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省砀山中学教师王钦立被610歹徒迫害流离失所


【明慧网2004年8月5日】我是安徽省砀山县人,曾经是砀山中学的一名教师,因为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而屡遭当地恐怖犯罪组织“610办公室”不法人员的迫害,现已被迫流离失所。

我于2000年7月毕业于安徽师范大学物理系,因信仰真善忍,安师大校党委非法扣留了我的学位证书,在我毕业时,他们还安排了我的一位和我分配到同一个单位的同学,让他来监视我,随时向不法人员汇报我的行为。2000年10月至2001年底,我曾遭到砀山中学副校长张立英派人的多次骚扰,长时间监视。

2001年8月21日晚,我正在家中休息,砀山县公安局610办公室副头目王存珠带领人闯入我家,在没有任何搜查证的情况下对我家抄家;又在没有拘捕证的情况下把我绑架到砀山公安局,一天后把我关進砀山看守所,十天后给我开了一个刑事拘留证。

在非法拘留期间,我问610头目王存珠为什么抓我?我犯了什么法律时,他支吾着回答不上来。按照宪法赋予的权利,作为一个中国公民,我享有信仰的自由。我做好人,没有违反任何法律,没有犯任何罪,却遭到王存珠一伙的绑架和非法拘禁。

2001年9月28日,610头目王存珠勒索我家人1800元后,给我办理了非法取保候审,将我放出看守所。不法人员抓我是非法的, 给我办了个所谓的取保候审,当然也是非法的。我本来无罪,他们根本就不该抓我。以后王存珠一伙又要求我单位领导对我進行所谓的思想监督,砀山中学副校长张立英安排几个教师对我全天候监视。不法人员在我不在时偷翻我的东西,还扬言随时把我关起来。

2002年1月11日晚,也就是农历2002年的除夕之夜,610头目王存珠一伙人又把我绑架到了看守所。除夕之夜,对于中国人来说正是和亲人团聚的时刻,而邪恶的610恶徒却绑架逼迫一个信仰真善忍的人骨肉分离!

在看守所,恶警尚东恩用拳头狠命的打我的颈椎骨,想置我于死地。大法弟子赵昕就是被恶人打碎颈椎骨而死。王存珠一伙利用看守所、拘留所非法关押了我七个月之后,给我非法定了一年劳教,送入安徽南湖劳教所继续迫害。

在安徽南湖劳教,恶警董溢、沈俊和犯罪恶人对我洗脑,侮辱,强制劳动、干脏活干累活。由于我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在我到期之时,南湖恶警和砀山610办公室恶徒王存珠串通,准备对我再次非法拘禁。我被迫流离失所。

2003年3月,610恶徒王存珠一伙到安徽省很多地方打听我的下落,并非法通缉我,在我家乡安排了耳目,如发现情况立即汇报,并且欺骗我的家人说:“叫他回来吧,给他安排好工作了”。

2003年8月之后,610恶徒王存珠把我的照片等信息传真到安徽阜阳市610恐怖组织、太和县610,对阜阳市和太和县大搜查,清理出租房屋,妄图查出我的下落。

2004年初,恶徒王存珠看到江××在多个国家被告上法庭,也看到了自己的末日,逃到砀山交警队去了。

2004年6月,新上任的砀山公安局610头子邵珠峰带领一伙恶人到合肥、阜阳、太和、临泉、凤阳等地追查我的下落,并伙同萧县610恶人在我姐家周围安排人员24小时监视,我连我姐家也不能去了。

在此我正告砀山的邵珠峰等人,不要再助纣为虐了,镇压法轮功是江××一人发起的,现在江××已经遭到万人的咒骂,也没几天活头了,为自己留条后路吧!想一想文革中打手的下场是什么?现在法轮大法已经洪传全世界,江首恶等已经被告上法庭,它已经自命不保了,你们对善良人犯下的罪必须得自己承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