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三日证法途(图)

记多伦多大法弟子长周末纽约行

【明慧网2004年8月6日】
出发

DC旅途的风尘尚未洗去,便又要重新打起刚收起的行囊上路了。这次是要去纽约。没有掂量和犹豫,两车20余大法弟子先后又一次踏上了证法的征途。

知道此行意义重大,同修们也都特别注意发正念排除路上可能的干扰,出发还是遇上了比较大的干扰。临开车前,开始下雨,暴雨一阵密似一阵,车开的很辛苦也很慢。接其他同修的途中因为第二天是当地的一个盛大的节日,还遇到了封路,车子一路颠簸,夜里11点半出发,3点多才算正式开上了去往纽约的路。

一个同修说,“越是邪恶害怕的事情,阻挠的事情,就越是对的,这一路上我们要多发正念。”

第一天

周六下午,我们一车赶到了纽约中领馆前。这里的领馆据说是投资上亿重新“包装”的――是在原来建筑的基础上又重新建造了一层灰色的“外壳”,门外没有任何标记。紧闭的门狭窄矮小,从外边看不出任何有生命的迹象。有同修向我们介绍时说,任何人间的表现都不是偶然的,这边的一举一动都是另外空间变化的体现。这边大兴土木建筑“堡垒”,另外空间的邪恶一定也在那里层层聚集。我们短暂的交流了一会:那不正好吗,发正念也不用到处找邪恶灭了,既然你们自己集中起来,那我们就省点事,一起灭好了。我们感觉另外空间的纽约将要,或者正在進行着一场惊心动魄的大决战,决战的胜负当然是不言而喻,阴霾必然被扫尽。然而,作为大法弟子,要想有那么大的威力,就要有那么纯的正念啊。扫尽邪恶的过程,也必然是我们不断归正自己,保持正念正行的过程。

同修们都自动坐了整整齐齐的几排,大家互相商量着,每隔半小时发一次正念,中间的时间集体炼功。令我们感动的是安安静静坐在左边的台湾同修,他们看上去风尘仆仆,然而又井然有序的自动坐成三排,最后面几个同修巍然屹立,拉起一副横幅。他们中很多是7.20 赶去DC开法会,又赶去波士顿参加大游行,随后又改机票马不停蹄的赶来纽约的。这十几天的辛苦并没有影响他们从里到外的那股正气,那片祥和,那一腔慈悲。大法弟子的正念,可以摧毁一切邪恶,再是铜墙铁壁也没有用。

高精度图片
中领馆前齐发正念

第二天

清晨驱车前往中央公园讲真象。听说这里有个比较大的节日,游人会很多。然而到了公园,发现人迹寥寥。几片乌云又追了过来,开始下雨。我们心里不禁有点着急,这一下雨,真象资料就不那么好发了。

排队等真象

转了一个弯,忽然发现很多人在公园的中心地带排着很长的队等着什么。(后来知道在等待看戏,我们来得巧,正好是人差不多来够了,又还没有入场)心中大喜,再一次感谢师父无量的慈悲――给这些众生机会在这里等待着真象。何等的机缘啊,师父为救度众生操了多少心啊。

下雨也不怕。我们不远千里,正是为你们而来。冒着雨,两个年轻些的英语好些的弟子去发真象资料,剩下的开始集体炼功。这其中年龄最大的是已经74岁的来自台湾的一位老伯。这位老伯沿途不放过任何一个路过的行人,见一个人,说一句“Falun Dafa is good”,递过去一张小心翼翼保存在雨衣下的真象资料。他的资料发的特别好。老伯反复对我们说,“一定要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好,这一句一出口,是会清理邪恶的,就算有人不接资料,也能让他听见法轮大法好这句话。”

两个年轻的同修配合着,一个打着伞发正念,一个逐个给排队的人们发资料。从队头走到队尾扫了一遍。绝大部分人都接了资料,趁着等待演出前的时间认真看了起来。

又在公园转了一圈,我们要决定下一步去哪里。这时有了不同的意见:有的想去中领馆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的干扰;有的想去闹市区街头发资料;有的就想留在公园门口发资料。一时间好像真还定不下来,每种意见都很有道理。这时,一位领队的同修说了一句,当地的同修昨天有一个协调,希望多伦多的弟子负责中央公园的讲真象。多伦多同修一贯的互相配合,不执于己见又一次体现出来。既然这样,就按照当地同修的安排,留在中央公园吧。

高精度图片
小朋友们,记住:法轮大法好!

并非偶然的“蛤蟆展”

找合适的炼功位置时,我们发现,公园对面的自然博物馆门口霍然挂着一副巨大的癞蛤蟆图片――那里正在展出200多种活蛤蟆。看来真是没有任何偶然的事情。——我们就选定在这里发正念、讲真象了。

每正点发一次正念,间隔时间集体炼功,发真象资料。很多路人听到就在此时此刻中国发生的这场迫害惊诧不已,觉得对这样祥和的功法迫害简直不可思议。

高精度图片

小花絮之一――“我给你们一人一张票吧”

前后有两位博物馆的工作人员接了我们的资料并认真的读。其中有一位很有意思,对我说,“你能不光给我资料让我看,还能给我讲吗?我想听你们说。” 和他讲了很久,从大法的美好,到这场迫害的残酷,到我们一行人,利用自己的假期,放弃舒适的生活,开自己的车,花省吃俭用省下的工资来纽约,仅仅为了告诉这里的人们一句“法轮大法好,迫害必须停止”。

他很是感动,再三追问我们第二天还来不来这里,原来他想第二天个人送给我们每人一张参观的票。因为我们的行程没有定,所以不能确定,看得出他的真诚和对此的遗憾。古时候有大禹治水三过家门而不入,而今天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们更何尝不是这样。多少大法弟子走南闯北足迹踏遍了多少地方,多少次身边就是最著名的风景点游览胜地,然而众生在企盼着真象,每时每刻大陆的同修们又在何等的压力下何等艰难的证实着大法,又有谁舍得花时间花精力去观光游览呢?

发资料的间隙我们交流:我们是“讲真象”,“讲清真象”,所以发真象资料时,不要想当然人们接了就会读,一定要抓住每一点契机多讲。这里一起重温师父洪吟“大法徒讲真象 口中利剑齐放 揭穿烂鬼谎言 抓紧救度快讲”。

小花絮之二――“我在想怎么才能让更多的人帮助你们”

一位明白真象的路人建议我们去曼哈顿另一头的一个地方,他说那个地方人比这里人多,而且很多都是“很有影响力的人”。他说,“我在想怎么才能让更多的人帮助你们。”我们谢了他的好意,回答说,“我们没有任何政治诉求,我们希望的只是世界上其他象您一样善良的人也知道法轮大法好,知道这场迫害不对,必须停止,在这一点上,您和任何有影响力的人对我们来说,一样重要。”这位路人没有想到我们这样的回答,一时感动的说不出话来,最后连连说着,“祝你们好运”方才离去。

等到接我们的车来到时,全部的简介、报纸一律发完。

高精度图片
看看我们的小分队

第三天

今天还是到中央公园。等我们赶到时,另一车来自多伦多的同修已经在那里炼功一个多小时了。于是我们到了中央公园的另一处大门,在那里正好有一处开阔地,展板摆开,横幅拉上,两个同修发资料,剩下的炼功发正念,效果非常好。路过展板的人,很少有不接资料的。而且大部分是要和我们同修聊一聊,这也正是我们想要的。

高精度图片
相继而来
高精度图片
很多人想找当地的炼功点去学功

高精度图片
中间这位老先生在展板前停留了很久,仔细读完了全部展板上的内容,他走了以后又回来,腼腆的告诉我们展板上有一个字母不小心拼错了。谢谢您,善良的老先生。

这里想特别说一说我们可敬的老年同修们,从早上到晚上8点左右,不停的功法演示,发正念,发资料,到后来我们年轻人都很累了,可是这些阿姨大伯没有一个有想要停下来休息的,说,大老远的来干什么来了,还不赶快做该做的。

高精度图片高精度图片高精度图片
这位老先生在远处接了资料,又到了展板前再多了解一些

有一段时间,我和另一位同修单独到了比较远的地方发资料。效果就不是太好,人们好像被抑制住了,很麻木。后来我们还是汇集到一起,有的炼功,有的在一边发资料讲解,效果就明显不一样。一定要抓住机会开口讲,一边看着祥和的功法演示,一边看着大法洪传世界的图片,我们在抓紧时间讲迫害,人们就会更仔细的看手里的真象资料,效果往往很好。

高精度图片
脚步匆匆过,莫让机缘也匆匆过。接住这份福音吧,记住你生命长河中看似偶然的这一刻吧。

这一天,有很多一幕幕动人的小故事。

年青汤姆的故事

这是一个高高的黑人少年,16岁。腼腆害羞。祖父母有中国血统。从早上我们一去,他就在一边久久的看着我们,我们递过去资料,他如获至宝,从头一字一句的读。而且反反复复的读。他希望和每一个同修说话,说“告诉我多一点,再多一点”。汤姆要了我们的每一种资料,包括中文的。我们给了他一份画册,薄薄的两页纸,他不知道看了多少遍,看完一遍又看一遍。

高精度图片
汤姆:再多给我讲一点吧,我还想听。

汤姆像个孩子一样紧紧的跟在发资料的同修身边,不舍得离开半步。很快,汤姆学会了用中文说“法轮大法好”,“真善忍”,然后,他用中文一遍遍说“真善忍真的好,法轮大法太好了,真的太好了。你们真好,你们是最好的人。”

那份对真象的渴望和珍视,让我只想落泪:生命啊,你可知生生世世为法来,此生此世为法来,千万不要把万古机缘错过;作为大法弟子,多少生命期待着我们去传福音给他们,松懈不得,倦怠不得。面对众生的等待,还有什么理由过不去什么这样那样的关,还有什么执著放不下而使我们在做证法事情时,产生这样那样的心性摩擦?

来到我们的展板前想了解真象的人越来越多,可爱的汤姆时不时急切的帮我们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极了。”下午的时候,汤姆干脆拿了一叠真象资料,远远的跑到马路中间,向每一个路过的行人,伸出手去,递过一份真象资料!他发的很快,发完了一摞,高兴的什么似的,跑回来说“我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好了,我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好了!” 然后再拿一摞再去发,再去告诉他遇见的每个人,“法轮大法好!”

高精度图片
汤姆:你听说过法轮大法真善忍吗?这真的很好。
高精度图片
汤姆在讲真象:看,法轮大法那么好,可是那些大陆警察在打他们。

高精度图片
汤姆讲完真象兴高采烈的跑过来:我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好了!我讲了真象了!
高精度图片
汤姆逐个给周围摆摊的华人发真象资料,这些华人很多接了资料后,专门来到我们的展板前听我们讲真象

一直到晚上我们的车来了,汤姆确认我们是真的要走了,这个跟了我们一天的小伙子才那样恋恋不舍的离去。

“我现在就要学”

不少人看了我们的功法表演后,当场就要学功。

在不远处弹琴的一个马路钢琴师,看了真象资料后,在一边伫立良久,走上前来说,“我现在就要学,哪怕只学一点我都要学。”我们教了他法轮桩法,他学得很快,动作也很标准。

高精度图片
钢琴师:瞧,我抱轮圆不圆?
高精度图片
这位小伙子当即开始学功
高精度图片
我觉得法轮在旋转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