学法不够,同时也找出了自己很多不好的心。后来也认识到自己已经做错,为什么不写声明呢?当时心想我已错了,写了声明也抹不了这个错误,好好学法,做好师父的三件事就行了,师父只看我的心。通过这次写声明时,才真正找出自己的私心,怕自己修了这么多年了,同修会怎么说我和小看我。你看多么可怕的一颗私心,真是用语言难诉我后悔的心情和对不起恩师对我的慈悲。今后我要认真学法修炼,紧跟师父一修到底,坚信师父,走好自己的路,有师在,有法在,一定做个真修正法弟子。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隗寿敏 2004年8月18日


严正声明

我于2003年被当地邪恶“610”指挥六、七个恶警非法绑架到洗脑班。在洗脑班,每天24小时被严密监控,完全失去人身自由,这洗脑班对外摆出一副伪善的样子,实际每天对大法弟子進行残酷的精神折磨。他们强迫大法弟子长时间反复不停的看侮辱师父、诋毁大法和污蔑丑化大法弟子的场面及恐怖录相。还对我進行人身攻击,人格的侮辱,不断的挖苦,对大法進行诋毁、断章取义,无中生有,乱扣帽子,乱打棍子。当地“610”还对我丈夫骚扰,煽动我丈夫对大法和对我的仇恨,导致我家庭几乎破裂。在这种环境中,我由于怕心执著,且学法不够扎实,有求安逸、求出来之心,被邪恶钻了空子,做了一个大法弟子绝对不应该做的事,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在自己修炼的路上留下了污点。为了挽回损失,抑恶扬善,特此严正声明:我在洗脑班里所写、所说的一切有违大法的文字材料和言行全部作废。紧跟正法進程,加倍弥补自己的过错。

余玉明 2004年5月4日


严正声明

我于2003年10月14日(阴历)被镇里骗去遭受洗脑迫害。它们的理由是我给别的同修掩藏真象资料。想起有一次发真象资料回来,正碰上公安杨大喜,他总是说我的问题大。这一切都是无中生有,我心里很不平衡,又在邪恶的高压下,如判刑、劳教啊,还拿政治大帽子往头上压,净说些威胁人、骗人、气人的话。我当时的人心放不下:为什么非受这个气啊,一气之下就说“不炼了”。她们就给我写了什么书(我没念过书,写不了)。回家后,在同修们的帮助下,我也有点悔悟,这么做太不对了,实在对不起师父的慈悲救度和同修们的帮助呀,我自己向内找,问自己:这不正好暴露了你的怕心、气恨心吗?这些心不去能行吗!正因为有这么多的执著心,被邪恶钻了空子。为了学好大法震慑邪恶,特写严正声明,对邪恶所说、所写对不起大法的事全部作废!今后要加倍弥补,跟上正法進程,做好三件事,多学法。

李胜花 2004年8月15日


严正声明

我一九九七年得法。坚持实修,身心健康,亲眼目睹大法带给众生修炼的机缘和福份,那是震撼我心灵的,终生难忘万载难逢。一九九九年七、二0邪恶迫害大法时,我违心的写了“悔过书”,被强制从墙上取下师父的肖像时,禁不住委曲的泪水洒落地下,这一刻,仪表威严慈祥的师父盘腿打坐出现在眼前,顿时间,我心中呼唤师父,泣不成声……。当别的大法弟子严正声明和邪恶决裂时,我却认为我心中根本就没有离开大法,是一名信念坚定的大法弟子而不需要“严正声明”,认真学了师父1999年~2001年间的讲法及经文后猛醒:以前对“悔过书”的认识是邪悟,在正法与护法中是走向圆满的障碍,危险之极。现在我严正声明:以前所写的“悔过书”作废。去掉最后的执著,走好最后的每一步,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王西元 2004年8月23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开始修炼的,由于那时学法不深,不能从法上认识大法,使我在大法被迫害的时候,经不起考验,写了“保证书”,说了许多不符合大法标准的话。背叛了师父,也至使我许多旧病复发,始终不悟,直到现在同修一次一次的帮助我,说师父慈悲等待每一个大法弟子,不愿落下一个大法弟子。我才从梦中惊醒,我现在下定决心坚修大法,加倍弥补以前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做好以前没有做好的事,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加紧跟上正法進程,努力做好师父要我们做的三件事,并且严正声明:以前写的“保证书”和所说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

付树青 2004年8月21日


严正声明

我是1997年11月得法的,得法前百病缠身、苦不堪言,多方医治不能见效,出于祛病健身的初衷,在大学一年级时走入了大法修炼。修炼后百病全消,多年病痛、贫困导致的自卑孤僻的性格也有了很大的改观,在大学一年级结束时的德育测评中获全班第一名(由全班所有同学共同打分评出)。大法使我身心得到了极大的净化,是当时的老师同学和我的家人有目共睹的。但是好景不长,江氏出于个人妒忌无视大法对于人民身心健康和社会稳定的巨大贡献,于1999年7月悍然发动了对法轮功的非法镇压。由于对于名利和亲情的执著,违心的写下了“不再修炼”的“思想汇报”,明知大法好却写下了违背“真、善、忍”修炼原则的材料,使我产生了不配再做一名大法弟子的错误想法,并出现了一些不符合大法弟子身份的言行,在老师同学和亲朋好友中造成了很坏的影响。在此严正声明,自1999年7月20日以来所说、所做、所写一切不符合大法修炼原则的言行和材料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

陈义奎 2004年8月21日


严正声明

在2003年8月份,“610”结合居委会多次上门劝我放弃炼法轮功。但我坚持要炼。后来他们就威胁我,要停发我的退休金。当时情况下,我只好躲避到其它地方。回家后他们把我叫去了。并威胁说:“不写保证书不行,保证不炼了就不上你的门上。”我说我不会写。而后他们写了一份,并让我签字。回到家里,越想越不对,这件事做得不好,极不应该。由于自己学法不深,用了人的想法,其根子上还是有怕心。更没有及时发正念铲除邪恶,让其钻了空子,以至造成在“保证书”上签了字,配合了邪恶。经过反复学习经文,阅读明慧文章,心里更觉惭愧,一段时间很难受。只觉得自己对不起大法弟子的称号,更对不起师父。越想越是千百万个不该。在哪里跌下去就要在哪里爬起来。我决心在《明慧网》上严正声明,“保证书”上的签字作废!一定紧跟大法進程,加倍弥补,精進不停。

宋成英 2004年8月4日


严正声明

我得法前患有严重肺病,曾到各大医院医治无效,得法后身上的病不治而愈了,是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1999年7月20日,江××铺天盖地的疯狂镇压法轮功,在邪恶的高压威逼下写了“不修炼保证书”,从那以后也不敢学法、炼功,身体状况也一天比一天差。2003年年底去医院做CT检查发现左肺已烂透,医生让回家准备后事。在没有退路的情况下,我又开始修炼大法,奇迹出现了,仅半月时间我的身体又恢复了健康,我无法用语言向慈悲伟大的师父表达感激之情。我更加痛悔以前的所作所为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父。在此严正声明:我以前所做的一切不利于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陈玉杰 2004年8月20日


严正声明

二000年被当地邪恶“610”非法劳教两年,在劳教期间,我不情愿地写了“三书(悔过书、揭批书、保证书)”我深知大法教人向善,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法轮大法修炼对任何社会及个人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但是在压力和谎言面前,我被迫说了违心的话,做了最不应该做的错事,被邪恶洗脑,写了“三书”,我现在深刻的认识到了自己写“三书”给大法带了极大的负面影响,是对社会的极不负责任,是自己最大的耻辱。因此我严正声明,在此之前我所写的“三书及一切保证”之类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言行一律作废。我决心从今以后重新回到大法中来,堂堂正正做一个真正的大法弟子,做好正法弟子的三件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黄宋钿 2004年8月18日


严正声明

由于学法不深,对法理解不透,在五年的被迫害中,有很多地方做得不好。特别是在邪恶非法劳教期间,在严刑拷打时还做得好些,可是在伪善、谎言面前却不能识别,在临近劳教期满时被谎言欺骗,接受了邪悟。给大法造成了一定的损失,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今特发表此严正声明:在邪恶迫害期间一切所说、所写、所做不符合大法的全部作废。重新修炼,加倍弥补,跟上师父正法的進程。在惨痛的教训中清醒、成熟,理智的走稳正法最后的每一步。

周琦 2004年8月10日


严正声明

99年7.20邪恶开始迫害大法时,我曾在怕心带动下,向单位交了几本大法书、几盘录音带和录像带。后来听到有人说什么“大法书不能交,自己毁了也不能让邪恶毁了。”我也不假思索的做了,撕了四本大法书。很快我就明白自己错了,后悔得掉眼泪,觉得对不起师父、对不起法,背着沉重的思想包袱。在同修的帮助下,找出了自己的怕心,通过学法重新振作精神,坚定修炼,并走出来讲清真象。我要发出这迟到的严正声明,自己以前在迫害下所说、所做的不符合大法要求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废!我要洗刷自己的污点,去掉执著,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走好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应该走的路。

吴钟菲 2004年8月23日


严正声明

我97年三月份修炼法轮大法,以前身体有多种病,炼功后疾病全无。99年7.20邪恶造谣攻击诬蔑大法,不准炼功,99年10月份,派出所恶警到单位,强迫我写“决裂书”。当时我说不会写,邪恶要用手铐将我带走,这时单位一个领导帮我写了一些对师父,大法不敬的话,让我签名,尽管内心不情愿,在压力和怕心下,违心的签了名。现特此声明,在邪恶的迫害下,所说、所做出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江菊香 2004年8月17日


严正声明

我单位书记前些日子,三次背着我找到我的小姑(她不修炼)让她代替我写“不修炼”的保证书(以前她找过我让我写“不修炼”的保证书,我坚决不写,于是她就找我小姑代写)。我小姑说:“我也不会写。”于是书记说:“那就我写你抄,要不我也向上边交不了差。”当时小姑子出于保护我的目地,就答应了,三次都是这样做的。之后我认为这样做不是大法弟子的所为。为此我郑重声明:三次代写的“保证书”作废、无效。因为常人的行为代替不了修炼人的心,任何艰难险阻也阻挡不了我修炼到底的决心。紧跟师父,修炼圆满,早日回家!

邹颖文 2004年8月22日


严正声明

于1998年得法,受益很大,前一段由于学法不够,正念不足,放不下常人名、利、情,加之旧势力迫害,邪恶干扰,怕心没去,又是繁忙农业生产负担,家庭环境不好,致使我学法炼功很不精進,正念正法讲真象做的不够,背离大法很远,甚至做过很多错事,说过不少错话,心性很差,没有按照“真善忍”宇宙特性去做。现在特此严正声明一切不符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彻底铲除旧势力黑手、乱鬼的干扰,坚修大法紧随师,加倍弥补造成的损失。

周善初 2004年8月18日


严正声明

我于1997年冬季有缘得法,通过学法炼功,道德升华了,身体也健康了。可是1999年7月20日江××铺天盖地的疯狂镇压法轮功,我由于学法不深,在邪恶的高压威逼下,写了所谓的“三书”,做了一个大法弟子不应该做的事。从那以后心里总感到有一种失落感,不知所措。一年以后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又得到了师父的讲法,通过学法,我悟到以前是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被旧势力钻了空子。现在我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我要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做好师父教导的三件事,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刘凤英 2004年8月11日


严正声明

我于1996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得法以来身心受益巨大。因2001年元旦去北京上访,呼吁政府制止对大法与大法弟子的迫害而被非法劳教两年。劳教期间,由于自己有怕心和根本执著没去,加上学法不深,正念不足,顺水推舟的接受了邪悟,之后还协助邪恶去欺骗、迫害其它学员。师父的慈悲救度和同修的帮助,使我逐步清醒,认识到自己所犯的错误,为不符合大法的行为感到深深痛悔。现在我严正声明将邪悟后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重新走入正法中,并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李淑婷 2004年8月16日


严正声明

看了《明慧》7月29日写的“严正声明决不是简单形式”这篇文章,内心深有感触。今年5月中旬在亲情执著下,说了违背大法的言行,没有正念、严肃对待自己所要放下的执著,亵渎了大法。就像文章中所说的“无论轻重都是极其可怕的”猛然惊醒。修炼是严肃的,讲真象、发传单是为了众生不被谎言所蒙蔽,不是走旧势力安排的路,否定一切旧势力的左右。严正声明,从99年7月20日以来所说、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要踏踏实实的坚定修炼到底,加倍弥补给大法带来的损失。

刘爱芝 2004年8月20日


严正声明

我于1996年3月得法。2001年2月我被邪恶绑架,非法关押了两个多月,然后被送到洗脑班一个多月。在这期间,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没有做任何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我家人是常人,受邪恶谎言蒙蔽,对修炼不理解,再加上经济负担不起(收费高)等种种原因,就替我写了所谓的“保证”,这一切在当时我都不承认。由于学法不好,悟性差,一直没有悟上来,经同修帮助,我才悟上来。我现在严正声明:在洗脑班时所说、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要紧跟师父,坚修大法到底。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李永辉 2004年6月19日


严正声明

我学法炼功已有七年了。1999年7.20邪恶迫害大法开始以后的一天,我所住的居委会和街道派出所的民警来我家查,正在门口的孩子见他们来,就说了声“不练了。”我也在旁边,不假思索地随口说了声“不练了。”我当时也没在意。后来看到师父讲法,越来越明白自己错了,这是有怕心造成的,是对邪恶的纵容。对此向师父表示深刻的忏悔,并在此严正声明,在邪恶迫害下,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标准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我会吸取教训,决不重犯错误,好好学法、坚修到底。

吴宏森 2004年4月29日


严正声明

我是1996年初修炼法轮功的,法轮功净化和纯净了我的思想和灵魂,又给予了我健康的体魄,我感谢法轮功,感谢老师。在7.20以后,我被迫参加洗脑班,强化洗脑,在当时的迫害下,写了“保证书”。现在严正声明,我在被迫害下,所写的“保证书”及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我要好好学法炼功,以实际行动弥补过去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做真修弟子。做好师父交待的三件事,跟上正法進程。

薛伟民 2004年7月10日


严正声明

99年7.20首恶江氏镇压法轮功时,自己心里很难过。为了证实法、维护法,99年12月和2000年12月两次上北京上访,两次被非法抓捕、关押、罚款,被强迫進洗脑班,那时人心很重,很多想法和做法都是常人的认识,没有“以法为师”,所以在洗脑班怕心也很重,执著早回家,没过好关。邪恶叫写什么“三书”就写了,那时站在常人的基点上想,只要不写“不炼功、不学法”这些关键词语就行了。写一些平时喊惯了的“口号”,这样说了大法弟子不该说的话,做了大法弟子不该做的事,还一直不清醒。2001年6月我从洗脑班回家后,我曾几次拿出了写给邪恶的文章来检查,看有没有必要写“严正声明”,由于没有学好法,层次还在原来基点上,左看右看都认为没有多大问题,所以一直未写“严正声明”。当我看了《归路》五十六周刊中的“严正声明决不是简单的形式”后,我才悟到向邪恶写的东西不就是向邪恶承诺吗?在另外空间是实实在在的,这些旧势力抓住了迫害依据。我要全盘否定邪恶势力的安排,决裂旧势力,紧跟师尊正法進程,一修到底,决不动摇,做师尊正法时期的真修弟子。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熊月清 2004年8月6日


严正声明

我从1999年7月20日以来,不断的遭到派出所和“610”的恶人恶警的迫害。单位常常是一两天开一次批判会,因为我们单位修炼法轮大法的比较多,所以经常叫电视台来叫我们说,我每一次都走了;单位三、两天叫我们写“认识”,还经常叫交自己的相片,这样还不行,还得叫到派出所照相。派出所和“610”恶警常半夜1、2点敲门,搞得每天压力大,精神紧张,家也被抄两次。2002夏天,有一天我正在上班,单位领导把我送到洗脑班,刚一到那里就叫我写“决裂书”,我没有写,来了几个恶人、恶警来叫我说为什么还要炼功,然后叫看在天安门自焚演的录像。因为当时是在全国选的所谓“精英”来给我们洗脑,他们每天叫我们反复看邪恶录相,又讲对师父,对大法不好的话,晚上还要写所谓的“认识”。我写了为什么全国这么多人修炼法轮大法,他们说不出什么。到了第二天又叫看录相。他们又叫单位派的两名陪教,帮教不断的给我施加压力,使我有一天晚上不自觉的骂师父,我马上发正念才好了。他们又不停的加压力又不停灌输邪恶的东西,在十几天的精神迫害下,最后在我头脑不清醒的状态下,违心的由人代写了“三书”。在此,我严正声明,我过去所写所为之所有不符合大法的东西(包括言行),全部作废。我要坚定的跟着师父走,做好师父所要求的三件事,加倍弥补,跟上正法的進程。

张隆琼 2004年7月31日


严正声明

我是1997年得法的,2000年在劳教所被洗脑。因为有漏,没有看清旧势力的邪恶本质,被旧势力及所操纵的恶人的伪善所欺骗、利用,成为旧势力的邪恶帮凶,干了许多破坏大法、出卖佛、出卖功友的蠢事,无知的选择了毁灭的路。师父在经文中再三慈悲的指出我的错,但我执迷不悟,还以为是说别人,尽管有时产生过对自己的怀疑,但却被为维护自己走过的路是对的,执著于名利情之心所占据,更可恶的是在法中断章取义的找师父的话来维护自己的执著,主动的跟随邪恶走。今天是师父的佛恩浩荡给了我重生的机会,在此我严正声明,在大法遭受迫害的五年中,我的所有对大法产生负面作用的所说、所做、所写,包括送给劳教所的“锦旗”全部作废。我对慈悲的师尊万分感激,我要加倍努力精進,完完全全的投入正法之中,弥补自己的罪过,洗刷自己的污点。

彭冬梅 2004年8月22日


严正声明

我1997年春天,有缘喜得大法,原来有病的身体全都好了。以后,我认真学法,在法上精進,主动为大法做事,时时刻刻按照“真、善、忍”的法理修自己的心性,使自己变成了一个另外的人,全家和睦,家庭三代无限美好幸福,这是大法给我带来的福音,我由衷的感谢师父对我的慈悲苦度。2003年3月12日,因洪法讲真象救度世人,不幸被邪恶绑架,受到县“610”、县公安局及街派出所恶警的非法迫害,关押在看守所达42天后送女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在劳教所里遭受关小间、遭毒打、强迫洗脑等非法迫害。由于学法不深,承受不住邪恶的迫害,走向了邪悟,在邪恶写的“三书”上按了手印,给大法抹了黑。2004年3月11日脱离了人间魔窟,回到家中后又开始认真学法,对自己走过的弯路痛定思痛,决定彻底否定邪恶强加的迫害,严正声明在神智不清时所写的“三书”、“四书”一律作废、一律不予承认。今后一定要做好师父教导我们的“三件事”,加倍努力,弥补给大法造成的一切损失,在证实法的路上精進,一修到底。

曾贤金 2004年7月10日


严正声明

我是1997年初有幸喜得大法,通过修炼使我的身心都得到了很大的变化。然而1999年7.20铺天盖地的邪恶压下来,压得我晕头转向,不知所措。单位领导找我谈话,让我交大法书、写“保证”,当时我由于学法不深,主意识不清,不能在法上认识法。就交了几本大法书,写了“不炼保证”。不久又看到别的学员把大法书交了(当时受邪悟者的影响,认为就是这样的修炼形式),也让别人帮我把大法书籍全部交了。2001年又受到母亲(曾是大法弟子,已邪悟)的干扰,彻底不炼了,沦为了一个常人,做了一些不符合大法的事,给大法抹了黑。2003年上半年在同修的帮助下,见到了师父国外《元宵节的讲法》,猛然醒悟,悔恨莫及。我对不起自己,对不起大法,更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感谢慈悲的师父又给了我重新修炼的机会。在此我严正声明:以前所有做出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我一定紧跟师父的正法進程,做好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刘伟秋 2004年7月27日


严正声明

2003年7月18日犹大出卖我,于是国安的邪恶抄了我的家。它们并没有抄到什么它们认为有价值的东西,强行把我带到派出所,它们拿我没办法。最后通知单位把我接回,单位接回后把我严管起来,叫我写“保证书”,我不写,它们变着法子说:“不写保证书,你认个错总行吧。”当时动了人的念头,就写了一份“认错书”。实际上是承认了邪恶的迫害。由于我学法学得不好,悟性不高,承认旧势力的迫害,人为的滋养了邪恶,所以邪恶才得以存在。通过对最近一段时期师父讲法的学习及阅读《明慧网》上心得交流,认识到应从自己根子深处与旧势力决裂,严正声明给邪恶留下的一切文字上的东西全部作废!不承认旧势力对大法及大法弟子的一切迫害!紧跟师父的正法進程,做好三件事,做个合格的大法弟子。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吴同桃 2004年8月22日


严正声明

在邪恶的迫害下,所说、所做出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焦雪梅 2004年7月21日


严正声明

我在劳教所里写的“五书“全部作废。今后要以实际行动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李淑梅 2004年8月20日


严正声明

在高压迫害下,所说、所做出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要做好三件事,坚修大法到底。

魏春先 2004年8月1日


严正声明

我在邪恶的劳教所里被洗脑是错误的,所说、所写、所做的一切都作废。今后我一定紧跟师父的正法進程,坚修大法到底。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王俊 2004年8月6日


严正声明

我以前所说、所写不利于大法称号的语言、文字一律作废!我要以法为师,坚修到底!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孟桂荣 2004年8月5日


严正声明

我多次被邪恶绑架,不论家人或我个人对大法不敬的一切言论和签证全部作废。以后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芦洪成 2004年8月7日


声明

我在邪恶的高压迫害下,所说、所做一切不符合大法标准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要加倍弥补损失,向世人讲清真象,跟上师父正法進程。

张京淑 2004年8月10日


严正声明

自邪恶迫害大法以来,所有说过、做过的对大法不利的一切言行通通作废。坚定修炼,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坚修到底。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田宝美 2004年8月17日


严正声明

我在高压的邪恶迫害下,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要坚修大法到底,要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戢风芹 2004年8月1日


严正声明

1999年7.20以后,我在乡村两级签名、“不学大法”的言行作废。今后一定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徐连荣 2004年6月24日


声明

我是96年得大法、98年开始炼功,99年7.20以后,在邪恶的迫害下,凡是不符合大法的一切声明作废。堂堂正正修炼。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乔四黄 2004年8月27日


严正声明

我在高压强化迫害下,所说、所做出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到底。

刘凤兰 2004年7月31日


声明

我于2001年7月被公安分局抓去,在邪恶的残酷迫害下,在“保证书”上签了自己的名字。特此声明作废。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王海琴 2004年8月22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一名大法修炼者,在劳教所写下的“三书”在此严正声明全部作废。加倍弥补,跟上正法進程。

金芳 2004年8月17日


严正声明

我们在邪恶的高压迫害和谎言欺骗下,神志不清时所说、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原则的话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到底。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梅凤枝、柴桂娟、王国侠、崔凤华、刘桂艳、崔振芬、暴玉凤、暴海源、王桂荣、孟昭伍、韦淑枝、李凤印、暴井耀、丛月婷、王玉国、景少华 2004年8月15日


严正声明

自己过去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坚定大法,坚信师父,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雷艳华 2004年8月5日


严正声明

在高压迫害下,所说、所做出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王淑范 2004年7月31日


严正声明

在邪恶的迫害下,我们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坚修大法到底。

李学友、张素珍、郭仲金 2004年5月3日


严正声明

99.7以来。自己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洗脑班上的“保证书”全部作废。紧跟师父正法進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丁秀莲 2004年8月27日


严正声明

在残酷迫害下,所说、所做出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李淑华 2004年8月27日


严正声明

我过去所写过的“保证书”和别人代写的“保证书”全部作废。今后我要坚修大法,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管秋杰 2004年8月26日


严正声明

在强化残酷迫害下,签的“保证书”作废。今后一定做好大法弟子的三件事,坚修大法到底。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张菊玲 2004年6月24日


严正声明

在邪恶的高压迫害下,所说、所做出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跟上正法進程,坚修大法到底。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杨秀珍 2004年6月8日


严正声明

7.20以后,我们几个遭邪恶迫害以后,签的“保证书”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到底。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王淑英、张秀兰、张淑文、张春华、张永春、冯淑芝、张云福 2004年6月30日


严正声明

以前我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郑印洲 2004年7月9日


严正声明

我在2004年7月30日以前,在邪恶的迫害洗脑下,所说、所写的一切不利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洗刷污点,坚定修炼。

曲素范 2004年7月30日


严正声明

我以前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张国静 2004年7月9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