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大学严梅福沦丧职业道德、践踏公民信仰自由


【明慧网2004年8月7日】严梅福,男,可能有五六十岁,在湖北大学从事心理学方面的工作。可是其人不务正业,参与对大法弟子的洗脑迫害

严梅福长期与所谓的“湖北省法制教育中心”(实为罪恶的洗脑班)勾结,并自称与国内所谓“反恐”专家有密切联系。2002年时,据其透露,这些所谓“反恐”专家们“正密切关注国内外法轮功动态,并打算将其定为‘恐怖组织’”。法轮功一向和平非暴力,而江泽民集团才真正是恐怖组织。

严梅福本人至少写并发表过两篇诽谤大法的所谓“论文”,因为本人曾认真“研读”过其中两篇,其中有一篇是严梅福自编的所谓“其本人与李老师的假想对话录”,文中提出自认为巧妙的问题对大法進行攻击,以其人自己假想中的“李老师”回答不上而取得“辩论”胜利。可惜我发现其人对大法的理解片面可笑,文中对大法的描述完全是其人的一知半解加上个人的想象发挥,充其量也只能是自欺欺人和蒙骗对大法一无所知的人。严梅福不过是井底的青蛙、吠日的狂犬、撼树的蚂蚁而已。

严梅福本人曾在公开演讲中诬蔑大法对学员搞“社会催眠”(其意是诬蔑大法要学员多学法,长时间学法是在搞精神控制),按照此人的混乱逻辑,基督教和佛教也是“社会催眠”,因为基督教徒要经常读圣经,而佛教徒要经常读佛经。伟大的科学家牛顿、麦克思韦都是虔诚的基督徒,难道他们也被“社会催眠”了?这是多么可笑的逻辑!

而本人依据其对“社会催眠”的定义,发现“湖北省法制教育中心”对大法弟子的“转化”战术恰恰就是“社会催眠”术,如:对大法弟子实施信息隔离,长期進行单一信息轰炸,每天从早到晚灌输邪恶信息,一天长达18-20小时,直接或变相剥夺睡眠,不管其人头脑是否清醒,在听还是没听,都使劲的灌输,这正是“社会催眠”术。大法弟子的学法都是在清醒理智的状态下進行的,并且在社会中有正常的工作和家庭,可以接触各种资讯,决不是什么精神控制。而现在各种各样洗脑班里的野蛮暴力欺骗洗脑才是真正的精神控制。

根据“湖北省法制教育中心”的“社会催眠”术和严梅福的专业背景及其与该处的密切关系,有理由认为严梅福在“湖北省法制教育中心”制定对大法弟子的迫害策略中发挥过一定作用。严梅福必将受到法律的惩罚。