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江岸区610办公室打电话


【明慧网2004年8月6日】我叫邹文波,男,36岁,原住中国武汉市江岸区。我因为不愿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在中国遭到迫害,被江岸区610两次关進看守所,两次抓進洗脑班。2002年7月在泰国我获得联合国难民庇护身份,2004年3月11日被加拿大营救,现在是多伦多的居民。

五年前,江××出于妒忌、猜疑和对江氏集团、江氏家族既得利益的保护,一意孤行的发动了对法轮功的全面血腥镇压。江××理应对在镇压过程中犯下的不可饶恕的滔天大罪承担全部责任,那些在迫害过程中推波助澜、助纣为虐并获得升官发财的帮凶和打手也罪责难逃。现江岸区610主任李英杰就是其中一个。他不仅直接迫害过我,也曾经和正在迫害江岸区的众多大法弟子,如姚慧、张爱民、方隆超、李艳林、李清波等(明慧网有大量报道)。它是江××流氓集团在江岸区最邪恶的帮凶和打手。我作为一名原江岸区的法轮功修炼者,现在有机会和责任在海外起诉这个基层610头目,迫害大法弟子的黑手。现在我正在收集和整理李英杰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犯罪事实和证据。

在此,也正告那些所有现在还在为江氏流氓集团卖命的、做江××的替罪羊和牺牲品的610人员:你们现在迫害法轮功的所谓的功劳,就是不久的将来审判你们的罪证。

2004年7月20日,多伦多时间晚11:30,北京时间21日早11:30我拨通了江岸区610办公室的电话:011-86-27-82832008转2714

我:请找李英杰。
对方:他不在,有什么事?
我:我叫邹文波,请你转告李英杰,我将以我被迫害的经历和其他江岸区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经历在加拿大起诉江岸区610主任李英杰,目地是制止他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和犯罪。
对方:你是邹文波,(惊讶),你现在在哪里?
我:我在加拿大的多伦多,我能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吗?
对方:我叫王欣(女),我们见过面,你怎么跑到加拿大去了?
我:是联合国难民署安排我来的,因为我在中国修炼法轮功而遭受迫害,联合国给予我难民保护身份。
对方:那你是不是因为法轮功才能去加拿大的?
我:你不可以这么说。你也知道我是在澳大利亚开始学炼法轮功的,为了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我回到了中国(注:当时签证过期)如果我不在国内遭到迫害,我是不会出国的,如果现在中国停止迫害法轮功,我现在就回去!
对方:现在你是不是拿美国政府的钱在为反华势力做事?
我:恰恰相反,我现在靠打工自食其力的生活,包括现在的电话费都是自己掏的钱。
对方:我们怎么迫害你了?你当时的态度不是这样的。
我:你们强迫我進洗脑班,把我关進看守所还不是迫害?我当时的态度,你们所谓的“转化”是被你们逼迫的,是我不愿意的,不是我的真心话。我也一直都后悔那样做,那样做也不是一个真正法轮功修炼者的行为。但从另一方面来讲,这也更加证明了你们610对我的迫害。你知道吗?我能够来到加拿大,是因为全世界法轮功学员对我的帮助和营救,他们也都知道我曾被你们所谓的“转化”过,但他们并没有对我另眼相看,李洪志师父对我也是无比的慈悲,我才能够今天给你们打这个电话。请你们也赶快收起洗脑班那一套,这对修炼人没有用。我们是修炼,不是常人中的政治,不要用搞政治的那一套对付法轮功修炼者,我现在的经历证明了这一点,正义必将战胜邪恶。也请你们为自己留条后路,不要将自己推向历史的审判台。
对方:那你就认为你现在的选择是对的吗?
我:我认为我信仰“真、善、忍”、修炼“法轮功”没有错,是最对的。现在是我在自由的环境下做出的正确选择。信仰自由是天赋人权,是人最基本的权利。你不信“真、善、忍”,不修炼法轮功也是你的自由和人权,我没有非要你这样做,那你们凭什么非要我放弃自己的信仰?这也是违反中国的《宪法》和联合国的《世界人权宣言》、《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的。
对方:你要爱党、爱祖国,不要被反华势力所利用。
我:爱党我谈不上,因为不是××党员。但是我不反对××党,更不反对中国政府,就是反对江××对法轮功的镇压。就是因为我爱国、爱中华民族才给你打这个电话。江××不能代表中国的法律,也不代表中国人民,更不代表中华民族。镇压法轮功完全是为了满足自己的一己私欲和妒忌心,为保护江氏家族的既得利益的一意孤行。当时的七个政治局常委就是江××一个人要镇压。江××其实是中国最大的卖国贼,为了巩固自己的权力和保护江家暴发户的不义之财,它出卖了相当于110多个台湾省的领土给俄罗斯,腐败的晚清政府,包括蒋介石都不敢签署的卖国条约它都敢签,断绝了中华民族的子孙后代向俄国讨回我们祖先生活的领土的机会了,所以跟随江××才是最大的不爱国。请你们不要跟随江××迫害法轮功,做它的牺牲品和替罪羊,停止犯罪,将功补过,为自己留条后路,否则你们现在迫害法轮功的功劳,就是不久的将来审判你们的罪证。你们的未来都将非常悲惨,你可能知道现在各地参与迫害法轮功的610和公安人员大量遭到报应,有的暴死,有的突遭横祸,请你理智一点,不要为江××承担责任。
对方:我有一点不能理解,你们总说自己是“真、善、忍”,却总希望我们早遭报应,这哪有一点善?如果是这样,真的有报应也没有什么可怕的。
我:中国自古以来就讲:善恶终有报,不是不报,是时候未到。不是我们要报你,是上天,宇宙的法理、天理在惩恶扬善。你们610迫害死那么多人,他们只因为不愿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就被你们迫害致死,这公平吗?你们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吗?你们问心无愧吗?你们不该遭报受到天理的惩罚吗?正因为看到了你们有不好的未来,前途非常悲惨,而告诉你们不要那样做,希望你们有一个美好的未来,难道这样不是善吗?
再告诉你一个实际情况,迫害法轮功这件事情连江××都怕了,它都怕承担这个责任。现在它被以“群体灭绝罪、酷刑罪、反人类罪”被十多个国家的法轮功学员告上法庭,它现在想不惜一切代价来逃脱审判,甚至愿意拿那些欠有血债的610人员和警察做牺牲品来交换它不被起诉和被审判。
正义必将得到伸张,邪恶终将会被铲除。它现在怕得不得了,你们为它卖命还说自己不怕。你知道前些时它来武汉了吗?
对方:不知道。你比我们还知道得多。
我:它不怕,它怎么不敢告诉你们公开自己的行踪,还不是怕遭报,江××都怕遭报应,你们为它卖命还不怕遭报?我们是为了你们好,希望你们有一个美好的未来才告诉你们善恶有报的道理。看到你为自己做的坏事承担责任要你不要那样,这还不是善吗?
对方:现在我还有其他事情,不能和你再讲了。
我:那请你转告李英杰,我正在收集他迫害法轮功的犯罪事实和证据,我要起诉他!
对方:我会告诉他的。
我:谢谢,记住“真、善、忍”,记住“法轮大法好”祝你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挂断电话时刚好12:00,我立即打坐发正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