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好”回荡在喜马拉雅山(图)


【明慧网2004年8月4日】尼泊尔是一个位于喜马拉雅山中段南麓的内陆山国,北临中国,西、南、东三面与印度、锡金接壤。我于2003年7月第一次到尼泊尔洪法。由于在当地有认识的尼泊尔朋友,就和他联络,送他一本英文版的《转法轮》,并且教他炼功。


在喜马拉雅山上洪法

在喜马拉雅山上高唱法轮大法好的少女

当时,我在加德满都的观光区(坦米尔街)的餐厅及旅馆的看板上张贴“法轮大法”义务教功的海报,并向任何能碰到的尼泊尔人洪法。由于大量的向尼泊尔人介绍英文版的《转法轮》,而因缘际会的在当地(加德满都)最大的书店,成立了炼功点。当时有一些西方的观光客前来学功。

有趣的是,在这个炼功点上会有来自世界各地的朋友,有的人听过法轮功,但没见到过,也有韩国的学员看到海报而来与大家一起炼功。记得有位南非的朋友,天天认真的来炼功,他说希望有一天回南非去教功。傍晚则是到尼泊尔同修所属的旅行社教功。其余的时间,就到街上及观光艺品店附近向众多的中国观光客讲清法轮功真象。

在2004年2月,再度造访尼泊尔,和尼泊尔同修(他同时是一位为登山向导),一起到尼泊尔的高山地区洪法教功,同行的还有一位常人的登山朋友。

“攀上高阶千尺路,盘回立陡难起步;
回首如看修正法,停于半天难得度。
恒心举足万斤腿,忍苦精進去执著;
大法弟子千百万,功成圆满在高处。”

师父的这首《登泰山》总是在登山的旅途中不断的回响在耳边,像是师父在指导着我,要我走好每一步路。

只是一上了山路,我的考验就不断地来了!我不仅变的头重脚轻,头晕不已,最后,连脚都重的抬不起来。

于是我想了,我所遇到的各种磨难和苦头都能使我偿还业力,去我的执著心,是修炼提高的最好机会,我一定要好好把握!于是我咬着牙,忍着全身的疼痛往上爬。

在开始登山的途中,我们遇到几位尼泊尔少女和小朋友们,于是拿了几张大法简介图片向他们介绍法轮大法,并教他们用中文说“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们很开心的跟着学,由于他们很喜欢,所以希望我能多念几次,好让他们能记下来。看着他们开心而努力的念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心里真的好为他们感到高兴!真希望这里善良的居民们都有机缘学法轮功,了解大法的美好。虽然只是短暂的相逢,却感觉到好像在很久之前就认识了他们,与他们相约好了,在这个时候来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学校的小朋友开心的收到大法资料

村人喜欢唱法轮大法好

在告别他们后,走到很远的山上,都还能听到他们热情而清脆的声音高喊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阵阵的回荡在喜玛拉雅山的山谷里。

再往上爬,看到对面山谷里的小村落,有几户人家的小朋友正在院子里玩耍,于是对着对面的山大喊一声”Namaste”和他们打招呼。而他们听到了,也从对面的山谷里大喊一声“Namaste”回来,于是我再喊一句“法轮大法好!”,那一区的村民们听到了陌生游客的喊话,纷纷打开门走出来看一看。于是我更努力的大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们一听,感到很好奇,很兴奋,便仔细地听我在念什么,于是我更使劲的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喊过去,奇怪的是他们便自动的一字一句的学起来,一边学又一边开心地喊过来,我也高兴地喊回去。于是,一来一往的,“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很快传遍了整个村落和喜玛拉雅山谷。

因此我也渐渐的改变了与他们打招呼的方式,从尼泊尔人打招呼时说的“Namaste”,改成了“法轮大法好”,而当地朋友所学的第一句中文,就是“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我们一路走,一路快乐的唱着“法轮大法好”,并向经过身边的每一个朋友发法轮大法简介和小卡片,看到一个个人拿到大法资料时所展现出惊喜而快乐的笑容,就忘记了山路的奔波,和肩负登山重装备的辛苦。

傍晚,我们投宿在高山积雪的旅馆里,由于晚间气候寒冷,所以旅馆升起炉火让旅客取暖。看着旅馆主人的小孩们围着炉火在玩耍,于是我就教他们唱“法轮大法好”,他们就快乐的跟着学起来,我一字一句的教,他们一字一句的用童稚的声音唱起来,让同行的常人朋友看了直说“简直是太幸福了!”“太好了!”

同住旅馆的还有一位法国籍的旅客,我向他洪法,他说他只听说过中国发生迫害,但从没见过功法。于是我用完晚餐后,和同修一起教小朋友们5套功法,也顺便向法国籍的朋友和旅馆老板展示5套功法的示范。通常,旅馆附近的村民们在吃完晚饭后,会过来串门子。于是利用餐后村民们聚在一起的机会,就播放法轮大法真象VCD给邻近的居民们看。并赠送一套真象VCD,法轮大法书籍,和炼功带给旅馆的老板,让他们在闲暇之余可以炼功学法。在展示功法后,他们大都觉得大法的5套功法十分的优雅与和平。同时,在看完VCD后,也了解了大法在世界的洪传及在中国无辜遭打压迫害的情况。

隔天清晨,到旅馆的院子炼功,旅馆的小孩们也随后一起炼,他们还主动的找来附近的小朋友们一起来学。由于小朋友们整齐的排成一列坐在户外盘腿炼功,让隔壁乳酪工厂的工人们看的目不转睛,十分的惊奇。于是在教完小朋友炼功之后,我就走到隔壁的乳酪工厂向他们洪法和教功,并送给他们大法的简介和真象VCD。

在山里走了几天,我一路上唱着“法轮大法好”,并和遇到的每一位尼泊尔朋友洪法和发大法简介。同行的常人朋友开始走的疲累了,我却觉得一路的洪法和唱着“法轮大法好”给每个人,是一种登山最不疲劳的方式。而且愈唱愈有精神。看的连同行的尼泊尔同修都觉得真的不可思议,怎么洪法与高唱着“法轮大法好”就变的像个超人似的,有着用不完的体力与精力,简直太神奇了!

在翻越一座山之后,看到山谷有个小村落,其中有一幢建筑是由几间破旧的水泥房相连成的,据尼泊尔同修告诉我,这是山谷里唯一的一所小学。

听了之后,仿佛全身的细胞被震醒一般。我心里想着:如果能尽快走到这个贫困山谷的学校将大法传给他们的话,那么,在这个贫困落后的山谷的居民就有了真正的希望。

因为我在几年前曾到尼泊尔自助旅行,在旅行中途和一位小男孩的闲聊中,他告诉我,当他们生病时,顶多能喝些热汤多休息,是没有余钱买药的,或者要走4个多小时才能找到医生,我听了之后觉得难过,把这些话放在心里,但不知道怎么样才能真正的帮助他们。在得法之后,了解到大法原来可以帮助这么多贫困的尼泊尔人,给这国家民族带来真正的希望,所以不管山路的泥泞难行,我只想赶快翻越那座山去教他们功法。

终于在赶了几个小时的山路后,抵达那所小学校。由于那时我急切的想赶到那里洪法,而急急忙忙的赶山路,最后赶到累得走不动了,累得只剩下一口气,却用尽着全身的最后一口气捧着《转法轮》和教功VCD送给这所学校的老师,告诉他世上有这样好的一个功法,帮助了世上60多个国家,上亿的人得到了健康的身体和道德的提升。而我来自台湾,是坐了飞机和巴士,走了几天的山路才来到这儿的,我在台湾学到这么好的健身的功法,让我有了一个好的身体,而我跨越千山万水的来到这里,只是希望法轮大法也同样帮助这里的居民,让这里的人们得到健康的身心。学校的老师称许的收下后,我就在院子里表演5套功法,并教当地的小学生们炼功。

走到另一个村落里,当时正等待着午餐的到来,于是想和村人们介绍大法。由于所带的大法材料都发完了,于是,再度用歌声向他们洪法。我走过去向几位正蹲在地上洗盘子的妇人打招呼,并笑着唱起“法轮大法好”,附近正在玩耍的孩童们听了之后主动的围靠过来听,妇人们很喜欢这首“法轮大法好”直比着手势问我这首歌有没有舞蹈动作?是不是这样跳的?(注:尼泊尔人天性喜爱传统的舞蹈)由于我们一起和乐的唱着“法轮大法好”,隔壁的几户人家都想知道我们在唱什么而向我招招手,邀请我去他们家唱。而每当去一户家里唱起“法轮大法好”,就看到那一家子人快乐的笑容。“法轮大法好”就好像一盏灯一样,点亮了那一家人。就这样的一家唱过一家。“法轮大法好”就点亮了整个村落。

下山后,在等待山区巴士。当我站在陌生的人群里,我心里想:我千辛万苦的来到这里,不能白白错失这个让他们知道法轮大法的万古机缘。于是我克服了害羞感,当众对他们唱起“法轮大法好”,唱完之后,他们彷佛听懂了“法轮大法好”这个陌生的中文字眼,竟睁大了眼,脱口而出的对我说“法轮大法好”,真让我惊讶而感动不已。原来“法轮大法好”可以超越种族语言的界线,从而使对方从生命的深处清醒和明白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