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市开发区警察:我也想做李老师的弟子


【明慧网2004年8月5日】一个孤零零的老太太,没有生活来源,家里被洗劫一空,她如何在以后的日子里生活?面对她一脸的难色,我开始问自己:你是在帮人,还是在害人?警察是人民的卫士,还是强盗土匪?

我是大连市公安局开发区公安分局的一名警察。原本警察是维护人间正义,为人民营造更好的生活工作环境。但是,我所见到的却不是这样的,亲眼所见让我感觉自己不再是人民信赖的正义维护者,而成了江氏集团的一名打手。特别是镇压法轮功以来,我觉得自己是土匪的一员。自从接触法轮大法弟子后,我才真正认识到当今的警察不仅是土匪,更是虐杀善良的凶手。我惊醒的发现对法轮功的迫害就是给自己送葬。

自从1999年7月20日以来,大连市开发区610办公室对当地的大法弟子做了很多坏事,特别是近些年在开发区公安局政经保处刘巍处长的领导下,犯下滔天大罪。他们对大法弟子进行毒打、电击、酷刑、野蛮灌食,大法弟子李忠民、陈勇等等被迫害致死,都与赵谦、刘巍、孙德顺、刘东等人有直接关系(这些在明慧网上都有报导)。我真正开始反省自己的行为是从下面的事件开始的。

2002年元月4日下午4点,在大连市开发区610办公室主任孙德顺和分局政经保处处长兼610副主任刘巍的带领下,防暴部队开着近20辆大小车,将大连市开发区辽宁街4号大院全部包围。每隔10步一对荷枪实弹武警,把大院围得水泄不通。武警都就位后,刘巍、孙德顺带领警察开始撬门。门打开,警察进屋后,开始搜查证物。参与的警察多得只能斜肩而过,有的翻箱,有的翻衣服柜,……,凡是能放物品的地方都翻遍了。

我看到许多警察一边翻东西,一边顺手往自己兜里揣,而且个个一副穷凶极恶的嘴脸。这种行为我很反感,既然办案就应该象办案的样子,怎么能象土匪一样趁火打劫呢,所以我就独自站在旁边不想参与。

当时屋里一共四个人被抓,有两个男青年,两个老太太。两个男青年是从黑龙江省鹤岗市过来的,主要是抓他俩。在刘巍的指使下,其中一个才20多岁的男青年被打得面目全肿,鼻子眼睛都难以辨认了,真是惨不忍睹。一个老太太是这家的主人于老太太,另外一个是这家主人的妹妹王晓芝(不炼法轮功),她是从海南来姐姐家取钱的。

四个人一起被抓到了大连市开发区哈尔滨路派出所。两个男青年由于炼法轮功,被送回黑龙江省鹤岗市关押。来取钱的妹妹王晓芝,不炼法轮功,刘巍竟然也给送进了大连姚家看守所,关押了28天。王晓芝从看守所出来后,向派出所要当时派出所替于老太太保管的近3万元钱和物品,刘巍野蛮的回绝不还给她,并威胁她:如果再要钱就再把她送进看守所。这位农村妇女哪里经得住这样的惊吓,不敢要钱,甚至当时搜走的随身携带的600元钱(没有上账)也不归还给她,据说她两手空空、独自回海南了。

而这家主人于老太太仅仅因为炼法轮功,自己在家写“法轮大法好”的条幅,就把她在派出所扣押了四天,从2004年1月4日下午到1月7日晚上9点。按中国宪法规定,派出所不管任何犯法人员在24小时之内必须拿出结论;如果拿不出犯罪的证据,就得放人,否则将是执法人员在犯法。当时刘巍等人强逼于老太太将被抓时间改为1月7日,为自己的违法行为遮掩。最后在没找到什么“证据”的情况下(老太太也没有出去张贴、也没有出去宣传),就给送进了大连市姚家看守所,后来被判了三年劳教,又送到马三家教养院。真是让人很难接受,仅仅因为这个信仰问题就无辜的让70岁老太太在教养院里呆三年时间,是死是活谁能保证。

后来,这个老太太不长时间因病放了回来,听说原来她很胖,现在差不多瘦了40斤,人脱了形。我心里很难过,我能想象得到在看守所和马三家教养院她是如何度过的,我的良心开始自责。而当时派出所替人家保管的钱和物,老太太向刘巍要了好几次,刘巍就是不给(这是老太太的私有财产竟然也无故扣留)。

一个孤零零的老太太,没有生活来源,家里被洗劫一空,她如何在以后的日子里生活?面对她一脸的难色,我开始问自己:你是在帮人,还是在害人?警察是人民的卫士,还是强盗土匪?

我从跟法轮功学员的接触中知道了很多关于法轮大法的事情,这也是我真正认识大法的开始。我自己也在思量,为什么在1999年镇压法轮功之前,法轮功受到全国人民的喜爱,没有听到什么自杀、自焚的;99年7月以后,什么脏事、坏事都出来了;现在全世界只有中国镇压法轮功,而法轮功在其他国家却得到了上千项褒奖。这只有一个解释:江泽民在骗人,它在利用所有的国家机器和自己的权利在骗全中国的人。

我后来看了很多大法的书籍,懂得了很多道理。也为自己以前干的事情后悔、后怕。我真心的告诫那些和我一样的警察同行们,请停下你们举起的电棍,好好看看法轮大法的书籍,别再干这些伤天害理的事情了。否则真的是自掘坟墓呀!江××不为自己留后路,咱们可是有家有口的人,不为别人,为了自己,为了家人,千万别再干了。现在天灾人祸风雨四起,警察圈子里的怪事、祸事越来越多,众位请三思而后行吧。

我想借明慧网向法轮大法的师父致以最高的敬意:李老师,我虽然以前干了很多不好的事情,我发誓以后再也不做对大法不好的事情。不管您承不承认我,我从内心里把自己当做您的弟子,看书做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