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的威力,师尊的呵护── 我的修炼经历


【明慧网2004年8月4日】很早就想把自己的修炼经历写出来,但总觉得自己跟其他同修相比做得还很不够,所以就一直拖到现在。看到明慧编辑部希望更多的同修把自己的正念正行写出来,我想还是尽早把修炼经历写出来。当然写出来的目地就是证实大法,讲清真象,救度众生。下面我就分几个方面把我的修炼经历写出来与同修共勉。

一、喜得大法

我是一名国家干部,一九九八年十月有幸得法。我反复通读了《转法轮》,明晓了人生的真正意义和目地是返本归真。在修炼过程中,我自觉按照“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认真修心性,逐渐放下了常人心,走出了名利场。修炼短短数日内,原来身体所有的疾病一扫而光,六年来没有打过一次针,没吃过一粒药。这是真真切切的事实,不是“迷信”所能达到的。

此外,我的心灵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我的心态祥和了,宽容了,待人真诚了,遇事首先能够为别人着想,处处与人为善。所以说,法轮功给予我的不仅是身体的康复,更重要的是心灵的净化与升华。

二、证法经历

1、走上天安门

1999年7月20日以后,邪恶之徒诬陷、诽谤大法的谎言铺天盖地而来,把一系列莫须有的罪名强加给大法。大法遭难,作为大法修炼中的一员,我该怎么办?经过深思熟虑,我决定为师父说句公道话,为大法鸣冤,并于2000年11月义无反顾的走上天安门。

在天安门广场我毫不犹豫的打出了自己亲手制作的“法轮大法好”的横幅,并向四周展示。游人的目光一下子都集中到我这里,其中有一“好心人”告知我快点收起来,广场到处都是便衣和警察。我没有收,我就是要世人都知道法轮大法好。在打出横幅的那一刻,我只觉得自己顶天立地,高大无比,心中升起一股强烈的神圣感。

后来一名恶警跑过来抢走了我的横幅,打手机要警车过来。此时,我看到在广场上一些手持横幅的大法弟子被恶警拳脚相加,我目睹和亲身经历了恶警的残暴,同时也见证了大法弟子为真理前赴后继、舍生忘死的壮举。

之后,我和其他大法弟子被非法抓捕关押在站前派出所。在那里有人让我们报姓名住址,我们都没有报,并要求无罪释放。恶警不放人,我就和同修们一起背《洪吟》,一起喊“法轮大法好!还大法清白!还师父清白!”声音此起彼伏,回荡在上空,有力的震慑了邪恶。

我们被关押到傍晚,才被恶警分别用几辆大客车非法劫持到怀柔看守所。至此,我才知道这一天去北京上访和到天安门证实大法的大法弟子近六百人。

2、见证怀柔看守所的邪恶

一到看守所,恶警就让我们都抱头蹲着,用油漆在后背上写字编号,强行照相,登记姓名和住址。稍有不从就遭毒打。我们都不配合邪恶,拒报姓名和住址。接着恶警又非法搜身,我的钱被拿走,领带被剪断,皮夹克领口、袖口、衣大襟等处全部被剪坏,恶警美其名曰怕自杀,最后把每位大法弟子强行塞入犯人监号,每个监号塞一、两个大法弟子。

当天晚上九点左右,我被恶警非法提审。我用一颗纯净、慈善之心与恶警讲真象:我是一名国家干部,我修炼大法后,身心巨变;接着我就从大法祛病健身,叫人做好人,讲到大法在国内外的洪传……;最后我告诉他“法轮大法好”;我们不参与政治,师父是无辜的,清白的,我们修炼没犯罪,你们是非法关押……。由于我拒报姓名和住址,只跟他讲真象,在以后的非法提审中,他狠狠的抽了我两个耳光。回到号里,我又遭到了犯人的残忍折磨。首先是牢头打人,掐你胸部、腋下、大腿内侧,边掐边问炼不炼了,同时污言秽语不堪入耳。

在我遭受迫害的同时,其他同修也遭到同样迫害,痛哭声和惨叫声不绝于耳,让人听了肝肠寸断。牢头毒打我一个多小时,又罚我站一宿,不让睡觉。第二天我才发现,我被牢头掐得青一块紫一块,全身几乎没有一块好地方。

我绝食抗议非法关押迫害。怀柔恶警利用犯人迫害我,他们的卑劣手段就是不给犯人改善伙食,不让犯人睡觉,轮流值班看着我不让炼功。这样犯人对我的迫害变本加厉,疯狂至极。

在随后的几天里,除了晚上让我睡觉外,白天罚擦地板,强迫开“小飞机”,就是胳膊向后上方举,两腿直立用脚尖站着,不准动,变形就遭毒打,用皮鞋猛劲踢小肚子,打耳光,有时还用塑料鞋底抽,一连抽十几记耳光。此外还强迫脱光衣服洗“冷水澡”(冬天),就是从水井里把新压出来的水往身上浇,从头顶上浇,一气浇五六十盆。那情景真是:“关关都得闯,处处都是魔。百苦一齐降,看其如何活。”(《洪吟。苦其心志》)

那时我默念师尊的话“窒息邪恶”和《洪吟》中的“生无所求,死不惜留,荡尽妄念,佛不难修。”由于正念足,心中有法,挨打时并不觉得疼,无论怎样折磨我,当时我坚定一个信念“坚修大法心不动”。

当犯人诬蔑大法或对师父不敬时,我就正告他们:“不准侮辱大法和师父!”犯人当时被震住了。后来,我就用我修炼大法身心受益的亲身感受向他们洪法,告诉他们大法好,大法是被诬陷的,修大法是在做好人。我对他们说:修大法的人中包括专家、学者和优秀人才,仅清华大学就有三百多师生修炼此功法,98年清华大学各系选出的免试的12名学生中,有9名是法轮功学员;另外从中央到地方,各级党政军高级干部都有修炼的;他们难道不辨是非?他们难道不识正邪?后来犯人们又问了我一些问题,我都一一做了回答。

由于我严格用修炼人标准要求自己,用一颗善良真诚的心对待他们,正念正行,得到了他们的尊敬和信任,并且明白了真象。他们看我穿着单薄,其中一犯人就把他穿的羊毛衫给我穿。我想他们对大法与大法弟子的态度发生这一根本的变化,是大法在归正和圆容着众生过程中的具体体现,是大法的威力。

在看守所期间恶警每天都利用犯人迫害大法弟子,激化矛盾,挑起刑事犯人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仇恨,其罪恶目地就是逼迫大法弟子放弃修炼。在那里我经历并见证了怀柔看守所恶警利用犯人对大法弟子进行迫害的最邪恶、最残忍、最卑鄙的手段。

3、大法的威力,师尊的呵护

师父的新经文《正念制止行恶》使我想起了在“怀柔看守所”关押期间,迫害我的犯人遭恶报的事例。牢头迫害我的第二天,他自己就患了“重感冒”,呼吸困难,咳嗽不止。他就开始揪自己的脖子,直到把自己的脖子都揪紫了,还是没见好转,坐在铺上动弹不得。牢头没精力迫害我,其他犯人继续打我。几天后,他们同牢头一样,根据迫害我的轻重不同,也都不同程度的患上的“感冒”。只有一个岁数大一点的犯人一直在阻止他们迫害我,没有得“感冒”。

我当时就悟到这是大法的威力,是慈悲伟大的师尊在呵护我,让我坚定正念。犯人们似乎也明白了善恶必报的天理,他们嚣张的气焰收敛了,后来基本没再行恶。

4、常人心的危害

虽然我在恶警和犯人的迫害下没有妥协,但还有放不下的常人心,认为自己的工作有其特殊性,怕工作耽误时间长,单位及家人着急,最后主动说出了姓名和住址,被地方警察从北京劫持回当地。由于当时学法不深,在法理上认识不清,又觉得不能因为自己所为,太为难单位领导、同事及亲朋好友,又怕家人承受不住,怕他们对大法不解,怕对大法造成不好的影响,这样在单位领导、同事、亲朋好友及家人的压力下写了“不炼功决心书”。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的认识是大错特错的,在此问题上,没有用本性的一面去认识,完全用了人的一面去对待,因此不能在理性上认识正法。后来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在明慧网上发表了严正声明。

三、讲真象救众生

下面我说一下我讲真象的经历和体会。

1、向自己的家人和亲朋好友讲真象

师父的法理是要善待一切众生,救度世上的每一个生命,所以我们的家人的亲友更不能例外。师父说:“善是宇宙的特性在不同层次、不同空间的表现,又是大觉者们的基本本性。所以,一个修炼者一定要修善”(《浅说善》)。

1999年7.20以后,在邪恶的诬陷、诽谤和疯狂镇压下,家人和亲友也不同程度的受到了毒害。我时时牢记师父要我们慈悲救度众生的法理,在加强自己正念的同时,引导家人及亲友正面认识大法。我一有机会就会向家人和亲友念真象材料和师父经文,看真象光碟。在此过程中我不急不躁,始终保持一个修炼者的平和心态,加之在修炼中我身心的巨大变化,是他们看得见摸得着的,这些事实都有力的证实了大法。

在讲清真象的同时,我遇事向内找自己的不足,家务活抢着干,在矛盾中做到忍让,在亲友及家族利益问题上能吃亏,处处为别人着想,使他们感受到了大法的慈悲和伟大,感受到了大法弟子的真诚、善良、宽容和祥和。我的家人和亲友都明白了真象,现在有的人已经得了法,走進了修炼者的行列。

我自身真正感受到了师父说的“你家里的亲人可能都受你的制约。”(《转法轮》第200页)和“效果好坏,你不要看对方,是出自于你们的心。你让它好它就会好;你无意让它好或心里不稳,就不容易正过来。也就是说正念要足。”(《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2、向本单位同事讲清真象

师父说:“作为一个大法弟子,大家知道这和历史上任何一次修炼都不一样,是前所未有的。为什么呢?因为你们是大法弟子,在历史上任何一种修炼都是单纯的为了个人的提高和个人的圆满,而你们不是……你们要维护法,你们要证实法,在法遭到迫害的情况下你们如何的去揭露那些邪恶,更好的圆容大法,这是你们应该做的。”(《导航-在2001年加拿大法会上讲法》)“所以大法弟子的责任哪,不是为了个人圆满,而是在证实法中救度众生,那才是大法弟子的历史使命,那才是真正的大法弟子的伟大之所在。”(《北美巡回讲法》)

按照师父要求的法理做,揭露迫害讲清真象、救度众生、证实大法是我们每个大法弟子的历史使命和责任。我深知众生得救比什么都重要,同时也深感肩上责任的重大。于是我就主动的,面对面的利用一切可利用的机缘和向本单位同事讲清真象。如:上下班路上的相遇、打电话、到同事家里做客、酒宴上、看有病同事、聚会、出差、节假日拜访、购物偶遇、晨练等,我都借机向同事讲清真象。

开始讲真象时并不顺利,如有一同事由于受江氏集团诽谤、诬陷和造谣中伤的毒害,不太理解大法,还说些对大法对师父不敬的话。我没有被常人心所动,我心态平和的对他说我不强迫你认同我,你先听我把话说完,我首先对他讲了自修炼以来自己身心的巨大变化,讲自己亲身遭受迫害和见证,还有同修遭受迫害的经历,讲大法在国内国外的洪传,讲人权,讲天安门自焚真象,讲古今预言《梅花诗》等,讲善恶有报。我就这样不厌其烦,锲而不舍的一次次的采用直接的、间接的方式多方面的向他讲清真象。讲了八九次,最后一次他终于说了一句话“三尺头上有神灵啊!”

我听后由衷的为他明白了真象,为他对大法态度改变而高兴。师父在2003年元宵节美国西部法会中讲到:“在讲真象中触动人根本问题的时候,同时感到大法弟子真是在救他的时候,我想人明白的一面就会表现出来。”“我想千万别心灰意冷,对谁都慈悲这样去做,有熔化钢铁的慈悲就能做好。”讲真象的同时,我发正念清除他们另外空间阻碍他们知道大法真象的一切邪恶因素。正象有的同修所说的那样,我体会到讲真象应该用心去讲,世人容易接受,因为我们用心去讲的时候,就不只是我们人的一面在讲,修好的层层空间也都在讲真象。

此外我还借工作之便以潜移默化的方式向“下属”(都在班上)大面积讲“真善忍”宇宙法理,那天所讲内容大致如下:“‘人类的道德水准在大滑坡,世风日下,唯利是图,为了个人那点利益去伤害别人,你争我夺,不择手段这样干。大家想一想,能允许这样下去吗?’(《转法轮》第13页)做人要有做人的道德标准,要真诚、善良、忍让,要处处为别人着想,在哪里都要做一个好人,千万不要随波逐流。在对方错的问题上,要运用自己的判断能力,辨别是非的能力,要敢于坚持真理。莎士比亚说:‘不要诬蔑你所不知道的真理,否则,你的生命将处在重重危险之中。’真理不是认哪个人的个人的喜好为评判标准的,历史才是见证真理的唯一标准。三反、五反、文化大革命现在看不都搞错了吗?所以你们在判别真理的问题上千万不要随波逐流,要按良知办事做人,千万不能出卖灵魂,要思考,要有自己的主见,我告诉你们做一个好人到任何时候都没有错!善恶有报乃天理!希望你们选择善良,就会拥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在单位里我时刻都注意自己的言行,考虑到周围的影响。“……工作中的语气、善心、加上道理能改变人心,而命令永远都不能!”(《清醒》),“如果我们自己平时不注意自己的行为,那你们的表现常人就会看到,他不能够象学法一样深入的去了解你,他就看你的表现。可能你的一句话,一个表现,就能使他得不了度,就能给大法造成不好的印象。我们得考虑这些问题。”(《在2002年波士顿法会上的讲法》),我按照师父的要求做,揭露这场完全建立在谎言基础上同时又被邪恶用谎言掩盖的迫害,心中还有善念的人就会明白真象,就会站到正义这一边,为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事实证明也是如此。现在本单位好多人都明白了迫害真象,我由衷的为他们得救而感到欣慰。

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在几年证实大法与讲清真象的过程中,我更加体悟到“其实度人的是法,做这件事的只有师父”(《不讲狂语》)在讲清真象时,不带有任何人的观念,而是用“就是要把你度成”的强大正念与智慧,慈悲讲清真象效果更好。此外多学法,多记师父的法理是讲清真象、证实大法的根本保证。我们讲是一种形式,而师父的法理才能真正改变和归正人心。

回想起我在讲清真象和证实的过程中的体会真是感慨万千,对师父无处不在的慈悲关怀与呵护,对佛法无边威力的体验真是用尽人间的语言也表达不了。

3、从不同层面,多角度,向社会各阶层人士大面积讲清真象

师父说:“大法弟子今天所做的一切,你们在社会上所接触的一切,我告诉你们,你们就是在救度众生。无论你见了什么样的人、哪个阶层的、什么样的职务,不要只是认为因为邪恶对大法弟子迫害我才找你说真象的。我告诉大家,救度众生是第一位的,讲真象是救人的办法。”“特别是那些在迫害中被蒙蔽的人,你不给他机会能行吗?你不告诉他真象他们就永远失去了未来。”“再有,你们在偶然中碰到的人,在生活中碰到的人,工作中碰到的人,大家都要去讲真象。就是在人世匆匆的一走一过中来不及说话你都要把慈悲留给对方,不要失去该度的,更不要失去有缘的。”“救度众生贯穿在你们现在生活的每一件事中,如果大家都能够认识到、认清其重要性,我想,那可能会救度更多的众生。”(《在2003年亚特兰大法会上的讲法》)

在这几年的证实法中,在讲清真象与救度众生的过程中,我除了挂横幅,贴真象标语,发放真象资料外,就是利用可利用的一切机缘向世人面对面讲清真象。我发现面对面的讲效果很好,可以诠释对方的质疑。无论在单位里,还是上下班的路上,我都向我所熟悉的人和我所不熟悉的不同阶层的人士大面积的讲清真象。当然素不相识的人,讲时一定要找和他(或她)对话的切入点。听真象的人有工人、农民、商人、学生、教师、教授、高级知识分子、警察、政府机关干部、医生、司机、营业员、演员服务员、打字员、更夫、打工仔、家庭主妇,还有路边修鞋的。

我认为讲真象的立足点就是救度众生,所以不能看对方的地位、职业、贵贱、年龄、相貌,不能被人间的表象所障碍,要破除人的各种观念。说到底我们讲真象救度的就是一个生命,为法而来的生命。我们要用最大善心对待所有的人,在学好法坚持发正念的基础上,我们要把握好每一个讲真象的机会,抓紧救度众生。

下面就举几个例子与同修共勉。

1)大法就是好

一次我到一家具商店买打坐垫子,女店主问我是不是炼功打坐用?我想讲真象的机会来了,我脱口而出:是炼法轮功打坐用。接着我就给她们讲起了真象。当时商店里四个人,好像都是一家人。我先是从祛病健身,大法教人做好人,讲到大法在国内外的洪传,再讲到天安门伪案,最后讲到这场迫害。当时讲真象时心态平静、祥和、没有怕意,他们都静静的听着,没有插话,但我感受到了他们内心的震撼。最后女店主突然说:“大法就是好!”

2)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

有一次乘车去医院看病人,到医院下车后,他要我付3元钱(路虽稍远上点儿,也就是2元钱)。我没跟他计较(其实我是有意跟他讲真象,在车里时,我已发正念清除他另外空间阻碍他知道法轮大法真象的一切邪恶因素)把钱付给了他。他非常高兴的说:“你这人真挺好。”我跟他说:“我是炼法轮功的。”他急忙问道:“那天安门自焚到底咋回事?”我借机就把天安门自焚真象,大法祛病健身,大法叫人做好人,江××迫害死多少好人等一古脑儿都讲给了他。最后告诉他记住“真善忍”,记住“法轮大法好”就会有福报。他临开车走前说了一句:“我知道,你们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

3)我明白真象了,天也让你讲晴了

还有一次上街偶遇一位异地老乡,多年没见面了,相互问候之后,很自然就聊到各自的身体方面。我问她身体状况怎么样,她说不算太好,我说我身体非常棒,五年多了,没吃一粒药,没打过一次针。她问我有什么秘诀,我如实告诉她我是炼法轮功炼的。她听后感到很惊诧。我借此机会给她讲起了真象,刚开始讲她根本不听,说法轮功与她无关,我说要与你无关我就不跟你讲了,不但与你有关,而且非常有关系:在对待法轮功问题上每个生命都在摆放自己生命的位置,我说我不强制你认同我什么,我是在为你好。接着我给她提了几个问题让她回答,她挺感兴趣。

A、在中国为什么这么多人修炼法轮功?(近一亿人)

B、为什么修炼人高知识层、高阶层那么多?(炼功人中有本科生、硕士生、博士生、中科院院士,清华大学三百多师生修炼此功法,党政军高干从中央到地方都有炼的)

C、为什么世界60多个国家都允许炼,唯独中国禁止炼?

她略思索了一下,说:“那肯定好呗!”具体好在哪里她说不清楚。我就三个问题一一给她做了回答。可她在听的过程中突然说出对师父对大法不敬的话,还说不参与政治怎么都上天安门那里去?我立刻加强正念排除干扰她的东西。师父说:“正念强一切都会顺利,保证会做好。”(《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师父还说:“我想千万别心灰意冷,对谁都慈悲这样去做,有熔化钢铁的慈悲就能做好。”(《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我当时没被她的情绪所牵动。我继续心态平和的和她讲:刚才我已跟你讲了,大法是教人做好人的,天安门自焚、杀人等都是造谣的宣传。接着我就从大法洪传全世界60多个国家,有30多个国家都注册了,大法和师父在世界得一千多褒奖。我还说,江××出卖国土,隐瞒萨斯病导致病情蔓延,讲到如今人心变坏,当官的贪污腐败,为自己盖大戏院花掉30多个亿,它的儿子江绵恒是三流大学毕业生却任中科院副院长,这是最大学术腐败,还垄断通讯,利用国家资产行权钱交易。我还从文景之治、贞观之治、开元盛世讲到康乾盛世,我说这些皇帝都是以仁义治天下,以德治国,国家才风调雨顺,国泰民安。江××暴政打压迫害好人,乱杀无辜,导致天灾人祸,民不聊生。

在强大的正念与纯净、慈悲、祥和的气氛中,对方的本性终于返出来了,180度大转弯,完全接受了真象,认同法轮大法是正法,修大法的都是好人。她说:“我姑姑就是炼法轮功的,她跟我讲了多次也说服不了我,今儿我算明白真象了,天也让你讲晴了!”

那天是阴天,当我最后告诉她记住“真善忍”,记住“法轮大法好!”的那一刻,阳光穿透云层射出霞光万道,天一下子转晴了。我一看手表整整讲了四个多小时。(早九点相遇到下午1时)

通过此次讲真象更加使我悟到,在对世人讲真象时需用正念,而不能用人心争辩,只要我们站在大法弟子救度世人的基础上,站在正法大局的基点上,而不是站在个人修炼的基点上,有熔化钢铁的慈悲心,世人就能得救,邪恶的谎言就会自破,旧势力一定会自灭。和其他同修一样,我始终坚信一点:法能改变人!在大法弟子的慈悲之场中,任何生命,只要他还有善念,就会被同化!慈悲的力量是最大的。这是大法的威力!

师父说:“我经常讲一个人要是完全为了别人好,而没有一丝自己的目地和认识,讲出的话会使对方落泪的。我不只教了你们大法,我的作风也是给你们留下来的,工作中的语气、善心,加上道理能改变人心,而命令永远都不能!”(《清醒》)

在过去几年的正法修炼道路上,我深刻的体悟到,只要多学法,只要按师父的法理去做,只要心正、念正,那就无处不在法的圆容之中,无处不在恩师的呵护之下,我的最深体会就是对法的坚定和对师父的信。让我们不辜负师尊对我们的殷切期望,加大力度继续向世人讲清真象,正念正行走正走好我们最后的正法之路,完成历史赋予我们大法弟子证实大法和救度众生的神圣使命!

最后以师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法会中的一段讲法做结束语:“做好你们要做的,机缘难得啊!珍惜这一切吧,不会再有第二次了。起任何心都会使你在半途被毁掉!什么心都不要去想,都不要去执著,你就做你大法弟子应该做的,美好的、最伟大的、最辉煌的一切就在等着你们!”(《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个人体悟,层次有限,有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