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成都市龙泉区龙泉镇恶警都安蓉及恶人李秀东的公开信


【明慧网2004年8月6日】都安蓉,不知你是否还记得2004年5月21日下午,你从林梅单位的同事那里骗取了林梅的电话,先给林梅打电话,说要和林梅谈一下,在路上碰林梅。因林梅后来没接你的电话,你从下午二点过就一人在林梅的公司等林梅,好像是在等朋友,其实当时610的李浩,龙泉综治办的朱埋伏在楼下,因为你们上午开会决定绑架林梅到洗脑班進行肉体和精神迫害,原因是林梅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分析林梅平时在家孝敬父母,爱护幼儿,可以家人为筹码,迫使林梅违心表态,放弃做好人,骂给她带来道德回升,身体健康的师父。当你们绑架林梅遭到她所在公司职工、领导的强力反对时,你还拿出警官证威胁别人,你知不知道你才是在执法犯法,你们知不知道,你们是破坏人类最基本的道德品质。

你们欺骗林梅单位的人,说你们把林梅带回龙泉,因为你们出示了各种证件证明你们是政府干部,并经单位所在地派出所证明。可实际上呢?林梅根本没被送回家,当林梅的家人从她公司得知林梅被你们带走而打电话问你时,你惊慌的顺口说出你们这么快就知道了?也许你们也知道你们这是土匪绑架行为,是见不得人的,而且在被绑架者的家人追问自己的亲人在何处时,你还说得出“这是上级决定,不能说”。真不知你还有没有廉耻?!还有没有人性?

你知道吗?你们这种行为并不像你们所说的你们是在执法,你们恰恰是在犯法。你们明知道臭名昭著的新津洗脑班以肉体、精神双重折磨大法弟子而在国际上臭名远扬,并且刚打死一大法弟子,又逼疯了成都市光荣小区32岁女大法弟子祝霞,并且祝霞还有可能在洗脑班被强奸。你们还把上有老,下有小,正四处打工养家糊口的林梅绑架走,你们真是在执行江泽民的从“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灭绝政策。你们还有人性吗?也不知你们怎么还说得出别人不理解你们?

你知道你的行为吗?你口口声声说你与王学明是朋友,可你却出于报复,1999年12月底,在寒冷的冬天,你却以有事找王学明谈为由,把王学明关在龙泉镇派出所冻、饿了一天一夜。

你也是当过母亲的女人了,可在1999年12月,当林梅的丈夫程展第一次上北京,林梅及保姆被强行带進派出所,并不准林梅及保姆带一、两岁的幼子,你表面做好人说你帮着带,可当保姆非法讯问完后,却到处找不着孩子,最后在派出所值班室的角落,找到圈缩着一团,满脸乌黑,挂着泪痕睡着了的小孩。并且当保姆允许带小孩走时,你还不准保姆给小孩擦眼泪,当时小孩脸上的泪痕是一层盖一层。

你从2000年6月抢走了程展的身份证,至今不退,说找不着了,要求你出手续补办身份证以便找工作,你却不出手续。当程展凭自己优良的品质找到工作后,你又多次去骚扰,还口口声声称是程展的朋友,以至其公司其他职工很反感,问程展怎么有这种朋友。这次,又是你这位“朋友”把林梅送進了臭名昭著的新津洗脑班。程展因不放弃修炼法轮功,两次被区610强行绑架送劳教,几年来两边老人、幼子多靠林梅,而且林梅的父亲还年老体弱,经常生病住院。

都安蓉,你一直以执法者自居,践踏国家宪法、法律。1999年10月30日通过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取缔邪教组织、防范和惩治邪教活动的决定”,给邪教下了定义:“……邪教组织冒用宗教、气功或者其他名义,采用各种手段扰乱社会秩序,危害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和经济发展……对组织和利用邪教组织破坏国家法律、行政法规实施、聚众闹事、扰乱社会秩序,以迷信邪说蒙骗他人,致人死亡,或者奸淫妇女、诈骗财物等犯罪活动,依法予以严惩。”由人大的这个定义,“610”及其相关的组织正是邪教组织,扰乱社会秩序、聚众闹事,危害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和经济发展、诈骗财物,残酷打死打伤打残无数公民。610不仅是地地道道的邪教组织,更是是地地道道的恐怖组织。

目前,法轮功在世界上已经传播到60多个国家,荣获不同国家各级政府褒奖一千多项。《转法轮》等法轮功书籍被翻译成二十多种语言文字,为各国人民所认可,在全世界范围学炼法轮功的人数在不断的增加。

如今,“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和“全球公审江泽民大联盟”相继成立,世界各地纷纷燃起了“审江”之火。湖北公安厅长赵志飞、原四川省委书记周永康、北京市长刘淇、辽宁省副省长夏德仁、原山东省长,现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吴官正、原政法委书记,现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罗干、原辽宁省省长薄熙来等在不同时间和地区被告上了不同的法庭,控告他们对迫害法轮功的行为以及产生的一切后果负责。2004年7月19日,陈至立在非洲国家坦桑尼亚(Tanzania)被一群国际人权律师起诉,控告陈至立“在中国教育系统‘对法轮功实施酷刑和虐杀’”。陈19日在坦桑尼亚被召唤亲自到庭应诉。陈至立被传唤出庭在中国官员内部和中国驻外官员当中引起震动。

写下这封信,真正是为你们好,希望你们了解自己的真实处境,如果还继续充当江□的打手,为江□卖命,下场一定是可悲的。历史证明,冤案总有平反昭雪的那一天,谎言不会长久。一切作恶的生命必然会受到正义的审判和历史的淘汰。希望那些还在对大法犯罪的不法人员悬崖勒马,分清是非善恶,改过自新,利用手中的权力保护和善待大法弟子,将功补过,给自己留条后路。

你们也十分清楚中共历次运动都是以平反为结束,每次运动都有一批站错队的人被当作“替罪羊”承担责任。也许你们知道,文革结束后,北京市公安局那批当时整人最积极的警察,等那些老干部重新上台后,被拉到云南秘密枪毙。各地都清理了大批“三种人”。根据历次运动,你们是作“替罪羊”最佳候选人。站在历史的角度看,不仅法轮功学员是这场受害者,你们和很多人都将是这场迫害的无辜受害者。你们也经历过文革,希望你们冷静的思考这些问题。为了避免更多的人成为无辜的受害人,我们都应该起来反对江××发起的这场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